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勇者的夢土》第五章:猶豫招喚之心,終將醒悟之六

環抱雙腿,坐在柔軟芬芳的草地上,汪蘋一動不動的凝視唯一剩下的裂縫;兩位導師說要給大家引以為鑑的裂縫,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翻越的裂縫之一。
山杜爾˙牧的濕潤雙眼,彷彿就在雲霧繚繞的崖底。
她沒有探頭往下望,而是像個人偶般坐在這裡,背對眾人,背對漸漸習慣的夢土。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小說 原創小說

就連輕飄飄近在眼前的鬼臉也視而不見。
「蘋蘋姊姊是怎麼了?昨天晚上沒睡好?被爸媽罵了?失戀了?錢包搞丟?如果是錢包的話,我可以明白,錢包不見真的很痛心,之前我曾遇到一個人大罵我們幽靈族,說是我們惡作劇害她把錢包弄丟了,明明不是我們的錯啊,哀。大長老說,既然被指責了,自然不能白白擔負罵名,所以我們聯手整了她一天一夜,她才乖乖的道歉。人的運氣真的很難說,有時候就是會這麼衰,幸好我們幽靈……」
烏木手持寶箱變化而成的巨盾,走至汪蘋的身邊,學她坐在裂縫旁,套著珍珠靴的長腿掛在崖邊,過了半晌才開口道:「想離開?」
他的聲音溫柔和徐,和聒噪的輕飄飄不同,一下子就竄入早就被輕飄飄煩到回過神,可是因為心情沉重,暫時不想回應的汪蘋的耳中。
「如果想放棄就放棄吧,勇者的責任任重道遠,妳還小……」
「木木哥哥你在說啥啊!我們隊伍已經是人數最少的了,蘋蘋姊姊離開就一點都不好玩了。輕飄飄我第一個不答應!」小男孩幽靈氣的臉頰宛若氣球般鼓起來,白霧狀的身子漸漸透出綠色的光芒,小嘴噘的高高的,小手插腰像茶壺,滑稽的可以。
總笑瞇瞇的烏木看了一眼鬧脾氣的輕飄飄,又轉頭望向沒有反應的汪蘋,嘆了口氣。
「我知道,汪蘋妳其實不想當勇者,也不想和我一隊,因為我利用了妳的好心。是我厚臉皮硬把妳扯進來,看妳被腫脹之女殺那麼多次,我也很不好受,真的很抱歉。」
聽到這番自我貶抑的話,即便汪蘋明知道烏木故意使出苦肉計引她說話,個性善良,不忍見人因自己難受的她,仍開口了。
「不是利用,是互助合作,慈導師說過了。」她早想過這個問題了。「總比摔下去好,如果合作就能讓牧也完成試煉,那麼我從一開始就會找他一起。但那時候我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恐懼和不安淹沒汪蘋,令她悲從中來,就這樣抱著膝蓋哭了,把烏木和輕飄飄,以及人雖離的遠遠,卻一直注意他們的晨星都嚇了一跳。
「蘋蘋姊姊妳怎麼了?」輕飄飄的霧狀身子忽明忽暗,像是一抹驚慌的電燈泡。
「汪蘋,妳的家鄉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烏木總笑瞇瞇的眉眼變得嚴肅,敏銳的感覺到汪蘋今天太不對勁了。
「我弟弟和我同各學校,棒子又叫不出來,怎麼辦……」
汪蘋顛三倒四的說著她原本只把夢土和遺民啥米的當作一場夢,就算現實生活中出現白色觸手,也僅以鹽巴對付,因為剛好體操生涯發生挫折,便藉此逃避。
直到來夢土的次數變多,她漸漸感覺到夢土可能是真的,白色觸手也集合成一隻大怪物,害學妹被追到頂樓,也害她摔傷,幸好有瑪蘇米領主借的棒子才逃過一劫。
可是她的左手打上石膏,行動不便,也沒查到為何學妹被白色觸手盯上的原因。之後意外發現體操社的教練居然被觸手附身了,而且還出入糾察隊,很有可能傳染給同校的兩個弟弟,不曉得月亮鹽護身符可以擋多久的汪蘋,害怕又無助,擔心的哭了。
