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44

分享

來過、活過、愛過,已足夠 - 《楚留香新傳》

無用小問題—楚留香的詮釋者

文章一開始先來個小問題,讓大家動動腦。談到古龍應該很多人聯想到楚留香,畢竟這應是他改編數量最多的作品,有些拍攝年代久遠的演員可能大家已經完全沒聽過了,這邊就把時間條件縮短,想請問大家能舉出3個1990年至今曾出演過楚留香的演員嗎?

作者剪影—為人捉刀的武林歪風

1950年代可以說是台灣武俠小說的盛世,當時出現了許多後世奉為武俠小說名家的作者,像是諸葛青雲、司馬翎、臥龍生、雲中岳、黃鷹以及古龍等人。或許是當時娛樂選擇不多,加上後來邵氏電影公司及武俠世界雜誌成立的推波助瀾下,這些為世人築夢的作家們,紛紛變成眾人逐夢的對象。在那個人均年收入2萬元的年代,古龍光是賣版權簽個名就能進帳30幾萬。
只要你有錢,想過怎麼樣的生活都行。部分武俠小說家賺了錢後生活便像是在自己筆下的武林,靠著酒、賭和女人來襯托所謂的豪氣。但很多時候優點只要換了場景,就可能變成缺點,這樣的豪氣也讓臺灣武俠文壇風氣很差,那是一種不負責任的差勁。從諸葛青雲及臥龍生等人開始,代筆成了一種常規,很多事情都是如此,大家都這麼做,那不對的也會漸漸對了。當時小說多是在雜誌或報紙上連載的,既然是定期刊物,那勢必就有不停歇的截稿日持續生成著,但如果會照規定走,那這些作家怎麼對得起自己的「豪氣」,有時候也不是他們故意拖稿,但生活都泡進酒罈了,又如何能執筆創作呢?
各家編輯當然不是省油的燈,人不需要是醒著,只要作品能交出來就好,既然如此那何不找人幫忙創作?對原作者來說曝光度一樣有又不會被催稿,而報社有作品可以刊登又不用付那麼高的稿費,最後新人又能有生活費可以領,可謂是三贏的局面,古龍自己也是在這樣的風氣下開始發跡。
初期古龍的作品還沒有走出自己的路,在尚未吸引到讀者目光前,除了要一筆一劃的慢慢耕耘外,免不了要幫前輩解決「被催稿」的問題。這樣的情形維持了五年,到了作品風格成形時,稍有名氣的古龍便開始斷尾,一方面可能是醉心於現實中的「武林」,另一方面也受到多方約稿所致,像他第一篇找人代筆的《名劍風流》就是在收尾時開始執筆了《絕代雙驕》所致。而更慘的是,生涯晚期遭逢吟松閣事件幾乎斷去他寫作維生的右手,以至於後期的作品常常會有口述給他人代寫的情形,這對後人在研判古龍有哪些作品是他本人所寫的時候,產生了很大的障礙。
這也是之所以說他們不負責任的原因,他們沒有把自己的名聲當一回事,隨便他人冒自己的名字出版偽作而不加以正名,自己也把作品隨意交由他人收尾也毫不在意,沒有了負責任的心,那作品品質參差不齊就也不意外了。也難怪金庸曾經感嘆:「他(古龍)的個性中有一個缺點是不太能堅持,大部分小說寫了一半,就不寫了,由別人代寫,所以水準不齊,假如是他自己寫完了的,當然水準高得多。」

