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四章,環境與熱力學

﹝雄哥,阿雄,雄仔,雄伯,雄叔﹞
「祈福法會持續進行,今日又有新的消息。我們可以注意到,部分先前事件的傷者與罹難者家屬開始出現在幸福廣場。祈福團體也表示,他們將會延長祈福法會,希望一併來替近期意外祈福,也希望祈福法會可以趕走這一個月的霉運,為幸福國度祈求平安。」
今天暫時沒什麼事,你在家裡看新聞。
「另外我們可以看到喔,為了替意外事件的勞工發聲,勞工團體一直駐紮在現場,甚至有更多失業群眾往幸福廣場集結。大家可以看到標語越來越多樣化。勞工團體的位置,人數也開始增多……」
哦,你看向螢幕上那些標語,「無良資方」、「過勞兇手」、「反對惡意資遣」,好像挺有趣的。本來想將畫面暫停好看得仔細些,可就在幾秒後,身旁一個鈴聲響起,叮叮咚叮叮,提醒有收到新的訊息。你便趕緊放下遙控轉身將隨身螢幕拉開來。
「雄哥,我東河啦。之前雄哥不是一直說想看看飛行梭長什麼樣,我最近要買自家梭了,想說可以帶雄哥一起看看,不知道雄哥意下如何?」
耶,東河這小子,竟然還記得這件事。好,真不錯,看看他什麼時間可以,來跟他去一趟看看。你接著將訊息回傳。不久後東河傳來了幾個時間,你剛好都行便隨他安排。
完成這件事之後,暫時又沒有別的事情,你於是將隨身螢幕收回,繼續看新聞播報新的東西。
「為大家帶來最新消息。先前確認外國企業要打入幸福國度市場的消息,目前據傳已經到了最後布局的階段,包括資訊通訊、電子科技,甚至是日常用品等領域知名大廠都將在近期開始上線。詳細情形請看我們接下來準備的專題報導……」

﹝雅婷﹞
妳身處在一個小房間中,雖然其實不太清楚自己為什麼在這裡:
這是一個工作面試。在妳剛被資遣時投完履歷就回應邀請。也不知是著了魔還是什麼的,通常妳都會更審慎一點,但這次時間緊湊加上再次被資遣的心理壓力,所以妳就出現在這了……
「妳會多國語言,然後也曾經有在大公司工作的經驗,」經過一輪比較普通的問題後,面試者開始仔細看妳的履歷,「但是妳這種學歷現在沒有價值。」
「妳現在能做的東西啊,隨便抓一個大學畢業生都會。而且妳年紀比他們還大,栽培潛力也喪失了。」面試者說完這句抬起頭來看妳一眼,妳注視他的表情,「所以我們公司沒辦法給妳太多的pay。妳清楚嗎?」
「是,我了解。」
「妳了解就好,那我也要跟妳講一聲,我們公司常常加班,但是是責任制,下班時間我們通常不報加班費。到時候會有一個自主研習的辦公室借用表。這個就是說妳下班留在這邊,是妳自主的學習,是來借辦公室,所以就沒有加班費這樣。」
「呃。」妳稍微有點遲疑。
「這個其實我們之前勞資協商都協商過了呀,就是照這套來做。因為我們加班費其實是包含在原本的薪資裡,所以就不用特別去算,這個妳了解吧?現在外面公司都這樣啊。」
「呃,我了解。」
「妳了解就好。」面試者繼續露出他講這話時一貫的特殊神情,「那這樣的話,妳下個星期就可以來上班了。」
「這個,我還要跟我家人商量一下。」妳這麼回應。實際上在經歷剛才對話之後,妳逐漸從先前不明就理便跑來面試的狀況中回復。理性的力量又再度奪回上風,因此妳先緩一緩,不直接答應。
「這樣啊。那妳要快歐,我們給妳兩天的時間考慮,考慮完就通知我們。因為其實現在外面很多人在找工作,像妳這樣的學經歷其實不少見。我們是特別賞識妳,所以才給妳時間考慮。妳了解嗎?」面試者邊說邊站起,並走向門口打開房間的門。妳隨之也站起並走到門口。
「是,我了解。謝謝。」
「妳了解就好。記得要趕快考慮啊。」面試者說完伸出一隻手,妳與他握手致意,然後離開。
呼,這條件聽起來有點可怕。妳前公司是常常加班沒錯,但在添哥的主導下,加班費都沒少報過。哈,想到這裡,妳不禁笑了出來,也許這就是妳們太貴的原因吧。至於現在這家公司公然在面試時就這樣講,實在是有點危險……
「耶,妳怎麼在這裡?」忽然一個聲音打破妳內心的沉浸,妳順方向看去。
「啊,欣彤!好久沒看到妳了。」妳認出說話之人來,是妳有一段時間沒聯絡的大學社團同學。記得當時她是很認真的一個人。
