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勇者的夢土》第五章:猶豫招喚之心,終將醒悟之二

「呼!小桔還是那麼敏感,超險的。」汪蘋抹了抹不存在的額汗,獨自一人坐在體育館陽台的水塔下吃飯,因為這裡剛剛好有個轉角能避風。
艷陽高照,藍天像是夏天般晴朗,使得吹在身上的北風也變得溫柔。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小說 原創小說 創作

這裡是汪蘋認定的秘密基地,因為體操社就位在體育館,她心情不好或是想吹吹風時,都會用工友藏在滅火器下的鑰匙開鎖進來,這在同樣位於體育館的社團中是眾人皆知的秘密。
偶爾會遇到人,但大家都極富默契的不會說些什麼,遇到認識的就打個招呼,僅只如此。
刪除簡訊,汪蘋雜念著。「晴中那傢伙居然纏著我要和體操社辦聯誼,他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在體操社的處境……還是這傢伙又聽過就忘了?」她一面將吃完的便當收起來,旋開保溫瓶喝了口黑豆水。
想到夢土的事情,汪蘋隨即轉念低喃:「要給棒子取什麼名字好呢?話說,給棒子取名字不會有點好笑嗎?」向來不是那種會給布偶取名字的汪蘋,深覺彆扭,又想到自己在面對腫脹之女時的一連串失敗,便努力提起興致,試圖在現實招喚棒子。
放下保溫瓶,攤開右手掌,她以瑪蘇米的教導想像棒子在手中的模樣,然後在心中呼喚。
棒子啊棒子,你想叫什麼名字?
汪蘋閉上雙眼,努力地回想夢中有關棒子的細節。
古銀色的質感,宛若經過千錘百鍊的凹凸不平的鋸齒狀棒身,兩掌長……
悄悄睜開一到縫隙,右手掌空無一物。
汪蘋有些洩氣,重新振作,繼續在心中默念:
棒子啊棒子,你叫什麼名字?
一陣靜默。
汪蘋不放棄地繼續腹誹:
哀,我真的沒給東西取名字,小時候學韻律體操時有同學或前輩會給自己的韻律球啊,或是彩帶取名字,但我從沒做過這種事情,也不看不起她們這樣,其實還蠻羨慕的,因為我沒有取名字的天分,只會叫球啊棒子的,反倒被取笑,還不如不取……
在心中雜念到有些累的汪蘋,張開雙眼,拿起保溫瓶又喝了口。
忽然碰地一聲,頂樓的門被撞開,一名女學生像是被什麼追趕似地跑到圍上鐵絲網的女兒牆旁,滿臉驚慌,像是發生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似地。
回過神的汪蘋連忙起身,抬頭張望,隨即,碰的一聲,保溫瓶重重落在地上,熱茶撒落一地。
汪蘋驚愕不已地望向爭相要從通往頂樓的門擠進來的白色觸手。
「怎麼又、又出現了?」
拼命讓自己冷靜下來後,她深吸口氣,提起勇氣,避開那宛若群魔亂舞般掏抓的觸手,匆匆往方才逃至頂樓的女學生那裏跑去,這才發現是體操社的小學妹賀茵連。。
「學姊妳也看得到,對不對?」賀茵連狂亂的問著汪蘋。
她的雙手扶著女兒牆外的鐵絲網,彷彿若不這麼做,便會整個人因為過度驚嚇而癱軟在地。
汪蘋詫異地反問:「妳也看到了?」
她顫抖不已的點頭。「學姊,它、它們是什麼東西?」
「是……遺民。妳真的看見了?」汪蘋難以置信地望向門口,觸手發出噁心的蠕動,掙扎似地朝兩人伸來。「怎麼會這麼多?」
「我剛離開教練辦公室,就被追上來了……我是不是在作夢?」賀茵連嚇得抓住汪蘋的衣角,快要哭出來了。
「妳冷靜點。」汪蘋解開制服釦子,掏出當作項鍊藏在胸口的小小香氛袋,裡面裝著曬過月亮的鹽巴。
其實她是嫌鹽巴水太重,又覺得忍導師建議的護身符不錯,靈機一動就給自己做了這個月亮鹽巴香氛袋,反正鹽巴和鹽水都有效,哪個方便就帶哪種。
不過,看那密密麻麻擠爆陽台入口的白色觸手,再看向才五公分大小的香氛袋,汪蘋欲哭無淚。
不夠用啊!
