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場巨大的手術工程:被愛感覺障礙的6個原因

2020年8月,上帝揭開我身上一個很深很大的問題,為此我痛哭了很多天。
上帝明確的告訴我,其實有生以來,我從來沒有真正「感受到愛」過,我有嚴重的「被愛感覺障礙」,而為了讓自己活下去,我長年來潛意識的欺騙自己「________是愛我的」。
2020/8/30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情緒前所未有的崩潰。我感覺自己好像一隻進入「換殼期/軟殼期」的螃蟹或龍蝦,在痛哭好幾輪中,那些原本堅固得足以保護我的外殼,或僅僅只是能讓我不覺得自己丟臉的外衣,一層層褪去。我變得好脆弱!好軟弱!赤裸裸!我癱瘓了!動彈不得!我內建的危險警鈴大響,因為這種狀態,就像一隻受傷流血的動物掉進深海,牠的無助與難堪,只會為牠招來嗜血的鯊魚。
但有一股踏實的平安籠罩著我,聖靈溫和堅定的不斷告訴我:「這是好的軟弱!這是必要的軟弱!」祂要我儘管癱著,祂會負責看守保護我,因為這場「換殼期/軟殼期」是祂的工作、祂的任務。耶穌死在十架時為我流出的血鋪開張在我身上,好像一件「隱形斗篷」。
~~~~~~~~~~~~~~~
陸續,靈界裡有三隻邪靈發現了「我軟弱」。
我看見第一隻邪靈,牠是一個頸部以上安了空心南瓜頭、身著黑色斗篷的西式巫婆,牠正在看守一戶人家,確保那戶人家的家庭關係、努力與成果「持續荒涼」。牠正好在我附近,嗅到軟弱的氣味,便陡然轉過頭來,用那雙嚇人的空洞雙眼探尋我的存在,但牠什麼都沒有看到。牠作用在人身上的功力是:空虛、無神、操縱、蠱惑、恐懼。
我看見第二隻邪靈,牠是一隻巨大的壁虎。牠感應到我掙扎的波動,憑空飛簷走壁爬過來,就在我右前方的上空埋伏守候,但牠什麼都沒再感應到,又爬走了。牠擅長對人做的事:埋伏守候、伺機下手、獵捕、輾壓、吞吃。
我看見第三隻邪靈,牠是一隻體型比公車還要巨大的烏賊,牠能從食物的動靜中察覺到食物的所在位置。巨烏賊以悠然詭譎之姿向我游來,牠的觸角到處探索,卻沒有發現我的確切位置。牠意識到「我沒有動」,便噴出黑色墨汁,試圖讓我因被黑暗籠罩就驚慌、惱怒、害怕、衝動做出大動作,無論我想逃跑還是反擊,牠都能準確辨認我的位置並抓住我,但我的思緒心情並我的呼吸起伏都平靜的躺在床上,巨烏賊一面噴墨一面游過我的上空,走了。這隻邪靈代表:混淆、迷惑、貪婪、攫取。
我保持安靜,並不懼怕,只是不斷重複一個禱告:「耶穌,祢的寶血塗抹遮蓋我,祢為我犧牲所流出的寶血在我周身畫立界線隱蔽我。」與其說是在懇求耶穌,不如說是在提醒自己。而我真的深信:無論這場「換殼期/軟殼期」將持續多久,我的主我的神絕對會護著我。
~~~~~~~~~~~~~~~
我繼續為我「原來這輩子從來沒有感受過愛」的真相痛哭。
可是,家人一定真的愛我啊!好友一定真的愛我啊!上帝一定真的愛我啊!我也相信他們是愛我的啊!為什麼上帝說那些都是我欺騙自己的「假象」?
