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五章,投資、裙帶與房地產

﹝雄哥,阿雄,雄仔,雄伯,雄叔﹞
「政府今天公布專案補助的名單,包括頃徉、新紇頌等多家業者受惠。預估能暫時緩解國內廠商壓力,給予企業更多時間應對這次危機,同時挹注更多新創能量。另一方面,勞動團體持續發表聲明,堅決反對政府按照先前會議方案,採用過往廉價手段幫助企業。」
你看到畫面上那些受補助公司的好看招牌,唉呦,搞不好會補助到你那些朋友的廠喔。這樣他們壓力應該就不會那麼大了吧,下次遇到可以問問看。

﹝雅婷﹞
今天是妳正式被前公司資遣的日子。雖然十幾天前就不用去那邊了,只是作為一個正式生效日,仍然讓妳有些悵然。可更讓人悵然的是,在妳檢索自身郵件之時,一封帶著繳款方式,催促著繳納那傳說中所謂「幸福年金」的信件立即出現在妳信箱中。
呼,這失業稅來得又快又急。但妳實在暫時不想理它,只想先上網四處看看,於是轉而登入論壇,卻想不到看見的是這樣的消息。
「最新的榵嶺開發權,確認將由神檈公司繼續展延。」
「美滿市智慧城市更新的標案,由苰粼企業取得。」
「因應開發需求,公股銀行開啟優惠借貸方案,多家新創企業受惠。」

﹝雄哥,阿雄,雄仔,雄伯,雄叔﹞
「第一波專案補助名單公布,業界人士表示恐挹注不足難以應對危機,企業大老喊話加強活水。」
「行政部門仍持續研擬後續補助計畫……」
隔了一天,你繼續收看相關新聞。下一刻叮鈴叮鈴,門鈴響了,你於是放下遙控走到門邊開門。
「阿誠,你來了喔。」你對門口那熟悉的人影說。
「對啊,我想說經過就來這邊泡一下茶。」阿誠說。
「好啊好啊。」你將人邀進客廳,接著準備泡茶器具。
說到這阿誠,他也是你這邊的常客,是你年輕時候到這邊工作認識的人。記得他一直很喜歡你家鄉的東西,啊對了,這樣這次回去同學會的時候可以幫他帶一下名產。你趕緊在心中暗自叮嚀自己把這記在筆記裡,以免忘記。
也因為你們都是老朋友了,所以人一來,大家都很自在地邊泡茶邊繼續看新聞,「專案補助計畫正式執行,政府官員和多家企業今天一同出席典禮,期望能為幸福國度打下研發基礎,發展更高價值的產業。」
「頃徉、新紇頌,還有楷鉥。這有趣味喔。」阿誠似乎對受補助單位的名單很感興趣。
「怎麼,這些公司你有交涉喔?」你問阿誠,他長期在做生意,搞不好真的有和這些公司接觸過。
「講有也有,啊講沒有也沒有。」阿誠給了一個很玄的回答。
「你這答案很趣味喔。到底是怎麼樣?」
「就是這些公司我都沒遇過,但是它們真正的公司我都有接觸過。」
「這是什麼意思?」
「我跟你講,這頃徉就是那個蔚埅底下子公司,啊這新紇頌其實是神檈他們老董兄弟,神斄的人去開的新生技公司,表面上沒關係,實際上一些資金和人都是從那邊來的。」
「啊那楷鉥呢?」
「楷鉥就那間頂尖大學有沒有,裡面有一個校長,他都長期在主持計畫。後來就牽了一些資金,叫一些學生來成立楷鉥。最後他們教育研發有很多政府補助的東西,都跑到楷鉥這邊來。」
「你是說?」
「對啊,我跟你講,現在這政府要補助什麼人,其實都定好了。像那楷鉥就是自己主持計畫自己人在分;蔚埅外面養好隻門神,所以什麼標案、特許啦都有它們的份;神檈神斄就更不用講了,它們從好幾代之前就跟政府和政黨都很好了。」
「你怎麼都知道這些啊?」
「骯髒事我知道很多,但是我比較少跟你講。你這老實人,這種事知道越少越好。」
