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竟然是這樣的師兄[穿書] 》作者︰若白衣

【文案】Uwants小說園地〈目前更新章節:125章,簡體網站〉
楚衍從沒想過自己會穿進一本修真文里,和文中的大反派謝雲冥綁了生死契。如果是一條線上的螞蚱倒也算了,可按照原書劇情,謝雲冥只會一心解開生死契,然後送他歸西。
為了避開這個死亡線,楚衍決定努力把謝雲冥那負值爆表的好感刷回±0。比如主動找到解開生死契的古籍,這樣他們就能和平分手了——
  
個屁!
  
楚衍眼睜睜看著謝雲冥一把靈火將古籍燒了個幹凈,最後連煙灰都不剩。光影晦暗不清,那人臉上卻笑意滿盈,話語溫柔,“師弟在想什麽?我若死了,你當陪葬。”
楚衍:???你不對勁!

傳言,劍宗的首席弟子謝雲冥遊歷歸來後,身邊就多了個天賦極差,體弱多病的師弟。這師弟長了張姿容絕世的臉,脾氣又謙和溫雅,若不是那一身像極了會早夭的身子骨,前來提親的人怕是要把劍宗山門踏平。
世人都猜他活不了幾年,唏噓謝雲冥那般天之驕子竟會與這位師弟結為道侶,怕不是要守活寡。誰知數百年光陰過,劍宗山頂竟有兩位劍修同時渡劫飛升。一是天之驕子謝雲冥,二是他家那位早夭之相的師弟楚衍。
  
楚衍:謝邀,人已飛升,如今與天地同壽。
謝雲冥:與天地同壽?
楚衍:不不不,與你同生

設定:
  1、穿書樂觀向上團寵病美人受cp前期普天之下除他以外皆垃圾,後期除他和楚衍以外皆垃圾的、表面風光霽月實則瘋批攻。
  2、1v1,雙向治愈,真香後互寵。

【排雷】
1、非典型升級修真文,主角就是個真實的天賦差小廢物,有掛但在後期,智商搞不過謝雲冥也搞不過原書主角,普通人智商謝謝,優點是長的好看性格也好,運氣超好
2、文風輕松,作為穿越者的主角有現代化的心理描寫,個人不認為出戲,不能接受不要勉強。
3、主寫感情線,但有大陰謀背景,開頭勿要站某方撕某方,如果不能接受設定不要勉強。

第一章 穿書開局即入土
又是一天零點,楚衍拿出手機,刷新他追的一本修真文有無更新。

    這是一本偏群像的劇情流修真文。主角不亂開掛,反派雙商在線,雙方激情對殺。但凡書中活過五十章的配角,在文下評論區都有其粉絲大隊打call。

    其中,戲份第二多的反派謝雲冥佔據大片江山。讀者天天喊著標簽應該換成雙男主,給謝boss正名。

    今天更新的劇情正好要到一個轉折點。先前一直游刃有余的反派謝雲冥,似乎被主角付江燁抓住了軟肋,搞不好就要翻車了!!

    比起正在咬牙切齒的謝雲冥粉,楚衍這個中立的劇情粉眼里只有恰瓜的激動。

    (作者大大已經更新了最新章節,是否馬上訂閱查看?)

    系統提示跳了出來,楚衍搓了搓手,點下了確定。

    ===

    第xxx章︰妄長生

    ……

    北境的大雪漫天,朔風卷著謝雲冥的衣袂,白衣獵獵,幾乎要與這霜白的北境冰原融為一體。

    他低垂著眼眸,神色散漫而又漠然,仿佛眼前阻攔他的人微如草芥,輕如螻蟻。

    站在謝雲冥身前不遠處的付江燁見此,露出了一個冷笑。

    要知道,謝雲冥奪走了北境的天地玄晶,斷送北境千萬年氣運,實屬罪孽深重。付江燁也不指望這人還能有什麼愧疚之心。他今日過來,只為了從謝雲冥手中奪到天地玄晶。

    「謝雲冥,你現在將天地玄晶交出來,于大家都好。」付江燁看了眼漫無邊際的北境雪原,說了一句場面話。

    「……」

    怎知,那白衣劍修頭也不抬,仿佛付江燁剛剛那話放得比屁還要輕。

    「你!」付江燁臉色黑上幾分,正想再說點什麼,一道蒼老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付小友,莫要再和他廢話,直接動手取天地玄晶罷。有我們南境楚家在此,他定然不敢妄動。」

    說這話的人正是楚家的大長老,是與付江燁一同前來阻攔謝雲冥的盟友。

    听到楚大長老這麼說,付江燁臉色稍霽,放松了心態,眼底浮現出愉悅的神色。

    當初南境秘境之行,謝雲冥銷聲匿跡了半年有余。旁人只以為他是得了機緣閉關不出,實則不然——

    楚家長老將負傷的謝雲冥抓走,強迫他與楚家嫡長子楚長生定下生死契,以此為楚長生續命。

    為了控制謝雲冥,楚家還在生死契下種了極為蠻橫的替命蠱,一旦楚長生有傷,代價便會擴大百倍不止轉到謝雲冥身上。

    誰會想到,堂堂劍宗謝雲冥,也會有如此狼狽不堪的軟肋,「階下囚、替死鬼」無論哪一個說法,都能將這人堆砌起來的高傲盡數壓斷。

    念及此處,付江燁眼底的笑意蔓延至唇角,他已然對此行的天地玄晶勢在必得。

    「你們——」

    就這時,一道散漫的嗓音從寒風的那頭捎來,話語似是遲疑的模樣。

    眾人循聲望去,白衣劍修不知何時已經抬眼,那雙黑沉如潭的眼看不出情緒,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掃過,最後停留在一抹艷紅色的身影上。