我哭著開口問:「主啊!Tz愛我嗎?」Tz跟我認識13年了,我們一起住也7年了,至今都沒有因為激烈衝突而決裂,Tz是幫助我學習愛與被愛的最大功臣。
聖靈顯給我看:Tz好像一個用扁擔挑兩桶水的農夫,她活潑好動,總是蹦蹦跳跳的走路,不按牌理出牌的隨意旋轉、跳躍,但她始終能夠保持平衡不摔跤,水桶裡的水卻時常因她跳躍轉身而濺出來,灑在路邊的花花草草身上。扁擔是Tz的心,水是Tz的愛,路邊的花花草草是所有跟Tz接觸、相處、擦肩而過的人。她所走過的地方,萬物都得著她的愛。但,我總是盯緊Tz的姿態,防備那不按牌理出牌的搖擺轉身動作可能會撞到我,我總在盤算何時該跳開或退後。我有慣性的緊張、擔憂性格,我害怕人際衝突,連能帶來「好的火花的生命與生命的碰撞」也下意識迴避,這就導致我難以真正接收到Tz的愛。
→當我說:「Tz是愛我的!」我真正的感受與想法是:我好緊張,我好擔心,我害怕失去友誼,衝突可能會導致友誼關係破裂,我要想辦法避免朋友對我不滿。
【我的被愛感覺障礙原因1:我太害怕失去關係,誤以為衝突一定會導致失去。】
我哭著開口問:「主啊!從小到大Papa愛我嗎?」
聖靈顯給我看:Papa好像中國古代鐵舖裡的鍛劍匠人,他日復一日專心鍛劍,辛勞得滿臉通紅,額上冒出斗大汗水。Papa愛家人、照顧家人的方式,就是把大部分的心力與時間投入職場,他對待他的工作是非常認真、專注的。他有職人、達人的敬業精神,我欽佩他。但,Papa從未在我身上投注同樣的注意力,一個觀念在我心裡漸漸成型——愛就是忽略,忽略就是愛。在成長與交友的過程中,我一直貫徹這個觀念,忙於自己的事,從不主動邀約朋友,反正朋友想找我出去玩或吃飯時自己會打給我,我再以「執行任務/投入工作」的心態花時間與朋友在一起。
→當我說:「Papa是愛我的!」我真正的感受與想法是:我不重要,我不值得被關注,我是一個被忽略被晾在一旁的人,我也應該要保持安靜不引人注目,別人才願意接納我、喜歡我。
【我的被愛感覺障礙原因2:我錯把不是愛的行徑當作愛,甚至奉為關係經營原則。】
我哭著開口問:「主啊!Mama愛我嗎?」這話一出,我就瘋狂大哭起來。
聖靈顯給我看:Mama好像大海中的一葉小舟,小舟底部有鐵鍊拴著直通海底,從空中俯瞰,小舟就像進入百慕達三角洲,混亂的前進、後退、左搖、右晃,故障般的在原地旋轉、卡住、旋轉、卡住。她懷中的乘客,就是童年的我。小小的我坐在小舟裡,沒有安全帶能護住我,沒有方向盤或扶手能讓我試著操控與穩住,我一次次被小舟混亂矛盾的動作拋飛出去。落湯的我,狼狽的掙扎的游向小舟,求救般的呼喊:「Mama! Mama!」但等我好不容易爬回小舟的懷抱,小舟無法控制及預測的震盪與搖擺再次把我甩得七葷八素,我再次進入身心耗弱的循環,直到被甩飛出去、掉進無邊的茫然的汪洋大海。即便知道Mama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有些情緒和家族性的問題,長大後我也知道那是因為她的生命根部被詛咒綑綁,久而久之我卻再也沒有力氣游回去了,我遠遠漂著看著,任憑偌大世界的浪潮把我推過來翻過去,有時太陽曬得我口乾舌燥產生幻覺 ,有時雷雨嚇得我魂飛魄散。雖然小舟本來就無法遮擋外界的摧殘力量,但當我只能獨自想辦法活下去,那股無邊無際無盡頭的黑暗,是何等長、闊、高、深。
