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勇者的夢土》第五章:猶豫招喚之心,終將醒悟之四

等她知道賀茵蓮通通都忘記了,連當天自己有去過頂樓都不記得一事,已經是隔天上學時,對方趁下課之際跑來找她的時候。
「妳真的不記得了?」汪蘋非常懷疑,那麼驚悚的事情不是想忘就能忘記的吧?
她一面心想一面將腿壓在教室外的走廊圍牆上,雖然手受傷了,膝蓋等處也有擦撞傷,可她早習慣與這類疼痛共處,長年練體操可不是只有光鮮亮麗的那面,抽筋、痠痛、扭傷等都是家常便飯,自主練習不能因此中斷,凡事習慣就好。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小說 原創小說 創作

「學姊妳到底在說什麼啊?」賀茵蓮用更懷疑的目光覷著汪蘋。「大家都在謠傳妳因為刺激太大而跳樓,想裝可憐引人注目,超生氣地,這些人就只會亂亂說,我把他們通通罵了一頓!學姊妳不是這樣的人,我知道的。」
語畢,賀茵蓮還氣鼓鼓的瞪視附近對她們投以好奇視線的同學們,然後像是不甘示弱般地也將伸展了一下,氣勢十足的將腿也壓在走廊圍牆上,深藍色的裙襬掀起,露出保守的五分短褲,周圍的男同學反而不好意思地避開視線。
「妳知道?」汪蘋抓了抓打上石膏並用三角巾吊起的左手。「妳怎麼會知道?」
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人。
賀茵蓮嘿嘿笑。「學姐,我是因為妳才練體操的唷!妳這人每次都專注的可怕,根本不曉得自己有多特別吧!」
汪蘋歪頭想了一下,習慣性的想將垂在頰旁的瀏海辮子勾回耳後,手伸到一半才記起今天沒有綁辮子,僅用羽毛髮夾夾在耳後而已,便悻悻然的收手。
「我從妳開始參加比賽時就注意到妳了。比賽時妳如果摔下來,總是第一個爬起來的,動作流利得好像失誤也在計畫內,行雲流水,美得好像精靈在跳舞。原本我很討厭體操,我媽就是教體操的,從小我就看大家壓腿壓到哭,覺得妳們好奇怪,痛到哭還練做啥啊?在場上失敗多丟臉啊,妳們是自虐狂嗎?可是後來我迷上妳的表演,自己也開始練後,才明白為什麼每次成功做出分腿騰躍、月亮空翻等動作時,學姊妳的笑容會那麼燦爛,那感覺真的超超超棒的啦!好像飛躍的不是高低槓,而是、而是……」
「昨天的自己。」汪蘋感同身受的接上賀茵蓮的話語。
「對!還是學姊厲害。」賀茵蓮激動的轉過上半身,黑色的中長髮跟著擺動,刻意吹翹外翻的髮尾,勾勒出調皮的弧度。
覺得這沒什麼的汪蘋聳聳肩,放下右腳,換壓左腿,賀茵蓮也跟著這麼做。
「而且……」賀茵蓮特地望了望四周,確定走廊還有不少人後,刻意大聲地宣告:「學姐妳那天是因為救貓才不小心摔下去的!」
「啊?」汪蘋一頭霧水。
哪來的貓?
「雖然我不記得那天為什麼我會跑到頂樓,但我依稀有一點印象。白色的、像尾巴的東西,一定是貓!」雖然如此篤信,汪蘋卻看見賀茵蓮像是忽然喝下一大杯冰水般打了個冷顫。
「我們華衛島因為是填海造地的新生地,靠近海邊,本來就有不少野貓,學校裡也有人偷偷餵貓,還有一個貓控社,所以有貓出沒根本不是什麼新鮮事。去年不就有人為了救爬到樹上下不來的小貓而摔傷嗎?學姐妳也是因為這樣才從體育館掉下來,汪桔同學已經確認了,體育館附近的確有貓出沒,其中一隻就是白貓。」賀茵蓮越說越覺得事情就是這樣沒錯,這代表自己會忘記是因為此事太微不足道,所以才不記得,如此的想法令她安心。
「如果我弟說是這樣,那就這樣吧。」明白弟弟好意的她,望向陽光燦爛的中庭花圃,許多學生三三兩兩的在那裏吃喝聊天或打鬧,每個人的腳下都有斜射的影子,宛若共生共存般隨著人的移動而移動。
汪蘋一各個仔細的看過去,沒有錯放。
賀茵蓮悄悄鬆了口氣,雖然她也不知道為什麼。
「貓控社聽說想來謝謝學姐呢!」
「喔?」汪蘋不感興趣的隨口應答。
「是啊,說要謝謝學姐救貓。」
腦中浮現那隻被汪桔誤導成白貓的白色觸手,汪蘋啼笑皆非,隨即感到一股後怕,許多疑問頓時浮現。
原來白色觸手還能集結成那麼大的怪物,如果不是它們撤退了,自己恐怕會傷得更重。
所以,為什麼撤退了?
