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勇者的夢土》第五章:猶豫招喚之心,終將醒悟之五

兩堂課過去,期待已久的午休鐘聲一響起,早就預備好的汪蘋,不似以往都到體育館的頂樓吃飯,而是火速將三明治吃完,將手機、錢包以及秘密武器放在昨晚準備好的超大口金包中,就這樣的離開教室。
第一個目的地當然體育館。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小說 原創小說

今天一樓的禮堂正忙的熱火朝天,載運聖誕節布置道具的貨車一輛輛的開進來,工人們和布置人員忙進忙出,負責監工的老師在一旁注意,汪蘋熟門熟路從社團大樓接連體育館地下室的通道走樓梯上到三樓,並悄悄在轉角放置約兩公分高的三角鹽錐。
她雖然被教練宣布暫時無須前去練習體操,簡單說就是連露面都不用了,卻未禁止她進出體操社。
「其實教練也不能禁止我。」汪蘋自言自語著,走在長且光潔的體育館三樓的走廊上。
這裡是校內比較不需要大場地練習的體育社團的社辦教室區,除了體操社之外,還有芭蕾社、桌球社、撞球社、太極社和跆拳道社等;其餘偏靜態的社團則是統一在社團大樓。
校規上有規定學生在非社團活動時間不得進入三樓,不過,因為不少學生都會在社團的置物櫃放置私人物品,所以偶爾也會有人來此拿東西或休息聚會等,因此汪蘋一路走來,已經和好幾個學生擦身而過了,他們紛紛投以注目禮,竊竊私語的望著她走入體操社。
汪蘋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不是之前在盥洗室尖叫引起的注目,就是為了救貓而從體育館二樓陽台摔下來的事情。
她不在乎這些,她告訴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踏入體操室,諾大的場地內一片靜謐,各項器材和以往一樣立於原處,微微的汗臭味飄散,只不過少了社員而已,便顯得空曠寂寥。
「幾天沒來練而已……」一股懷念感湧上汪蘋的心頭,彷彿再也不會回來這裡,攀上這些曾讓她無比榮耀又無比挫敗的器材。
她甩甩頭,重新振作,從口袋掏出對了月亮鹽巴水的噴罐,開始像打掃的阿桑般仔細的噴在每一個出入口,並同樣在四個角落立好鹽錐。
噴罐容量有限,只能先從這裡杜絕。
之後再去盥洗室、教練的辦公室,最後去到頂樓,赫然發現門被一個非常堅固的大鎖鎖住了,雖然心情有點複雜,仍在門把上噴了點月亮鹽巴水。
這些都做完後,她收起噴罐,裝作散步似地在體育館二樓看台,以及一樓周圍巡視,都沒發現白色觸手。
最後,在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前,汪蘋去到那天摔落的體育館門外空地,低頭注視地上一道用漂白水刷過,所以特別潔白的痕跡。
「棒子啊棒子,你還是不肯出來嗎?」汪蘋等了一陣子,仍是一片靜默。「我知道那天的聲音是你。謝謝你救了我。」
等了一會兒,還是沒得到回音的汪蘋,昂起頭,試圖眺望體育館的頂樓,二樓陽台朝外延伸的設計,汪蘋退了蠻遠,才得以窺見在視野中變得小小的頂樓。
「好不真實喔,棒子。我真的從那裏跳下來嗎?」她低喃,神情迷惘。「我真的不是在作夢吧?最近我漸漸搞不懂哪個才是夢了,或許這裡才是夢?因為……只有我記得白色觸手啊,覺得有點寂寞。」
期待的回應依舊沒有出現,汪蘋傻氣笑了笑,搔搔左手的三角巾。
「二姊!」從同學那裏得知汪蘋在這裡的汪桔,表面雲淡風輕,實則擔心的快步走來。
「哈囉!」見到親人很開心的汪蘋,熱情的揮手。
「小心扯到傷口。」汪桔語氣關切的說,俊俏的面容上隱隱有些汗水。
「不痛啊!」
「不痛才怪!二姊你得忍痛耐力從小就和一般人不一樣。不乖一點,小心我和爸媽說。就算他們現在在去國外出差,知道妳摔傷了,肯定會在第一時間飛回來。」
「是我錯了,對不起。」知道自己不小心開啟腹黑小弟的話嘮模式的汪蘋,乖乖低頭認錯。
汪桔這才滿意的咧嘴笑。
「手機呢?」汪蘋問。
「啊,我忘了。」汪桔摸了摸平常放手機的口袋。「放在糾察隊的桌上了,沒差,沒人會找我。」