→當我說:「Mama是愛我的!」我真正的感受與想法是:我被丟棄,我被傷害,我好孤單,我好害怕,我是沒有人要的孤兒,沒有人會來抱抱我安慰我,我永遠都會是孤單無助的一個人!我不想靠近任何人,人的愛都是騙人的,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沒有能力愛人,我要是相信誰愛我,我就會再次被甩飛,再次經歷痛苦、傷心、悲慘、丟臉、無助、驚嚇、恐懼、困惑。
【我的被愛感覺障礙原因3:我一直活在童年的傷害中,認為所有可能愛我的人都頭腦不正常,因而拒絕信任他人及進入親密關係。】
我哭著開口問:「主啊!Miemie愛我嗎?」
聖靈顯給我看:童年的好多個夜晚,夜深人靜,我因心裡巨大的孤寂無助獨自睜眼未睡時,Miemie熟臉中的臉龐就在我眼前。她從不知道我的遭遇及我的感受,但她安詳的睡臉帶給我一絲絲安慰:「起碼Miemie不用承受家裡的風暴,起碼她還睡得著,她很好,那就好了。」
→當我說:「Miemie是愛我的!」我真正的感受與想法是:我好孤單無助,我的心情好黑暗,我好希望有人陪伴我、聽我傾吐,偏偏我其實想不清楚也講不出來,所以,就讓我看著別人安詳吧!學像別人那樣,很快就會沒事了。
【我的被愛感覺障礙原因4:我在很有事應該要求助的時候催眠自己「只要我學像別人一樣就沒事了」。】
我哭著開口問:「主啊!我愛我自己嗎?」頓時,我慘烈的大哭特哭起來。
聖靈顯給我看:我就像統管「納尼亞」的白雪女王,不管什麼顏色的花草樹木蟲魚鳥獸人與人造建築,我通通都會降下白雪把它們覆蓋隱藏起來,我只肯欣賞它們披上白雪後的模糊輪廓,卻不接受它們真實的樣貌,我為自己打造了一個白雪世界,以眾多「善意的謊言」來讓自己感到正確及安全。這是我從幼年就開始的生存機制,靠著冰封回憶,我好端端的活到現在,但我不知不覺以同樣招式來對待所有新出現的人事物,舉凡新的人際關係、新的機會與挑戰,我一律冷處理。表面上,我忠實又念舊,實際上,我很害怕新東西會傷到我。我的性格,變得高冷、孤寂、倔強、冷漠、消極、佛系。
→當我說:「我是愛我自己的!」我真正的感受與想法是:我好孤單,我好害怕,那些醜惡的人事物讓我感覺自己是醜惡的,我只能編造純潔善良的外衣,重新包裝那些人事物帶給我的衝擊,我要一直做這個美好純白世界的主人,小心控管臨到我的每個人與每件事,這樣我才會是一個美好的人,才能美美好好的活下去。
【我的被愛感覺障礙原因5:我拒絕接納和相信未知人事物的本質有可能是美好的,是來祝福我的。】
我哭著開口問:「主啊!從過去到現在,祢是怎麼愛我的?」這個問題讓我感到羞怯與抱歉,畢竟耶穌都已經為我而死,將我受罪必死的生命贖出來,使我藉著耶穌得著豐盛美好永恆的生命,這是事實,而且「神就是愛」,我怎麼公然問這種「好像在質疑祂」的問題?
