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冬日的向日葵 EP03

接下來一個禮拜,恩田與獄門都沒有見面。先不說恩田沒有獄門的聯絡方式,公司實在忙到不行,當初恩田取得原稿時,截稿時間只剩十天,要在十天內安排獄門的稿件、順利於當期雜誌《No. 1》上面刊載,整個部門幾乎天天都在加班。
如果錯過這一期,就只能下一期再發表,可是,這本雜誌已經入不敷出,急需獄門的小說拉抬銷售量。
先前由於恩田還是新人,能交代他的事務並不多,因此大部份時候,他都是正常時間上下班。現在則每天都搭末班車回家,然後隔天早上七點就得出門,這樣算起來,恩田已經連續上班九天,沒有休假…
山本比他更慘。山本偶爾直接睡在公司裏面,回家也只是洗個澡又來了。這半年讀者不知道流失多少,他必須想辦法讓讀者回來買新一期的雜誌才行。
恩田發現山本有的時候只是去抽個菸又回來工作,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他就趁著午餐的時候去買了牛丼回來,放在山本桌上,說:「前輩,您吃飯了嗎?如果不嫌棄的話,請用…」
「咦,啊…放著吧,謝謝你。」山本的注意力都在文件上面,連個眼神都沒給恩田,就繼續忙工作。
他突然想到,今天是星期二。「恩田くん,等一下。」
「啊,喔。」突然被叫住的恩田,站在一旁等候發落。
山本在他面前拿起手機撥電話,恩田推測,應該是打給獄門老師吧?如果是工作的事情,山本先生會用公司的電話…
「喂,是我。」山本語氣突然變得十分溫柔,「最近如何?你吃午餐了嗎?……你又不乖乖吃飯了,需要幫忙嗎?……我讓恩田去找你,你可以吩咐他任何事情。……對,讓他跑腿,做什麼都可以。」
不是啊,山本先生,等一下,不是什麼事都可以吧!恩田一邊冒冷汗一邊心想。他腦海中產生影像,是獄門老師浮現了紅暈的白皙臉頰…還有鎖骨……
掛電話之後,山本的溫柔態度消失殆盡,「你手上的工作如果不多的話,安排一下,下午三點去找獄門老師。」
雖然上週兩個人一起去喝酒之後有稍微熟稔一點,但山本的個性是公私分明,在工作的時候還是挺嚴肅的。「請你讓他務必每個禮拜都有產出稿子,以後就是你的工作。」
「這…」恩田瞪大眼睛:「這是…責編…」的意思嗎?他不敢問出口。
「你在說什麼?」山本一臉覺得莫名其妙的模樣,「責編還是我,你是助理,懂了嗎?」
「啊、是的。」尷尬死…恩田心想。也是…剛進來還未滿四個月,怎麼可能擔任獄門老師的責編……
「沒事了,你去忙吧。」
***
雖然山本先生總是說不需要帶食物,但恩田這次帶了兩個布丁,想和獄門老師一起分享。
應該沒有人會不喜歡布丁吧?恩田看著袋子裡的布丁,希望老師喜歡吃甜食。
他站在獄門宅邸的門口,打算等三點整再按門鈴,沒想到門自己打開了。
「進來吧。」獄門穿著和上次見面差不多款式的針織衫,只不過這件是米白色。門開的同時,恩田就發現…獄門老師沒有穿褲子……
兩條腿光溜溜的…下面穿著白色的踝襪。看得恩田的眼睛都直了。
針織衫的下襬非常巧妙地遮住獄門老師的臀部,看起來彷彿連內褲都沒穿。
恩田鞋子脫到一半,獄門說:「東西放著。」恩田趕緊把公事包和布丁放在鞋櫃上面。東西都還沒放好,獄門就一把抓住他的領帶往前拉:「吻我。」
「咦?唔…」恩田被吻得完全沒心理準備,雙手幾乎是本能地環抱住獄門老師的腰。啊…老師還是有穿內褲…
主動獻吻的獄門老師十分乖巧,但吻技高超。恩田將舌頭探入獄門口中的時候,發現老師口中帶有微甜的味道。老師…好可愛…甜甜的…恩田心想。
獄門一邊吻著恩田,一邊把他帶到穿鞋凳前面、讓他坐下。獄門很快地解開恩田的領帶和釦子,然後就蹲跪在他雙腿間,想要把皮帶解開。
「老師!!」恩田慌慌張張地稍微推開獄門,「您不用做這種事情!」