「我們什麼時後再約喝一下下午茶啊?」欣彤應該是因為好久沒見到妳,導致她現在整個人有點過度興奮的感覺。
「可以再約約看喔。我其實也好久沒喝下午茶了。」妳覺得妳的表情應該也掩飾不了喜悅之情。
「好啊好啊。我們再約約看。」欣彤說,「啊,但是妳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呀?」
「這個嘛,其實我是來面試的。」妳感覺回答這答案的當下,妳表情的喜悅應該消失大半了。
「來面試我們公司嗎?」欣彤瞪大眼睛看著妳。
「對啊,但我其實還要考慮看看。」妳說,「不過現在妳就在這裡,妳可以跟我講看看。」
而事實上,欣彤在聽妳說這話之時,就已經開始進行一種打暗號式的搖頭。
「真的嗎?有什麼秘辛嗎?」妳於是這麼問。
「有沒有人跟妳講說這邊都沒加班費?」欣彤說。
妳對她點了點頭。
「那有沒有人跟妳說這邊都瘋狂加班?」
妳又點了點頭。
「那妳知道為什麼我們常常要加班嗎?」
妳搖了搖頭。
「因為這間公司就很爛啊。高層都沒在想要怎樣讓人力更有效率的利用。每次上面都一大堆低級失誤,改過來又改過去,下面的人浪費一大堆時間,結果到最後都差不多。然後高層在戰略層次一直亂搞一直失敗,最後都推給下面的人花時間來填。」遇到熟人如妳,欣彤好像逮到機會似的,終於可以傾吐一肚苦水,「然後整個制度也很爛啊,就想不透怎麼會用這麼沒效率的方式在做事,難怪要一直凹我們的加班費。」
「但這個凹加班費不是違法的嗎?」妳說。
「厚,講到這個就更氣,」欣彤繼續說,「之前來勞檢的時候根本雙方交相賊,來之前都知道消息了,當然查不到什麼。是我們後來有個同事,蒐集好多證據檢舉,終於有用了,結果妳知道罰則是什麼?」
「不會是……」
「對啊,就是重罰兩萬。」欣彤哀怨地說。
「那這樣妳怎麼還能留在這裡,妳怎麼還忍受得住?」妳問。
「唉,跟妳來面試的原因是一樣的啊。」欣彤用一種同病相憐的表情看著妳,「要活著啊。」

﹝雄哥,阿雄,雄仔,雄伯,雄叔﹞
今天你和東河約看飛行梭。你先到他家坐坐,然後叫一輛車一起前去。行駛途中,因為原有道路在進行整修,所以車子選了一條不一樣的道路。
那是一條你平常少走的路。道路兩旁看起來是廠房和住宅的混合,新建築則較少。至於你比較少來的原因,其實是因為這裡空氣常常有異味。像現在儘管在車內,還是難以阻止一點異味飄進來。
「這邊常常都有怪味呢。」你對東河說。
「是啊,雄哥,這都是從那邊廠房裡面跑出來的。我聽說有些之前還是非法的。」東河說。
「這旁邊居民不會受不了喔。」
「有啊,聽說他們抗議很多次了。」
「那怎麼現在還這樣?」
「沒有,環保單位每次都查無汙染,然後政府也說既然查無汙染,那就不能斷人家生路,廠房就地合法這樣。」
「難怪這邊住宅都好多空的。」
「對啊,就是這樣。」
你們在車上聊著,經過一段時間後,無人車逐漸脫離那一圈空氣有異的區域,再度開進人群與高樓眾多的地方。之後又經過幾個轉彎,梭廠便在眼前。你們下車步行前往。
「但是東河啊,你為什麼要買飛行梭啊?現在叫車不是很方便嗎?」中途你突然想到這個問題,同時也有些驚訝自己之前竟然沒問過。
「我原本也是這樣想,但是後來真的坐過幾次,還是覺得飛梭方便很多。雄哥你想想看,它可以垂直起落,而且停到樓層間可以直接進去。我現在辦公和出差都要兩層跑,有自己的梭節省不少時間,還能載更多東西。」東河講到這裡笑一笑,「其實這個也算是半個我們公司的梭啦。只是主要都我在用,我也想說在飛梭上直接辦公,這個要自己公司的梭,資訊系統才比較安全。」嗯,聽起來東河考慮得很周全的樣子,你於是點點頭表示贊同,「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接著你們繼續走,穿過梭廠前空間,從大門進入內部。
「先生,看飛梭嗎?」門口的接待人員看到你們,立刻微笑迎接。
「小陳在嗎?」
「陳經理嗎?你等一下喔。」接待人員於是跑到裡面,隨後一位衣裝正式,有些微胖,看上去笑得很開懷的人走出來。