「沒啦,我只是普通人,普通老實而已啦。」
「我也普通老實啊。但是對我們這種老實做生意的,也不會奢求補助啦,只求我們在做事的時候,政府不要來亂扯後腿,這樣就很好了。」

﹝品涵,小豔﹞
今天妳把自己打扮得較正式一點,因為有大學長要來請家聚。待約定時間到達,妳便和幾個學長姊叫了一台車,坐到預約的餐廳。
「學長說他會比較晚來。」現場最大的學姐看了看她的訊息後宣布,「他要我們先開始。」
「好啊好啊。」另外幾個學長姐說。
於是妳們先到餐廳裡,有很多人類服務生和人類廚師的那種。妳忽然覺得有些壓力。但眾學長姐似乎習以為常,他們邀妳一起坐下來,並熟練地向人類服務生點餐。點餐完後,自然就是一系列不知是關心還是拷問的過程。妳小心翼翼地想辦法幽默應付著,讓場面維持氣氛良好。當然,這其實沒有說起來這麼容易。妳可是如履薄冰。雖然也很充分理解這情況,畢竟是新來的小學妹嘛。
一小段時間後,大學長終於出現在餐廳的門口。其中一位學長出去迎接他,然後他們回到這桌坐。接著又是一組部分重複的關心和拷問過程。妳繼續將人際技巧發揮到極致,而終於在不久後,環繞在妳身上的焦點開始拓回其他人和大學長身上。
「啊,學長,你那個新創工作室現在怎麼樣了?」最大的學姐問大學長。
「其實我們還在努力,但就是有些不確定因素。」
「怎麼說?」
「你們有沒有看到最近的新聞,那個標到智慧城市更新的苰粼,他們現在要去直接代理一個跟我們很像的東西進來。」
「真的嗎?學長你們是在做什麼啊?」另一個學長問。
「這個歐,啊我沒有跟你們說過對不對?」妳看到其中幾個學長姐點頭,大學長見狀繼續,「其實我們在做的是人聲AI。」
「你們現在應該都有聽過AI歌手唱的歌對不對?」
「對啊對啊。」
「但它是不是聽起來都一樣,就像以前歌手在錄音室錄好的那種一樣。」
「是啊。」
「因為現在的歌手都只訓練到如何唱這些音符排列而已。所以你給它一首曲子,它可以把那些音符用人類唱歌的方式和美感把它們連結起來,像人類唱歌有連貫,只是實際上還差了一點。」大學長這時候忽然轉頭看向妳,「那學妹,妳覺得是什麼?」
「是……,跟人類類似的臨場變化嗎?」妳順著語意推敲,生出一個答案。
「哦,我們學妹真的很聰明。真的就是這樣,我們現在在做的,就是要去訓練它的臨場變化。讓它跟人類一樣,也會出一點小差錯,也會有點即興跟不同的情感變化這樣。」
「喔。」妳聽到其中一個學姐發出贊同。
「對啊,就是這樣。這樣它辦演唱會才有意義。更好玩的是,它可以在你每次聽歌的時候,都像在唱現場。就是每次都可能有不同的情感、即興和討喜的小失誤。簡單來說就是一種人味。我們認為這個很多聽眾會覺得很吸引人,所以很值得做。可是這個東西也會有一個獨特的性質,你們可以猜猜看是什麼?」大學長開始環顧眾人,希望有人回答。然後一個學長說話了。
「在地化和地區差異。」
「厚,我們家的小朋友真的很優秀,對,就是這個。想想看,如果一個幸福國度AI在唱鄉土歌曲的時候,結果它的即興是那種飆高音飆到最高點,不然就是那種金屬嗓,這樣會不會很奇怪?所以我們就是希望可以有我們自己,例如鄉土風的即興。當然啦不同風格搭配不是不可以,但這個可以後來再用模組去搭。」大學長在這裡稍稍停一下,喝一口飲料,然後繼續說,「何況也還是需要有幸福國度的模組,這樣才有我們自己的文化阿,不能全部都用外國模組。不然到時候要唱我們風格的歌都消失了。那這個就是我們目前在做的東西。」
