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上個月,無意間看到了Daniel Howell的影片,深深地被他的語言所吸引。他說:「We have to deal with the situations that we are born into. Not everybody is given the same opportunities in life. And these things all come together to create the story that defines who you are.」
我曾經覺得,很多人之所以不好受,是因為他們不夠認識自己,而且不夠努力;我一直相信,只要我夠努力,只要我一直增加我工作的時間和投入的程度,我就一定可以更快達到我的目標,直到我有工作倦怠(Occupational Burnout)的狀態。我常因為認為自己看穿對方,就判斷對方的言行,斷然停止交流。
不知道如何表達,但是在好久之前,花了一整個下午,寫了一些東西,就節錄部分來分享吧。
「她總是活在憤怒、壓抑、焦慮、厭惡的情緒裡,很少覺得開心,甚至覺得自己沒有開心的理由,保持難受才是應該的。她曾經覺得和喜歡的人一起當對厭世的情侶,不理會他人的想法很棒;她曾經覺得跟一位比我想對現實的人生活可以幫助我回到地球;她曾經想簡單生活,上班下班,回家就是和另一半看電視吃消夜,好像再也與夢想無關。她感覺到,她很容易受周遭人的感染,她輕易地感同身受,讓自己沒有界線,感受他們喜歡什麼,她就以為自己也喜歡,雖然覺得滿足,但又覺得好像不是那樣,不是很確定自己是什麼。」
「我發現自己很不容易忘記,就連幼稚園打通鋪睡覺,那個時常躺在我旁邊的小男生,我都還記得。有些人說,兒時的記憶會因著長大而消失,但是會以不同的方式存在於自己體內,可能是身體細胞,也可能反映在自己的人際關係上。我雖然覺得自己不記得,不過有次母親提到我小時候發生的事情,聽到的當下,我的眼淚瞬間就流了下來。那時候我深刻體會到,我絕對不能完全拒絕回憶自己曾經感到受傷的時刻,因為它們都會再以類似的方式出現,逼我就範。療癒的路程,不會一次痊癒,而是背負著它前行,發現傷口破了,就要面對、治療。」
「中學成了她最黑暗卻又光明的時期。黑暗是人際關係處理得不好,有霸凌和被霸凌的時刻,雖然當時覺得自己反抗得合情合理;還有開始從外面尋找溫暖,即便是錯的人,只要給她一點關心,她就能飛蛾撲火。」
你以為你和他人有相同的選擇,但不是的。你成長的背景、你來的方向、你學的內容,你讀的書籍、你想的角度,都影響著你如何肯認你自己,以及你看得到、看不到、如何看到的選擇,並且做出行動。
也許到今天,我還是會有這種「看穿對方」的直覺,但是我不會像以前那樣感到憤怒。我不再相信所謂「靈魂伴侶」,但是只要有一刻的共鳴,我就能非常感激,而我很清楚,那不是愛情。這樣的機會不是那麼容易遇到,但人生就是如此吧!大多時候要學習的是跟自己相處。逝去的,偶爾懷念。
有關愛情,我體驗過。絕對不是家人說「她頭髮很亂」、「她穿著老氣」,就立即回頭要對方改變的感情。而是即便他洗直的頭髮開始自然捲,你都覺得可愛;又或者,他對你發了脾氣,你先想到的是他可能受了什麼委屈,而他也在發現自己說錯話之後,回頭道歉,彼此相擁冷靜,再互相傾訴。
#自我成長  #心情  #愛情  #靈魂伴侶  #孤獨 
分類:心靈

在高雄唸書的研究生。臺北市出生,新北市長大。曾在臺中、新竹工作。喜歡作夢、唱歌、聽音樂。

評論
上一篇
  • 《專注力協定》第三部:對付外在誘因,把它駭回去 - 2
  • 下一篇
  • 打疫苗記錄 - 第一天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