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5-04-26 漸入佳境。

前幾年發現自己會光過敏之後,乖乖的防曬不敢放鬆,總算在陽光下可以安心(但要小
心)行走。  
本來一切都好,臉乖乖的聽話,只是手肘上的一小片紅疹子卻一直不退,沒有惡化,就
靜靜待在我手上。記得為了其他原因看了一兩次醫生時,也會順便問問它是什麼情況,
醫生說是濕疹,就擦擦藥就好啦∼∼  
但擦了藥也沒好,卻也不痛不癢的佇立著,說穿了我也就沒放在心上。秋天陪著女兒開
學,我似乎比她們兩適應得還差,想把她們教好又想當個好媽媽,那些壓力跟芧盾漸漸
爬上我的心,我的肩膀,我的胸口。(至於要問我或笑我小孩開學有什麼好緊張的人,
我也很難解釋,就當作我是個很弱的母親吧!)我開始在頭皮上發現傷口,本來以為是
毛囊炎,或是不小心抓傷的傷口,演變了這幾個月卻成了脂漏型皮膚炎。說真的到目前
為止我都很慶幸,我很幸運的只有在頭皮上有病灶,雖然只要一熱就癢個不停,嚴重時
還有片片雪花飛舞,我真的很謝謝宇宙只讓他們留在頭皮上提醒我的壓力。  
我剪去頭髮,聽醫生說其實這在冬天很少發作,但反正我被提醒了要放輕鬆,要對自己
好一點,善意的提醒是不分季節的,卻也不必尖酸刻薄的是吧∼  
陪伴著脂漏型皮膚炎而來的是脖子上跟髮根兩塊紅疹,他們陪著手肘上的前輩開始發光
發熱,範圍變大也變糟了,開始發癢有皮屑,白天忍得住不抓,晚上常抓到破皮流組織
液,想想也是蠻慘的∼  
我承認自己是個賴皮不愛看診的人,之前一兩次去看民生社區的名醫,那種像是用眼尾
跟鼻孔看診的態度,讓我能不去找她就不去找她。是說醫生當然不是服務業不用陪笑
臉,但是她的態度真的讓我很抗拒去找她。我考慮了被不屑對待跟把皮膚治好的輕重,
嘆口氣還是得花一個多小時的公車加捷運去民生社區朝聖。  
大師看出了不一樣的問題,她說疹子是黴菌感染。由於多年前也是只有她看出我是酒糟
性皮膚,所以對於她不同的結論我是誠心的佩服,並且很驚訝之前的醫生沒看出來(她
說很明顯,當然對我來說看起來都一樣),我開始乖乖的擦黴菌的藥,並同時開始使用
護蕾處理我的脂漏型皮膚炎。兩三個星期過去了,似乎沒有好轉的跡像,因為大師說黴
菌感染要六到八周才會改善,而且之前我被當作濕疹用過類固醇,黴菌會更難治花更多
時間,我感覺自己找到浮木,好像覺得自己快被拯救的開端,吃著艾來擦著藥等著我光
明的那天到來....  
最後一次看診,我硬著頭皮冒著可能會被轟出去的風險,把我所有想知道的問題都問到
答案,比起過去幾星期的惜字如金,那次真的收獲很大,我很感謝她。開藥時我請教醫
生是不是能開兩星期的艾來給我,我下周不能來。她給我的回答很實際帶著一貫的冷淡
高雅:妳可以自費多買一星期的藥,或去找別人看也可以。  
步出診所,我很直覺地想著,真的還要這樣下去嗎?我不喜歡她的態度,我怕看她的
診,我抗拒這樣的醫病關係,這樣的直覺不夠讓我換醫生嗎?  