「東河,你來啦。」這個人一上來馬上就和東河握手致意,接著他看向你,「這位是?」
「這個就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很棒的雄哥啦。」
「雄哥,幸會幸會。東河跟我說你之前很照顧他耶。」這小陳馬上跟著東河叫你雄哥。
「沒有,東河自己上進。」
「雄哥你謙虛了。」
你不再多說,笑一笑讓他們的事務繼續進行。
「啊對,東河,你上次跟我說,要通訊協定和安全協定高一點的。我跟你介紹一下,這款是國外最新出來的,搭的是gen 9八字頭的處理器,配備第四代智慧城市通訊協定和neo 3專用防護AI。資訊安全上來說,這台除了有最新的雲端防護之外,還可以自建防火牆。而且啊,它內部可以有一個獨立的同步空間,能夠不連外網……」
看起來這小陳專業度不差,你跟在東河後面聽得津津有味,什麼通訊協定的。以前你們那個年代買交通工具還看油耗呢,現在都進步成這樣了,看來這趟真沒白來。
你一邊想,一邊走著看著,接著在一旁展示櫃好像發現一個趣味的東西,唉呦,是幾台國產的飛梭。這些品牌以前那個時代你們都熟悉,它們的資料正投影出現:
搭載gen 3處理器,第一代智慧城市通訊協定,可加購安全防毒系統,耶,怎麼跟剛剛小陳介紹那幾台差那麼多。你再一看,唉呀,這價格沒差多少呢。
「前輩,你看國產梭啊。」小陳發現了你的停留。
「這些品牌我都還認得呢。」你稍稍回憶起以前時光。「可是這怎麼好像跟小陳你剛剛介紹那幾台差這麼多?」
「前輩,自己人,我就跟你講實話。」小陳走到介紹的投影旁邊,「我們的國產梭其實都賣貴了。」
「真的嗎?價格不是比較低嗎?」你很久沒碰交通工具相關的東西了。
「但是你看它這個規格都比不上人家。差一點點的價錢,結果通訊協定就差了三代。這第一代通訊協定還是那種最古老最陽春那種型,好幾年前的了,結果現在拿出來用,更不用說有的安規都沒測好,國外都不能賣,就拿出來賣自己人。」
「這樣誰還要買國產梭?」
「前輩,所以政府就把進口梭加一大堆關稅,讓它們變比較貴,這樣國產梭看起來才比較便宜。說是要保護國內產業啦。不然就是現在稅比較低了,但外國梭進來還是要被國內代理賺一把,結果錢都一樣到那些關係企業手裡。」
「原來是這樣喔。」你點頭稱是。

﹝品涵,小豔﹞
「小豔,考完了,妳等一下要去哪裡玩啊?」坐在妳旁邊的男生邊收東西邊對妳說。
「啊,其實我沒有要去哪裡。」妳回答。
「真的嗎?我還以為期中考完大家都想出去玩。」他逐漸收拾完畢,「妳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衝海啊?」
「應該不用啦,我有安排了。」妳說。
「好吧,那我先走囉。」他於是轉身拎著包離開。
「掰啦。」妳回應。
之後妳收拾自己東西,回到住的地方,把硬卡同步上螢幕,開始妳預計進行的行程,看消息,找資料,與思考:
「全球限量五台奢華飛行梭,其中一台就在幸福國度。」
「消費力驚人,私家超跑原廠決定進駐幸福國度。」
「幸福國度實質薪資中位數,倒退回20年前水準。」
「奢侈品市場逆勢上揚,成為幸福國度新寵兒。」
「幸福國度GDP成長,總體而言持續向上。」
「民生必需品的爭奪,特價一推出,消費者搶翻天。」
「幸福國度貧富差距拉大,達40年來新高。」
「徵文武全才,幸福國度企業只願意給基本工資。」
……
嗯,這些資訊看起來挺奇妙的。妳腦中再度開始形成一些思維,但同時又想找個人確認,於是妳給了阿衿另一組搜尋:狼心蓮座……
蓮座:我們上次談論到賺簡單錢的背後可能還有東西,同時我在這期間,也發現新的東西。
狼心:你想把它說出來。
蓮座:是,我發現幸福國度的貧富差距正在擴大,並且實質收入中位數在倒退。整體而言,受薪階級的收入,尤其是考慮過物價後,幾乎沒有成長甚至可能減少;另一方面,幸福國度經濟成長雖緩,還是正向提升。奢侈品市場、豪宅和高階娛樂消費更是蓬勃。這讓我一直思考,如果一個舊產業衰退,新產業未起,企業一直都沒賺錢,以至於難提升勞工薪資的地方,會產生如此狀況嗎?
