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山姥切国広-極-〈醒來發現身邊的刀劍變成貓〉

  刀女審,有特指女審,擦邊,文透下收。



  臉上有不同於平常的癢感,稍微粗糙卻不到刺痛的觸感掃過臉頰。
  迷迷糊糊睜開眼睛,所見還是熟悉的孔雀綠。只是……

  她帶著試探意味輕聲開口:「旦那?」
  原本舔舐動作停下,對方似乎感到猶豫。停頓幾秒才回應她:「喵。」

  看起來非常好摸的金色短毛與孔雀綠雙眼,一股不祥預感在她心底浮現。
  掀開被子翻身坐起來,床上還留著昨晚睡前看到的衣服,只是衣服主人不見了。
  不,也許不是不見——

  「旦那。」
  「喵。」
  
  那隻坐姿出奇端正的貓,用有點無奈的叫聲回應她。
  「旦那怎麼會變成貓了?」抱起跟她一樣困惑的貓,有些徒勞地問他。
  貓輕輕搖頭,下垂尾巴透露出情緒。將他的反應看在眼裡,即使內心慌張不知所措,○還是強迫自己要振作起來。
  
  親親山姥切額頭,毛茸茸觸感有種說不出的彆扭。不行,不能讓旦那一直都是這個樣子!
  貓樣的山姥切也很可愛,只是這也不是長久之計。○迅速起身梳洗換裝,抱著山姥切去吃早餐。
  簡單跟本丸的其他刀劍男士說明早上情況,詢問有沒有辦法把山姥切恢復原狀。
  得到的結果令人沮喪,這個狀況前所未見,自然沒有解方。
  
  「要不要帶總隊長去給狐之助跟刀匠看看?」切國提出一個不錯的嘗試方向:「畢竟他們是協助我們現身於世的人,或許對於化貓狀態會有辦法處理。」
  被切國這樣提點,覺得有道理的○立刻抱著山姥切直奔鍛刀房。
  
  「這個應該是出陣時沾附到什麼外咒,影響到他原本的靈力運作。」刀匠仔細檢查過山姥切之後,給出讓○鬆一口氣的答案:「您幫他連續七天祓除外咒應該就會恢復了。」
  「太好了!」○開心地抱回山姥切,迫不及待去幫他進行第一天淨化。
  
  懸在心上的大石落下,○總算有餘裕去體驗吸貓這件事。
  雖然變成貓,但山姥切上身的氣味還是跟人形時候一樣。只是相較於人形修長結實的體態,貓樣山姥切摸起來皮毛光滑、身體柔軟。
  尤其是肚子被摸的時候,會發出不同於平常的可愛叫聲。因為那樣綿軟喵聲太可愛了,○總是摸到被山姥切用貓掌拍手背才戀戀不捨的停下。

  「再兩天旦那就會恢復了呢!」就算山姥切變成貓,○還是習慣和他一起睡:「要是恢復之後,你第一件想要做的事是什麼呢?」
  雖然山姥切現在無法說話,她還是能感覺到旦那其實很介意沾附外咒這件事。他的性格本來就不是那麼容易表露情緒,和他締結誓約這麼久的○又怎麼會不知道?
  
  在這只有兩人獨處的私密時刻,○看著那雙孔雀綠眼眸無比認真的說:「不管是什麼樣子的旦那,我都喜歡。」
  語畢,仍像是面對人形的山姥切一般,慎重在他脣上落下一吻:「晚安。」
  
  熟悉的體溫與撫摸喚醒○。睡眼惺忪的她,看見恢復人形的山姥切時瞬間清醒:「你恢復了!」
  
  「剛剛恢復不久。」親親又驚又喜的妻子,恢復人形的山姥切沒有任何衣物,連同慾望也無有遮蔽抵住○的大腿:「妳不是問我恢復之後想做什麼?」
  手指從鎖骨往下,在她緋紅上畫圓摩挲突起的櫻果。
  
  「我想給忘記我是男人,對我下腹摸個不停的妻子一點回禮。」
#綺夜恋帖  #刀女審  #全刀帳  #山姥切国広  #刀劍亂舞 
分類:藝文

刀女審限定,目標全刀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