「做什麼事情?」獄門的視線由下往上,直接注視恩田的雙眼,然後手隔著褲子握住恩田的下體,開始慢慢揉捏,「你…不想嗎?」獄門稍微吐一點點舌頭,淺淺的粉紅色,恩田看了開始呼吸急促起來。
我想啊!!不過…「您不用做這種事情,真的!」恩田認為自己幫助獄門老師,那是「服務」,但如果反過來,恩田真心覺得自己沒那資格。
「可是你上次就有幫我弄。」獄門發現恩田是真的在拒絕他,有點不開心,自己嘟嘴了也沒發現。
「那是…」恩田感覺有點騎虎難下。
「算了,你過來。」獄門站起身,拉著恩田的襯衫,把他帶到書房,那裏有一張寬敞的單人沙發。
「老師…」恩田的背隨著聲響撞上沙發的椅背,獄門讓他坐好,然後自己跨了上去,坐在他的大腿上。
「不能插入,不能口交,你也真夠麻煩的。」獄門打開恩田的襯衫,在他的乳首上面捏了一下,恩田很快又被喚起情慾,腹肌隨著呼吸隱隱浮現。
一邊接吻,獄門一邊解開恩田的皮帶,拉下長褲的拉鍊,手伸進他的內褲裡面,不輕不重地套弄他的下體。
恩田雙手忙著撫摸獄門的纖腰,還有乳首。他發現只要輕輕摩娑獄門老師的乳首,老師就會發出甜美的嘆息。
「你也幫我…」獄門抓住恩田的左手,隔著內褲撫摸自己的陰莖。「嗯…」
老師…好硬…恩田心想。他忍不住拉下獄門老師的內褲,完全勃起的下體彈出,尿道口的地方有點濕潤,恩田稍微搓揉了一下,透明的液體就慢慢溢出。
「嗯…唔……」獄門開始扭腰。
這風景太好了吧。讓獄門老師坐在自己身上扭腰,恩田連想都不敢想,現在卻在眼前上演。他開始賣力套弄獄門的堅挺,只要手一動,淫靡的水聲就從下腹部傳來。
「啊啊…恩田……」獄門眼眶含淚,遭受到強烈快感的衝擊,使他顫抖不已。他將恩田的陽具掏出來,用力撸動。
他想看恩田射精。他想看恩田高潮的時候,陽具射出一股一股精液的模樣。
「我…」獄門流下歡愉的淚水,「我們一起…」他將自己的下體與恩田的陽具緊緊貼在一起磨蹭,「幫,幫我…」他抓住恩田的雙手,希望恩田同時套弄彼此的陰莖。
恩田很快會過意來,兩個手掌圍成一個圓圈,緊緊圈住老師和自己炙熱的肉棒。
「啊、啊…好舒服……」獄門的腰完全停不下來,他一直往前衝刺,模擬性交的姿態,肏幹著恩田的手。「好硬喔…恩田…嗚…」
獄門的下體汩汩流出體液,「啊!嗯!」
老師太色了!!恩田腦子裡只剩這個想法。
「啊…我…已經…啊……」獄門一邊哭一邊顫抖地說:「不行了…」
「老師…KISS…」恩田往前張開嘴巴,獄門立刻用力吸吮他的舌頭。「嗯…嗯……」
「啊啊…要出來…」獄門加快扭腰地速度,囊袋撞在恩田的手上還發出啪啪的聲音。已經完全是性交了。
「──!!」獄門驟然停止動作,陰莖噴射出大量精液。
恩田幾乎是同時到達頂點,一股一股的精液澆淋在自己身上。「老師…」兩個人交換一個深吻,恩田舔舐了獄門口腔內每一個角落。
──────────────────────
呼吸稍微平順過後,獄門盯著恩田身上的精液。「好多喔。」
因為是兩人份。恩田聽了又想吻獄門,但獄門不配合,轉頭拿了面紙,想要擦拭沙發上面被噴到的地方。
「老師,我可以跟您一起洗澡嗎?」高潮過後的獄門,臉頰有點紅紅的,恩田看得目不轉睛。「您走得動嗎?我抱您過去?」
獄門又抽了幾張面紙,擦了擦恩田的腹部。「我自己走。」
話雖如此,但獄門腳落地的時候微微發抖,他連想把內褲穿上來都沒辦法,手指沒力氣。
恩田看了就半扶半抱地把獄門老師帶到浴室,快速脫光兩人衣服之後,他讓獄門坐在浴缸邊緣,打算幫他洗澡。
「我,我自己洗。」獄門伸手想拿蓮蓬頭,但是恩田一把拿走。
「老師,您坐著就好。」其實恩田此時心想,我到底是來做什麼的?怎麼一進門就……
恩田原本只是想幫獄門老師洗澡,他試完水溫之後就開始幫獄門淋浴,但獄門的皮膚觸感極佳,雪白胸口的薔薇色乳頭一直在誘惑著他。