狼心:所以你發現其中有蹊蹺。
蓮座:這是你先前提到過,所謂不是事情全貌這檔事嗎?
狼心:部分是,不過恐怕這次討論得先停下。當前我手邊有一些事情需要進行,或許可以等待幾天後再討論,我相信到時候事情可能更有意思些。
蓮座:你的意思是……
狼心:如你應該也有捕捉到一些氣息。
蓮座:是,我確實有感覺到。
狼心:這會為世局帶來新的變化,所以請容我稍後再談。
蓮座:我明白了。
嗯?這篇的討論好像比較短,被狼心中途停止了。不過也罷,既然恰逢考完空閒,不如出去走走,順便看看能不能刺激思考或接觸其他訊息。沒錯,就應該這麼辦。於是妳將桌上螢幕的同步取消,將硬卡保留回隨身裝置,戴上眼鏡,然後離開居所。
妳的漫遊之旅先從住處附近開始,晃蕩一陣後感覺頭腦更清晰了些,於是接著便往城市更繁華的地方去。有趣的是,在移動行走間妳不由得注意到,這午後城市繽紛飛舞的無人機,似乎密度更勝以往,而且彼此乘隙而過的規律是妳以前所沒看過。若照目測估計,似乎單位時間內的流量大幅提高了。
妳對這個發現感到有些驚喜,於是用手勢開啟眼鏡的新聞播報,想看看有沒有什麼新的事發生。而斗大的頭條隨即應證了妳的觀察。
「最新快報,第四代智慧城市通訊協定今天在國內正式見到應用。國外大廠聯合強勢進襲,包括新型智慧梭款、隨身裝置與硬卡相關科技、甚至是城市布置與懸浮投影架構等尖端架構產品都將在幸福國度接連上市。另外,國際三大電商龍頭,也一齊進駐幸福國度,使用6.5+的無人機,物流更方便,預計能進一步達到四小時到貨的程度……」
妳一邊聽著報導,一邊在城市中感受變化襲來。逐漸地,妳意會到這些背後所蘊含之訊息。這是一個新時代即將到來的聲音,在表面喧囂中悄然前行,可暗地齊聚的戰鼓已備好陣勢,趁眾人還未知覺間一齊敲響先鋒奏鳴,震懾於世。其訊息涵蓋之廣,就連妳的眼鏡也加入響應。它現在正彈出一個廣告張揚地呼喊,「搭載最新silhouette projection焦距技術通訊眼鏡,現在預購六折起,隨鏡還送最新聚焦音響……」

﹝雄哥,阿雄,雄仔,雄伯,雄叔﹞
「雄哥,跟你報告一下,那天小陳介紹給我的飛行梭,我試一下覺得挺好,已經於近日下訂了。改天再帶雄哥出去兜兜風。」
「好,恭喜你啊。謝謝你帶我去看飛梭,有時間再連絡,未來繼續打拼,邁向成功高峰。」你將訊息傳回。呦,東河這小子,以前還是那初生之犢,現在都有自己的成就,還買了飛梭呢。老實說你挺為他驕傲的。
傳完訊息後,你有些時間,便回頭從事自己最喜歡的休閒之一:看新聞和節目。
「受到外廠打入幸福國度的影響,本土廠商遭受衝擊,據傳近日來出貨量跌幅達1成以上,各大企業叫苦連天。讓我們來看一下稍早的報導。」
新聞畫面上出現一個看起來跟你差不多年紀的生意人,看起來一整個愁眉苦臉。
「黃老闆啊,請問妳們有受到這波衝擊嗎?」這是記者的聲音。
「有啊,這幾天整個買氣都下降了。」
「是喔,那大概有降多少?」
「我們營業額喔,這幾天大概少了三四成有喔。」
「那老闆妳有沒有什麼想跟大家或政府說的?」
「我想拜託我們大家,支持國貨。也拜託我們政府,執政官員,能夠苦民所苦,體諒一下,幫助一下我們國內商家,不然我們真的支撐不下去。謝謝,謝謝啦。」這生意人用很誠懇拜託的方式說。你看著她樣子,很像你那幾個做生意的朋友,唉呀,這樣看起來你那一些朋友的生意可能也都難做了。

﹝雅婷﹞
各國廠商進襲幸福國度的消息如同外邊城市樣貌之改變,開始鬧得風風雨雨。大量新產品的廣告炫目得即便在妳老舊螢幕中都顯得瘋狂。只是同時,妳仍然得在這裡,在這「宿舍」裡,看各種求職訊息。
徵大樓無人機收貨員,身強體壯,需往來各窗口,待遇:基本時薪
徵門市銷售人員,有業績要求,月休四天,需對工作有熱忱,待遇:基本工資 - 基本工資+3k