如果弄清楚這點,或許能找到新的制服白色觸手的方式。
昨天晚上她可是曬了非常非常多的鹽巴。
還有,為什麼白色觸手要追賀茵蓮?
思及此,汪蘋便問道:「茵連學妹,妳最近有沒有夢到奇怪的夢?」
「夢?沒有啊,我不作夢的。」
賀茵蓮又開始說起學校傳言她為什麼會摔下體育館。
說可能是失戀、腳滑,其中被傳的言之鑿鑿的便是沒獲得比賽資格,受到太大的打擊而想不開的傳言。
賀茵蓮氣呼呼的說:「就不要被我知道是誰亂傳的,學姐才不是那種會想不開的人。學姐妳寧願把難過的時間拿去精進體操技巧,我知道的,雖然我加入華衛體操社不到一年,但是學姊妳每次都很認真的修改,嘗試更適合自己的動作和組合,直到實驗成功,我絕對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這點。」
「沒有啦!我沒那麼厲害,只是習慣了。」汪蘋聳聳肩,然後盯著機哩瓜啦忙著替她辯解的學妹,想起一本和舊神有關的書,名叫《超越時間之影》書中的男主角,也曾罹患離奇的失憶症,完全忘記他被附身時的事情。
看來學妹也是因次忘記有關白色觸手的事情.思及此,頓時鬆了口氣,開始繼續在心中呼喚棒子,但棒子仍沒沒理會,弄得她頗感氣餒。
「我又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早說過我不會取名字了嘛!」汪蘋發牢騷的低喃。
「學姊?」
回過神的汪蘋尷尬的笑了笑,隨手從口袋掏出一個飯糰吊飾給賀茵蓮,說是謝謝她的探望,讓她高興得差點哭出來。
「學姊,其實我今天過來找妳,還想給妳看一個東西。」賀茵蓮神秘兮兮的掏出手機,叫出一段側錄的影片。
汪蘋好奇的查看,赫然發現影片中的主角居然是教練和張芬芬,拍攝的角度從畫面中看來,偷拍的針孔或攝影機,應該是放在獎盃櫃的上面,以俯瞰的角度拍下來。
「妳看,張芬芬要打開袋子了。」賀茵蓮興奮的說。
果不其然,視頻中的張芬芬打開袋子,教練伸手進去,掏出一捆紙鈔,隨即放回去,拉上拉鍊,就這樣接過提袋,放入辦公桌最大的抽屜中,鎖上。
「他們很小心,都沒說話,不然我可以拍到更多。」賀茵蓮深感遺憾。
汪蘋愣住,不曉得該怎麼解讀畫面中的動作。
她從未以這樣的角度看教練和贏過自己的學妹。
賀茵蓮叨絮著:「學姐妳不知道,這陣子教練不知道在忙啥米東西,社裡的事情幾乎都交給張芬芬處理,雖說她是社長,可是有些事情應該是教練出面才對啊!」
畫面中的教練點點頭,張芬芬便離開了,然後,教練掏出手機,一面撥電話一面走出辦公室。
「可惜不曉得教練打給誰……」
汪蘋注意了一下影片上的時間,說道:「打給我。」
「打給學姊?」
「嗯,教練要我好好休息,這陣子都不用去練習了。」汪蘋笑了笑。「還建議我去看心理醫師,如果需要推薦,他有認識口碑不錯的。」
賀茵蓮瞠大雙眼,好半晌,一顆顆晶瑩的淚珠就這樣滑落,把汪蘋嚇了一大跳。
「怎麼啦?」她完全搞不懂對方為何忽然哭了。
摀著臉的賀茵蓮大聲哀嚎。「教練太過分了!學姐好可憐……」
「可憐嗎……」
汪蘋苦笑,伸出完好的右手想安慰賀茵蓮,卻忘記自己還在壓腿,一個不平衡,差點摔倒,還是發現的賀茵蓮及時伸手扶住她,兩人對視,旋即失笑,上課鐘也在此時響起。
「學姊,妳別氣餒,我會再來看妳的。」賀茵蓮努力給汪蘋打氣。
「我沒事。謝謝妳。」覺得蠻感動的汪蘋彎起唇角。「剛剛妳給我看的東西,別給別人看,也先別輕舉妄動,想做什麼先跟我商量,好嗎?」
她直覺此事或許和白色觸手追擊賀茵蓮有關,否則體育館中的人那麼多,為何偏偏是她?
被汪蘋宛若一汪春水般溫暖的笑容給萌的不行賀茵蓮,兩手捧胸的頻頻點頭,和汪蘋揮揮手,就這樣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所以,她不知道汪蘋一直注視著她離開的影子,直到賀茵蓮繞過彎角,步下階梯,老師也走上來了,這才回到教室。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小說  #原創小說  #創作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粉晶與白玉髓+村上春樹與河合隼雄的對談集》
  • 下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五章:猶豫招喚之心,終將醒悟之五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