回過神來,他已經在吸吮獄門胸前的蓓蕾了。「不……」獄門發出誘人呻吟,迴盪在浴室裡面,聲音特別響亮。
「老師……」恩田知道獄門喜歡別人進攻他的乳首。只要恩田一邊吸、一邊舔,獄門就會透露出讚揚的嘆息。
「嗯…嗯…」獄門呼吸變得紊亂,忍不住嬌吟,但又覺得在浴室太大聲,所以閉緊雙唇,卻無法阻止自己發出聲響。
即使剛剛才高潮過,但面對快感的侵襲,獄門完全沒有抵抗力。
恩田特別喜歡獄門的喉結,他總是覺得老師的喉結在引誘他。他輕輕的嚙咬著獄門的喉結,寬大的手掌忍不住探向獄門的臀縫……
「不、不可以!」獄門哆囉哆嗦地將恩田推開,「那裏…不行…」
「咦?」恩田愣住了,上禮拜不是還叫我用手指插進去嗎…
「我、我…」獄門覺得有點難以啟齒,面露羞赧,臉色突然漲紅、連胸口都是一整片緋紅色。「你…上次…似乎太用力了…」
「我那邊好像有點裂開…會痛…」獄門說得非常非常小聲,若不是恩田剛剛把水關了,估計是聽不見。
「啊,抱歉…」上次只是插入三根手指,恩田沒料到自己那麼粗魯,害得獄門老師受傷了。「老師,您還好嗎?有去看醫生嗎?還是我去幫您買藥?」恩田突然覺得有點心疼,將獄門抱在懷中,輕輕地安撫他。
「……」獄門不曉得是害羞還是怎樣,把臉埋在恩田脖子旁邊,不敢抬起來。過了一下子,才用很小聲的音量說:「我有去看醫生了,也…也有擦藥,現在已經好了,可是醫生說近期不要再用那邊…」
「那…那我幫您抹藥?」
「不、不用了!」獄門的臉還是紅通通的,睜著眼睛蜷縮在恩田懷裡的模樣,十分惹人憐愛。「我自己抹就可以了…」
「那我幫老師看一下?看好了沒。」恩田說話時盡量語氣平穩,不希望獄門老師認為他想做什麼壞事。
雖然他是想做壞事沒錯啦。
「只…只是看一下。」獄門有點猶豫地向恩田確認。
「對,只是看一下。」恩田望向獄門老師的眼中,覺得自己真的是太壞了。
他抓了一條毛巾鋪在地上,讓獄門跪著,上半身傾向浴缸裡面,臀部抬高。這姿勢真的太羞恥了,獄門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希望趕快結束。
恩田打開獄門的臀瓣,中間神秘的甬道入口,只有輕微紅腫,不仔細看的話,看不出來是否有裂傷。他忍不住按壓了一下入口處,換來獄門的驚呼:「不、不可以啦!」
「老師,我硬了。」恩田用勃起的陽具碰了碰獄門的身體,害得獄門輕輕顫抖。
「我…我用手幫你…」
「老師,我想要『尻コキ』……」恩田將陰莖放在獄門的臀瓣中間,感覺自己又更硬了一些。
「咦?可、可是…」現在這個姿勢,獄門的膝蓋會痛,他站起來,讓恩田躺到浴缸裡面。「你躺進去…」
老師好像不是不可以。恩田心中隱隱約約抱著期待,聽話地躺了進去。
接著獄門也跟著進去,背對恩田,用臀部幫他摩擦下體。
「啊、老師…」恩田一邊掐著獄門老師的腰,心裏一邊讚嘆:老師真的太色了…
「如…如何?這樣可以嗎…?」獄門扭著腰,將後穴對準恩田的陰莖,奮力來回擦動。兩個人因為剛剛淋浴,身上都還有點濕,隨著獄門的動作,浴室迴盪著皮膚與浴缸摩擦的聲音、還有水聲,以及兩人充滿情慾的喘息。
「老師、老師…!」恩田忍不住往上頂,明明沒有插入,卻因為獄門體重的擠壓,已經和性交沒有兩樣。「真的不妙…好舒服……」
「不行…啊啊…」原本就沒什麼體力的獄門,被恩田這樣一直頂,腰都軟了,而且他的後穴入口處一直都很敏感,光是磨擦外面就可以帶來很大的愉悅。「好、好硬…」
「啊…哈啊…啊啊……」獄門有一種正在被幹的錯覺。
「老師!!」其實恩田最後一次插入的性交就是和獄門老師,他之後都沒再去找別人,心中只有獄門。兩個人身體契合的程度,讓恩田一度想要插進去算了…管他什麼工作…公司…上司…老師…全部拋在腦後,他滿腦子只想跟獄門做愛。