徵輔助教育人員,補習班老師,輔助AI教育,兼處理行政工作,遇長假不支薪,待遇:基本工資
徵VR腳本撰寫員,需具備多國語言專長與程式設計,待遇:基本工資+1k
徵產品設計,現場考核,常需加班,待遇:基本工資+2k
實習計畫,到大公司學習,待遇:實習津貼3k
徵虛擬實境NPC,邊玩邊工作,待遇:津貼10k
……
嗯,琳瑯滿目的職缺訊息,卻沒有一個是不剝削勞工的。類似妳先前那種正常一點的工作,現在幾乎沒有了。就算偶爾出現一兩個,爭搶的強度也遠超想像。或許是該動用人脈消耗人情來找新工作的時候了。妳盤算著。但暫時是還不太想走到這一步,可面對如此求職環境,妳到底能不能找到好工作呢?
想到這點,妳整個心情越發憂鬱,只好先休息一會,看一下世界的別種訊息與樣貌。妳於是登入某個論壇:
「新一代智慧通訊,能為與不能為。」嗯,值得一看,但妳目前心情不適合碰這類論述的東西,保留。
「外廠來襲,國內企業叫苦連天。」嗯。
「外國企業打入幸福國度,本土企業盼與政府對話。」好吧,連續好幾篇,還是進去看一看好了。
妳最終點入文章。
「面對近日來國外大廠紛紛打入幸福國度市場的情形,國內企業遭受衝擊,預估本季營收至少降低20%。今日幸福股市盤中亦重挫四百點,多家廠商支撐困難叫苦連天。有鑑於此,工商團體與各大企業董座今日召開聯合記者會,向政府與民眾喊話,希望政府能保護本土產業,保障千萬國民的工作權益。期望盡快提出相關措施以因應局勢變化,給予國人和產業更厚實支持,抵抗國外強勢企業的蠶食鯨吞。
以上新聞,矽傳媒,小矽報導。」
這則報導文字部分似乎到此結束,妳進一步打開連結,觀看影片。
畫面出現一位工商團體成員,同時也是某企業董座。
「我們這些企業營運真的很艱難,尤其是前陣子勞動法規更改,對我們企業界是一筆很大的負擔。我認識很多朋友,他們現在連每一期的貨款都要東湊西湊才出得來。現在外廠又進來了,國外企業很多都是背後國家力量在扶持,那我們本土企業啊沒有受到國家太多幫助,只靠自己去跟別人這樣硬拚,這是很不公平的。所以才會希望呢,在這樣關鍵時刻,政府能夠來幫忙我們這些企業,給我們一些補貼,給予企業和勞工有更多彈性,讓本土企業的員工可以在工作岡位上不要受到那麼大衝擊。不然我們真的都快撐不下去了……」
……
影片接著結束,妳看到這裡,將畫面切回之前求職徵才網頁,然後再回頭看看工商團體訴求,不由得深深一笑。

﹝品涵,小豔﹞
「昨日工商團體和各企業董座才召開記者會,今天一直在祈福法會駐點的勞動團體也立刻提出聲明,讓我們來聽聽他們說法。」
畫面再度聚焦到幸福廣場的勞動團體上。妳有點驚訝地看到張姓員工的遺孀還留在那裡。她現在站在一個發言的人側後方,新聞畫面同時標示出那位說話者的身分,幸福國度勞工聯盟理事,蘇雅筑。
「我們堅決反對政府和企業採用特定一貫做法來應對經濟局勢變化:勞動法規鬆綁,水電租稅補貼,關稅保護,幸福幣貶值,這些都是在延續之前廉價產業的方向。當今年代這種做法不僅不會提升商品價值,還會進一步加深貧富差距和企業依賴性。更不用說某些提出訴求的工商團體成員,本身就是違反勞動法規大戶。相關優惠補助根本不應該用在這些剝削勞工的企業上。只有遵守勞動法規的企業才值得國家支持。因此我們在這裡要深切表達,希望政府不要總是聽工商團體的話執政,應該要選擇長遠更有利的方向。」

﹝雄哥,阿雄,雄仔,雄伯,雄叔﹞
自從上次跟東河看梭後,你最近都持續關心這個新聞。
「關於前幾日工商團體和企業董座召開記者會,今天政府部門的官員立刻展開回應。我們可以看到包括經濟、財政、內政與勞動等相關部會官員,邀請工商團體和企業董座展開會議,一同商討如何面對外廠進襲的變局。來看一下稍早會議中暫時的畫面。」