隔天陪婆婆回診雙和醫院,我到醫院時決定現場掛了皮膚科主任的診,想聽聽另一個醫
生的意見。聽我說完漫長的這幾個月,主任表示因為拖比較久了,切片比較能確定到底
問題是什麼,她覺得看起來有一點點像乾癬。我問了護蕾洗髮精的效果,主任提到每個
人對不同洗髮精有效成份旳反應不同,要洗了才知道。我在頭皮跟脖子交界處挨了一
刀,縫了三針,可能被挖了一小塊肉去吧?之前頭髮反正都剪短了,只希望頭皮可以清
爽一點,好險頭髮還能蓋住因為切片剃光的那一小片皮膚。  
主任開了另一條藥膏給我,看診結束回到家仔細看了藥膏,還是類固醇...我心下一
酸,對著那條藥膏就哭了。我想著,如果切片化驗出來還是黴菌,那這一星期我擦了條
藥膏不是更糟?我到底還能為我自己做什麼?那個說完全不會痛的傷口為什麼那麼痛?
那一刻覺得自己好無助...那種感覺很難懂,很難說明,也許很可笑(不就是一個皮
膚病,是啊,無限上綱的說,不就是一份工作,不就是一個老女人,不就是一個爛老
闆,沒有同理心說什麼也沒用)也許很浪費眼淚,但也許哭一哭會讓我自己好一點。那
就哭吧!  
我查了乾癬的資料,覺得像投下了第二顆炸彈在我心裡,在我生命裡。我不斷的祈求切
片結果只是最單純最容易解決的情況,我告訴宇宙我收到祂的提醒了,我會放輕鬆過日
子,我會把加諸在自己身上的帽子跟壓力都放下,我會放下他人有意或無意的傷人的
話,我會把焦點放在好事上...  
最終我當然還是得相信她的判斷,用了那條藥膏。幾天之前很快的改善了,我感謝每個
幫我或提醒我的醫生,我感謝宇宙讓我用最好的方式處理這件事,讓我有智慧找到它。
回診那天有點緊張,我真的也很想知道到底是為什麼...主任看了切片報告說,化驗
出來慢性濕疹。我知道我的祈求真的實現了。不是要花很長時間處理的黴菌,不是得一
直吃藥控制的乾癬,只是拖很久的濕疹....  
針對脂漏型皮膚炎我買了幾瓶不同的洗髮精,不知道誰能讓我乾淨的頭皮再回來,不過
都謝謝她們,我一定會遇到好幫手的∼∼謝謝兩位醫師的協助,有第一位醫師的轉折才
會有第二位醫師建議切片的結果,雖然傷疤很明顯,雖然傷痕還是會癢,但我至少知道
我這臨時的伙伴是誰,並好好說再見。  
月底,我決定把頭髮剪得更短了,大概也就只能這麼短了吧,除了平頭外。在母親節的
聚餐前夕剪,我本來著等被老媽再念一頓,就像過去幾十年一樣。老媽果然問了,我只
簡單的說長了疹子,只要一熱就會發癢,我已經奮戰了一個冬天了∼也許是老媽來聚餐
心情很好,居然這樣也就逃過了,就當這個已經四十歲的女兒可以自己決定髮型了
吧!!  
這兩天原因不明的頭皮又開始發作,發癢跟雪花又開始飛舞。我 好 累。但我堅信一
切都會好轉的,上一次再惡化是因為喝了幾天的清酒(應該是吧?)我想我已經提早把
這輩子可以喝的酒都在這幾年喝光了,我再來應該跟酒都無緣了吧...那這幾天又是
為了什麼?照顧老公?我不想把原因歸於一個自己身體也欠安的配偶,只是我每天都覺
得自己好累...  
會的,一切都會愈來愈好,漸入佳境的。  
分類:健康

喜歡紅白酒,香檳,Prosecco都好~ 氣泡有氣泡的歡樂,紅酒有沈靜,白酒小清新。嗅聞,入喉,嘗到的是味道;品到的是故事。畫面,氣味,章節交錯,短短的文是我的品酒記錄。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