「老師……唔…老師……」獄門臀部那兩團白肉的手感真的太好了,恩田一邊動作一邊揉捏,恨不得和獄門緊緊相連在一起。
下次…我一定要…插進去……
「……嗯!!」激烈的動作突然停止,恩田的下體抖動的同時,吐出大量精液。
他喘息不已地罵了句髒話。手上還是忍不住一直揉捏獄門老師的臀肉。
「舒,舒服嗎…?」獄門有些腳軟,艱難地轉過身子。
恩田沒有說話,只是吻了過來。兩個人交換了一個細緻又綿長的吻。雖然兩個人做了色色的事情,但其實氣溫有點低,獄門的手腳開始冰冷起來,恩田趕緊打開熱水,幫獄門老師沖沖身體。
獄門雖然想遮掩,但是沒辦法擋住已經完全勃起的下體,覺得很害羞,無法直視恩田。
恩田關了水之後再度吻上獄門老師。獄門心想:他真的很喜歡接吻……
恩田的吻一路往下,他還舔了一下獄門的肚臍,「嗯…」獄門從來不曉得肚臍也能帶來快感,呻吟忍不住從口中溢出。
等到獄門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恩田正在吞吐他的陽具。「啊…別、別這樣……不要……用…嘴…啦……嗚……」
獄門一邊搖頭一邊嗚咽啜泣,恩田非常享受這個過程,他樂於看到獄門陷入快感的漩渦當中。
恩田認為自己喜歡替獄門口交,獄門興奮時的陰莖非常硬,恩田甚至覺得自己的上顎與喉嚨深處都能感受到性愉悅。
「啊!不要…等一下!」浴缸並不寬敞,獄門無處可躲,他後庭深處彷彿傳來呼喚,那裏也想要有人狠狠刺激、愛撫。「啊啊!!」
恩田的喉嚨裏面有個地方特別窄,他喜歡用那裏去套弄獄門的龜頭,然後獄門就會全身發抖地流淚,帶給恩田非常大的成就感。
如果能插入就好了…恩田一邊幫獄門口交,一邊輕輕撫摸獄門後穴的入口,那裏一張一縮地,彷彿在邀請恩田。但他只是輕微按壓,並沒有要插入的意思。
「啊啊…要、要去了……嗯啊!啊!」獄門的腿被折成一個很詭異的形狀,「不行───!!」他就這樣在恩田口中宣洩了。
──────────────────────
等獄門醒來,他已經穿戴整齊,躺在自己的床上。
「老師,您醒了。」恩田看到獄門老師醒來很開心,趕進去倒了一杯水,「來,喝水。」
他親暱的將獄門抱在懷中,想要自己拿杯子餵他。
「我、我自己喝。」獄門感到有些不自在,他稍微推開恩田,然後喝水。
水是溫的。獄門再次體會到,這些細節恩田都能做得很好。
「我…」他本來想問『我怎麼了』,但覺得這個問題有點奇怪,於是又改口:「我睡了多久?」
恩田看了一下手錶,「大約十五分鐘。」
這個時間比獄門想像得還要短。他想去書房,但是腰以下完全沒力氣。
「老師,抱歉。」恩田跪坐在地上,一臉歉意。
「怎麼了?」
「沒有經過您的同意,就進來您的房間。」恩田有點尷尬地說。
「沒關係。」是為這種事情道歉?好像哪裡錯了吧。「你可以扶我去書房嗎?」
***
到了書房,獄門戴上眼鏡就想開始寫稿。恩田看他要工作,就說:「老師,您要不要先用餐?」
「我有吃早餐。」
「可、可是,現在都超過四點半了…」獄門老師果然沒吃午餐。「啊!」恩田突然跑開,留下一頭霧水的獄門。
不一會,恩田又跑來,手上拿著一個塑膠袋。「老師,我原本帶了布丁,可是忘記了…會不會壞了…」進門的時候放在鞋櫃上面,結果就忘了。
獄門接過塑膠袋,往裏頭看了一眼。「謙司跟你說我喜歡 Rosé 的布丁嗎?」
「什麼?不、不是,是我自己喜歡吃…想說買來和老師一起吃…可是現在都退冰了…」
「沒關係,你拿去冰箱冰,明天來再吃。」獄門瞬間有靈感,寫了幾個字,邊寫邊道:「你可以回去了,明天來拿稿子。」
「……」對,原稿。恩田完──全忘記這件事。
(未完待續)
#冬日的向日葵  #恩田  #獄門  #山本  #布丁 
分類:職場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