一個政府官員出來站在記者群中說話,
「我們聽取了很多企業朋友意見,與業界呢已經達成初步共識。考量到近期這個困境,行政部門會盡力來幫忙:除了維持水電租稅優惠之外,幸福央行會繼續維持幸福幣匯率穩定以利出口外銷。另外方面,我們也會研擬對外廠強勢產品課以關稅來保護國內產業,同時另立專案來補貼我們企業。勞動部門這邊呢,對於近期勞檢會先以訪視輔導的方式,希望能減少對企業的衝擊。院部也會草擬新的勞動法規修正案,給予我們企業更好的勞動運用規範,最快能在下一個臨時會通過決議,為我們企業和勞工提供更多彈性和保障。」
「可是關於這方面,先前勞動團體好像有別的聲音,認為這樣措施只是在延長廉價的產業,同時還有違法不補助的問題,這部分您怎麼看?」一位在旁的記者發問。
「關於這個,我們當然知道勞動團體在這一塊很用心。可是經濟的事情不能只從單一面向看,得有更全面的考量才能做出有利社會的決定。至於違法不補助的情形,我想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如果因為一點小錯誤就不給人家補助,這樣對他們員工的生計也說不過去。況且有很多企業,先前的違法情形已經依規定裁罰輔導完畢。那一罪不兩罰,一碼歸一碼,罰完了還是要幫助我們國內產業,這才是政府存在的意義嘛。」
接著畫面轉回記者,「好,那企業代表也有發言喔,讓我們也來聽聽。」
你看一位常上新聞說話的林董接受採訪,「關於目前會議的討論,我認為是一個政府、企業和勞工三贏的局面。在這種關鍵時刻,先讓企業存活,讓企業能夠賺錢,企業才能夠把盈餘分給員工。這方面,我覺得要給這次會議一個肯定。」
「那林董請問一下,您旗下的廳島企業,好像也有被點名是違法勞動法規的大戶。有人說這樣不應該給優惠,請問您怎麼看?」
「這個嘛,我想沒有企業是想故意去違法的。有的時候,馬有失蹄人有失足,企業也會有失誤和情勢所迫的狀況。那這個就剛好印證我剛剛的說法,讓企業撐過危機,讓產業獲利有足夠資金,這樣才有利轉型升級與創新。企業賺錢有盈餘之後啊,勞動違規這些就可以投入資源來去改善。但這個都需要時間,轉型和改善員工福利不是一蹴可幾,是需要時間醞釀的。所以我還是那句老話,讓企業賺錢,企業就能持續來進步。」

﹝品涵,小豔﹞
慢慢來,改善需要時間,讓企業賺錢才有資源來改善與升級,補助才能讓員工也得利,嗯,這些訊息在妳腦中佔據一部分空間。但同時另一部分卻出現著不同的訊息:二十年來經濟有成長薪資卻凍漲,私家超跑超梭與奢侈品幸福國度消費力名列前茅,包養小三新聞層出不窮,違反勞動法規件數極多罰則極低,汙染排放查無不法,工廠就地合法……
妳再低頭看看手邊那國產商品,那可是最差的庫存賣回國內,品質低劣又價格高貴。同時,水電租稅優惠,貨幣阻升,關稅保護,外廠來此法規刁難,違法仍獲得優惠與補助等。
這一切在腦中盤旋,妳再度察覺某種感覺出現,卻同樣不能完全確定。但或許有一組人可以印證看看,於是妳向阿衿說出關鍵字,然後檢視。
蓮座:這是你所提及的有意思,是嗎?
狼心:難道不有意思嗎?
蓮座:確實有一些東西在裡面,但應從何處開始呢?
狼心:或許從貧富差距開始。
蓮座:是,這是一個點。二十年來,經濟雖然成長趨緩,但仍然有成長,相比之下薪資則近乎不動。暗示著經濟雖然成長,卻沒有轉移到受薪階級身上。這可以從幸福國度高端消費力極強,但一般勞工過勞低薪得到印證。也就是經濟成長的果實只集中在少數人手上,一般大眾所分配到則極少。
狼心:但這與先前的概念,經濟衰退以至企業付不出錢給勞工有所牴觸。
蓮座:是,似乎至少一部分的資方和企業還是有賺錢,只是不願意分配給勞方。
狼心:那這原因為何?
