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10

分享

靈感乍現的當下,是絢爛的煙火

人們總說歲月不等人,時光飛逝,靈感也有相同的特性。它跟時間一樣,摸不著看不見,就是如實存在著。
靈感在什麼時機點、用什麼樣的方式呈現,完全不受限,就是那麼任性。也許是半夢半醒之間,也許是放空鬆懈之餘,它悄然蒞臨,或是豁然冒出,它的出現往往都是讓人措手不及,可能是一個詞、一句話、一個景,或是動畫般的一連串動作。
靈感的降臨是非常喜悅的,如同久旱逢甘霖,淋了一個月的雨也樂在其中的那種感覺;它也是絢爛的煙火,在轉瞬間照亮了夜空,久久難以忘懷那七彩的壯麗。
寫作 靈感 生活 文學

Photo by Burst

我會因為靈感的出現興奮了一整天,興奮著文章又可以繼續寫了,小說又有新進展了。因為興奮而期待,期待趕快回家打開電腦,把靈感記錄下來,填補故事裡的那段留白,文章不再空洞分散,看起來更是舒暢許多。
是說每次都能精準抓住靈感的尾巴?這得碰碰運氣。
在重新開始寫作的時候,我曾這麼描述它:
靈感就像流星,準備要許願時,它已經跑掉了
那種速度快到,來不及掏出手機、趕不及打開word,只能忿忿怨嘆自己中打速度過慢,放任它劃亮枯窘的腦袋,又隨即隱沒在黑暗之中。
流星劃過就是劃過了,除非是流星雨,要再見一顆流星是要何等的幸運,才能在短時間內相遇。
我也曾試著回到靈感乍現的前一刻,一片寂寥之時,耐心等待醞釀著,試圖將它召喚出來,卻始終等不到它的出現,喚不回它最初讓人驚喜的模樣。
靈感就跟愛情一樣,勉強不來
真的勉強不來,強摘的果實不甜,硬擠出來的點子也不優,下一個會更好。
面對靈感的消逝還是會感到惋惜,於是乎我轉了一個念:離去,是因為不適合放進文章裡。
很會自我安慰(大笑)
面對靈感來去如風的特性還是有辦法解決的。作家李屏瑤曾提及自己收集靈感的方法,一個是電腦檔案的建立─名為許願池的檔案,一個是隨身帶著筆記本,隨想隨寫。
【致創作新鮮人寫作備忘錄】李屏瑤定義小說: 洞穴外的明火,也是世界的影子。
我很喜歡老師的作法,想要仿效、套用在自己身上又覺得不太合適。
我是一個不帶身外之物的人,平常不戴手鍊項鍊耳環,一忙碌起來,手機錢包背包更是通通丟離,更別說要隨身攜帶筆記本,可能一下子就被我拋得老遠還找不回來。
那我有沒有許願池呢?也不能說沒有,它稱不上是一個池,用清單來講還比較貼切一些。
寫作 靈感 生活 文學

Photo by Burst

撇除手邊正在進行的小說或散文書寫,我已列出好幾個文章標題,想好了順序,構思了大綱,等階段性文章寫完了,就可以接下去寫。
我必須承認自己就是個怪咖,靈感的累積非得要超過一句話,將近一篇的小品文字數時才會開始動工寫作。
喔不,最好是還記得自己要寫什麼啦!(鄙視貌)
全部都記得當然是騙人的,我大概只記得分段大綱,細節的敘述或場景沒有特別記下來,一方面是覺得構思還不夠到位,等主要脈絡清晰之後,細節自然會跟著明朗;另外一方面是,著墨太多細節,到最後發現是無關緊要的贅句後,要刪掉時竟有些心疼不捨。
靈感的出現時機可遇不可求,那能不能製造更多相遇的機會?
當然是可以的。
生活周遭方圓幾尺以內,或者是舉手投足之間,都可能會與靈感來場美麗的邂逅。與其說是發現,不如說是因為心變慢,所以留意到。
先前樹懶所寫《我所經歷的三角戀》就是個很棒的例子,表面上是與情人的愛恨糾葛,實際上是蚊子&垃圾車二者與樹懶產生的互動所衍生而出。
(雖然樹懶說是廢文,這一點都不廢啊其實)
蚊子在周遭到處飛,垃圾車也時常等到天荒地老又追到腳軟,存在你我之間的日常,就不見得人人可以信手捻來一篇愛情隱喻短文。
靈感俯拾即是,端看自己是否要將它轉化為養分/煙花的火藥/儲備糧食。
寫作 靈感 生活 文學

Photo by Burst

不敢說自己的生活多有品味多有質感─可能還有些一層不變,我試著在平凡的生活中,找出更多不凡的點子。
題外話,寫完這篇探文,發現自己的文筆似乎起了變化,跟最一開始的文章相比,文風有些差異,大家覺得呢?
也有可能只是我的錯覺啦(笑)
#寫作  #靈感  #生活  #文學 
分類:心靈

愛貓成痴,但是又對貓毛過敏的女孩。 從精神上的貓奴,變成實質上的貓奴,喜歡貓咪呼嚕嚕的幸福聲音。 星座是大貓座,但個性很像家貓,喜歡放假一個人窩在家裡,享受一個人的獨處,沈浸在自己打造的文字世界裡。 期待自己的寫作風格,具有貓的優雅與貓的狂野,剛柔並濟。 我是貓兒,這是我的故事。

評論
上一篇
  • 營造心目中的寫作環境,開始好好寫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