    「果真將楚長生帶來了。」謝雲冥嗤笑了一聲,話語嘲諷。

    听到他的話語,一名穿著紅色斗篷少年從楚家大長老的身後站了出來,只啞著嗓音,一板一眼的說著,「將天地玄晶交出來。」

    謝雲冥勾起唇角笑了笑,先前的漫不經心都褪去,神情如春風化雨一般熙和。「既然是你想要的,給你就是了。」

    「……」付江燁鮮少見過謝雲冥露出這副模樣,一時間有些驚奇。而周遭楚家的人,卻是見怪不怪的模樣。

    看來楚家大長老所言非虛,楚長生的確是謝雲冥的軟肋。

    付江燁這樣想。

    直到下一刻——

    凌厲的劍氣倏然從謝雲冥身上迸發出來,渾然肆意的劍意分毫不差的穿透了楚長生的身體。

    血侵染了霜雪。

    與楚長生那一身紅衣相映,觸目驚心。

    誰也沒有料到謝雲冥會突然動手,甚至殺的人是楚長生。

    「謝雲冥,你怎麼敢——!!」

    三息過後,最先回神的楚家大長老聲音驚憤不已。

    「我如何不敢?」

    謝雲冥的語氣說得溫和,殷紅的血順著他手中的劍刃滾落,血的余溫散去,落地凝結成珠。

    楚家困他數年,斷他氣運。殺一個楚長生,他如何不敢?

    「生死契——你竟然解開了!」楚大長老眼底滿是不可置信,「你怎麼可能解開生死契?!!」

    「想知道?」謝雲冥抬起劍,凜冽的劍意蓄勢待發,「我可以送你問問楚長生,現在上路也為時不晚。」

    雲霄紀九萬三千十二年十二月十二日,楚長生㝯。

    (本章完。)

    ===

    看完了最新章節,楚衍看戲的心情一掃而光,轉變成了對劇情的震驚。

    這章的信息量實在太大,謝boss翻不翻車反而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竟然有人敢強迫謝雲冥當續命工具人!

    ——謝雲冥曾經竟然還是續命工具人!!

    這兩個信息量疊加在一起,他一個中立粉都需要一個吸氧機維持一下呼吸頻率,更不要說那群謝雲冥粉了。

    #謝boss為什麼會被抓去當續命工具人?

    楚衍粗粗掃了幾眼評論區,讀者全是帶著這個話題的討論,熱度高到炸,評論每分鐘幾百條幾百條的成倍增長。

    最後炸出作者本人在評論區回復了一句︰楚家副本將在下一章以謝雲冥視角倒敘,大家稍安勿躁。

    所有的疑惑要到明天更新才能解答,楚衍躺平在床上,翻來覆去不想睡,又把當初南境之行的劇情翻出來,試圖尋找端倪。

    夜漸漸深,楚衍才看到謝雲冥負傷那段劇情,意識已經開始模糊,困意逐漸涌了上來……

    ***

    朦朧間,楚衍好像听到了有人在爭吵的聲音。

    「他已經昏死,怕是活不了幾個時辰,又怎麼可能醒來念生死契的咒?」

    「那便不念咒,直接取心頭血互換,這樣一來,替命蠱蟲也好種下。」

    「你瘋了,他可是楚家少主……」

    「管不了這麼多了……」

    爭吵聲漸漸停了下來。

    楚衍還來不及放松心情,一陣劇烈的疼痛忽然從他的心口傳來。

    像是被撕裂的絞痛,又帶著難以名狀的灼熱感——

    他被這突如其來的疼痛驚醒,下意識的想要睜開眼楮,可眼皮似有千斤重,無法睜開。

    又不知過了多久,疼痛感漸漸消去,楚衍在意識的盡頭,看到了一道白色的模糊身影。

    那人背對著自己,滿身枷鎖,白衣浸血色,猶若困獸。

    「……哼!」楚衍還能听到那人的聲音沉悶而嘲諷。

    還未等楚衍看清那人的模樣,他睜開了眼楮,焦距凝聚,視線逐漸清晰。

    楚衍愣住,他這是在哪里?

    眼前是紗緞質感的床幔,樣式古典華貴,並不是他家簡潔的天花板。

    楚衍默默在自己手心掐了一把,痛的,這場面,他該不會是真的穿越了吧?穿到了什麼地方?

    「少主醒了!少主醒了!快去稟告家主!」

    這時,一道欣喜的聲音從楚衍的耳邊響起。他微微轉頭朝聲源望去,與那名穿著灰色衣衫的少年四目相對。

    「……」

    那少年看到楚衍的視線,也不知是觸景生情還是看人落淚,原本還算欣喜的臉上,笑著笑著,眼淚就啪嗒啪嗒掉下來。

    「嗚嗚嗚少主,您可算是醒了。您這次病發著實凶險,還好您挺過來了……多虧了藥王谷的醫師用谷中秘法治好了您……不然南竹也不活了!」

    「……」楚衍哪里見過這樣的場面,當即下意識的說了句,「珍愛生命,為他人殉葬,人間不值得。」

    「少主值得,少主可是……」灰衣少年淚眼婆娑。

    「等一下……」楚衍出聲打斷了少年欲言又止的話語,小心試探的詢問了一句,「你說你是南竹?」

    「少主不記得南竹了嗎?」灰衣少年驀地的抬頭,臉上的表情有些不可置信,「南竹自幼伴隨少主長大,服侍少主左右已有十年之久,少主……少主不記得了嗎……」

    「也不是不記得……」

    楚衍頂著南竹的目光,腦中回想起那本修真文對南竹這個角色的設定,「你擅長藥理,還會易容,對楚家忠心耿耿,還有一位名叫北漠的兄長,對吧?」

    「對。」南竹小雞啄米般的點頭。

    楚衍︰「……」

    還真是?!!

    自己真的穿進了那本修真文里了!!

    南竹、北漠,楚家兩位忠心耿耿的死士,一個擅長藥理,一個擅長暗殺。都是書里有名有姓有戲份、活過了五十章的配角。

    楚衍沒忍住又瞅了眼身側的娃娃臉少年,從少年殷切的目光中,他忽然意識到了一件事情。

    南竹喊自己——少主?

    自己該不會就是那個倒了血霉的楚長生吧?!!!!

    在穿書前,楚衍看過的最新章節里,就是楚長生領便當退場的情節!雖然戲份就一點點,但是結局是被謝雲冥一劍扎死了沒錯!