「……而且,瑪蘇米領主給的棒子根本叫不出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教練說觸手的事情,送他飯糰護身符也被拒絕,體操室的鹽錐也不見了。沒有人可以幫我,我好害怕。」汪蘋說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變成了淚人兒,哭個不停。「我連周圍的人都救不了,怎麼可能幫忙牧,當初留下來的應該是牧才對。」
忽然,晨星冷酷的聲音傳來。「哼!後悔了吧?早要妳放棄。妳不適合當勇者。」
嚇到忘記哭的汪蘋,被對方直言不諱的話語刺痛耳膜。
「妳以為夢土招喚妳來這裡是玩遊戲嗎?放棄吧,說不定夢土會換一個比妳更有擔當的人過來。」
「晨星!」覺得他說的太過分的烏木出聲喝止。
「晨星哥哥好兇,沒有同理心的壞蛋!」輕飄飄對晨星吐出又大又長的舌頭。
晨星才不管在旁邊做鬼臉的輕飄飄,宛若刀裁般的面容,無情的睥睨倒著汪蘋。
他難得地放軟口氣道:「不過,就算夢土換人了,新人也需要適應夢土,在這段時間裡,妳周遭的人是否能平安躲過遺民附身,可難說了。」
此話準確的說中汪蘋最擔憂的點。
她根本不知道怎麼當勇者,但更害怕家人被附身,屆時,身為目前唯一看得見並記得遺民存在的她,在月亮鹽巴沒有多大效用,無法呼喚棒子,又沒有足夠的能力消滅白色觸手的情況下,幾乎可說束手無策。
「那你說我該怎麼辦?能做的我都做了啊!」汪蘋哭喊。
「自己想。妳還活著,這點比什麼都強。」晨星撇過頭,墨綠色的長髮如簾掩蓋了大部分的英挺面容。「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緊握的拳頭洩漏了他的真心。
終於注意到晨星話中有話的汪蘋,在草地上坐起身,倔強的咬住下唇,吞淚入喉。
四人靜默,凝重的氣氛瀰漫,間接影響到不遠處也在草地集合,等待兩位導師出現的其餘勇者。
壯漢猛為首的那隊時不時發出恥笑聲,除此之外,對汪蘋的情形感同身受的眾勇者,都默默地離開,給他們一點空間。
被猛的笑弄得越來越火大的晨星,二話不說,抽出腰間短刀,朝猛激射而去,剛剛好削斷他豐厚的頭髮。
大失面子的猛當場嘴巴狂罵,卻不敢上前和明顯想找人幹架好發洩一通的晨星,就這樣被同伴拉著離開。
頓時,諾大的草地只剩汪蘋四位勇者。
「總算都走了。」烏木像是等待此時機已久的說道:「我有辦法,但不能給其他人知道,否則瑪蘇米領主會被煩死。」
「木木哥哥,你就別賣關子了。」輕飄飄迫不及待的追問。
「什麼方法?」汪蘋也急切地望著烏木。
「想也知道是那根棒子。」晨星冷哼,一副這種小事還需要保密嗎的高傲樣。
提前被搶答的烏木也不生氣,反倒招手讓大家坐近一點,汪蘋和輕飄飄立刻遵從,令人詫異的是,晨星也難得地挪動尊足,豪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汪蘋的身邊,讓她嚇了一跳。
「我不會吃人。」晨星沒好氣的對汪蘋說。
汪蘋頓時大窘,鵝蛋臉迅速染上一層緋紅。
「哈哈哈!晨星哥哥會開玩笑欸。」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小說  #原創小說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五章:猶豫招喚之心,終將醒悟之五
  • 下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五章:猶豫招喚之心,終將醒悟之七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