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勇者的夢土》第五章:猶豫招喚之心,終將醒悟之七

輕飄飄咯咯的笑聲愉悅清脆,其餘三人的面部表情也跟著放鬆了,氣氛頓轉。
原就笑咪咪的烏木這回連嘴角都咧開了,他道:「沒錯,就是那根棒子。」
「他不叫棒子,是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才叫他棒子。」汪蘋解釋。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小說 創作 原創小說

「沒錯,原因就出在這。瑪蘇米領主已經給提示了,先從給棒子「取名字」開始。我想領主的意思是要我們去查棒子的由來,大禹的資料中應該有棒子的名字。這類遺物幾乎都擁有智慧,正確的對待才能發揮正確的效果。好比我的名字叫做烏木,如果有人看到我的外型是寶箱,一直寶箱寶箱的叫我,我也不想回應對方。」
覺得烏木說的很有道理的汪蘋用力的點點頭。
「好耶,那我們去圖書館吧!」
坐不住的輕飄飄一溜菸的飛向大圖書館的方向,三人對看一眼,也起身跟上。
經過伊斯之偉大種族的幫忙,他們總算找到關於大禹的紀載,發現他治水並消滅遺民的過程中,隨身攜帶三樣利器:河圖、避水劍和開山斧。
「真的有,太好了!」
汪蘋開心得差點又要哭出來,但一觸及抱臂坐在旁邊,目光冰冷的晨星,立刻低頭把眼淚逼回去,以至於沒看到晨星的唇角似笑非笑的微揚,隨即消失。
「現在只差搞清楚是哪一個了,都叫叫看。」烏木提議。
「好。」
迫不及待就要開口的汪蘋,被忽然傳入耳中的聲音打斷話語。
「敢叫我河圖那個書呆子的名字,或是開山斧那個臭漢子的名字,我就回去瑪蘇米那裏。」
「那你是避水劍囉?」汪蘋問。
「……」
「蘋蘋姊姊,棒子說話了?」輕飄飄好奇的一邊尋找棒子的身影,一邊詢問。
「和我推測的一樣,只有避水劍符合描述。」烏木充滿自信的下結論,他對自己的推論很有信心,故此不用問就知道是誰在和汪蘋說話。
「避水劍,我是汪蘋!」
「……」
「叫你避水劍好嗎?還是叫小避,聽起來比較親切。」太過開心的汪蘋開始胡亂取名字。
「叫我小避我就斃了妳。」
「好好,我知道了。」非常開心避水劍總算有反應的汪蘋,一點都不生氣,反倒興奮不已的和烏木等隊員轉述避水劍說了那些話。
「汪蘋,妳問問避水劍有哪些功能,這裡只記載他擁有分水切水的能力,這對擊殺遺民來說遠遠不足。」
汪蘋立刻照辦,可惜避水劍又不開口了。
「不就是劍嗎?劈啊砍的絕對沒問題啊,這我輕飄飄最清楚囉!」
「問避水劍願不願意現形讓我們見識見識。」
烏木另行提議,避水劍仍不理會。
他們七嘴八舌的提出各種方法和意見,弄得這處長桌異常熱鬧,討論的十分火熱,沒有注意到遠遠的入口處,瑪蘇米領主與忍導師正注視著他們。
「你可以放心了,忍。」覆蓋瑪蘇米臉龐的面紗柔柔飄盪,漾起一波愉悅的波動。
「我不擔心。」雙手環胸的忍導師,氣定神閒的說:「夢土認定汪蘋夠資格擔當這一任的地球勇者,她就夠資格。重要的是他們得學會團隊合作,能力強的人更需要同伴做後盾,才不會踏上我們的後塵。」
瑪蘇米靜默了一會兒,稍稍讓那遙遠的記憶在她的心湖浮現些許,又再次放任其沉沒。
「他們還不知道自己代表著怎樣的希望。」她說,面紗後的美眸充滿盼望,以及一抹隱藏的憂傷。
忍導師說:「不知道也無妨。重點是有同伴一同負擔,才能走得更久更遠。這才是夢土最重要的功能。一個勇者無論能力多強,終究會因驕傲或寂寞而出現破綻,舊神最愛這樣的陰鬱的香氣了。」
瑪蘇米接話:「所以需要夢土磨合這群從各個星球來到的勇者,幫助他們編組成軍,加成並互補。免得各自為政而被各自攻破,加添不需要的悲劇,絕不能重蹈舊神大戰時的覆轍了。」她微微一頓。「該準備下一階段的試煉了。」