    「南竹,我問你,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少主問的是時辰還是年月日?」南竹話語恭敬。

    楚衍︰「都問。」

    「眼下是寅時三刻,雲霄紀九萬三千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

    听到這話,楚衍的眼皮子驟地一跳,「你說什麼?!現在是雲霄紀九萬三千零六年?」

    「是的少主,有什麼不對嗎?」南竹被楚衍倏然拔高的音量嚇了一跳,臉色有些忐忑,「不如少主容南竹去查看一下紀年歷?」

    楚衍像泄了氣的氣球,有氣無力的應聲,「沒什麼不對……」

    就是你家少主我只有六年可活了。

    楚長生領便當的時間挺巧,長長的一串時間軸後面是三個十二,楚衍這才勉強記住了。

    也不知道現在劇情走到了哪一章,最好是在「和謝雲冥綁定生死契」的劇情之前,這樣自己還能再搶救一下!

    楚衍開始後悔,為什麼當初不多刷幾遍書,把時間線再記得牢固一些。

    但是那個長串的萬萬零幾年,一般人誰會去記它啊!!

    「少主、少主……?」

    南竹遲疑的喊聲讓楚衍從自己的思緒中回神過來。

    楚衍應聲︰「什麼事?」

    「您的藥已經熬好了,我現在給您端過來?」

    「也行……」楚衍點了點頭。在原書中,他這具身體的設定是年幼染了重疾,之後一直都是個病榻纏身的藥罐子,修為全無的廢人。

    為了健康著想,藥肯定是得喝的。

    沒讓楚衍等多久,南竹很快就拎著一個精致的食盒回來了。

    那食盒是玉石做的,上面刻著繁復的花紋,一看就是價值不菲的樣子。

    楚家真有錢,裝藥都要整個玉盒。

    楚衍在心中感慨了一下,隨即南竹揭開了食盒蓋子,一盅深褐色藥湯便出現在楚衍的眼前。

    原先被玉盒封鎖的氣味也散了出來。

    那是十分濃烈的香味,燻到人嗅覺都仿佛要失靈了,一股甜膩感揮之不去。

    楚衍有些不適的扭開頭。

    「這是藥王谷藥師開給少主調理身體的方子,雖然味道聞起來有些怪,但卻是大補之物。」看到楚衍的反應,南竹連忙解釋。

    「……」

    楚衍一言難盡的看著那碗湯水,試探性的喝了一口——

    味道卻意外的好喝……喝下去還挺舒服的,感覺十分暢快。

    然而還沒有等楚衍喝第二口,他的腦海中倏然再度浮現出那道白色的身影。

    這次視覺感要比剛醒的時候還要來得清晰。

    昏暗的囚牢,匕首貼著那人的手腕往上劃了一刀,鮮血便涌了出來。

    一名穿著灰黑色衣袍的人拿碗接住了那些鮮血,啞著聲音說道,「謝雲冥,你和少主的生死契已經立下,不該想的東西還是不要想的好。」

    「 當——!」楚衍手中的藥碗落在地上。

    剛剛的場景是什麼?

    什麼謝雲冥?

    什麼生死契?

    這劇情已經到楚長生和謝雲冥立完生死契了?

    那還要他穿過來做什麼?直接入土為安嗎?

第二章 邁出試探的步伐
不,事在人為。

    只要謝雲冥手里的劍還沒有捅到他身上,一切都有轉機。

    楚衍試圖在心底安慰自己。

    大抵是因為楚衍打翻碗後的神色過分呆滯無神,南竹緊張得不得了,「少主您怎麼了?您哪里不舒服?」

    「沒什麼,剛剛想起了一些事情,所以發了會兒呆。」楚衍解釋得很勉強。

    南竹依舊沒有放松,「請恕南竹為少主把一次脈。」

    楚衍將手遞了過去。

    南竹捏著楚衍的手腕把脈,確認楚衍的身體安然無恙後,這才放心下來說道,「那南竹再去給少主熬一碗藥」。

    楚衍看著地板上碎成八瓣的藥碗,深褐色的藥汁依舊散發著甜膩的氣息。雖然藥汁的味道還不錯,但一想起剛才莫名出現在腦海中的場景,楚衍又不想喝了。

    「不用熬藥了,給我煮碗白粥吧。」

    「但這是藥王谷醫師特意開的方子,少主應當好生調養才是。」南竹有些為難。

    「死不了的。」楚衍舔了舔唇角,反正他已經和謝boss綁了生死契,在領便當的劇情之前,他是死不了的。

    想起剛剛腦海中出現的場景,他開口詢問,「謝雲冥現在在哪里?你知道嗎?」

    「謝雲冥?少主問的是劍宗那位首座弟子嗎?」南竹不明所以,他家少主自幼染疾,來往之人除了楚家人外,就沒有其他人了。怎麼會突然問起一個毫不相干的人來?

    楚衍順著他的話語往下說,「是他,我之前昏迷的時候,好像夢到了這個人。」

    南竹撓了撓頭,「少主做夢怎麼會夢到一個毫不相干的人?謝雲冥在南境惡沼秘境里失去了蹤跡,听聞是在重傷閉關。」

    楚衍︰「?」

    謝雲冥不是被抓到了楚家了嗎?南竹怎麼一副不知道內情的樣子,是故意要在他面前隱瞞嗎?

    楚衍又繼續試探,「那生死契的事情……」

    「生死契?那是上古契約,早就消失在上古大戰之中,如今已然失傳了。少主怎麼會問起這個?」

    楚衍︰「??」

    他和謝雲冥生死契不是已經種下了嗎?!為什麼南竹還是一副迷茫的樣子?

    如果不是南竹演技到位,那就是真的不知情了?

