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來當受害者一點都不好玩


#讀者分享
原來當受害者一點都不好玩  分享者:負責
套一句慕梓禮老師的話,過去的我就是一個沉浸在「靈性」的世界到走火入魔的人。一開始我沉迷於命理,接著開始入迷於身心靈的領域,我花了許多的錢去上很多課程,我以為這些就是我想要的,直到有一次我在網路上無意間看到了明心錄的資訊,興起了找老師諮詢的念頭, 當時我還被老師拒絕呢。原因是在我們談話的過程中,老師感覺不到我到底有什麼事需要處理, 或是有什麼事需要動用到療癒項目的狀況。老師很直接的跟我說,我就只是好奇,對這個領域狂熱,所以才什麼都想試試看,他並無法幫助我什麼。
我根本搞不懂自己想要什麼。這是老師跟我說他從我身上得到的結論。我必須說,老師的這個結論是讓我非常震撼的,因為對於像我這種走身心靈那麼久的人,我們都知道覺察是一件多重要的事情,我也自認我不停地在覺察自己,更何況我上過那麼多課程,但老師卻說我搞不懂自己想要什麼?一開始對這個結論我不解,或許也有點生氣,覺得老師怎麼可以就這樣判定我,可是我也必須承認,老師說的一段話在我的心上縈繞不去。
如果不勇敢面對、承認自己,即便上多少課程,說自己有多靈性,都只是逃避。
老師要我先搞清楚自己這個狀態所追尋的到底是什麼?其實我是有被這個結論嚇到的。因為那以前的我確實從來不曾想過我這樣的生活方式(指樂於探索身心靈)是一種「狀態」。為此我回去思考了很久,終於有一天,我發現了自己竟然走這條路那麼久,卻始終沒有發現的事情,那就是我原來很沒有自信,然而身心靈這個領域讓我很舒服,甚至是感受到有自信的。那麼我不舒服的到底是什麼呢?是什麼讓我想要逃避到這個很舒服的地方呢?那就是我對於家庭的不負責而有的罪惡感。
我的生命沒有什麼特別的經歷與傷痕,會走入這個領域只是因為有興趣,然而其實我們的家庭也因為我這個樣子,我和我的兒女跟我的先生其實是有距離的。因為在我的孩子很小的時候, 我就常為了上課程而拋下他們讓我先生照顧他們,當時的我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義務,只想著自己的興趣。隨著時間過去,我與先生與子女們反而不像是一家人,和同修的同好甚至更熟。可過去的我從來沒有發現這些有什麼不對,直到有一天我才發現,原來對於當年這樣的我,我有著罪惡感與愧疚感。原來我的心中一直覺得我自己是個不夠負責任的媽媽。可是要承認這件事是很難的,因為我自認自己比普通人有覺察性、靈性更高,但我怎麼可能會犯這種錯誤?然而有一件更難承認的事情是,我原來渴望,也難過著我與家人們格格不入……但我卻始終用平靜、祥和來包裝這讓我帶著歉疚的渴望……
老師說,生活才是真正的修行,心念才是真正的指引。我的道場不該是任何課程與場所,而是我的生活中心點。我的目標不該是外界的定義與開悟,而是跟自己所有的感受與心念誠實相對。現在我還在學習這件事,我開始努力的想要融入我的家庭,在這個過程中也出現了許多讓我抗拒與不自在的事,因為這樣我才發現,過往的我所以為的平靜與如是只是我逃避到了自己畫出來的港灣裡,並且用了許多自我安慰當作沒有這件事,可事實上,原來我看不清楚自己的地方還有很多。我希望未來有一天,當我再找慕梓禮老師聊天時,我可以跟他分享的不再是我上了什麼課程的特別體驗,而是我與家人相處的簡單卻純粹的幸福感,不再有那些不自在的彆扭,是真心的快樂,因為他們都是我在世界上最愛的人。
受害者 靈性 逃避 真實 面對自己
#受害者  #靈性  #逃避  #真實  #面對自己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我想你
  • 下一篇
  • 當一段關係已經失衡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