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54

分享

天晴看見幸運星(夜曲)

晴:「在忙嗎??我彈琴給你聽。」
星:「真的??現在是晚上十二點耶!!」
晴:「真的啊,這裡隔音很好,沒關係啦。」

晴今天是不是吃錯什麼藥,怎麼突然說要彈琴??而且還開視訊??但是,鏡頭巧妙的把臉帶到畫面以外去了。

行雲流水般的演奏,這是什麼曲??她沒有說,純粹就午夜彈琴這件事來說,實在不尋常,曲子很輕柔,大概是靜的星空彈過的小夜曲,也許她真的拿到譜了。難道,她平常都在練習這些小夜曲嗎??

不對,這不是小夜曲,這是蕭邦的曲子!
  

夜曲 Chopin - Nocturnes, Op. 9: No. 2

.
.
.
晴:「還不錯吧??」
晴沒有露臉,看不出表情,只覺得她今晚很反常。
星:「彈得很好!!真的!!」
晴:「噗,才怪...」
星:「真的真的。」
晴:「哈哈,逗你的啦,給你一個獎勵。」

話還沒說完,思晴站起身,往攝影中的手機走來,她竟對著鏡頭開始寬衣解帶??而且從剛才就覺得,她的聲音跟思晴有點不一樣!
(...妳不是晴,妳是誰??)
佑星大吃一驚,以他對她的理解,思晴不可能在視訊裡做這種事,就在春光就要外洩的時候,他趕忙把視訊關掉,彷彿一記悶棍往頭上狠狠敲下,衝擊感讓人頭暈目眩。
她到底是誰,為什麼這樣做,她會不會傷害晴??回想起過往,慌亂只會更糟,還不如彼此溝通一下,希望她不會做出什麼傷害真晴的事。
  

[line傳來訊息]

晴:「怎麼把視訊關掉了??你不想看看我嗎??」
星:「.....那個.....」
晴:「怎麼??」
星:「妳是誰??」
晴:「我是思晴啊!!」
星:「妳不是她,妳是誰,想做什麼??」
空氣彷彿在悶熱的午夜裡,被某種力量凍結起來。
晴:「被你發現了。」
星:「可以自我介紹嗎??我在,不會亂跑。」
晴:「你好,我叫做玉晴。」
她好像沒有太大的惡意。

星:「我們見過嗎??」
晴:「我見過你,但你不知道我。」
星:「可以說說在哪裡嗎?」
晴:「在某日的滬尾櫻花大道。」

佑星從心底泛起一陣涼意,曾經跟思晴一起去過那裡,當時她說要停下車來拍櫻花,那是三級警戒以前的事了。
星:「可是,我只在那裏逗留過一下,除了我跟她,附近都沒人啊。」
後來想想,以他的身分來說,根本看不見她。
晴:「你跟我以前的他有點像,不過他比較帥,哈哈。」
星:「玉晴小姐,妳有什麼請託嗎??」
(好像花田少年史一般的情節)
晴:「我希望你來櫻花大道看我。」
星:「這樣就好?」
晴:「還要吻墓碑上的照片。」
星:「什麼??」
晴:「我是認真的。」
星:「一棵小樹的網文提過,人長得不帥,再暖都是變態,但是長得帥,吻墓碑上的照片,絕對是大變態...」
晴:「我想當白雪公主。」
星:「就算這樣吻下去,人也不可能復活的。」
晴:「我沒想要離開那裏,就當作是我的願望。」
星:「如果我沒做到呢??」
晴:「思晴的元神就會每天衰減,然後就...你知道的。」
星;「這是要脅啊,我有什麼好處嗎?」
晴:「你不能跟我談條件。」
  

[line通訊結束]

.
這下好了,她怎麼說走就走??就算答應了這個詭異(鬼意)的請求,不算小的墓園,難道要一座一座慢慢找??
他曾跟思晴說,櫻花大道附近有一座墓園,通常這裡大白天才有人來賞櫻,陰天也會有健行客,就算櫻花很漂亮,但是天冷日落時候,沒事不要來,即使大白天在這裡逗留,還是遇上了。
女生真複雜,想要找人聊天,託夢給他就好了,幹嘛扯別人??
對了,這是綁架。純粹託夢,被託付的人不見得會答應,如果拿另一個人來要脅,被託夢的人,答應的機會就很高,但是墓園也不小,要到怎樣才能找到玉晴呢?
吻墓碑,被人發現會報警嗎??
就算她不去糾纏思晴,以他這種個性來說,只要不是上太空摘星星,能幫忙的他就會去做,轉身看一下牆上的掛鐘,凌晨三點五分,才幾句話的時間,竟然已過了三小時。沉重的睡意襲來,星在床上倒頭睡去...此刻彷彿聽到玉晴在耳邊跟他說,思晴已經睡了,別擔心。

周蕙,體溫(2002)