蓮座:因為……它們不需要?
狼心:是。涓滴效應一直是一個被過度信仰的概念。在幸福國度的涓滴效應效果則更低;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也未必一直有效。
蓮座:而這背後的東西是?
狼心:不急,讓我們先來看看最近發生的事。
蓮座:外廠強勢打入幸福國度,本土企業尋求政府幫助。
狼心:而企業所希望的方案和政府一般作法是如何?
蓮座:透過優惠與補助給予企業好處、藉鬆綁勞動法規等減少成本這類直接利益型的幫助,與關稅保護和貨幣貶值等手段。
狼心:那麼這些有哪一項能真正增進企業的技術與產品價值?
蓮座:嗯……,或許沒有。這些都如勞工團體所言,是那個賺簡單錢年代的方法,幾乎等於政府直接拿錢給企業。
狼心:而一個正常企業,面對挑戰來臨時,應當的作為該如何?
蓮座:針對挑戰,對自身做調整以因應之:提升自身產品價值,尋找更好的出路與投資方向,減少失誤,提升企業效率,調整體質等,諸如此類手段皆可進行。
狼心:而這些是不是需要付出代價?
蓮座:相當需要。
狼心:所以整個概念可以精簡為,正常面對挑戰的方法,是付出不小的代價去改善自身,讓自身能超越這些挑戰。
蓮座:認同。
狼心:那幸福國度的企業面臨到挑戰時,需不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來改善自身?
蓮座:哦,我明白了。依照跟政府要求的方向來看,它們並不想付出太多代價。就算企業因此有所損失,也只是營運失利的損失,而不是投入到改善自身的代價。同時政府也同樣傾向類似作法,採取一系列要錢給錢,卻未必用於提升企業本身的廉價方法來應對。
狼心:於是我們進到下一個問題,當企業不需要付出足夠代價就能廉價生存時,那它們的狀態會如何?
蓮座:它們就維持原本廉價的模樣。
狼心:是,所以你可以看到幸福國度的企業,當它們不願意付出夠高的薪資來吸引人才並因此喪失優勢的時候,政府進一步讓勞動條件更低,讓企業的稅賦與水電優惠更優,並用關稅和保護來維持此類企業的生存;當企業國外投資失利與高層決策錯誤時,它們繼續享受優惠,繼續用壓榨價格聘僱人力,同時做手公司財報聲稱不賺錢——似乎在幸福國度,企業賺錢是應該,而賠錢政府和全民必須負責;資方不用付出什麼代價,什麼問題都是人民和勞工應該犧牲。至於其本身,高層決策錯誤,制度問題,人才使用效率差之類,都不曾是問題。
蓮座:嗯,人力太便宜,加班費過低,不需改善體制也能活,變相鼓勵企業靠壓榨來延續,無需改進制度和人力運用;水電太便宜,延續高耗能低價值產業;貨幣貶值,只保護出口,讓產業習慣靠匯率優勢,且輕忽本地市場和品牌經營;乃至公司不賺錢所以勞工活該領低薪等,似乎企業天經地義不應虧損。但與此同時,整體經濟持續成長。企業如未能獲利,本來就應該要付出代價來改善,若因此將倒閉的問題轉嫁為勞工來補償,反而容易造成整體產業無法進步。
狼心:是,但關於貨幣政策,我則認為依幸福國度外銷為主的情形,用這種方式來維持出口競爭力不僅是可行,甚至可說是整體經濟的必要措施。其他世界上類似的地區或國家,匯率往往也跟對手跟得很緊。同時,往阻升方向走,對幣值穩定和防止國際熱錢炒作也有幫助。是以此處真正的問題是,若依靠阻升來有利出口,本質上是犧牲持有幸福幣民眾的財產來幫助出口商的優勢。理論上出口商因此得到的優勢要能夠轉化為全民好處,政府亦該當確保如此。然而在幸福國度,廠商得到的好處未必需要轉化成員工乃至全民的好處。
蓮座:這也關乎代價嗎?
