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讀)女神自助餐

我承認。會知道這本書,是因為這本數甫一付梓就鬧得沸沸揚揚。在我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駱以軍在FB發了我一頭霧水的文,而這廂則轉了作者或出版社老闆或什麼咖啡店老闆的句子、文字。兩個當事人極盡委屈,而周圍的人則選擇站隊,或這邊或那邊,安慰這個,替那個出氣,所有不是當事人的都正氣凜然。至於我,雖然想湊熱鬧,看看裡頭到底寫什麼,但是看看自己滿出來的書架,還是覺得與我何干。

我對八卦的興致沒有高到讓我想整理書架。

不過有一件事我接收到了。作者說,我不想被認為是抄襲者。所以當我發現這本書能從圖書館借出電子書來讀,雖然app老是當掉,我也還是記著,作者不是抄襲者,然後讀完了書。

淡淡的字跡,在小說開始之前寫下:
「本書情節並非完全虛構
      如有雷同   我很遺憾」

然後,一雙穿著勾破的絲襪的腿出現,故事一一展開。

身為女性,我覺得我並不是不能感受這些故事。我也被騷擾過。那些似有、若無,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拒絕,不知道說不的後果會怎麼樣的過去,會回到我的心中。做為父母可以怎樣出於善意傷害一個女兒,我也有我自己的記憶。也許我很幸運(為什麼要覺得幸運?),我沒有受過真的難以回復的傷害。那當然不代表傷害不存在,可是———

看完這本書,我內心有一個聲音在極力呼喊:「不是!不是!」

我想說的是,這些事情不是因為性別為女才會發生。是性別把事情變成那個樣子,比方說,因為是女性才會有月經,才會有生產,才會有產後憂鬱。但是問題不是性別,而是惡意。惡意的攻擊在男性或其他性別也很殘酷,而痛苦沒辦法比較,也不該被比較。

我感受到作者很努力很努力在書寫,為那些因為身為生理女性而遭受的不平等發聲。我很心疼,但是,我感受到的不一樣。雖然我也曾經痛苦,但是我不認為這世界是這本小說所說的那樣。也許作者不認為,但是我在台灣接收的善意遠比惡意多得太多。雖然有時候那些善意不是我需要的,甚至是我不想要的,但是我很清楚那些是希望我能過得更好的善意。這樣的解讀方式或者自以為是,但是那就是我的濾鏡,一個願意相信世界正在慢慢變好的濾鏡。

相信世界正在慢慢變好會讓我覺得努力是值得的,而我的努力本身就在讓世界變得更好。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能拉他一把,告訴他,這個世界還是不好,但是和你寫的,已經有一點點不一樣了。希望我們都一起變得更好。各方面的。
#小說心得  #女神自助餐  #劉芷妤 
分類:藝文

隨便記些瑣事,與我的白日夢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