「聽起來很有發展性。」一個學姐說。
「是啊,可是我們當初要申請的時候,相關法規都沒有定,結果就照很過時的法規,要求非常嚴苛。每次都要跑很多流程去繞合法的路線。尤其剛開始的時候,還不給我們申請耶,說不允許我們使用眾人自願提供的聲線和演出來呈現,會有隱私和安全疑慮。」
「可是學長你不是說苰粼企業要代理一個很相近的東西。」
「對啊,結果苰粼要做的時候,各種法規都立好了,不只這個喔,整個智慧城市更新的東西,全部新法條都在上個臨時會火速通過。他們一進來就可以暢行無阻地做。」
「啊,怎麼會這樣?」
「講到這個我就氣。其實我們先好幾步,努力了兩三年,每次都被法規刁,每次都被行政部門拖,投資也很難找,處處受到限制。好不容易快推出幸福國度版了,結果國外的東西一出來,他們就直接代理進來。」
「誒,學長,可是我聽說最近政府不是有補助新創,這個你們有拿到嗎?」
「沒有喔,我們有申請,可是沒拿到。」此時大學長臉上出現一個神奇的表情,「可是苰粼有,而且銀行借他們超多錢。」
「啊,學長,你這樣不會很沮喪嗎?」
「沮喪啊。可是我還是對我們的東西有信心,我們的功能和介面都比較好,所以才會慢一點。」大學長這時候講話有一種,雖屈於劣勢但仍有自信的模樣,「而且重點是,這種東西我們不做,就是外國東西直接進來。我們自己來做,才可以保留幸福國度的痕跡。」

﹝雅婷﹞
幾天晃蕩過去。妳已經連續三個中午都在「宿舍」吃著午餐,那從餐車買的午餐。一想到這裡,妳腦海裡又響起扣錢的聲音。
唉,妳看著螢幕上各種職缺,幾乎全都是那一套,明擺著要剝削勞工的款。少數幾個比較正常的,妳自然一見到就投,但要不是爭搶驚人、職缺莫名消失,就是至今仍石沉大海。
但同時,各種帳戶金錢消失的訊息和聲響還是叮叮咚咚地在妳腦海跑動。於是妳開始初步的計算,上次所見到的帳戶餘額,日開銷與月開銷,粗略不太精細地估算。是的,粗略估計。事實是妳不敢估計得太精細,太精細的明確日期會讓妳更加焦慮恐懼。
只是,即便這樣有所逃避,妳還是非常焦慮恐懼。一想起那些石沉大海的履歷,想著那些諸多職缺爭搶的人數,想著自己大概能支撐多少日子,這所有一切都是難以移除的心理負荷。而妳一點都不想像上次一樣被逼到末路窮途。必須擴張自己現有的餘地。是的,在這情緒逐漸超越理性計算的時刻,妳開始瀏覽那些原本並不理想的職缺,然後按下投遞。
可與此同時,在妳處於螢幕前感受自身困窘境地時,其他彈出訊息卻不斷顯示又有多少的資金和利益被輸送到關係企業裡。觀看著這些,妳的負面情感直線上升,終至忍不住手癢打開熟悉論壇,選幾篇妳早已熟知內中相關論述,但其所批判者卻還是能稍微寬慰妳的文章,來讓自己情緒舒坦一些。
而妳所選的第一篇,是一段對話……
蓮座:我們上次談到幸福國度營造出一個對資方過度有利的環境,廉價有利的那種,讓產業不需要變得更好就能苟延殘喘。
狼心:你對這有所疑惑。
蓮座:是,如果環境對資方如此有利,那有心做事的企業,難道不會因此蓬勃嗎?
狼心:一個顯而易見的答案是,行走廉價路線仍然獲得更大的利益和承擔更小的風險;有所投入的企業則需要承擔更大的風險。一路競逐下來,仍是有利廉價者存活,終歸劣幣驅逐良幣。
蓮座:但還有更多可能是,不只如此因素,而是幸福國度對企業的環境其實因人而異。
狼心:喔,看來你對此也有所意會。
蓮座:從近日消息可知,幸福國度的裙帶資本主義極為嚴重。
狼心:有哪些例子?