又過了幾天,到了該動身的日子,滬尾櫻花大道不遠,騎車就能到,只是一般人來淡水都在老街吃吃喝喝,或者去天元宮看櫻花,知道這條路的,多為當地人,或是看過市府發的旅遊導覽手冊,只要坐輕軌在淡金鄧公站下車就行了。
墓園離櫻花大道有段距離,不仔細找,不知道如何進去,又不是要盜墓,但是想到玉晴的請託,心裡又有點毛毛的,反正就像順手牽羊的小偷,只要動作快一點,應該沒人會看到吧??現在疫情嚴重,誰會大白天跑來掃墓??
基督教墓園,比起中式的墓園多了一點藝術感,你可以看到一些裝飾藝術,像是陶製的聖母像,或是大理石刻的小天使..
這些藝術品,通常暗示了墳主的身分,對了,那次思晴脫衣服的時候(該說是玉晴),看到小腹旁邊好像有個天使刺青,那是思晴沒有的,所以從這線索出發,或許就能從這片墓園找到......,放眼望去,果不其然其中有一座墓的兩邊,有兩尊可愛的小天使。
他沒有直接跑過去,他知道這裡既不是山下老街,也不是運動公園,這裡住著一群習慣清幽的朋友,先對前方合掌坐了揖,然後信步走到那座有小天使裝飾的墳前。
就是她了,墓碑上刻著她的名字,李玉晴。
好秀氣的女生,雖然是黑白照片,表情看起來不像證件照那般嚴肅,卻不像十幾歲的小女生,約莫三十多歲的女子,跟思晴長得完全不同,他以為她年紀很小。
心底不免泛起一絲漣漪,沒有人想年紀輕輕就離開這個多采多姿的世界吧,有人因為車禍意外,有人則是因為疾病,每個人來到世界上,都有註定好的歲數,有些人很高壽,完成了許多夢想才離開,也有的人還沒探索完這個世界就因故離去,冥冥之中好像玉晴催他快一點別再多想了。輕吻了墓碑上的臉,彷彿感覺到有誰在他背後,猛然回頭,玉晴就站在不遠處,很柔美。
「謝謝你來。」她的眼神隱約帶著淚水。
佑星不知該說些什麼,關於他的事情,她應該都知道了,然而他卻對她一無所知,除了她的名字,兩人沉默了片刻,她開口了。

玉晴:「我因病走的。」
佑星:「....」
玉晴:「你跟他有點像,那天你們經過這裡時,不禁想起他。」
佑星:「所以妳來找我,怎麼沒想過去找他呢?」
玉晴:「因為他不住北部,我不知道他後來搬去哪裡,好多年過去,他沒有回來看過我,大概在哪裡娶妻生子,不會再回來了。」
佑星:「我很抱歉,讓妳想起他。」
玉晴:「他陪我做過幾次療程,後來就沒再來,我不怪他,他工作忙走不開,後來連告別式都無法來。」
佑星:「為什麼呢?」
玉晴:「因為當時我不想讓家人知道他,但病來的太快。」
佑星:「你們最後一次見面的情景,是否記得?......」
玉晴:「我知道我已不會好轉,所以告訴他別指望我了,希望他去找別的女生,他在病房抱著我,什麼也沒說,逃避也許就是他最後的答案。」
佑星:「遇到了妳,我至少做對了事,希望當作是一種安慰。」
玉晴:「你真會說。」
佑星:「謝謝。」
玉晴:「也再次謝謝你來。」
佑星:「我們會再見面嗎?」
玉晴:「我不知道,你該回去了,再見。」
玉晴隨即轉身,消失在尚未開花的櫻花樹中,天空的白雲,沒有因為疫情而失去光彩,天是那樣的藍...。



  

21:00,LINE模式,當晚。

佑星:「最近睡的好嗎??」
思晴:「不太好啊,頭好昏!!這兩天終於好了。」
佑星:「太好了,做過什麼奇怪的夢嗎??」
思晴:「沒有啊,什麼都沒夢到,怎麼問這個??」
佑星:「沒事,希望妳好好的。」
思晴:「你說過好多遍了啦,對了上次去過的滬尾櫻花大道,下次再去多拍一點櫻花好不好??」
佑星:「什麼??不會吧??我可以說不要嗎?」
思晴:「...搞什麼??那次只拍櫻花就走了,下次要不要去拍合照?」
佑星:「那個,好吧...如果下次櫻花開了,再跟妳說。」
思晴:「我好睏啊,我要去睡。」
佑星:「快去快去。」
  

LINE模式結束

.
玉晴在他背後一直偷看這些聊天內容,笑容好像一朵燦爛的玫瑰。



  

晴:「我才不彈電子琴啦。」
星:「變成小說人物之後,為了畫面效果,請將就一下吧...」

[the end]
分類:日記

[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放飛手中夢想的氣球
  • 下一篇
  • 前隊友冠子/ninomiya的繪畫世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