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似曾相識(五)

5/23
"昨天的晚餐太棒了,謝謝你"
"不客氣,不好意思勾起你的傷心事。"
"沒事,已經兩年了。"
"其實我父母也都走了"
"喔,sorry"
"我父親上個月過世,這次回來,主要就是奔喪。"
"你有兄弟姊妹嗎?"
"沒有,你呢?"
"沒有,茫茫世界就我一人。"
"我也是,我是在十四歲出國念書看世界時,就有這樣的感覺。"
很少跟人在line上聊天,邱浩不像是無事閒聊的那種人。但他似乎不想結束這段對話。
"那麼小就去看世界,真是不容易。"
"也還好,就是要面臨一些鍛鍊。"
"譬如說?"
"當一個人沒有靠山,孤立無援時,就只好把自己變的強大,堅韌。高中時,為了能免被霸凌,苦練跆拳道。為了贏得一點友誼,幫同學熬夜寫程式,有尊嚴的生存,並不是天賦人權。"
試圖緩和一下悲情的節奏吧。
"電影裡,美國高中生流行談puppy love,你有嗎?"
"哦,我是發育較慢那種,看美國大妞,只有敬畏,激不起小狗愛。"
原來也是有幽默感的。
"你呢? 父親早逝,會不會讓你渴望父愛,談戀愛都要找大叔那種?"
天哪,這反應不免太快了吧。
"這我不能告訴你,畢竟我們還沒那麼熟。"
"好吧,那你早點休息,晚安"
5/25
小莉的代書朋友說,那塊土地真的是在媽媽名下。是8年前購入的。稅單地址一直都是柳葉鄉,地價稅也都有如期交付,包括媽媽過世後的兩年。
看來這個周末得到鄉下老家走一趟。
5/26
早上出門,就看到邱浩的車在巷子口。他從車窗探頭出來說:
"上車吧,我今天要去公司。"
車子裡有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他穿著一件水藍色襯衫,打了一條深藍夾黃色圖案的領帶,一臉笑容。
"真巧,還在想要打個電話問你一起上班呢?"
我懷疑他已經等一會兒。引擎都熄了。雖然有點驚訝,但心裡是開心的。可惜他開著車,眼睛直視前方,無法測試觸電的感覺。
#小說  #日記  #5月  #似曾相識  #連載中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