    謝雲冥在楚家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一段劇情原書里可沒有寫,本來在下一章作者就會解釋,偏生楚衍穿書的時間在揭秘之前。

    ——謝雲冥被楚家抓住,並和楚長生綁了生死契這回事已經發生了。

    按照劇情線,南境之行後,再過半年就是東境的十六門派大比。那個時候謝雲冥已經脫困,表面上毫發無損的出現在門派大比上。

    楚家困不住謝雲冥,如今的做法也只是拉高謝boss的仇恨值。眼下,當務之急是在楚家找到謝雲冥。

    「少主……您又在發呆嗎?」南竹的聲音帶著幾分小心翼翼。

    楚衍看著南竹那張單純的娃娃臉,心底思忖片刻,開始進入演員狀態,從中套話,「南竹,你說我真的沒有見過謝雲冥嗎?」

    南竹一臉篤定的點頭,「那當然了,南竹自幼伴隨少主一同長大,少主和謝雲冥根本沒有交集。」

    「可我為什麼一覺醒來,總是不由自主的想著這個人?腦海中還會浮現出他的樣子,一身白衣負劍,如風光霽月,勝芝蘭玉樹,又是雲霄界不可多得的天之驕子。」

    楚衍絞盡腦汁,把原書中描寫謝雲冥的好詞好句都念了出來,並用上了極其「真摯」的語氣。

    南竹︰「……」

    南竹听完後一臉震驚,震驚後又帶上了幾分難以言喻的復雜。

    楚衍看著他這番表情變化,只當南竹是隱藏不下去,準備向自己坦白謝雲冥的下落——

    「少主!男子在成人前,都會對夢中人有那麼一些朦朧的好感。雖說大部分男子的憧憬對象都是女子……您憧憬的人是個素未蒙面的男子,可您之前也只能听一些外頭的傳聞入夢,夢到名聲在外的謝雲冥應該也是正常的。」

    說到這里,南竹又壓低嗓音小聲的問了句,「屬下現在準備熱水,少主好先洗澡?」

    楚衍︰「??」

    「我憧憬謝雲冥?不是,南竹,你是不誤會什麼了……」楚衍解釋到一半,看著南竹那副「少主莫慌我不會告訴別人的神情」,頓時黑了臉,「我真的沒有做那種夢!」

    「嗯嗯,少主沒有做那種夢。」南竹點頭,然後轉身去吩咐其他在外面等候的下人備洗澡水。「少主昏迷多日,也該洗漱一下,對吧?!」

    「……」楚衍總算是體驗到了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他為什麼要亂吹謝雲冥的彩虹屁?

    不過現在可以確認的一點是,南竹對謝雲冥被抓進楚家的事情,的確不知情。

    *

    半刻鐘後。

    楚衍泡在南竹倒好的洗澡水里,藥香的氣息氤氳了半間屋子。

    楚衍沒頭緒的想著自己的現狀,對泡澡也並不享受。他像是一尾煮在鍋里的魚,現在是溫水,但是很快就會變成沸水把他煮熟。

    要是能知道謝雲冥被關在哪里就好了——

    「轟隆——!」

    一道沉悶的聲響倏然從屋外傳來,像是大地被撼動,連帶著浴池里的水也波瀾起伏。

    發生了什麼?

    楚衍挑起眉頭,楚家主宅可是設下了上古結界保護,外人入侵是絕不可能造成這麼大的動靜,除非是內里。

    難道說,謝雲冥有動靜了?

    一想到這個可能,楚衍從浴池里起身,只穿了件浴袍就抬腳朝外走。

    楚衍將將走到門口,就被恪盡職守的南竹攔了下來,「少主,您這是做什麼?出門要更衣的,而且您現在洗澡都不讓南竹服侍您……」

    「……」楚衍踏出去的腳又被迫收了回來,一邊被南竹帶去更衣,一邊問,「剛剛那個地震,是發生了什麼?」

    「不礙事的,主宅中有家主和大長老坐鎮,應該也是些無關痛癢的小事。據說一個月前大長老抓了只凶獸放進了地宮中,也許就是凶獸所為。」

    南竹說著,給楚衍拉開了衣櫃的櫃門。

    入眼全是一片觸目驚心的紅色,滿衣櫃的紅衣服,樣式和刺繡花紋或許有些微區別,但是主體顏色都是紅色。

    也不知道楚長生這是單純愛好紅色,還是有別的用途。

    「少主今日想穿哪件?」南竹轉頭詢問。

    「除了紅色沒有其他顏色嗎?」

    「沒有,少主的衣服都是紅色。紅色在楚家只有嫡系才能穿,未及冠的繼承人都要穿紅色,直到家主轉交儀式之後。」

    南竹解釋著,為了和少主多說兩句,順帶也把前因後果交代了。之前少主生病臥床的時候,從來都不對穿衣打扮有什麼關心。難得今日少主問起來,南竹心底很是欣慰。

    「噢,那就這件吧。」楚衍隨便選了一件。

    南竹替他穿好衣服,看著身形挺拔的人忍不住在旁夸了一句,「少主今日的精神氣看起來真好。」

    楚衍聞言看了眼鏡子,楚長生的眉眼長的極好,五官還和自己原來的臉有點神似,就是隱隱透著病懨的神色,有些沒精神。南竹這麼說,大概是以前臥病在床的楚長生更加面如白紙。

    「走吧,我們過去看看大長老抓來的凶獸是個什麼樣子。」換好了衣服,楚衍不動聲色的將話題轉了回來。

    「少主現在就要去嗎?」南竹面露難色。

    「我不能去嗎?」

    這個問題楚衍已經猜到了,並且做好了面對南竹反駁的心理準備,他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讓這個對他沒有什麼防備的少年帶他過去。

    只要南竹繼續開口——

    「當然不是。您可是少主,楚家上下,除了楚煙小姐和家主的住處,您哪里不能去?」南竹這番話說的義正言辭。

    楚衍有些懷疑自己的听覺是否正常。

    楚家上下他可以去?甚至除了南竹說得兩個地方,他都能去?

    謝雲冥怎麼關,都不可能關進這兩個地方吧?而且謝雲冥還是楚家大長老抓進來的,要關也只能關進他那邊的地盤。

    「那我們還等什麼?趕緊過去!」楚衍抬腿就準備走。

    「但是少主,因為您許久都不曾出門,南竹也只在院子里養了一只白鸞鳥。按照規矩,少主出行,需要十二只白鸞拉車……」

    楚衍無語凝噎了一會兒,「哪那麼多規矩?一只夠了。」

    等集齊了十二只白鸞,怕是黃花菜都涼了。

    「好吧,那只能委屈少主將就了。」

    南竹說著,抬手捏了一道法訣。靈力自他手中凝聚,頃刻間化作了一只巨大的雪白鸞鳥落在楚衍身前。

    那白鸞的背上還有供人乘坐的椅子,像個轎子似的精致,兩邊還掛了紗質的簾子。

    就這還叫將就?

