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秀姑巒山縱走

想像著鹿野忠雄一邊登山,蕃人協作一邊幫忙搬行李,一邊去追鹿打獵的畫面,栩栩如生,躍然紙上啊~~~
以下內容節錄自《山、雲與番人》秀姑巒山脈縱走篇章。
「出獵中的布農族都頭戴皮帽、腰配番刀、手執獵槍、身穿皮衣,但下半身只穿短裙。」
一般來說,每個獵人一次出借槍枝只有五發子彈,但是為了保護鹿野忠雄一路安全,多給了幾發子彈。而且雇用的協作還要顧慮各部族的狩獵範圍,盡量雇用該狩獵區的布農族蕃。鹿野忠雄登山時會蒐集動植物,偶而會請原住民幫忙捕獵動物作為記錄。他也允許原住民一邊工作一邊打獵,例如獵鹿。
這回,番人因鹿體過重,將鹿體置於半路,只切割部分鹿肉帶回燒烤,即使需要茹毛飲血也入境隨俗。
「有人將腿肉和毛皮裝進網袋,有人在生火烤鹿血,使之凝固,又有人在翻攪鹿的胃,把胃內的草,即鹿吃玉山圓柏的嫩芽挖出,把草汁擠進鍋子裡,再把擰乾的草放進胃內,我把鹿血塗在泰雅族大番刀上。」鹿血塗在泰雅族大番刀上可以達到避邪的作用。」
背籠的鹿肉加上原本的行李實在太重,蕃人們哼唱著野獸一般的原始歌曲給自己打氣。後來終於順利到達大水窟山。
透過鹿野忠雄的描述,深深感受到一個日本博物學家對台灣高山的熱愛之情。
楊南郡老師在書中註記,認為跟原住民高山響導上山時,他們會帶獵槍,傍晚時會在獵寮附近打獵,「背著堆過腦後的大行李,腰跨蕃刀,手執一支槍,另外一隻手抓著藤蔓通過斷崖,或於瘦稜上登降,看起來很威武,不管什麼危險地形,他們都能克服,在原住民陪同下進行的高山之旅很浪漫。」
鹿野忠雄的好文筆也讓我想到《丹大札記》中每一位探勘者的精采記錄,我想只有熱愛山林的人才寫得出這樣讓人嚮往的文章。看到楊南郡老師的註解經常讓我覺得他們兩個如果出生在同一個年代,應該會是超級好朋友~~~~
分類:登山

評論
上一篇
  • 烙畫仿作
  • 下一篇
  • 烙畫山與貓頭鷹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