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生科系】職場鬼故事

Hello 
第一次來這個空間發文,上次寫類似部落格應該是還在無名小站的時代吧
哈哈哈,在這邊想分享個有趣的故事給大家看看,年輕人的通病應該是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我吧,但仔細回想,我現在其實還是覺得當時發生的事情極度令人厭惡,但我也做了一些不太正確的舉動,曾經思考過要是給我機會改變,基於當時的狀態以及現在這個年紀的心態,是否會做出不同的選擇,那又會有任何的改變嗎?
雖然我不太確定在這邊發文會有多少人看到,但到了這年紀覺得應該把一些過去發生的事件記錄下來,以免自己忘記,就算沒人看到也無妨。
故事內容皆為本人發生,在部分記不太清楚的部分可能會有些腦補,內容提到的人事時地物會盡可能的改編,畢竟只是要記錄而非批判,不希望造成任何人的困擾。
以下正式開始

這段故事的開頭,發生在研究所剛畢業的那年冬天,當時渾渾噩噩花了三年唸研究所,終於口試結束的我,因為不須當兵,就如同其他畢業生一樣開始投了工作履歷,記得當時我投了大約100封履歷,當時不知道是不是履歷做太爛還是做人太爛,僅僅只有一個面試機會,是北部知名醫院的研究助理,想當然我沒有應徵上,在第一關英文測驗就被刷掉了,故事基本上也跟這間醫院沒什麼關係。
噢對了,我念的是人稱一生科科的科系,如同我的暱稱一樣。
回到正題,後來經由在某個企業的工作的親戚介紹,說企業老闆(爾後簡稱老董)因為部分人脈的關係想發展一些屬於自己的檢測相關公司,因此在朋友介紹下跟一位黃博士想合夥自己開立公司,當時公司內部僅有黃博士與他的大學學妹及一位助理在兼職,若須完成企業內交辦的檢測服務基本上人力完全不足,因此老董聽到我在找工作,而且又是相關科系,就趕快請親戚詢問我的意願。
我收到消息後就趕緊寄信跟黃博聯絡,約了一天要我趕快到台北面試,當時我口試結束,數據補得差不多了,只差跑完離校手續。
我找了一天跟實驗室請假,坐著車北上到台北,公司位置在市中心鬧區中,當天我走到了大樓樓下時,我跟隨著指示先撥打電話給黃博,但他似乎忙到忘記跟我約定的時間,但我當時覺得有個工作給我就不錯了,我急需這份薪水,剛好也沒什麼事,就不太放在心上。
過了約定後的半小時,黃博風塵僕僕的出現了,第一眼見黃博,是個身材微寬、個性爽朗的大哥哥,對什麼事情似乎都不是非常要求與在意,總之,覺得跟他工作應該會蠻愉快的吧。
簡單的詢問學經歷背景及需要的能力技術後,就請我在一周內上班,因為人力實在太過於缺乏,雖然我有些抗議,辦離校手續,加上還要在短時間內在台北找到地點、房間大小、價格皆合適的物件其實真的很困難,但他說無論如何還是希望我能盡快上班,好吧,他都拜託了,我就盡快處理我自己的問題吧!
後來最困難的租房部分:在南港巷內舊公寓二樓的一間分租套房,房間是個長型和室,開窗面防火巷,終年無採光,房間大小含浴室大概就只有四坪不到,僅能放下一張雙人床,一個衣櫃,一張和室桌,想當然洗衣機一定是共用的,而且房內基本上沒有曬衣空間,但想想我時間不多,我也懶得再找了,就用了每個月六千元的房租簽約了,打電話拜託老爸先貼我首月房租及一個月押金,算是草草解決了這個問題。

快轉到開始上班,記得我剛剛說黃博的學妹嗎?說實在我現在忘記當時她要我叫她什麼暱稱,似乎跟某個食物相關,就叫她豆腐吧,豆腐是一位蠻有趣的小姐姐,年紀跟我大概差一兩歲,她排班時間不太固定,有空就會來,我記不太清楚當時她實際最常出勤的時間,只是因為公司當時地點跟她家蠻近的,有時候就來做個2-3小時,領個時薪,依稀記得有時到我晚上下班時間後她才出現接手我後續的工作,其實她也蠻辛苦的,也是為了多賺點錢,Respect!
後來工作大概一個月左右,豆腐似乎在另一份正職那邊比較難安排時間過來,黃博問了我是不是有女友,剛畢業嗎?薪水多少?要不要考慮來這邊一起上班呢?我想想覺得似乎也不錯,就找了我女友糖果一起來面試,當時糖果的薪水比在這邊還低了四千,想想也是很慘,科科碩士在台北也是一樣科科,所以後來糖果就跟我一起開始工作。
基本上我的租屋處離糖果家不太遠,到公司也算順路,所以我們就每天一起上下班,一起處理實驗室多到兩個人永遠處理不完的檢體,安排相關實驗,整理客戶資訊,每日向黃博匯報工作情形,其實當時所謂的工作環境蠻糟糕的,是在企業的辦公室內隔出一塊空間,我們的可操作實驗的空間極小,一要注意是否造成環境汙染,二要在微小的辦公桌上完成客戶資料登打,還放了個離心機及PCR儀器在桌上,雖然小,但其實兩人一起工作也很愉快,我們很珍惜當時願意給我們工作及薪水的黃博及老董。
做著做著,有了好消息出來,黃博這樣說著:「我向老董爭取到可以在企業的招待中心設立一個相對比較正常的實驗室空間,在那邊我們可以有更大的空間,更大的辦公桌,更大的實驗桌,你們不用擠在這個小空間了,可是....」
『哇!很棒欸!而且離我家超近,黃博可是什麼?』
「可是因為是招待中心,所以偶爾會有客戶去參觀,你們要配合一下,就算當時沒有實驗也要假裝正在做實驗,OK嗎?」
『當然沒問題,可是假裝做實驗,客人不會看出來很假嗎?』
「不會啦,因為你們其實是真的有在替他們服務不是嗎?就做做樣子,實際上還是要以實驗室事務為主哦!」
交代完後,就請我們跟企業的庫房大哥約個時間來搬遷實驗室的器材等等。

終於到了搬遷當日,我進到所謂的招待中心,哇!富麗堂皇,華麗到有點不可思議,聽說這就是老董以及他的客群會喜歡的樣子,如果我每天在這樣漂亮的地方上班,應該蠻不錯的吧,而且這種招待中心,應該不是隨便阿貓阿狗等級都能進來的吧?
走進說好設立的實驗室,好吧,雖然沒有我們當初想像的好,但也還算正常的地方,終於有個無菌操作台,至少不用擔心檢體不小心外溢時造成環境汙染。
科科 主管 老闆 同事 實驗室

Photo by Bret Kavanaugh on Unsplash

至少,我們的電腦不用跟離心機放在同個桌上震震震,不用再把鍵盤移開才有空間寫字。
應該,算好吧?
沒想到,搬遷到這邊後才是惡夢的開始。

WFH中,下午還要視訊會議,晚點回來再繼續寫囉!
【生科系】職場鬼故事(2)
#科科  #主管  #老闆  #同事  #實驗室 
分類:職場

正在人生另一個十字路口,正在努力擺脫『一日生科,終生科科』的泥淖,寫寫一些故事娛樂大家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