忍導師微訝:「領主,妳確定汪蘋能通過個人武技?」
「她不是一個人了。」語畢,瑪蘇米飄然離去
忍導師繼續定睛望著肩負他的期望的汪蘋,然後將目光移置刻意隱藏自己不被一般勇者看見的避水劍,卻被他的高深忍術下逼出一聲嗡鳴,劍身輕顫,汪蘋的右掌赫然出現宛若水蒸氣般的波紋。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輕飄飄驚喜的高喊,「我就說嘛!怎麼可能有身為幽靈族的我看不到的東西,只有別人看不到我的份,因為我是輕飄飄啊輕飄飄!」
「原來真的有。」晨星敏銳的視線自然也捕捉到避水劍現身的那一剎那。
烏木也悄悄放心下來。「有了遺物,稍後的武技課,汪蘋應當能順利通過了。」
怔怔的望著掌心的汪蘋,好一會兒才說道:「……原來是空氣做的啊,難怪沒感覺。」
「妳才是空氣。禹的後裔怎會如此愚蠢。」
「呃……它說我才是空氣。原來它不是空氣。」
被汪蘋狀況外的話語弄的啼笑皆非的烏木等人,開始提出新的測試使用避水劍的方法,可惜避水劍又不屑理它們了,搞得眾人沒轍。最後,不耐煩的晨星說打一場就知道。
鐘聲響起,他們並肩去到草地,開始新一輪的武技課。
經過數晚的訓練,其餘勇者早就通過腫脹之女,前進道第七或第八關的遺民了,其中表現最為亮眼的就是晨星和機械人光腦,兩人並列第十二關。
唯獨汪蘋還停留在第一關,因此其餘勇者和兩位導師對她的表現非常關注,猛私底下還悄悄給汪蘋取了一個「百死不辭」的暱稱,直到輕飄飄曉得後,捉弄猛和他的隊員好幾回,這才罷休。
又一次被關入魔法陣中,腫脹之女緩緩浮現,
注視那肥胖擁腫的身軀,緩緩蠕動如章魚般的觸手,汪蘋緊張的吞了口唾沫,握了握右手,還是什麼都感覺不到。
「汪蘋,鎮定下來,恐懼會蒙蔽五感。」在隔壁的魔法籠中對付第六關的奇異六邊形的烏木,一面扛住不停反射的雷射光,一面提醒著她。
「蘋蘋姊姊,遺民的攻擊都很簡單的,妳仔細觀察!」正努力對抗第十關無法附身的一團烏雲的輕飄飄,也不甘寂寞的插話。
「你們管好自己的試煉,汪蘋有我盯著。」總算擊敗第十二關的彗星之咒詛的晨星,微微喘息著坐在汪蘋的魔法籠旁,一面揉捏受傷的部位,一面對汪蘋投以冰冷的視線。
「仔細看清楚腫脹之女的攻擊方向,避開致命的攻擊,靠妳的翻滾的技巧,貼上身去!」
已經沒有其他方法的汪蘋,一咬牙,決定就照著晨星的方法做,她用力點點頭。下一個瞬間,瞄準右手的觸手又來了,汪蘋隨即朝左側翻去。
此時,她的心中一瞬間閃現前幾回都被這條觸手急殺的恐怖回憶,身子一僵,優美的側翻在半途癱軟下來,摔了個狗吃屎。等汪蘋打了個滾,試圖重新站起時,觸手來襲,她下意識地舉臂格擋,左手自然而然的護著右臂。
若是在前幾次,通常不是右臂早一步被觸手扯斷,就是整個人被觸手擊飛,而這次雖然有重力打在右臂的感覺,卻沒那麼嚴重,左手手指下的膀臂也依然存在。
她詫異的望去,一道宛若清澈冷泉鍛造的長劍,反握在右掌中,剛剛好扛住來襲的觸手,保護她不被進一步攻擊。
「發什麼呆,砍下去啊!」晨星厲聲。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小說  #創作  #原創小說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五章:猶豫招喚之心,終將醒悟之六
  • 下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五章:猶豫招喚之心,終將醒悟之八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