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六章,變調的利維坦

﹝雅婷﹞
妳在一處工作場域。認真說起來,前幾天妳還在「宿舍」龜著,不過先前一時衝動投遞的臨時工作履歷開始有些回覆。其中一個還挺值得一提,是發傳單加上一些解說的。之所以值得一提,是妳好像曾看過某些資料,說發傳單由機器人進行反而效率更高,因為它少了推銷人員的那種反感。不過當然啦,這家公司的高層似乎仍認為人類比較親切,這也未嘗不好,真要說人機相比效果應該也視客群而定。而且對此時的妳來說更重要的是,這工作條件沒有非常地糟。這家公司似乎是希望這組案子是稍微好一點的發傳單,而簡單的面試妳也通過了,於是今天便來做一個簡短行前訓練。至於這內容嘛,不外乎就是那些他們希望傳達的東西,妳應付應付著,到中途休息的空檔便打開隨身裝置,登入論壇看看文章。
「祈福法會原定在今天結束,但陳性倖存者的消息卻引來更多群眾加入,包括居住正義聯盟與房租改善組織,連同前幾次加入的軌道意外自救會、全國勞動組織、職業健康與安全基金會、產業提升聯署聯盟以及多個公眾利益參與平台的成員都集結到現場,組成聯合抗爭群眾,由勞工團體接續宗教團體申請場地權利。現場可以看到有旗海和投影標語,以及這些群眾的吶喊。」
妳進一步開啟連結。
「我們堅決反對議會這次的法案以及更多類似政策。幸福國度走到今日地步,正是政府和資方聯手打造的邪惡環境導致。所以誰是造成鐵路意外的兇手,誰是工安意外的兇手,誰是產業問題的兇手,誰是房價的兇手,這一切的一切,兇手就是萬惡的政府和資方。」
畫面上出現一個看起來約三十歲的男性,新聞浮動文字標示他的身分:幸福國度「左左看」組織發言人,張彥鈞。「所以,我們在這邊呼籲政府官員出面給人民交代。為什麼現在還要用已知有害的政策,是不是因為你們本身就是利益團體的一員?如果政府不給我們交代,我們就在這邊待下,直到政府給人民交代。」
妳見這人持續在台上講話,神情慷慨激昂,群眾隨之附和。
「給人民交代。」「反對保護違法產業。」「終止過勞低薪。」「房屋回歸居住正義。」「政府透明化,不要骯髒裙帶。」「不交代不罷休。」「就地集結。」
嗯,這聲勢乍看下還有些驚人,看起來世局有點波動了。只是妳暫時無法在意這些。一旁一位與妳同行來訓練的大姊提醒妳休息時間快結束了。因此妳關掉隨身裝置,走回人員訓練的行列,聽著領班說「現在開始演練」,然後給出一個商業模式的笑容。

﹝雄哥,阿雄,雄仔,雄伯,雄叔﹞
「昨天祈福法會剛結束,今天議會周圍道路都遭封阻。現在卻傳出勞動團體先前申請的路權並沒有通過。和樂分局局長於是率領員警來到幸福廣場,讓我們來看看現場直播的情形。」
你看著新聞,畫面轉移到和樂分局局長身上。
「各位在現場的民眾,你們是非法遊行集會,妨礙鄰近地面與天空交通,已經發送兩次警告。如果各位再不離開,我們第三次警告之後,就會開始強制驅離。」你看畫面上和樂分局的局長好像意志堅定,搞不好上頭有給他指示要趕快把現場清空之類。不過老實說呢,你不曉得這次事件為什麼突然就變這麼大,搞到要強制驅離。而且那些群眾好像也真的不走,就是要等到驅離的樣子。
「第三次警告!」群眾既然不走,畫面上的員警在時間到達後,便將那第三次警告投影到天空之中。隨後局長一聲令下,「開始強制驅離。」一群員警立即衝上前去,不斷拉扯第一排群眾。但群眾似乎組成人牆,而且數目遠大於現場員警,導致驅離行動效果頗差。
「從畫面上可以看到喔,我們已經裁減的人類員警,人數不夠。那最近通過啟用的機器警察呢,目前是還沒有被賦予針對抗爭群眾的許多權力,因此派不上用場。」
哦,有機器警察啊,你們年輕的時候還沒這東西呢。出於好奇,你立即隨播報聲音看向畫面。唉呦,真的有一排機器人在那邊呢。可是它們怎麼都沒有在動,只是把一些丟出來的雜物擋掉而已。看起來好像真的跟記者說的一樣有權力的問題喔,啊,可是這樣驅離怎麼會成功呢?