故事縮影—主掌生命不是附屬的俠女們

後世將古龍所寫的楚留香系列,依創作年份分作《楚留香傳奇》(包含血海飄香、大沙漠及畫眉鳥)以及《楚留香新傳》(包含借屍還魂、蝙蝠傳奇、桃花傳奇、新月傳奇以及午夜蘭花),這篇主要聚焦在新傳裡的女性角色,因為也是她們帶我度過青春少年時,令我感受最深的一群,反而是男性角色沒留下甚麼印象。
《借屍還魂》中,古龍讓石繡雲這個角色率先登場。她和楚留香初見面時,是全身赤裸與他人在地上打滾中。雖然有些令人意外,但這麼突兀的出場卻在事後她拿刀威嚇楚留香時成為凸顯了她堅毅面的描寫。原來她懷疑自己的姐姐被那登徒子始亂終棄,所以寧可犧牲自己來製造對方最沒防備的時機,好一舉刺殺對方。石繡雲身為一個農村姑娘,沒有多大本錢與名門傳人一搏,但古龍很喜歡這樣有骨氣、有自信的女性,所以在他筆下,那份自信變成了令人動心的魅力,動心又心疼。
武俠 古龍 楚留香 代筆 正言若反
她親了親楚留香的臉,站起來,開始穿衣服,深深道:「我和你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裡的人,我就算能勉強留住你,或者一定要跟你走,以後也不會幸福的。」
而到了《蝙蝠傳奇》時,主要描寫的重點放在了金靈芝身上,這一次卻是胡鐵花這位楚留香的摯友難過情關。金家是勢力龐大的存在,家族中有武林高人也有官場名門,其中最有權勢的就屬金家掌門金太夫人,金靈芝身為金太夫人最小的孫女,自然也備受寵愛。有著天不怕地不怕性格的金靈芝,首登場便直闖男生浴池,而就這麼好巧不巧,楚留香和胡鐵花正在裡面泡澡,完全是傻眼的場面,只能說有時候女生越敢,男生反而會害臊起來。這樣倔強個性的女生免不了就跟胡鐵花那牛脾氣在鬥嘴,看著這兩人在你一言我一語的互相調侃,讓我越來越喜歡這樣有主見有自信的角色。特別是描寫到帶著心事的金靈芝,不得不佩服古龍很瞭解怎麼打動男性讀者的心。
武俠 古龍 楚留香 代筆 正言若反
滿天星光,映上了她的臉,也閃亮了她目中晶瑩的淚光。 她在哭。 這豪氣如雲,甚至比男人還豪爽的巾幗英雄,居然會一個人站在深夜的星空下,一個人偷偷地流淚。
如果要談這一系列最得我心的角色,一定就是《桃花傳奇》裡的張潔潔了。如果石繡雲代表自信、金靈芝代表堅毅,那對張潔潔最好的形容就是無憂。在人與人的相處中,尤其是越親密的關係就越容易製造壓力,要想零負擔最好的方法就是斷絕一切人際關係。但不論帶有多大心事或負面情緒,偏偏張潔潔就有股魔力,讓你一見面不禁微笑。這樣的相處很愉快,讓你很期待她的出現,事實上連楚留香都敵不過這種魔力,故事裡不斷出現他擔心張潔潔不回來的場景,這讓我也不禁揪心,會不會此次離開,就永遠不會再見面了?
武俠 古龍 楚留香 代筆 正言若反
她這人就像是她哼著的那隻小調,輕鬆自然,令人愉快,尤其是在這晴朗乾燥的三月清晨,在這新鮮溫暖的初升陽光下,無論誰看到她,心裡都會覺得很舒服。
如果說石繡雲的堅毅讓她在借屍還魂中勉強成為一個讓人有印象配角,那在《新月傳奇》的玉劍公主就可視為石繡雲擔任主角的模樣,身為朝廷要與雄霸一方的流寇結盟的犧牲品,在下嫁的路途中處處危機,兩邊都有人要保護她,兩邊也都有人要除掉她,這樣的處境下玉劍公主仍堅決執行屬於她的使命,如同古龍筆下多數角色,為了達成自己期望的未來,這些人不惜以自己為代價,因為要爭取的本來就不是自己的未來,而是家族的、是國家的,這份大義才是古龍想表達的風範,江湖成名者眾卻沒有一個能有玉劍公主的眼光和胸懷,甚至口口聲聲為了國家卻替自己保有退路,玉劍公主卻早已知道自己選擇的是一條有去無回的不歸路。
武俠 古龍 楚留香 代筆 正言若反
「車子的輪軸常常都需要加一點油,人也一樣,往往需要一個人靜下來想一想。」她說:「有時候,寂寞就像是加在車軸上的那種油,可以讓人心轉動起來輕快得多。」