蓮座:標案、補助、特許、銀行貸款、獎項、教育研究計畫與經費、體育協會,乃至更多針對性調整。幾乎所有由政府主導或政府有關的東西都可能如此。
狼心:是,你可以在各處找到不少例子,有些領域甚至找不到反例。但這仍然只是冰山之上的展現而已,真正的問題也不單純是資金相關。
蓮座:願聞其詳。
狼心:幸福國度對企業的差別待遇不只展現在直接的金額上,還包含法令規章與行政執行等方面。
蓮座:我明白了。法令嚴苛或過時,對沒有關係的企業處處制肘,也提供著有心人藉機刁難以求取好處的途徑。此外,行政程序效率低落,法規修改也效率低落,投資人各種許可難得,一切都行走最慢最嚴格的態度。但與此同時,對於有關係的企業則法令嚴苛但執行寬鬆,行政程序最速完成,法規因企業需求即時修改,資金來源審核放水輕易簡單。諸如此類差別待遇,對一般正常做事的企業來說某種程度地抵銷了環境給予的優惠好處。
狼心:是,所以很多走在最前緣的創新,原本都可能在幸福國度茁壯,但後續便遷至他國。
蓮座:至於那些沒有遷走的,在如此劣勢與資金短缺下苦苦支撐,到終於有利可圖時,資金也快燒完。此時有關係的財團就挾著資金與政府配合的新法令和行政效率進駐,把新創團隊辛苦的心力整碗端走,然後在已有的基礎上充分獲取好處。
狼心:看來你已有所了解。所以此處的重點在於幸福國度對創新的保護,是遠遠低於對裙帶保護的,這才是真正的趨力。所謂不是不創新,是不給你創新,確定有利益了才給裙帶收割。然而那些政商關係良好,透過裙帶來謀取利益,滿腦肥腸的,你要如何期待這樣的人冒險去做投資。這些人只會在新興產業確定有利可圖時收割,在獲得權利後往往會把整個好點子搞爛;拿到投資或補助也只會把錢用在砸錢硬拚模式,或者炒作汲取撈一票走人,不會將這些資金投入長期利益更高的模式。至於真正的創新,那些需要付出代價才能在國際上比拚速度和領先的,都先被扼殺在規定、刁難和資金短缺中。
蓮座:嗯,裙帶資本主義不是好事,更大的壞事則是想做事的人處處制肘。
狼心:是,而這背後還暗示更多訊息。
蓮座:什麼訊息?
狼心:那就是適應國內環境的,未必能適應國際環境。在國內有競爭力的,未必到國際有競爭力。
蓮座:喔,我明白了。國內的茁壯模式和國際環境不同。幸福國度充滿各種套關係,講究的是利益勾結,關係打點,與通路綁樁和箝制一類的手段來運行,並不在產品和真正實力上全面爭鋒。這類企業茁壯模式一旦放到國際市場,那種講求產品與品牌本身的環境時,就顯得毫無競爭力。
狼心:這也是環境說的內容之一:幸福國度國內環境培養出來的國內王,反而不容易在國際角力上有利。我們的產業保護,也多保護到不該保護的對象。
蓮座:嗯,新的投資人或資金看到諸多法規與行政上缺點便萌生退意。優勢被缺陷覆蓋掉是吸引不了新投資的原因之一。而各種保護好處都被老舊裙帶產業吸走。簡而言之,幸福國度對新興產業和新投資大幅限制,對裙帶和夕陽產業卻大開方便之門。
狼心:那這樣的環境,會讓產業往哪個方向前進就不言而喻。
蓮座:我有所了解。
狼心:是,可僅憑如此,要前往萬劫不復的道路還不足夠。
蓮座:這並非事情的全貌。
狼心:是。

﹝品涵,小豔﹞
妳再度看完狼心蓮座一組對話。
嗯,國內環境對資方的確是有優勢。但對想真正投資的企業來說,卻又充滿法令與行政效率等限制,抵銷掉原本的優勢;多數手握資金的金主也不願走冒風險的創新路,更喜歡風潮已起的收割路。至於那些提供給資方的好處,更多地流入不思長進的裙帶和夕陽產業中。最終廉價產業在偏資方的環境中苟且生存,但創新和高價值產業等投資卻不易發展。至此,妳開始看見一幅圖樣,那環境與熱力學導向的圖樣。只是妳心中仍有疑惑:記得先前曾經聽過「幸福錢淹腳目」的傳說,如果幸福國度從前真的如此資金充裕,那在這投資減弱的環境中,這些資金難道都不投資嗎,或者又到哪裡去呢?