﹝品涵,小豔﹞
妳持續追蹤狼心蓮座的文章,
蓮座:我們來稍稍結論一下近期討論好了。
狼心:如你之個體又何需結論?
蓮座:也許當我結論時,就是一部分清理概念的過程。
狼心:喔,那便開始。
蓮座:事件因過勞低薪而起,而過勞低薪的背後,第一面想法是產業問題。
狼心:但勞動條件差未必只因產業問題,或者還有深層的其他因素。
蓮座:是,產業維持廉價的背後是利於廉價的環境,但廉價環境的背後有部分是因政府和資方力量影響勞動條件。
狼心:這方面的因果並非完全直線。但至少可以確定一件事,政府和資方的方向是導致整體勞動條件差的一個主因,不論是藉由直接影響或間接透過產業問題來造成。
蓮座:然而這些乍看有利資方的環境,卻在法規行政與裙帶等因素抵銷下,主要幫助了裙帶企業而非創新與投資。是以廉價的環境仍然只主要產出廉價產業。
狼心:另一方面,幸福國度在多數資金持有者的眼裡缺乏其他投資標的,同時熱錢仍存,於是大量資金投入房地產,搭配政府對房地產炒作的鼓勵與不作為,便成了賺簡單錢最好的去路。
蓮座:這回過頭來進一步減少實業投資,以及外銷獲利轉回內需民生消費的力度。房價房租上揚加深阻卻實業發展,並造成外部成本民生社會問題,促成消費與低薪的惡性循環。
狼心:與此同時,政府和資方仍然想著延續或進一步擴大既有的方針,也就是繼續依循一個大方向:保護賺簡單錢與既得利益者,打擊真正做實事之人。
蓮座:至此幸福國度邁向萬劫不復。
狼心:而這一切之達成,你可以看到背後諸多因素皆指向政府與資方。每當這時候,我總會想起那個一見到就難以忘記的字詞,利維坦。
蓮座:人民以部分權利作代價,給予政府成為利維坦,用其力量來維持人民其他的權利。
狼心:利維坦這一巨獸本來也將限制人民。只是,利維坦作為自體化的巨獸和作為被既得利益族群掌握的體系還是有所不同。一者尚且帶有超越性,另一者則不過是人間遊戲的延伸。
蓮座:可人民也有權反抗。利維坦的力量既是來自人民,那人民只要有意願,就能改變和修正利維坦。
狼心:只是很可惜,這還不是事物的全貌。其背後及與此較無關聯的部分,都還有更多東西。
蓮座:哦,看來我又只能等待下回分曉。
狼心:是。
狼心蓮座的對話到此結束,妳轉頭看向新聞畫面裡的利維坦,心裡倒是有些憤恨不平也有些擔憂,啊,真希望這一切都能朝好的方向改變。

﹝雄哥,阿雄,雄仔,雄伯,雄叔﹞
回鄉的日子近了。你準備好一些東西,將它們收拾起來放進那個前段時間買的,可以自己跟著走的行李箱。你覺得這種科技真的帶來不少方便,尤其是對和你一樣上了年紀的人來說。從前人們都要自己拖行李,現在只要有網路和電,行李箱就可以自己走,而且還不會撞到。
「前幾日幸福廣場的騷動,目前暫時告一段落。在人類員警不足,機器警察無法介入,以及不斷湧現群眾加入現場的影響下,第一波驅離行動宣告失敗。對此,和樂分局的警方看起來暫時沒有下一步動作。」你一邊收拾行李,一邊看新聞,「另一方面,抗爭群眾擋住第一波驅離後,似乎有新的動作。人們開始佔據前往議會的道路,甚至有參與的工程師拉起自製電子網來阻擋無人車。讓我們來看一下現場抗爭群眾的發言。」
畫面接著轉移到一個在台上說話的人,
「政府決定了錯誤政策,人民出來表達心聲,但政府還是一意孤行,甚至派我們的員警來驅離。這充分顯現出政府對這次事件準備蠻幹的心態。但我們不會輕易容許這樣的事發生。在國家傾頹之前,人民有義務站出來反對。因此我們在這邊宣布,既然這整個政府漠視勞動條件,保護既得利益者,剝奪一般民眾辛苦成果,邪惡貪婪地吸取務實人民的產出,那我們就用罷工與抗爭來回應。在場的群眾,一同加入我們,即刻抗爭,就地罷工。我們還會號召更多人來加入抗爭行列。要讓邪惡的資方和政府知道,少了我們這些辛勤工作的勞工,它們還有沒有辦法竊取利益?還能不能如此高枕無憂啊?」
隨後這人手勢一揚,登高一呼,「讓我們大家一起來抗爭,一起來罷工,一起站出來為幸福國度帶來改變。孤獨先生早我們一步站在這裡,現在,換我們大家來陪孤獨先生站在這裡。大家說,好不好啊?」
「好。」「好啊。」「有理啦。」「打倒邪惡資方。」……
只見底下群眾隨台上之人站立而起,一時之間現場喧囂不已。