    驚于楚家的排面,但楚衍心里還念著謝雲冥,也不多話,直接坐上了代步白鸞。

    白鸞鳥將巨大的羽翼張開,盤旋而上,不過眨眼就飛至空中。楚衍坐在里面如履平地,感覺不到絲毫的顛簸,甚至連頭發絲都沒有凌亂過哪怕一根,舒適度達到了極點。

    從白鸞上往下看,是遼闊的楚家主宅,蒼翠的草木並古樸的建築十分富有規律性,像是處于一個巨大的陣法之中。

    不過片刻,白鸞盤旋而落,停在了一道結界的面前。

第三章 謝雲冥好像不講道理
這結界附近並沒有護衛看守,只在入口處設下了一塊「禁地」的石碑。

    楚衍從白鸞背上下來,正準備走進去的時候,听到了一道詫異的嗓音。

    「兄長?!」

    楚衍循聲望去,說這話的人是一名少女,她穿著一身紅色的勁裝,配上束好的頭發,腰間佩戴著一把古樸優雅的長刀,整個人顯得英姿颯爽,張揚明烈。

    「兄長怎麼會在這里?听聞兄長大病初愈,更應該調理好身體才是。」

    少女一邊說著,一邊朝楚衍走過來。她的身後跟著數十名穿著暗金色衣袍的護衛,每個人臉上都戴著一張暗金色面具。

    能穿紅衣服,又喊自己是兄長的角色,應該是楚長生的妹妹——楚煙。

    楚衍從思緒回神過來,回答道,「听南竹說大長老抓了一只凶獸,所以才鬧出剛才的動靜。我有些好奇,便過來看看。」

    「鬧出動靜的……」楚煙的話語有些不自然的頓了頓,隨後又順著楚衍的話繼續往下說,「凶獸都是鎖在地宮之中……能鬧出那般動靜的定非善類,兄長的病才好,去地宮會太勞累……」

    「我的病已經好了,難得有機會出門,所以想出來走走,不礙事的。」楚衍表面上神色溫和,實則一直在關注楚煙臉上的表情變化。

    楚煙好像是在掩飾著什麼,應該是出了什麼事。估計也不想讓他進去禁地里。

    「妹妹是因為什麼原因過來的?」楚衍問她。

    「父親讓我從禁地地宮取一件東西。」楚煙抬眼,神情帶著猶豫說道,「若是兄長想去也不是不可,不過不要離我太遠,我會護兄長周全。」

    「好,有勞妹妹了。」楚衍很有自知之明的點頭,畢竟他現在是個戰五渣不說,還有一副不怎麼健康的身體,和修真界的修士是不能比較的。

    楚煙揮了揮手,下令道,「龍影衛听令,護好少主。」

    隨著楚煙一聲令下,那些原本站在她身後的護衛們皆是小心的守在楚衍周圍,替他開路。而楚煙則是走在最前面,縴瘦的身影氣勢十足,散發著閑人勿進的氣息。

    看著比自己還要矮半個頭的妹妹,楚衍陷入沉思。

    在原書中,楚煙這個角色,性格高傲,脾氣火爆,最拿手的是蠻橫不講道理。

    他本來以為楚煙不會讓自己進去地宮,沒想到意外的好說話。看起來也沒有那麼無理取鬧的樣子。

    禁地結界在他們走進去的時候沒有阻攔,但結界里的禁地與外面看是兩幅景象。禁地里看起來很是荒蕪,越往里走,連雜草都不生長,裸露在地面外表的土壤都干裂成了沙狀,看起來有些古怪。

    不過楚煙沒有表現出異常,楚衍也只好維持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直到他們走到了一個類似地宮入口的地方,穿著黑色衣袍的護衛戒備森嚴的守在外面,一個個帶著玄鐵制成的面具,看不到情緒和面孔。比起龍影衛,這群護衛更加沒有聲息。

    楚煙走在前面,看也不看那些護衛一眼,抬腿就往里走。

    就在她快踏進去的時候,那些一動不動的護衛又宛如幽魂般倏然擋在她的面前,沙啞的開口。

    「嫡小姐,您現在不能進去。」

    「我不能進?」

    楚煙冷聲重復了一遍他的話語,眉眼間點燃了火氣,腰間的長刀出鞘,猩紅色的靈力覆蓋其上,如烈火灼灼。

    「這楚家上下除了我兄長和我父親的住所,還有本小姐不能去的地方?快點滾開,不然格殺勿!」

    「嫡小姐,大長老吩咐過,此刻不能讓任何人進入禁地地宮。大長老的命令權限在小姐您的權限之上,除非您帶了家主令,才能越過大長老這道命令。」

    楚煙氣極,「真當我不敢動手?父親大人正在閉關,怎麼可能——」

    「那少主可以進去嗎?」

    就在雙方爭執之時,一道不重不輕的話語聲從他們身後響起。說這話的人,穿著一身紅衣,雖明艷卻不凌厲,如畫的眉目帶著幾分病態,卻無法消褪一身溫雅如玉的氣質。

    眾所周知,楚家只有一位少主,但這位少主因為自幼病榻纏身,哪怕是在楚家主宅也鮮少露面。沒想到這次禁地的動靜會將他也引來。

    「兄長……」听到楚衍出聲,楚煙連忙收斂了自己脾性,把長刀歸鞘,退到了楚衍的身側去。

    被影龍衛護得嚴嚴實實的楚衍在一開始並沒有被那些黑衣護衛發現,等他走近的時候,楚煙已經先沖上去發了頓火,這才變成了剛剛那副局面。

    「少主親臨,自然有權限入內。」

    守在地宮入口的黑衣護衛依次散開,恭敬的給楚衍讓出一條道路來。

    「走吧。」

    *

    地宮的入口之下的路很長,昏黃的壁燈懸掛在暗道里,不甚清晰的照亮暗道牆壁上的古老符文。除此之外,牆壁上沒有其他的裝飾。

    如果不是楚煙一直在說話,這里的氣氛倒是有些詭異。

    「還好今日兄長也來了,不然那些刻板的墨龍衛定不會讓我們進來。也不知道大長老他們怎麼回事,動不動就封鎖禁地地宮,讓他們鎮守在這里,他們卻像是把自己當成了自家後花園似的,連本小姐也不讓進。」