儘管如此,她還是迅速想出戰術,先用月亮鹽撒出一條出路,讓她們能往樓下跑就好,因為陽台沒其他出路。
「學妹,等等我先灑出一條路,妳記得跟在我後面跑。」語畢,汪蘋感覺到衣襬傳來沉重的脫力,將她整個人都拉地坐倒在地,這才注意到賀茵連嚇暈了。
「呵呵,這下可好了……」幾乎絕望的汪蘋反到笑了出來,她沒打算放棄,高聲鼓舞自己道:「不過是一群幼生期的遺民。我怕什麼,我可是在夢土死了好幾次的人。剛好讓我來實驗一下效果怎麼樣。」
她毅然決然地撕開香氛袋,像是倒胡椒粉般灑了一些在掌心,朝入口扔去,宛若潮水般的白色觸手頓時一滯,幾條最靠近兩人的觸手猛然爆裂,如粉塵般消失,但隨即又有其他的觸手補位而上。
很高興月亮鹽有效的汪蘋,小心翼翼地控制撒在掌心的鹽巴的數量,盡可能朝白色觸手最擁擠的地方扔去,想盡可能地消滅白色觸手。
扔掉空蕩蕩的香氛包,汪蘋氣喘吁吁地捧著最後一把月亮鹽,惡狠狠的死盯著只比一開始少三分之一的白色觸手。
「可惡,欺負我鹽巴帶太少!」
汪蘋吞了口唾沫,毫不猶豫地將剩下的鹽巴撒在賀茵聯的臉上,藉此保護她後,汪蘋撐起身子,站在女兒牆上,一面靠著鐵絲網,一面朝旁邊移動,好拉開觸手和賀茵連的距離。
在這途中,在夢土被腫脹之女攻擊,導致殘留到現實的手臂抽痛,彷彿想和汪蘋作對般,一連痛了數次,讓她差點抓不穩鐵絲網,幸好運動神經夠好才沒有從女兒牆摔下。
「來啊!不是想找人附身嗎?來啊!」汪蘋用言語刺激白色觸手,雖然她根本不知道它們聽得懂嗎?
但無訪,能將白色觸手的注意力吸引過來,離開暈倒的賀茵連就好。
一開始,白色觸手執意朝賀蓮因湧去,直到汪蘋主動朝觸手靠近,甚至大膽的踹了踹觸手,這才成功引誘白色觸手轉向她。
「你們到底想在我的學校做什麼?」汪蘋一面問一面確認觸手是否有跟過來,一面悄悄沿著女兒牆往陽台的另一邊走去,直到觸手和賀茵連的距離夠遠後,便加快速度翻身爬上鐵絲網。
白色觸手似乎被汪蘋的舉動給刺激般,瞬間潮湧而上,宛若波浪般佔據鐵絲網和女兒牆的底部,擠得密密麻麻,毫無落地之處。
「說啊!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早受夠單方面消極的消滅白色觸手的她,早就想問了,可是白色觸手沒有回答,像是執著於獵物的獵人般往上蔓延,而汪蘋也被逼得翻過鐵絲網的頂端,來到頂樓女兒牆的另一頭。
背後,毫無落腳之處。
「算了,你們不說也沒關係,反正我會把你們滅的乾乾淨淨。討厭的怪物!」汪蘋朝下方探看了一眼,確定下方也就是體育館二樓的陽台有緩衝空間後,她離開鐵絲網,陽台的邊緣並蹲了下來。
此時,汪蘋非常感激當初的設計者,將體育館的外型打造成往地面傾斜的階梯,只要別滾太遠,應當可以安全無慮,然後再從二樓的陽台的窗戶跨進二樓,回去體操社的置物櫃拿剩下的月亮鹽,就能來救賀茵連了。
汪蘋在腦中迅速的盤算之後的一切行動。
可是,自以為什麼都料到的她,偏偏沒有料到白色觸手像是厭煩了單方面的追趕戲弄,居然直接穿透鐵絲網的空隙,宛若豎起尖刺的河豚般,所有觸手瞬間噴發,就這樣朝她激射而去。
汪蘋猝不及防,雙腳一滑,整個人朝後摔落,練體操訓練出來的習慣和平衡感,幫助她在落的前緊急的抱臂側翻,避免腰部和頭部直接落在二樓陽台上,而是以側身的姿勢摔落,為了散去衝去,她順勢一圈圈朝外翻滾,但因為階梯陽台傾斜的角度太大,導致完全止不住落勢。
可惡!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小說  #原創小說  #創作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阿勃勒與藍紋瑪瑙》
  • 下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五章:猶豫招喚之心,終將醒悟之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