﹝雄哥,阿雄,雄仔,雄伯,雄叔﹞
再過幾周就要回鄉了,你開始擬定要準備的東西和要做的事情。經過一段時間處理後,腦袋似乎有點緊繃了,於是你決定先放鬆一下,放下手邊工作,出門做一些採買,和街裡鄰居碰碰面聊聊天,然後領著一些東西又回到家中,坐在螢幕前休息。
「祈福法會進行到中期,我們可以看到不同的民眾來祈福。在現場的勞動攤位也有越來越多人加入,訴求越來越多元,甚至有人開始舉辦例行的講座。」你看那些浮空的標語出現在畫面上,「透明開放」、「終止裙帶」、「創投媒合」等等,還有那些在講台上說得慷慨激昂與底下聽得津津有味的人,這現場看起來倒像是個熱鬧的活動了。
不過接下來,新聞畫面一轉,跳離了幸福廣場,回到棚內主播台上,
「現在為您插播一則消息,就在剛才機器警察接獲通報,位於快樂路的一戶民宅,發現有人上吊自殺。警方和救護人員趕到時,該民眾已經失去呼吸心跳,送醫急救後仍宣告不治。經確認,死者是現年四十一歲的陳姓男子。屋內留有一份遺書,裡頭寫著『我多麼希望這一切就這麼結束;我從來沒有想過會這麼困難。我很感謝你們支持我,但我真的走不下去了。』等字眼。巧合的是,這位陳先生其實是之前列車意外的倖存者之一。但沒想到逃過了劫數,卻走不過自己的心關。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人做出這樣的舉動,還待深入調查……」

﹝雅婷﹞
妳注視著論壇連結來的報導,那陳姓先生的容貌,出現在媒體頁面上。然而其實妳認得他……
幾年前,在妳第一次進駐這「宿舍」的時候,有一個人要搬出去了。在那人要離開前一天,公共區域的人們談論著。當他出現在樓梯一端時,人們接連上前道賀,握手,互相勉勵,簇擁著他離開。那說法妳至今仍然記得:「畢業」。是,從這「宿舍」畢業,就像一個人脫離一個階段,要展開更美好的前程往下個階段邁進一樣。
他買房了。當天他開懷的笑容還在妳記憶中,直到今天看到這報導。妳後來並沒有獲知他「畢業」之後的消息,不太確定發生什麼事,但現在能確定的是,他房貸壓力應該不小。在當今的年代,一個人在貸款期間原有工作消失是不無可能的事。如果此時這個人找不到差不多的收入,那房貸壓力就很可能逼他走上絕路。
不過說來真正麻煩的是,這不只是那些單獨個體的問題,而幾乎是所有人的問題了。妳其實也計算過自身的速率,結果是恐怕得50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房。若再扣掉生活開銷,時程就會延長到逼近無限長的時間。因此妳現在都還待在這裡,在這「宿舍」裡。可即使蹲在這裡,現下妳似乎仍有些危險了。新的工作如果沒著落,是不是也會走到像他這一步?到了那時候,妳又還能有多少餘地呢?……類似的問題隨這新刺激不斷在妳腦中盤旋,增生著。妳的內心焦慮又開始漫無止境地膨脹擴大。那些先前好不容易平抑下來的心境,再度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觸動。而一旦開關打開,很快妳又陷入那種惶恐境地:資金一點一點消耗,生存底線一步一步接近,可妳怎麼還在這裡,妳怎能還在這裡無所事事呢?妳必須得做一點事情。是,必須做一點事情,對的,必須做一點事情。於是妳開啟了頁面,檢索先前亂投履歷的回覆,把那些看起來還算可行的幾個臨時工作都納入考量,然後在當中找出幾個試試看。