    楚煙帶著埋怨的意味說著,話語里的硝煙味又逐漸涌了上來。

    「妹妹莫要生氣,或許他們有要事需要處理,還來不及向你說明。」楚衍出聲安慰了一句。

    「哼,我就知道,兄長就是會袒護那群老頭。」楚煙將頭轉到一邊去。

    「……」楚衍挑了挑眉頭,看來楚煙對楚家長老的意見很大,而原來的楚長生卻是偏向長老那邊。「就事論事,若是他們不拿出個理來,我也不站他們那里。」

    「那就再好不過……」

    「轟隆——!!!」

    正在他們談論的時候,更大聲的巨響從四周傳來。這一次,暗道的壁燈都在不安的顫動著,牆壁都出現了裂紋。

    那些刻在牆壁上的古老符文亮起,暗紅色的紋路飛快閃過,又將牆壁上那些裂紋修復如初。

    「嘖,不知道他們這次是弄了個什麼放在地宮里,總不會又是一頭上古凶獸吧……」楚煙低聲嘀咕著。

    離得近的楚衍自然是听到了楚煙的嘀咕,上古凶獸他不知道,但是謝雲冥的戰斗力,怕是過猶不及。

    楚衍心中戚戚,「我們走快一些。」

    說完這句話,楚衍抬腳便往右邊的方向走去。

    「兄長,錯了,是這邊——」楚煙連忙喊著他。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

    楚衍身側的牆壁直接裂開一大塊,碎裂開來的碎石還來不及被那些符文修復,飛濺到了楚衍身上。

    「唔……」楚衍悶哼了一聲,卻是沒有起身躲開。

    「兄長!!」楚煙驚慌失措的喊著,「你快過來,禁地暗道的陣法會傷到你的!」

    那些牆壁上的符文再次亮起,暗紅色的紋路正在飛快朝楚衍所在的這個缺口涌來,似是要將這里修補。

    楚衍微微倒吸一口涼氣,不是他不想過去,而是他撒不開手。

    心口涌上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這牆後面,該不會就是謝雲冥了吧?

    正在他思索間,那些暗紅色的符文已經覆蓋了上來。

    楚衍猶豫了一下,到底沒有松手。

    下一刻,猩紅的血珠從楚衍的手中滾落到牆壁的裂紋里,與那些古老的符文踫撞到一起後,竟化成了金色的符文。牆壁上的暗紅色符文頓時消失了大半,被那些金色的符文替換。

    楚衍只覺得自己的腦海多出了一副迷宮地圖一樣的東西,只是他還來不及細想——

    暗道的結構開始發生變化,堵在楚衍面前的牆壁自動消散,露出牆後的場景來。

    「噌——!」

    耳邊劍器聲嗡鳴,一把凌厲的劍刃倏然橫在他的脖頸前。

    劍氣冰寒四溢,令人如墜冰窖。

    牙齒不受控制的打了個寒顫,那一剎那,楚衍感受到了殺意。他微微抬眼看向持劍之人,恰好對上了一雙冷漠的眼。非凶狠也非厭惡,卻戾氣滿盈,像是在看一個死物。

    「……」楚衍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眼神,他愣在原地,說不出話來。

    忽然,那人將頭低下來。

    暗道里的光影晦暗不清,楚衍看不清這人的神情,唯能听到那道沙啞的嗓音嘲諷的說道。

    「你就是楚長生。」

    「不是……」楚衍下意識的否認。

    他的話音剛落,脖頸上的劍刃又湊近了幾分。刺痛感伴隨著淡淡的血腥味傳來,大概是破皮了。

    但是楚衍覺得這個人應該不會殺掉自己。畢竟以他的實力,送自己上路只要片刻,用不著這麼輕微的試探……

    一聲冷哼過後,竛在楚衍脖頸的劍鋒終于舍得挪開。

    楚衍還來不及松一口氣,他整個人就被倏然倒下的人影壓了個正著。

    想殺他的人,竟然先一步昏倒了。

    「喂……你……」楚衍被壓得踉蹌了兩步,他這具身體本就羸弱,為了能站穩腳跟,他不得不伸手將倒向他的人影抱住。

    這下,楚衍呼吸間全是濃烈的血腥味。他忍不住低頭,才發現這人的脖頸上有一道猙獰的傷口,鮮血止不住的往外流。

    楚衍愣了愣,他剛剛明明沒有在這人身上聞到過血腥味,這人怎麼突然就受傷了……

    腦海中有什麼思緒一閃而過,楚衍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他騰出一只手來摸了摸自己的脖頸,那里光潔如初,沒有傷口。

    不僅如此,他被碎石塊劃破的手掌,此刻也沒有任何傷口了。

    普通人沒有這麼夸張的自愈力,更不要說他這個病秧子。

    除非是替命蠱。

    寄生于生死契之上,子蠱代母蠱受命。

    也就是說,他所受到的傷,會擴大幾十倍不止轉移到這人身上。

    ——這人就是謝雲冥!