聖靈顯給我看:童年,是人最需要「感覺到愛」勝過「理解到愛」的時期。我雖然在教會主日學長大,但主日學老師都是理性的成年人,他們努力講解聖經所記載的愛希望孩子「聽懂愛的真諦」勝過以一個簡單的舉動如擁抱傾聽來讓孩子「體會感受到愛」。當我從生活中的任何人身上都感覺不到愛、卻持續以吸收知識的形式來理解「上帝愛我」時,上帝的愛於我,就像《魔戒》中的「索倫之眼」之於「佛羅多」。在佛羅多的旅程中,他一直努力向索倫之眼邁進,索倫之眼巨大可怖、繚繞烈焰,佛羅多很害怕,但他仍拼命朝之邁進。在我的心目中,天父上帝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祂高高在上、有權有能行出一切超自然的神蹟,祂是世間的真理,除祂以外沒有別的神,所以,我一定要信靠跟隨祂。在這一切「正確」的觀念中,我並不知道其實我很怕上帝,我只不過是基於信念正確而逼自己追隨上帝,卻不是因為「感覺到上帝好愛我」自然受到吸引而追隨上帝。我自以為是的信仰,其實一直都是假的。
→當我說:「上帝是愛我的!」我真正的感受與想法是:我不夠好,上帝才不會愛我。我害怕上帝不要我、丟下我,所以我一定要做很多好事(功德)、表現像個循規蹈矩的正統基督徒,才能賺到天堂的門票。上帝喜悅我付上代價的「修行」,所以我感覺艱辛、痛苦、疲累都是正常的。上帝好高好遠,我總是搆不到祂,我感覺自己連當個基督徒都是魯蛇,但,我還是要拼命去追尋。
【我的被愛感覺障礙原因6:我誤以為努力能夠賺到愛。其實神和愛的本質都是無條件的恩典,像天降雨而土壤得滋潤,我卻以為趴在地上的土壤能夠靠著努力蠕動來賺到雨水。】
童年創傷 愛與被愛 痛苦 醫治 罵神

謝謝漫長的哭泣過程中送我這張畫的朋友,她說:「雖然浸泡在黑暗的淚海中,但神的愛一直都在。」

後來,我還斷斷續續哭了很多個日子。我總覺得「原本的我明明好好的」,是上帝揭開的「真相」讓我變得更加崩潰,剛開始我只是痛苦而悲傷,看完六個異象後卻變得痛苦而憤怒,那股憤怒好像一股一直潛藏悶燒在我生命底層的微火,一旦隱藏它的厚厚偽裝被一股腦兒的撕開,那股怒火就猖狂的熊熊燃燒起來,彷彿森林大火,把我所有善的生命力都燒著了。我從來沒有感受過自己這麼憤怒,那不僅只是被人冒犯時被挑起的血氣之火,那就是我生命的真貌,我好生氣,我好痛苦,我好生氣,我好痛苦,而我只能放任自己如此憤怒而痛苦,我再也沒有力氣欺騙自己「他們是愛我的」了。
我開始咬牙切齒喃喃自語的說:「都是祢害的!都是祢害的!祢明明知道,祢明明看在眼裡,卻仍然放任我長成這個假人,我騙了自己這麼多年,祢都不管我,所以,這一切都是祢的錯!都是祢害我變成這樣的!都是祢!都是祢!啊-----」
我知道我在「罵神」,身為第三代基督徒的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因為那樣太「不信仰正確」+「推卸責任」了,但當我再也無法隱藏憤怒而一股腦的傾倒出來時,我感覺到......上帝就在我面前,祂向我伸出雙臂,充滿耐心的注視我說:「對!就是這樣!沒錯!再來!再來!妳做得很好!就是這樣!Say it!Say it!」我感到驚奇、不可置信:「上帝鼓勵我繼續罵祂?!」然後我漸漸明白,為了幫助我恢復成「有血有肉的真人」,祂寧可我把真實而黑暗的憤怒倒在祂身上,勝過我以虛假而善良的愛來靠近祂,當我痛苦憤怒得從內心推祂、打祂時,祂就寸步不離的伸手擁抱我,直到我從這極其反差的待遇中感受到:這就是被愛的感覺!我討厭祢!我不要祢了!但祢還守著我,還想要抱我,還想要鼓勵我(繼續傷害祢)。這就是愛!我是……被上帝愛的。
然後,我開始期待「新事」,包括接受一些我以前沒有想過我能做到的事、認識和靠近新朋友、欣賞我周遭每一個與我如此不同卻獨特而美好的人。當出乎意料的狀況臨到我,我想:哇!怎麼回事?我看不太懂,但好像有好事會發生!我可以去感受這個五顏六色的世界而仍然快樂自得了。原來「自在」、「自得」就是真的愛自己了!
