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

分享

被围困的贝蕾特 第九章

第九章  国王的偏爱
一句话在教堂半空回响,炸裂。
坎贝尔公爵一下站起身,咬牙切齿的问:“您……您说什么?”
那位老圣职者,雷德·西里洛年纪大了腿脚不是很好,他慢慢踱步到圣坛的台阶下,平和缓慢的请坎贝尔公爵坐下,安抚道:“公爵阁下不要着急,这里有老朽主持公道。还请稍安毋操……”
走出去的年轻骑士很快又折回来,带着一个年轻的女孩走进教堂,两个人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向圣坛,在距离圣坛十步的地方停下。
“这位小姐自称是真正的妲利安·加麦基小姐。”年轻的骑士说着,引荐着身后的女孩上前一步,自己回到了雷德·西里洛身旁。那女孩也穿着白色婚服,但显然是新做的,而且是新的款式。
妲利安看到了熟识的脸,那张脸居然和幻觉中看到的别无二致:那是掐住她脖子的,想要置于她于死地女仆,乔伊。
“诸位!”乔伊指着圣坛前的妲利安。妲利安一时愣了,看着她的脸,宛如梦中。
乔伊大声喊道:“她根本不是加麦基子爵的女儿!她是一路上照顾我的女佣。在到达这里的两天前,她趁着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抢走了我的衣服,夺走了我的首饰,趁着天黑把我赶到了冰冷的雪山里。”
妲利安看着乔伊脸上的雀斑和一张一合的嘴巴,陷入呆滞。
乔伊一副泫然欲泣的脸,继续说:“现在我要向女神揭发的是,她不光是冒充的新娘,还是万恶的魔神贝蕾特的信徒!她是贝蕾特的簇拥!她不光是贝蕾特的信徒,还是邪恶魔神的眷属!”
看到妲利安的惊愕,艾比盖尔不由得也陷入慌乱。她的身体也震了一下,不自觉地偷偷握紧拳头。忽的,有什么东西触碰她的手,她起头看去,原来是在她身边的阿萨兹勒,他说:“别担心,没事的。”
紧接着,她就听到妲利安身边的瓦沙克小声问道:“姐姐,这是怎么回事?”
——居然遇到这种事,她居然是的假的?
——居然还是魔神的祭品?她会被烧死的。
那位叫做雷德·西里洛的老人再次举起手,周围安静下来。
“在座的诸位,我们要谨遵契约女神密特拉的教诲。大家不能仅凭这位突然出现的小姐说的话就为他人定罪,也要听听圣坛前的小姐怎么说才行。”
此时,圣坛前的老教司向妲利安问:“小姐,您有什么要在这里向密特拉女神辩驳,或坦白的吗?”
教堂中所有人的眼神针一样射向妲利安,众人小声的嘀咕也纷纷钻进她的耳朵,并且很快发展成蜂鸣一般的嗡嗡声,那些蜂鸣又发展成啸叫,冲击她的神经。她感觉时间仿佛停止了,自己的血也已经停止流动,几乎要瘫坐下来,脑子里和眼前一片惨白。在这一片惨白中,昨晚梦中那个穿着袍子的人忽然出现在她身后,巨大的兜帽盖着脸,只露出一截白白的下巴。但奇怪的是好像在场所有的其他人都看不到。那人手中捧着那本书,用一种她很熟悉的声音继续给她读昨晚没有读完的童话:
有一天,国王外出的时候被城外优雅的牧羊女吸引了目光,很快发现自己的新娘掉过包。但他没有声张,他把牧羊女叫到自己身边,问道:
你是什么人?可爱的小姐,请你不要着急,你要想好了再回答我,你是谁?
我的小姐啊,我之前从未见过你,可是你高贵的模样吸引了我的注意,夺走了我的心。
可是,还记得那个在广场上被处刑的女人吗?
如果你欺骗你自己,我会叫人把你剥光,绑到木架上,用锯子把胆小懦弱的你锯成两半,然后你的内脏就会掉到地上,你的血会涌出。当你的身体空了,当你的血流干了,你就死了。
如果你背德你的君主,我也会叫人把你剥光,给你带上女巫的缰绳,把你钉在木桩上,用最灼热的火点燃你的不忠和可耻的嘴脸,然后你的皮肤会被烈火烧到焦黑,你体内所有的液体都被被烧干,直到你的骨头也化成灰烬。
妲利安的手开始抖。艾比盖尔坐不住了,想把手从阿萨兹勒手中抽出来,可她被阿萨兹勒紧紧抓住,根本离不开他身边。于是,情急之下她向妲利安喊道:
“妲利安·加麦基,看清楚周围!你,还能是谁?!”
