1 1

分享

向前行

鍋巴 臺北 向前行 北漂 夢想

大學時期在學校教室,望出去窗外的天空。

我是位藝文工作者,剛畢業一年,跟多數北漂青年一樣,畢業後想要留在臺北發展,一邊接案、一邊在餐廳打工,總是覺得台北依然是追夢的地方,就算一首林強的《向前走》已經唱了三十年,每每站在北上月台都還是會有種「他媽的!跟你拼了」的滿腔熱血在身體裡滾燙著。
那天我訂了約晚上八點半的高鐵,因為是平日,所以有八折。畢業之後學生證雖然還留著,但臉皮薄的我,在任何地方都不太敢偷偷使用,加上我有一副老臉和老靈魂,感覺特別容易被臨檢。出發往台北之前,在家裡吃過阿嬤煮的晚餐,說到阿嬤煮的飯,通常就是那種比較重口味、比較鹹的,有用豬油炒的青菜、破布子蒸魚、花椰菜乾排骨湯,而我最喜歡吃電鍋底部的鍋巴,不知道為什麼,阿嬤煮的飯鍋巴都很多。吃飽了之後,請我爸開車載我到台南高鐵站,出門之前,我爸拿了一些零用錢給我,每當我爸塞錢給我時,都會有種想哭的感覺;跟我家的小狗說掰掰之後出門了。
前往高鐵站的路上,黑夜讓四周的農田顯得特別蒼涼,車內播著警廣廣播電台,主持人想要試圖描述那首鋼琴版的「Somewhere In Time」,但怎麼樣都說不出那首曲子的感覺,在看似沒有盡頭的公路上、和父親沒有交談的車廂裡,這樣的旋律,伴隨著一袋行囊的我,好像就也只剩下孤獨,很強烈。我走囉!拎著行李走往車站大廳。站在北上月台往往心情都是有點複雜的,有期待、有不捨、有擔心、有興奮⋯⋯。如今交通的發達,南北往來也不過兩個小時罷了,說隨時想回家就回家也不是一件難事,可是心情上,卻多得是那種對於未來不確定性的脆弱。
隨著高鐵轟隆隆的運行,計畫待會到達台北時,要騎乘機車從車站回到租屋處,吹吹久違的風,直視屬於台北的夜晚。「阮欲來去台北打拼,聽人講啥咪好空的攏在那」有多少的年輕人跟我一樣,把夢依舊放在這座城市裡?嘉義站到了,過了十幾分鐘,雲林到了、台中、彰化⋯⋯,一站又一站,熟悉又陌生。在高鐵上,我總是喜歡聽著音樂,望著窗外,無論有沒有美景,在這樣不長不短的車程中,可以想遍好多事情,偶爾想到如果有一天父母需要我的時候,我會像散文裡那些作者描述的一樣,南北奔波,然後學著平衡。也想著回台北之後要怎麼規劃生涯等等⋯⋯。
大學四年都在台北渡過,對於台北可以說是有一定的熟悉感了。南北來往的途中,通常是心情最五味雜陳的過程,直到到達台北之後,複雜的心情很容易被這種安全感沖淡,過著一如往常的生活。似乎很難保有那種在月台上強烈的企圖,人是否都很容易這樣?回家反而是對自己的提醒,我常這樣認為。
對一個還仍然保有夢想的人來說,學著在理想和現實中平衡,是一件再熟悉不過的事情,特別是自己從事藝文領域,生命的機運彷彿掌握了一半,但可能是我部份天性樂觀,總覺得生活中種種經歷都是素材、是老天爺給予的筆記,所以依舊抱有憧憬的期待著。
「卡早聽人唱台北不是我的家,但是我一點攏無感覺」你喜歡台北嗎?常常有人問我,我很喜歡。也許少年心中的虛華(hi-hua),被這座城市的五顏六色滿足、也許因為想對來說藝文工作機會多、也許⋯⋯。喜歡一座城市也許可以擁有千奇百怪的理由,我還不太確定我的是什麼,但你心中知道就是喜歡。你也跟我一樣嗎?在這座城市中努力著嗎?你喜歡台北嗎?
最後邀請大家帶上耳機,我們來聽一遍〈向前行〉吧!無論你的夢想是不是在這裡,但我們都依然在往前的路上。
#鍋巴  #臺北  #向前行  #北漂  #夢想 
分類:生活

北漂青年的台北筆記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