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靈異療心者 第三章無語問蒼天

奇幻小說 療癒 心理
經過一夜的折騰,每個幾近或正值中年的男女們,個個疲憊不堪,紛紛爬回老窩就寢去。
伊凡被小開帶回家時,整個意識也都尚未完全清醒,迷迷糊糊中說了一句:『我跟奶奶說再見了。』
白夜聽懂了。
回到肉身的靈魂清醒了,開始能接受人世間的悲歡離合,能道別,說明了這個靈魂長大了。
大家離開咖啡店後,白夜尋思了一番,決定就在咖啡店的正中心打坐。從來到這個小村子後就一陣忙亂,她都沒時間好好探詢這個地方,到底師父希望她在這裡做什麼?
一番吐納調息後,白夜的精氣神一一回歸中道之中,心無旁騖地觀佛號,整個身子就像充飽氣一般挺了起來,再一會兒,身子一鬆,白夜的靈識順勢脫身而出。靈識順著中道而行,領略這周遭地景氣脈流轉。
這個咖啡館位於島的南方之末,左右兩方的小沙島像兩列珍珠串,把咖啡館面臨的海域籠聚成一個獨特的生態海域,自成一格地既有深海地形,又有島列的珊瑚礁地形。外海的狂風暴雨都會被兩側的沙島列給阻絕下來,只有正北方的開口才能讓北風吹入。因此內海是一片鏡海,平靜無波如鏡面一般映照著湛藍的天。
整個氣流順著天道生生不息地由天入海,由海升空,勃勃生機自然生動。這是風水勘輿術中至為精妙的靈氣寶地啊,怎麼村子裡卻是妖異橫行,怪風亂吹呢?
白夜心思一動,就感到胸口氣窒,一陣揪痛,感覺咖啡館底下一鼓躁氣騷動,猛地怒火直串竄白夜心口。白夜靈識往底下直探,隱然間感到咖啡館所在的懸堐峭壁之中有個巨大的洞穴,正想細觀時,白夜被洞中的一股能量給逐了出來。
靈識突然地回到肉身,正感一陣錯愕之際,她彷彿聽到正下方,洞穴裡傳來一聲譏笑聲:哼!
白夜被嘲笑了?!
她淡淡地撥了撥留海,面不改色地起身。她都四十了,早過了跟人一般見識的年紀,遑論這些異類!看著自己近年來成穩許多,她滿意的讚嘆自己:小胸口有著大心胸。
反正她也不打算一口氣就摸透人家的底,今天這個進度可以了。
時到中午,也該出門覓食去,一番梳洗打扮後,帶著錢包出門去。
途中經過宋無理的書店,白夜硬是把人家從床上給跩醒,拉著老宋一起午膳去。順道跟他說了早上的靈識經驗,請他找找這個地方的地理地圖。
白夜對這個村子相當滿意的一點就是齋菜飯館特別多。聽說很早期時有一個出家師父來到這裡,苦勸村子裡的人應該多行善積德,特別是不殺生的功德能助這裡地靈人傑,風調雨順,家宅興旺。
所以這裡的人多數以素齋為主,大家都帶著一種有吃有保佑的心態,這功德不賺白不賺!
白夜跟老宋來到一家小麵攤,正吃著刀削麵時,就聽到店外一陣嚷嚷,接著一群人就抬著一個中年婦女直奔診所去。
『這女人真的活膩了,一天到晚的鬧自殺,也沒見她成功過,還是鬧個不停,她我那個表哥真的倒了八輩子楣,才娶了這樣的神經病。』麵攤的老闆娘又怒又罵的。
『好了拉,醫生不是說她是憂鬱症嗎?就很憂鬱到很想死啊,才會常常又哭又鬧又自殺,這是一種病啦。』另一個阿姨勸著老闆娘息怒。
『屁拉,我表哥對她千依百順的,從娶了她,錢都給她管,她不想回婆家,就可以不用回婆家照顧公婆,日子過得這樣爽,還得憂鬱症,我才是要得憂鬱症的人勒。』接著老闆娘就開始感嘆著自己的婚姻慘狀,在第二管鼻水要擤出來時,白夜果決地吞下口中那一大陀麵,拉著老宋奔出麵店。
老宋沒這麼警醒,他還慢悠慢悠地正嚼著嘴邊那條麵時就被拖到大街上。這與他優雅的人設不搭,他有些怒的看著白夜,再用很輕描淡寫的舉止撥掉嘴角上黏的那根麵條。
『唉呦,別氣,我是為你好,聽著那些怨氣下飯,會胃痛。』白夜笑著安撫優雅的宋先生。
『白小姐,宋先生。』小開迎面而來,黝黑的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果然年輕,熬一整夜都不見疲憊。
『你怎麼在這兒?』白夜問。
『剛才吳阿姨送診所了,吳叔叔擔心家裡小孩沒人照顧,就請我過來看一下。』小開說。
『自殺那個?』白夜問。
『對。』
『她常自殺?』
『對,醫生說她是重度憂鬱症,所以情緒長期低落、沒有動力,缺乏生存動機。』
白夜聽完,若有所思地,『恩。』
聰明的小開,聽懂了這一聲『恩』有著深深的玄機。
『白夜姐,您是覺得她不只是憂鬱症?』小開諂媚的問。
『誰跟你姐?』白夜有些嫌棄。『她家在哪兒?我也一道過去。』
小開帶兩人左拐又彎地來到一個閩式三合院前,『就是這兒。』
白夜一看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那家門口站著一排從清裝、民國服、日本和服、日軍打扮、原住民服和唐山服的老弱婦孺們,看這陣仗,簡直是把這近一百年的祖輩們都湊齊了,白夜有種自摸清一色,大喊一聲胡了的感覺。
『這兒,我就不進去了。』白夜禮貌而疏遠地止步。
『為什麼啊?白夜姐?都來了,就近去看看吧?!』小開慫恿著。
『不用進去看了,外面看就一清二楚了。』白夜冷笑。
這個家族都把門面擺在外頭,一看就不好惹,直接江湖不再見比較好。
#奇幻小說  #療癒  #心理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