「我陪你走回去糾察隊吧。」汪蘋不放心的提議,邁步往前。
「二姊?」
汪蘋難得機智一把的說:「說不定在走回去的路上會遇到被我救的白貓。」
「妳知道了?」被反將一軍的汪桔笑了笑,也跟上,兩人並肩同行。
「我能不知道嗎?茵連學妹都和我說了。」
「很好,沒浪費我的時間。」汪桔大方承認了。「和她暗示了半天,總算有聽懂。」
「小桔,謝謝你,但其實不需要做這些。」汪蘋是真的不在意,她的心很小,最近卻有太多事情要擔心,學校傳言這件事情可得排在很後面很後面。
「我什麼都沒做,只是講幾句話而已,別人要怎麼解讀是他們的事情。」汪桔撇得一乾二淨,彷彿剛剛願意承認是他一時抽風。
知道汪桔個性的她,沒繼續追問。
「總之二姊妳不用擔心,我們汪家人可不是隨便就能欺負的。」汪桔含蓄的抿了抿唇角,一抹銳利的光芒閃過眼鏡後的雙眸。
明白汪桔心意已定的汪蘋,口頭上勸了勸,便把此事擱下,改問最近校內有沒有發生奇怪的事情。
「例如?」
「像是……也有其他人去救白貓之類的。」
他挑眉,起疑的問。「二姊,妳知道白貓這說詞其實是我編的吧?」
汪桔仔細地打量她,再次感到二姊這人很謎。通常他都能猜到一般人背後的想法,至少八九不離十,可是她這個二姊,明明從同一個母腹誕生,卻總覺得她的電波似乎和常人不同,總能接到某個奇怪的宇宙角落,時不時的問些狀況外的問題。
「我知道啊!」不曉得被自家弟弟當作某種怪胎的汪蘋,也回以「你問的問題好奇怪」的神情。
「算了。」汪桔放棄追究這個他想破腦袋也搞不懂的問題。「最近學校是有發先一些事情。」
汪蘋立刻屏息凝氣的靜聽。
「像是打架,賭博,學生逗留過晚,社團經費分配不均,還有體育館水管不通等等……」
「就這些?」
「大致上就這些。」
汪蘋安心又稍帶失望的點點頭。「好啦,社辦到了。下次別再忘記帶手機了。」
「知道了。二姊妳也小心點,手才受傷沒多久,下周的聖誕舞會妳還得當我的舞伴呢!」
汪蘋詫異地望向一臉坦然的汪桔。「我什麼時候答應你了?」
「江湖救急。」汪桔完全不覺得和自己的二姊耍賴有啥好丟臉的。
「你怎麼可能約不到舞伴?」
「太多女生約我了,答應這個得罪那個,只有你能幫我了。還是妳有想一起去的對象?」汪桔好奇不已的眨著俊眸。「要不要幫忙啊?」
汪蘋的腦海浮現何晴中請她幫忙約體操社聯誼的面孔,再聯想到前兩年的舞會他都帶著身材凹凸有致的學妹,自己則是每次都擔當兩位弟弟的護草使者,然後不到十分鐘就會坐在壁花區,頓時意興闌珊。
「沒有對象。」汪蘋自暴自棄的說:「如果不嫌棄你二姊我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自當奉陪。」
「一言為定!妳的禮服我包辦了。烙跑的人要罰洗一個月的碗。」
「我不會烙跑的。」汪蘋不爽的鼓起兩頰。
「哈哈。」
約定好的兩人簡單話別,同時轉過身,汪桔走入正巧打開的糾察隊會辦大門,和走出的男子擦身而過,汪蘋適巧轉頭,走向三年級教學大樓,所以並未和對方打照片。
那名剛走出的成年男子腳程比汪蘋快,一下子就越過她,從腳步聲聽到有人正急步而來,汪蘋下意識地護住受傷的左手,朝旁邊側了側身子,眼角忽然捕捉到一抹詭異的蠕動。
戰慄湧上,宛若螞蟻般密密麻麻爬滿全身。
「等等!」汪蘋大喊。
背對著她的男子停下腳步,遲疑了一會兒才回頭望向汪蘋。
汪蘋卻沒有看他的臉,反倒緊盯著地面,和男子結實高壯的一模一樣的的身影末端,有一條粗如嬰兒膀臂的觸手影子正在徐徐蠕動,像是完全不怕被人發現。
確定自己沒有看錯的汪蘋,抬起頭,目光嚴肅地注視對方,看清來者身分後,杏眼緩緩大張。
「教練?」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小說  #原創小說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五章:猶豫招喚之心,終將醒悟之四
  • 下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五章:猶豫招喚之心,終將醒悟之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