同時,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妳得開始嚴格管控生活開銷了。所有非必須的消費都必須減至最低。妳要確保自己能支撐得更久,必要時,劃粥斷齏,以及把一些舊東西都拿去賣掉,也在所不惜。

﹝雄哥,阿雄,雄仔,雄伯,雄叔﹞
今個兒你自己一個人出來吃飯。雖然家裡還有東西,但有些吃膩了,你也想趁機透透氣,便到街上來逛逛。
走著走著,你選了間半自動餐館。向人類店員點完餐後,後台的機器馬上將榨菜肉絲麵做好送出。你接著在店裡撿了個位置坐下,品嘗一會兒……嗯,這湯的味道和麵的口感,在平價館子裡算是中規中矩。只是說到麵,還是老潘的最對味。那種帶著老味道的勁,可不是一般機器店做得出來的。當然啦,你也不是亂苛求之人,那味只是想想;這一般小餐自然不需那麼講究,吃吃無妨。於是你便繼續捲起一筷麵,同時看向店裡的新聞。
「為促進經濟發展,政府決定維持低息與低持有稅措施,預估將能維持投資熱度與房市動能。面對這項決定眾投資人表示歡迎,讓我們來聽聽房市大亨王董的說法。」
畫面轉到一位每遇房市新聞就會出現的王董身上,
「我很贊同,房地產是經濟的龍頭。相信這樣一定能帶動整體經濟發展;人民手上的資產可以提升,各大城市的建設也可以進行無礙。營造業所帶來的內需成長更會擴展到庶民經濟。這是非常對的方向……」
王董繼續講著,而你漸漸聽到另外幾桌客人也跟著就相關議題開始交談。
「看吧,我跟你說吧,投資就是要投資房地產。你看人家王董,就是看準這點,靠炒房起家,現在大富大貴。」
「我真後悔那時候沒聽你的,我一個朋友,幾年前買房,現在整個翻倍。」
「對啊,我跟你講,有時候時機沒那麼好,還可以先不賣,租給別人等收租。」
「就是這樣。我一個親戚,現在手頭好幾間房,光收租就飽了。而且那些跟他們租的生意好,他們都跟他每年漲房租。」
「有錢拿去做生意,都沒有買房地產賺的多啦。」
「對啦對啦。」

﹝品涵,小豔﹞
「要在幸福國度買房,平均不吃不喝40年。」
「政府官員表示,不會讓房價大跌,若造成經濟崩盤太過危險。」
「幸福國度房地產稅賦低,專家表示:合理,追求私有財產是經濟發展核心。」
「幸福國度多年公告地價、現值與市價皆不盡相同,有所落差。」
「過去二十年來房價大漲四倍。」
「央行低息政策持續,鼓勵投資。」
「幸福國度GDP不動產占比持續增高。」
……
現在妳搜尋完消息,再讓阿衿根據這些尋找狼心蓮座已經變成習慣動作,甚至看完後順手轉發也是。這次妳照慣例進行:
蓮座:我們上次提到在產業與投資環境之外,還有別的因素導致走向萬劫不復。
狼心:那你覺得會是什麼?
蓮座:我想這可能與資金流向有關。
狼心:的確,幸福錢淹腳目,實業投資卻不如預期,意味著有別的東西吸走了資金。
蓮座:到國外投資是一種可能。
狼心:是,資金外移除了會帶來幣值變化外,也會減弱對國內的投資。不過資金外移在其他國家也是常見現象,同時幸福國度的超額儲蓄仍然驚人,只要有一部分用於國內投資,對產業都會有不少幫助。這也牽涉到國內缺少投資標的的問題。而當然,幸福國度的資金外移並不單純:同文同種的相鄰大國讓資金外移變得極其容易,尤其更助長了後續我們將提及的某種概念,但是這可以留待後面再提。
蓮座:有些意思,或許僅憑資金外移要帶來毀滅性災難並不完全足夠,似乎還需要有其他因素加成。
狼心:你何不猜猜是哪類因素?