她这么一喊点醒了妲利安。她看着艾比盖尔石榴籽一样颜色的眼睛,一片黑与白的森林里,那一点比火还艳丽的色彩让她脑中的慌乱和无焦距的眼睛都找到了落脚点。
身后黑袍人继续读着:
——国王这样问别有深意,他不是真的想伤害公主,而是因为真正的公主高贵又优雅,不会被这种小问题吓倒。
我是谁?
我不是妲利安·加麦基,可是,如果我不是妲利安·加麦基,那么我是谁呢?没有过去的我还能是谁呢?我是一个想要活下去的人。台下的人是谁不重要,我原本是谁更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我是妲利安,想要活下去的妲利安。
想到这里,妲利安低下头,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她的眼睛水汽氤氲,满满噙着泪。然后妲利安把无辜的眼神抛向四周,扫了一圈后才对瓦沙克说:“她是我的女仆,前天夜里,她偷了我的衣服和珠宝,丢下我逃走了……”
“我拼了命抓住存放婚服的箱子,和箱子一起摔下山,因为运气好才捡回一条命…而且,而且我有这个,”乔伊见妲利安开始为自己分辨,立即开始哭哭啼啼,并举起手亮出一枚戒指,“我有当年真正的契约戒指!”
那一枚小到戴不上的宝石戒指是很久很久以前耶梦加得家送去加麦基的订婚戒指,上面刻着双方的家纹,是妲利安最宝贵的东西。原来,也被偷走了。
瓦沙克的目光被戒指吸引,他把妲利安留在圣坛前,一个人走下台阶,来到乔伊面前,取过她手中的戒指,细细端详。
“而且这个邪恶的侍女把自己当作祭品献给贝蕾特,想要得到强大的力量!她的灵魂上刻着魔神祭品的印记!”乔伊可怜巴巴的看着瓦沙克说出这句话。只要火上再添一把柴,彻底坐实妲利安的罪行,她就赢了。
艾比盖尔真的坐不住了,魔神接受祭品就会留下祭品刻印,魔神签订契约就会留下契约刻印,这两个东西都会刻在灵魂里,一旦签订契约,直到契约达成之日便不可消除。魔神刻印可视度根据神性决定,虽然密特拉的神性和位阶都没有她高,但密特拉和贝蕾特血脉相连,契约魔神的圣职者说不定真的有能力发现的了。阿萨兹勒的手宽大有力,紧紧扣住艾比盖尔细小的手掌,轻轻安抚道:“不用慌,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他先举起右手,偌大的礼堂一下安静下来。阿萨兹勒首先向德高望重的第四使徒致意,说:“尊敬的密特拉女神第四使徒雷德·西里洛先生,以及在座的各为尊贵的客人,我是阿萨兹勒·耶梦加得·度德尔,度德尔公国的国王。首先感谢各位出席我兄弟的婚礼,出了这样的插曲本王心中有愧。但,在座的各位都知道,我的弟弟瓦沙克·耶梦加得是圣子座下的第三圣骑士,并且持有女神赐予的礼物,能看到真相的‘珍珠瞳’。既然这为小姐指认新娘是魔神祭品,就让我的弟弟用女神赐予的礼物,来找找小姐的灵魂上到底有没有魔神的‘祭品刻印’吧。”
“?!”艾比盖尔扭过头睁大眼睛看着阿萨兹勒的脸,想要说什么但又什么都说不出来。阿萨兹勒整个人都在厚重的军装下,手温度却很低,其温度和穿着礼服在冷风中挺了好一会儿的艾比盖尔相差无几。
乔伊一脸狂喜:“感谢度德尔公王。我没有撒谎!她是贝蕾特的眷属是千真万确的!请您在密特拉女神前验明!”
阿萨兹勒点点头说:“那么,如果没有‘祭品刻印’,就证明你在撒谎。瓦沙克,用女神的礼物看看你的新娘身上有没有‘祭品刻印’!”
瓦沙克转身向圣坛走去,他细细端详妲利安的脸,把那枚小小的戒指放到妲利安手心里,然后轻轻吻她的手,说:“我的新娘灵魂上没有魔神的‘祭品刻印’。”
礼堂里的人们一片哗然。
乔伊的表情陡然扭曲起来,她指着瓦沙克大声尖叫:“你在撒谎!使徒大人!他是和那个女人串通好的!他在包庇她!”