然後,當我前往Miemie家,Miemie再一次無條件的煮晚餐給我吃、送我團購來的好東西、以她家的涼爽冷氣/超大螢幕/舒適沙發/療癒貓肚皮/不用清場洗碗來招待我時,我漸漸能夠意識到:這就是愛!Miemie很愛我!我好開心,我終於感覺得到、認得出來了!
然後,我回到南部家,Mama很自然的問起我職場上的不如意然後立刻為我打抱不平,她嘰哩呱啦的碎念責罵那個欺負我的怪人一頓。我有點驚訝,因為在我的記憶中,Mama從來不會為我撐腰,現在的她,卻挺我挺得這麼自然。我說:「那妳為我禱告好不好?」Mama有點錯愕,但還是很快就答應了,她像個單純而平穩的孩子開口禱告,內容卻盡是一個母親對孩子美好的關懷與疼愛。我覺得好陌生,又覺得好溫暖,Mama……真的是愛我的,我可以感覺到了。
然後,過年時我包給Papa紅包,Papa回包給我一個更大的紅包,疫情嚴峻時Papa匯錢給我,要我安心以更貴的成本來支付生活開銷。以前我對於Papa給我錢心裡會有種羞赧,認為是我沒用才需要Papa給我錢。現在我卻能夠感到幸福,因為……Papa真的是愛我的。
然後,當我能夠好好表達我的弱點而Tz也明白「不是她對我不好只是我就是會怕她不按牌理出牌的舉動傷到我所以習慣性不表態」,Tz想了幾天後,忽然挑在一個大熱天底下對我說:「我想要告訴妳,不管妳領受得對或不對我都愛妳,不管妳會領受還是不會領受我都愛妳,不管妳為我禱告的東西我聽得懂還是聽不懂我都愛妳,當然如果妳太奇怪對待我我還是會罵妳幾下啦!但我還是愛妳的,我本來就不是因為妳很會什麼才喜歡妳的。」我正在汗流浹背,我有點錯愕,但又感到溫暖。Tz果然還是不按牌理出牌,但絕對不是我想像的「水桶砸過來了救命啊」,只有清涼的水潑在我身上,讓我通體舒暢。無論我優不優秀或表現得好不好都能被人喜歡和接納,有什麼比這個更像愛呢?Tz一直都是愛我的,我可以好好的坦然的去感受了。
然後,有更多朋友、同事,甚至是陌生人自然而隨手為我做的事、提供我的資訊、聽我說的話、陪我的時間、提我的醒、捧我場的笑、幫我的忙、為我打的氣、想到我的問候、尊重我的眼神、送我的禮物、回饋我的真心肯定……,讓我感覺到:怎麼這麼好!他們待我的好,已經超過他們應該做的了。我好被愛!我值得被好好對待!這個世界真美好!要感謝的人太多了,那就謝天吧!
「主啊!謝謝祢把我造得這麼好,謝謝祢把我養得很好,我可以好好的去愛也可以好好的被愛,這就是我人生最大的資產。」
~~~~~~~~~~~~~~~
今天是2021/7/26,我終於把那場巨大而深刻、長達一年的「換殼手術」紀錄完了(應該吧)。經過了一整年,現在我可以「感覺到」神和人對我的愛了!這愛讓我安於好好做自己,也使我能夠預備好去擁抱更多未知的機運和陌生的人事物,因為我真的渴望去探索去感受更多元更豐富的愛。
在愛與被愛中,我很可能還會再次受傷、受虧損,但我的神連我指控祂「祢不愛我/根本沒有人愛我」時都能承受得住,還保我不在血淋淋的開刀過程中被拍咪啊欺負,我確信,就算我哭到天荒地老祂也不會被我嚇跑,所以,會受傷有什麼好怕的呢?
我正在長成成熟的大人。聖經告訴我,世界上最大的力量就是愛。愛,永不止息,愛,永不失敗。即便我的世界天崩地裂,愛仍會永遠與我同在。神就是愛。
童年創傷 愛與被愛 痛苦 醫治 罵神
#童年創傷  #愛與被愛  #痛苦  #醫治  #罵神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會是哪一天?
  • 下一篇
  • 人生好像一場魔法黑森林的旅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