﹝帝﹞
……
你在遙遠之處觀看幸福廣場動靜,藉由肉眼與直播影片的資訊,在諸多群眾奮力吶喊之時,你將視線停留在採訪者特別拍攝的孤獨先生上。他一如以往,漠然而不隨群眾起舞,有些意思,或許之後你可以查探看看。
只是當然,眼下廣場有著更重要的事情。
這一把火燒起來了,不是嗎。在星星之火時不去處理,事態擴大後只想硬幹。哈,這幫政客本就滿腦肥腸。臨時會的法案原本對各政黨和金主諸方都有利,理應無聲無息悄然通過。但如今搭上這波,風頭難避。硬要過不是不行,只是後果就會不太一樣了。
可這正是他們必須要來找你的原因。
因此,在那之前,讓這大火延燒吧。燒到天下焚城,然後才見得你的價值。
而這些群眾之所以能進展得如此順利,也只是因為你還沒介入。一如那滿天飛舞的無人機與城市投影的基因修飾廣告,再也無人反對其喧囂。這天下的凡人將阻止不了未來到來,正如他們阻止不了你。
……

﹝品涵,小豔﹞
「學妹,想不想加入我們社團啊?現在隨時都可以加入喔。」一個人氣不低社團的學長在中午休息時間對路過的妳說。
「啊,先不用好了。」妳禮貌地回覆,同時向學長點點頭後致意離開。
「這樣很可惜耶,學妹,我們隨時歡迎妳進來喔。」之後幾秒內,學長的聲音仍似在身後迴盪。
而妳並無回頭,繼續行走,脫離眾人聲音範圍後更是加快速度移動,最終擺脫了多數尋求熱鬧的人群。妳隨後找到一個位置坐下來,趁空檔看一看眼鏡的投影消息:
「來自各地的群眾和團體,包含一部分學生,持續加入抗爭的行列,第二波更全面的罷工正在醞釀中。另外,民眾捐助的物資開始送抵幸福廣場,甚至還有機器人出現幫忙架設棚子。看來目前抗爭方不會太快撤離,準備要發展長期抗戰……」

﹝帝﹞
……
「罷工要擴大了,帝哥。」
你坐在桌子前,并鴻坐在你的側前方,「這讓我們一些朋友壓力很大。」
「那下一步呢?」你反問他。
「我們仍然可以開會,他們的電子網沒有涵蓋空中範圍,飛梭可以進。」
「如果這樣做,反而顯得我們是走旁門之人了。」你用平靜語調說著,「要的話,我們只該從正門進。」
「那為什麼接下來不能驅離他們,我們不是有機器警察嗎?」并鴻問起這樣的問題。
「驅離了,法案會過。但驅離了,這些人會如何?」你問。
「帝哥你是說……」
「驅離了,這些人就變成烈士。在這樣的民意下,會導引出更驚人的反擊。」你同時展示現場的影片給并鴻看,「況且我們還不能使用機器警察,現行法律還沒賦予它們相關權力,冒然使用在理據上是自掘死路。」
「可是放他們在那邊,別的政黨不會藉機講話嗎?」并鴻問。
「會,但幸福國度幾個大的政黨都是偏向同樣方向。這次他們要不選擇沉默,要不出來說話但其實是打假球;等真正議會投票時多數議員將會一致贊成。基本上整個政界和資方,是與你們站在同一陣線。你們真正的對手,」你在這裡稍微停頓一下,「是崛起的抗爭者與人民。」
「那這樣該如何辦?」并鴻問。
「我們讓罷工全面發生。」你說。
「這……」
「你目前需要做的,是這件事。」你拿出一組資料給他。
「這是……」
「這公投的事情,你先默默地辦,之後會回頭牽連上的。記得,要申請AI通道。我會再跟你談細節怎麼做。」你對滿臉疑惑的并鴻說,「還有,叫聽話的媒體在AI寫稿後多弄一層人,主管直接跟我回報,我要用人力掌控這些媒體。」
「是,我了解了。」
「好,你去吧。還有,在這前期的時間把身體養好,接下來你可能有得忙了。」
「是,謝謝帝哥。」并鴻收起資料,頓首後離去。
你等他離開之後,回歸自己的思考。
抗爭群眾一路走來的論述,其實和那狼心所說,常識性的東西相差不遠。這在幸福國度自有不少人知曉。然而接下來你要運用的東西,可就沒有這麼多人能侃侃談及了……
台灣 政治 社會 小說
#台灣  #政治  #社會  #小說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五章,投資、裙帶與房地產
  • 下一篇
  •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七章,廉價的,太廉價的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