第四章 先把人撈出去
意識到壓在自己身上的人就是謝雲冥之後,楚衍只覺得手里抱著個燙手烙鐵,心里有點滲的慌。

    可轉念一想,他此行來禁地就是為了尋找謝雲冥,不能撒手不管。

    深吸一口氣後,楚衍小心的攙扶起昏迷的謝雲冥,試圖將人扶著走出去。

    「鐺——!」鐵塊沉悶的踫撞聲響起。

    楚衍低頭,發現謝雲冥身上還鎖著兩根粗壯的玄鐵鐵鏈。鐵鏈從腳踝處連接著暗道的牆壁,不知是什麼材質做的,很是牢固的樣子,不然謝雲冥也不會砍不斷這兩根。

    楚衍湊近了看,發現鐵鏈上面的符文和暗道牆壁上的符文有些類似。想起剛剛沾了自己的血而消散的暗紅色符文,楚衍打算試試看同樣的方法能不能拆開這兩根鐵鏈。

    介于替命蠱的關系,楚衍沒敢劃開太大的傷口。

    細微一點血絲從楚衍的手指蔓延到鐵鏈的表面,那些斑駁的暗紅色符文變成了金色,束縛住謝雲冥的鐵鏈也隨之消失。

    與此同時,楚衍看到了謝雲冥的手上憑空劃開了一道口子,鮮血滲了出來。

    「……」好家伙。

    這替命蠱果真霸道,哪怕自己身上出現一絲絲的傷口,照樣會反噬到謝雲冥身上。

    被人這般限制,難怪謝雲冥復仇的時候,會一劍把人捅了個對穿。

    楚衍正同情謝雲冥的遭遇,驀地回神過來現在自己將會是那個被他一劍對穿的倒霉蛋……同情心頓時變成了惆悵。

    「不管怎樣,先把人出去再說。」

    楚衍對著昏迷的謝雲冥自言自語了一句,再度將人攙扶到自己身上,朝暗道的出口走去。

    先前被謝雲冥打岔,等楚衍再次看剛剛腦海中出現的景象,發現正是這地宮的地圖。

    這里原來應該是間牢房一樣的屋子,不過因為地宮暗道進行自我修復,這一片區域的結構發生改變,牢房成了暗道,暗道成了牢房。

    「兄長!兄長——!」

    就在這時,楚煙焦急的呼喊聲從不遠處傳來。

    「我在……」楚衍正準備應聲,側頭一看自己還扶著的人,頓時陷入糾結。

    出聲吧,謝雲冥的身份是個問題,堂堂劍宗首席弟子,突然出現在楚家的禁地地宮,怎麼都不好解釋。

    而且也不知道楚煙她知不知道地宮困著謝雲冥這事……

    可不出聲,他一個人把謝雲冥帶出地宮都很困難,就算有地圖,門口還有一排排護衛。

    猶豫再三,楚衍還是應聲了,「我在這里!!」

    先前因為暗道牆壁符文發生了變化,連著改動了地宮的一部分布局,將楚衍和楚煙等人分開,讓後者焦急不已。

    楚煙本是匆匆循聲趕了過來,怎知一過來就看到楚衍被人壓在身下,一時間整個人都不好了。

    什麼人敢壓在她家兄長的身上,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楚煙手中的赤月刀已經出鞘,猩紅的刀身附上了靈力——

    「什麼人竟然敢……竟然……」

    楚煙「竟然」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因,她看到她家兄長用一種極其小心點動作抱著那人,盡量不讓那人從他身上摔下來。

    「兄長,你扶著的人是誰?你……莫非認識他?」

    楚煙十分疑惑,她家兄長自幼病榻纏身,從未出過遠門,認識的人除了楚家人,外人可是屈指可數。更別說這人還在他們楚家禁地地宮,行跡十分可疑。

    「……」面對楚煙的質疑,楚衍摸了摸鼻子,「在夢里認識算嗎?」

    「還有這種事……」

    楚煙嘀咕著,又走近了一些,看清楚衍身上那人的模樣後,神情帶著幾分不確定般遲疑,「這人看著有點像劍宗謝雲冥……不過謝雲冥不是失蹤了嗎?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我們楚家禁地?」

    這麼說,楚煙對生死契之事也不知情?

    楚衍頓時眼楮一亮,不知情好啊,這樣楚煙就不會阻攔他把謝雲冥帶出去了。

    「妹妹,我想帶他出去,你看可以嗎?」

    「只要是兄長的要求,有什麼事是不可以的?」楚煙想也不想的回答,但眼底的遲疑還沒有褪去,「但這人的身份……」

    「他不會害我的。」

    楚衍的語氣過于篤定,令楚煙沒忍住朝壓在她家兄長身上的那人看了好幾眼。

    那人越看越像謝雲冥。

    南境秘境開啟的時候,楚煙還見過謝雲冥一面。像謝雲冥這樣的天之驕子,楚煙從沒有見過他這麼狼狽的樣子。

    「帶出去可以,但畢竟是被關在地宮里的危險人物……又疑似謝雲冥,兄長把這個封印靈力的靈符給他貼上,免得這人醒來後翻臉不認賬。」

    楚煙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道靈符來,遞給了楚衍。

    「……噢。」楚衍伸手接過靈符,「靈符可以起效多久時間?」

    「大概三天,三天後要換新的靈符重新封印靈力。」楚煙解釋。

    「這樣啊……」楚衍若有所思,他將靈符捏在手心,在楚煙看不到手的位置,做了一個貼符紙的動作。

    楚衍︰「貼上了,我們走吧。」

    實際上,楚衍把靈符貼在了自己手上,那道靈符便消失了。三天的時間太長,不清楚會發生什麼變故,自己這具身體沒什麼力量,要是大長老等人強硬要關謝雲冥,給謝雲冥貼上了封鎖靈力的靈符等于功虧一簣。

    就在他們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那些穿著黑色衣袍的護衛從拐角處沖了過來。

    「將擾亂禁地地宮的人拿下——!」

    「……」這來的也太快了吧,都還沒有走出地宮呢。

    楚衍皺眉,思考著對策。

    一旁,楚煙看著墨龍衛這副架勢,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猜測,這大概是大長老私自抓來的人。

    她在心底一聲冷笑,表面上卻仍然皺著眉頭開口詢問,「怎麼?連我和兄長來地宮都算擾亂了嗎?!」

    「屬下不敢冒犯少主和嫡小姐,只是……」

    「行了,哪那麼多廢話。給本小姐讓開,我們還有要事要辦。」楚煙不動聲色的擋在楚衍的身前,替他遮掩。

    「可大長老吩咐過……」

    墨龍衛的話語說到一半,便被另外一道聲音打斷了。

    「怎麼又是大長老,本少主再吩咐你們讓開不行嗎?」

    有楚煙起頭,楚衍連忙擺出自己的身份。

    「少主的權限在大長老之上,自然可以。」墨龍衛們一板一眼的說著,同時恭敬的低下頭來,給楚衍等人讓出一條道路來。

    楚煙甚是解氣,「哼,算你們識相,還記得誰才是楚家的主子。」

    楚衍見狀,微微挑眉。楚家少主的身份比他想象中的權利還要大。本以為楚家養的是個傀儡少主,權限都被架空了的廢物。沒想到少主的權限僅次家主,還能越過大長老。他在原書中讀楚長生那個角色的時候,可一點都沒有看出來。