狼心:是,如我們先前所提,資方賺錢為什麼不需分配給勞方?涓滴效應為什麼在幸福國度幾乎不存在?正是因為它們不用為此付出太多代價。
蓮座:嗯,我察覺到了,勞動檢查查無不法,勞動違規重罰兩萬。同時資方仍然聲稱讓它們賺更多會對全民更有利。
狼心:是。如果再加上幸福國度的普遍薪資,一來受先前錯誤政策影響而加強類似定錨與資方聯合定價的情形,二來政府開放大量外勞的政策方向亦加成之,這諸般因素集結的結果遂造成本地人在勞動市場上將面對類似市場失靈的環境
蓮座:嗯,市場失靈,也就是勞工難以透過自由市場競爭來獲得匹配自身產出的勞動條件。當市面上所有工作都幾乎一樣爛時,比較好的員工未必能有較好的工作可供選擇,市場力量在此就會受限。
狼心:是,再搭配政府對勞權的態度,過勞低薪就成為幸福國度的常態。
蓮座:嗯。我開始明白了,幸福國度的勞動條件差,並不全然是經濟衰退導致供過於求的影響。政府與資方刻意將環境塑造成有利廉價資方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狼心:的確,但我們不該停留在此,應當探尋到更後層的概念。這與方才提到的環境也有關。
蓮座:與環境有關?
狼心:環境與熱力學。
蓮座:環境與熱力學?哦,如此一提,我倒開始有點察覺了。
狼心:是,不同的環境,熱力學最後的趨向將會不同。不只是分子,世間諸事物皆如此,也包含幸福國度的產業發展和勞動條件。
蓮座:嗯,如果長期維持有利廉價產業的環境,那產業就會維持在廉價階段。如果維持不利勞動條件的環境,那過勞低薪就是常態。
狼心:是,自由市場從來就不是完全的自由市場。現實裡的自由市場是在環境中的自由市場。不同的環境將塑造出不同的市場趨向,其角力所達到的並非理論狀態平衡,而是環境加料下的平衡。同時,我們亦不需懷疑人群的嗅覺不夠靈敏,逐利的人們自能找出當前環境的方向。是以環境最終有利於什麼,市場就會走向那個方向。也因此往往有時候,你會發現自由市場的發展並不是走向效率較佳利用的配置。
蓮座:這也是為什麼在20年前就有人呼籲要產業升級與轉型,過了20年,呼籲的仍是同樣之事,產業問題卻依然類似。因為幸福環境是利於廉價產業。
狼心:是。轉型和升級的嘗試本來就未必成功,甚至可說機率不高,但這是生存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塑造環境讓企業不去面對如此壓力,不用變得更好就能存活,那企業就無需長進。而當一個環境中劣幣能獲得的優勢比良幣多,劣幣就將驅逐良幣。
蓮座:然而這也暗示著,如果改動環境,讓良幣獲得的優勢比劣幣多,那就可能因為這外力介入而逆轉環境的熱力學,讓良幣驅逐劣幣。
狼心:是,所以相關優惠可以留給有發展的產業,對夕陽產業則縮減。環境總未必要一視同仁,人類的意志本身就可以介入環境;針對產業別有差別待遇便是一種環境塑造與方向導引之法。而在此亦必須了解一點,那就是任何道德勸說或良心建議都不能因此達成效果,否則20年來企業早已改動。要讓產業結構和勞動條件變化,必須以環境改變去迫使。這才是確保熱力學走向的方法。
蓮座:嗯,我開始了解環境說的內涵。這似乎有種感覺,一種站在更後層模型去看表層變化的感覺。
狼心:是,各種表面上變化實則是其背後模型、環境樣貌與世間熱力學趨向的結果。不只是產業,世上諸般事情皆可看見這些。所以總是去看到後層的模型。這能減少你被表象迷惑的機率,也使人較容易看到更完整的圖樣。學會習慣這樣的模式,幸福國度的一般人缺乏這類能力與思考傾向,但我想這對你們而言不成問題。
蓮座:你確定這對我們真的不成問題嗎?
狼心:是,我確定。不過在此又得提那熟悉的話語了。
蓮座:這並不是全部的樣貌?
狼心:是。
妳看著對話結束。嗯,這次的內容讓妳腦袋裡有種需要處理些資訊的感覺。代價與環境說,世間的熱力學,幸福國度的廉價走向環境,勞動市場的市場失靈,與政府政策對整體環境的塑造。這些內容在腦中編織出新的概念,妳也立即將這篇文分享出去。
但與此同時,妳心中仍有疑問產生,即使劣幣在類似環境獲得的優勢比良幣多,可在這樣有利資方的環境下,如果企業真有心發展,難道不也是獲得巨大好處嗎?為什麼似乎沒感覺到類似例子蓬勃出現呢?
台灣 政治 社會 小說
#台灣  #政治  #社會  #小說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三章,簡單錢淹腳目
  • 下一篇
  •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五章,投資、裙帶與房地產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