捕風捉影—正言若反的文學價值

「正言若反」一詞出自《道德經》,這也是《老子》常用以表達內心思想的方法,比方說:「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僞;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這樣的言語解構了原本二元的世界觀,黑暗和光明不是對立的,兩者輪滅互生,只有在最深沉的黑暗中才會生成光明,也只有世界倫理敗壞崩解時,仁義才會凸顯並為人稱頌。
古龍的小說也常見如此描寫,在角色上會出現物極必反的設定,權勢過大就會出現小人行徑,無權無勢反倒光明磊落。我不確定古龍是否有在暗諷現實,或者只是單純為反而反,但可以確定的是,這樣的風格得到讀者的認同,他們可以很輕易的將生活的經歷,無論好壞,投射到小說中跟著主角一同經歷風雨,然後在理應生氣時,被角色說服而笑了出來,的確生活充滿無奈及痛苦,那為何不笑一笑,畢竟你也知道這就是人生,那還有甚麼好生氣的呢?
但在這裡古龍又不放過讀者,他要角色帶著你笑,但你卻發現笑不一定是高興,原來感觸極深時人也會笑,但笑的無奈,笑的悲戚。如果說金庸的成就在於完整了武林,讓你宛如遊玩「上古卷軸」般體驗一個巨大的世界,感受是震撼、是讚嘆的;那古龍就是捨棄繁瑣的背景設定,極大化了人物的感受,如同「This War of Mine」讓你沉浸在那無可言喻的情緒,為了那自相矛盾卻又感同身受的情緒而糾結著、掙扎著。這時候社會制度還是甚麼武林規則都是假的,只有人的感受才是讓一切滾動的推力。延續前面金靈芝落淚的橋段,除了描寫她的好強以外,也襯托了胡鐵花心思的細膩,恰恰正是古龍文學中正言若反的好例子。
金靈芝道:「我要別人永遠認為我很快樂,你明白麼?」
胡鐵花慢慢的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你方才只不過是在看星星,根本沒有流淚。」
金靈芝扭轉頭,道:「你能明白就好。」
胡鐵花長長歎息了一聲,道:「我也希望別人都認為我很快樂,但快樂又是什麼呢?」
金靈芝道:「你……你也不快樂?」
胡鐵花笑了笑,笑得已有些淒涼,緩緩道:「我只知道表面上看來很快樂的人,卻往往會很寂寞。」

無用解答,揭曉!

在1990年後有演過楚留香的演員一共有7位,但是到現在還留有一定名聲的可能只剩4到5位,不知道大家心目中第一個想到的會是誰,對我來說最耳熟能詳的應該就是鄭少秋了,他根本已經是楚留香的代表人物,即便現在受媒體採訪也還是風采依舊。
電影:
孟飛(1993年,《楚留香後傳之西門無恨》)、
郭富城(1993年,《笑俠楚留香》)
電視劇:
鄭少秋(1995年,《香帥傳奇》)、任賢齊(2001年,《新楚留香》)、
朱孝天(2007、《楚留香傳奇》)、張智堯(2012年、《楚留香新傳》)
舞台劇:
柚希禮音(2013年、寶塚星組《怪盜楚留香》)
武俠 古龍 楚留香 代筆 正言若反

我幼小的心靈不慎入戲太深QQ

參考資料

#武俠  #古龍  #楚留香  #代筆  #正言若反 
分類:藝文

對於故事中的人事物我習慣蒐集更詳細的資料,有些幫助我更瞭解故事本身,有些為我開啟新的人生視角。歡迎來到故事補個影,聽聽故事背後的故事,也歡迎跟我分享在同樣的故事裡,你的角度看出了甚麼觀點。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陪我一起挑戰既有思維,學習擴展視野、多方理解。 https://linkby.tw/novelplugin

評論
上一篇
  • 有了陰影還會是完整愛情嗎?—《被埋葬的記憶》
  • 下一篇
  • In consiliis nostris fatum nostrum est-《羊男的迷宮》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