蓮座:嗯,根據我看過的資料來說,我猜,房地產。
狼心:是。
蓮座:資金流入房地產的炒作,大多都成為金融遊戲。實業上除了營建業可能受惠外,其他產業受此帶動極低。是以即使幸福國度有充分資金,甚至一部分沒進入儲蓄而投入投資,但如果這些投資都集中在房地產,甚且不是營建業本身而是炒作價格,那就只會是資本利得與金融遊戲,難以促進實業發展。
狼心:但你尚未提到那個點,資金大量投入房地產炒作,未必是舉世必然的情況。幸福國度會如此,仍不脫我們先前提及的概念。
蓮座:環境與熱力學,以及代價。
狼心:是,極低的持有與資產增值等相關稅務,以及徵稅依據的標準遠低於市價,搭配各種法規放水,讓房地產交易與持有所需要的代價極低。同時,中央銀行原本為了鼓勵投資而採行的低息與放款,卻在投資房地產所需代價遠低於投資實業的情況下,反使大量資金湧入房地產而非實業。而大量的資金湧入,投機客炒作心態,和房地產作為類似民生必需品的性質,確保了以民眾為基底的族群終將接手。如此使房地產成為幾乎只漲難跌且持有消耗極低的資產選擇,就代價觀點來看,是風險極低報酬卻豐的選項。
蓮座:這樣風險極低,明顯簡單的選擇又促使更多資金投入房地產,炒作更加盛行。一個不斷自我加強的循環因此成形。
狼心:是。至於資金湧入房地產的後果,我想你也略知一二。
蓮座:除了實業投資受到排擠外,高房價對民生影響極大。房地產作為類民生必需品,其高價會由一般人民承擔代價。多數欲買房的民眾只得投入更多時間於工作,並產生更多社會外部成本。少子化、教養與照護問題、公眾與政治參與等皆會因此惡化。
狼心:另外,高房價低薪的環境裡,民眾消費為此支絀,即使暫時有餘也得因應高房價轉為存款。同樣,藉由外銷所產生的獲利,本應部分回轉內需市場,並在其內不斷滾動轉化為各種民生商品和服務的附加價值。普羅大眾一大部分的收入即來自外銷市場的獲利回滾國內。然而在房地產作為類民生必需品且價格高昂的情況下,會吸收多數外銷獲利,並部分流入不事生產的炒作中。內需動能因此減低,相關產業發展受限,以及進一步限制由內需開始練功的成功可能性。
蓮座:產業發展受限,薪資不易提升,低薪影響消費,內需產業再弱;以及投資標的受影響,資金無處可去,是以再投房地產,排擠實業發展。這是兩組惡性循環。但如此明顯的惡難,政府卻未對此改變方向。
狼心:撐高GDP,打房對既得利益者的損失,與官員本身及裙帶也炒作房地產。從政者的利益部分建築於房地產上,道德呼籲無用矣。而這裡還不只房地產部分的影響而已,持有成本過低,與市價過高,還有另外一個影響。
蓮座:是什麼?
狼心:房租。房東無所壓力,經商者卻難以支撐自買房產,房東拿翹,遂任意漲租。幸福國度多少商家的發展機會,都栽在這一步。
蓮座:這仍是殺雞取卵的廉價行為,以及保護既得利益者,打擊真正想做事的人。
狼心:所以你開始掌握到浮現的通則了。我們談論至今,政府和資方的動作大抵不脫這個方向:保護賺簡單錢與既得利益者,打擊真正想做事的人。
蓮座:這就是一切發展停滯,最簡略的摘要。
狼心:是。
台灣 政治 社會 小說
#台灣  #政治  #社會  #小說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四章,環境與熱力學
  • 下一篇
  •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六章,變調的利維坦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