“尊敬的第四使徒大人,我的同僚,以及我敬爱的兄长,我愿意向密特拉女神起誓:我可怜新娘的灵魂上,根本就没有魔神的‘祭品刻印’!”瓦沙克朗声重申。
阿萨兹勒一扬手,乔伊周围猛地出现好高大的几个黑衣骑士,按着她叫她跪在地上,并塞上嘴。“经过诸位见证,她不光冒充贵族,污蔑我的弟妻,搅乱陛下钦赐的婚礼,而且,她居然还亵渎女神赐予我兄弟的礼物,真是罪无可恕。”阿萨兹勒环视一周,做了简单的结语。
“拖下去,”他继续下令,“给她戴上‘女巫的缰绳’,投入战船上最底层的监牢带回度德尔。我要在度德尔的土地上亲自审问并处决她。”
坎贝尔公爵又气又急的看着发生的一切,他站起来:“此事发生在我的领地,公王阁下这样做是否——”
“公爵阁下言重,发生这种意外鄙人颇感惭愧。而且,说穿了还是我的家事。阁下一来不方便插手,二来这种烦人的事情怎么好意思劳烦您呢?还是我亲自处理吧。”阿萨兹勒说的头头是道,坎贝尔公爵只能作罢。
第四使徒雷德·西里洛点点头,也在骑士的搀扶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既然公王这么说。那么。仪式继续吧。”他说。
女仆乔伊被五大三粗的度德尔士兵拖走,礼堂又恢复了安宁,仪式继续。台上的新人按照彩排时候一样说誓言,交换戒指,然后所有人再次登上马车,前往皇帝的夏日别宫。
艾比盖尔眼睛直视窗外,但并没有在看任何东西。经过这么一折腾,她原本就苍白的脸上表情更加木然,心中翻江倒海。她对这一切发生之快结束之快而感到心惊胆战,窗外美丽的风景根本无暇入眼。往简单里想,是自己的高神格形成了屏障,所以密特拉的赐福失灵;往复杂里想,如果那是阿萨兹勒和瓦沙克玩的文字游戏,她们就是被兄弟两个包庇的,那么——
是她的魔神职权让妲利安得到了偏爱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她看看右边闭目养神的阿萨兹勒,目光从他略有倦容的脸上落到了他右手手腕处。阳光从窗户里射进来,他手套和衬衣之间的金属物把阳光反射到了马车的内壁上,闪亮亮的。那是稀有的轻金属造的假臂,由对于人类来说已经相当精巧的魔法工程学作为驱动,想来右腿也是一样。以他刚才的动作来看,很显然还在适应期。无论如何,说到底,他变成这样都是拜她所赐。
她静静盯着他的手腕沉默了半晌,说道:“谢谢。”抛去细枝末节,他都是帮她解围。
“别客气,我是在保护自己的家人。”阿萨兹勒回答道。
关于疑惑,艾比盖尔问不出半个字来。她很想知道事情到底落在自己哪个猜测上,但如果她说错话,就是杀身之祸。阿萨兹勒是个聪明的男人,不光聪明,还非常勇敢。艾比盖尔岂止和他交过手,他以人类的身份和身为魔神的她打了将近12个月的仗。她比谁都清楚,如果他知道真相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她。人类的肉身死亡,任务失败,她就永远都回不去赫拉蒙山了。
阿萨兹勒扣住艾比的右手,贴在自己的心口处,轻轻唤她:“艾比。”
“恩,我在。”艾比,是他们夫妻之间原本就有的爱称吧,人类还真可爱。艾比盖尔想。
“如果你感觉到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出来。”
“好,我会的。”他的嘱咐不明所以,艾比盖尔还是答应下来。虽然她还没搞懂,人类的感觉到不舒服是指什么?可能,只要不死亡就行了吧。
另一边的妲利安表情和艾比盖尔差不多木然,只是作为一个软弱的人类,她大约已经累到停止了思考。瓦沙克发现她的体力和精神力差不多消耗殆尽,和她一起在花园酒会稍微站了一会儿,就以“被侍女惊吓到”为借口带她去别苑休息了。
第九章 完
#轻小说  #穿越時空 
分類:藝文

是那个Dracaena!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