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法律初心者記錄】跨領域選擇與決定

法律 建築師 跨領域
邁入30大關的一年,被建築師國考延遲了的夢想還歷歷在目……
一直以來都自認是個半調子的建築人,因為比起從小學音樂和在習慣在樂團裡的日子,包含認識的人、談論的事,無可厚非在音樂的領域裡更有歸屬感,延伸擴張一些範圍包含繪畫和文學上的天賦,都讓我自覺人生和藝術相關的事物脫離不了關係。當初在層層考量下選擇了建築做為人生的志業,也沒有忘記純真的音樂夢,雖然在國考期間常常因為不夠時間達到過往練習的的時數而焦躁不已,但把撐過國考就能回到那個建築和音樂並存的日子當作動力前進。
學習器樂的練習,不進則退。少一天的練習多一分的恐懼,這是一份感受到肌肉習慣隨著時間流逝而無能為力的心情。
------------------------------------------------------------------------------
回到文章的主題,在被延宕這麼多有強烈慾望想好好做的事情,好不容易結束一段漫長的考涯後,為何又要花時間投入下一段?而又為何選擇了法律?
在這幾年積累下,證照的取得、工作中的經驗累積,確實在一個相對穩定成長的軌道上。建築是份需要長時間累積經驗才能成熟且獨當一面的領域,就算身經百戰都不一定能夠面面俱到,人、事、時、地、物的條件,決定了各個建築獨特的樣貌,就算能以大方向分類其類型,但變因及科技的變化,除了持續的學習,保持設計的彈性和反應能力,跟工程相關的職業很難不與時俱進。
雖然自己在工作上並沒有性別的迷思,但是不可否認在工程領域裡,女性的形象無法達到完全的平等。加上在職涯方向的定位裡,並不想轉向室內設計這一條路,盡管它相對合作介面較少、工程問題相對單純、回收成本的速度更快(以接觸到的公共建設而言)。但因為自己對建築的想像仍脫離不了人與城市的連結與探討,確信自己無法在此時此刻能透過室內設計滿足心中的理想。然而在營造工程這一條路上,雖然是自己想學習的一塊,也是現在透過施工中服務不斷再累積的能力,但把握這一項專長並透過在工地的機會成為專項,似乎也不是自己確信的路。
不斷不斷地找尋在建築業裡的定位,評估自己的興趣、個性及適合發展的方向,加上認為顧問+設計型的工作內容更適合自己。回憶起大學時期對城市與建築關係的興趣,修了幾門都市計畫學系的主修科目,漸漸引導出一條可以往前突破的道路。也許是身為一個宜蘭北漂、對土地利用想探討並改變的想法、在接觸到案件合約中的教訓,或許是在建築相關的科目中對法規的掌握度表現得最好,又或許我只是一個自認無法在營造工地生存的膽小鬼,所以才選擇了相對適合自己的法律。
專精一項職業和投入成本在跨領域的整合是兩個很關鍵的選擇,也爬了不少擁有兩張證照的文。人生沒有最好的答案,對我而言相對可行的路怎能有不試一試的理由。心中尚未有太多維護公平正義的念頭,也沒有保障人權的使命,但相信在過程中可以學到不同的價值觀及看待世界的態度,所以並不擔心自己又成為另一個半調子。梧鼠技窮是我對自己的評價。藝術領域不夠專精,建築領域還在牙牙學語,卻又想朝三暮四的窺探法律。儘管用非常卑微的態度去面對過去累積的能力,但正因為知道站在無垠知識的面前,才知道努力永遠都不夠,盡力並好好找到可以立足的位置,感到心滿意足,足矣。(至於建築師與律師這兩個職業都受限於國家邊界這一件事情,又是另一個可以討論的話題了)
曾經,在只有音樂的面前對自己要求:「如果不是第一,那便甚麼都不是。」,而現在已經能告訴自己,「做好所有能做的,曾盡力學習的事物都不會白費,終究會整合成自己最獨特的樣子。」
#法律  #建築師  #跨領域 
分類:日記

來自宜蘭,台北生活|建築工程師 x 捷運車站設計| 微胖的爵士鼓愛好者 x 長板新手 |城市.空間.微觀 x 有感而發 |自我成長.管理|旅遊.生活|聯絡請洽:[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有感而已】對建築藝術感到迷惘
  • 下一篇
  • 【法律初心者紀錄】留下足跡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