    沒了墨龍衛的阻攔,他們很快就走到了地宮出口。

    臨近出口之前,楚煙忽然停下腳步,「兄長,我還有要事要辦。龍影衛就在出口處等候,他們會繼續護送你回院落。此時楚家不同往日……你若是還想出門,必須要帶上十二位龍影衛。還有一些事情還來不及與你細說,等我從地宮出去再去找你。」

    「好的。」楚衍點了點頭。

    來地宮之前楚煙就說要拿一件東西,但暗道那里出了點意外,楚煙估計忙著找自己,都沒有空去拿。

    他看著轉身的少女,下意識叮囑了一句,「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萬事小心。」

    「……」楚煙的身形一頓,隨後又快速朝前走去,在她的身影消失之前,從暗道那頭傳來了一聲回音,似乎帶著幾分模糊不清的雀躍,「知道了!」

    *

    出了地宮,在龍影衛的護送下,楚衍重新回到了禁地邊界處。

    楚衍的左腳才踏出結界,一道灰色的身影便朝他的方向撲了過來。幸虧有龍影衛在前擋著,楚衍才沒有被撞到。

    只是,楚衍還來不及松一口氣——

    「少主!!您怎麼自己一個人先進去地宮里?今日的結界南竹忽然沒有權限了,沒有辦法及時追上您的腳步,還好您沒事!!」

    「啊這是什麼人?!!他怎麼敢壓在少主您的身上,太過分了,真是豈有此理!少主您何等身份,怎容他人糟蹋……」

    「閉——嘴——!」

    被吵得腦瓜疼的楚衍面無表情的吐出兩個字,把南竹那張宛如喇叭正在叭了個叭的嘴關上了。

    南竹︰「……」

    不能說話的南竹一臉委屈的看著楚衍,配合他那張娃娃臉,真是可憐極了。

    楚衍清了清嗓子,看著還杵在自己周圍的十多名龍影衛,安撫道,「回去再和你說。」

    這一次,為了讓自己不被落下,南竹特意吩咐白鸞飛慢一些,好讓白雁能跟上。

    按照規矩,楚家僕從都是乘坐白雁,白雁雖然也是靈鳥,但速度比白鸞要慢許多。

    白鸞是楚家人才能坐的,且數量都有嚴格的要求。嫡系之下,最多只能用四只白鸞。而嫡系之間,嫡小姐楚煙是八只,少主是十二只,家主則是十六只。

    看著悠閑盤旋起飛的白鸞,南竹忽然有些慶幸自己只備了一只應急,不然十二只白鸞可沒這麼好說話……

    想著想著,南竹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少主!!閑雜人等不能和您一起乘坐白鸞的!這不合規矩!」

    沒多久,他家少主一句輕飄飄的話語從前端傳來,「他不是閑雜人等,他超貴的。」

    南竹︰「……」

    超貴是有多貴?總不能比少主的身份還要尊貴。

    說起來,那人的樣貌看起來與少主的夢中人劍宗謝雲冥相似,少主總不會是對他心動了吧??

    南竹糾結極了。

第五章 他是真的不講道理
回到了楚衍住的院落後,在南竹不贊同的目光中,楚衍把謝雲冥安置在了他自己的屋子里。

    「少主,這個人……」

    南竹詢問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原本走進屋子里的楚衍倏然又轉身折了回來,一臉嚴肅。

    「少主您有什麼事嗎?!」被楚衍的表情感染,南竹也跟著緊張了起來。

    楚衍問他︰「南竹,你會藥理對吧?」

    「這是當然,雖然不及藥王谷醫師那般起死回生,一手醫術也有枯木逢春之效。」南竹回答得胸有成竹。

    楚衍眼楮一亮,「先過來幫他看看傷勢。」

    南竹的表情頓時凝固︰「……」

    半刻鐘後,南竹收回了把脈的手。

    「如何?」楚衍殷切的詢問。

    「內里氣血空虧,且經脈受損十分嚴重,好在靈台與元嬰無事,休養兩三個月就能徹底痊愈。」

    南竹回答完楚衍的問題後,再也憋不住心底的疑惑,「少主,您怎麼從地宮走了一趟,帶了個重傷的元嬰修士出來?您先前不是去看凶獸的嗎?」

    「……」想起自己之前的借口,楚衍掃了眼謝雲冥,開始睜眼說瞎話。

    「進入地宮後,我不知怎麼就和妹妹走散了,然後就遇到了這個人。這個人因為我身上多了三道傷口。脖子那麼大一條口子,還有這手掌,這手指。要不是這位道友,這些傷口估計就出現在我身上了!」

    「啊這……這……竟然這麼凶險!」南竹看了看謝雲冥身上的傷口,又看了看他家少主那安然無恙的脖子和手。

    如果兩人的傷口互換一下……光是想想,南竹只覺得呼吸都要凝固了,少主一定不能有事!

    想到這里,南竹語氣帶著幾分劫後余生的慶幸,目光看向那名霸佔了他家少主床榻的人,頓時也覺得不是那麼礙眼了,「那還真是多虧了這位道友挺身相助,難怪少主對他這般愛護……」

    「嗯,沒錯。」楚衍一邊為自己的胡謅在心底鼓掌,一邊端起桌案旁的茶水喝了一口。

    怎知,南竹的那句話還沒有說完——

    「南竹起初還以為是因為這位道友長得像少主您的夢中人,您才把他帶回來的。」

    「咳咳咳——!」楚衍一口茶水嗆了個正著。

    南竹連忙上前幫他拍背順氣,卻被楚衍用端著茶杯的手攔下來,「咳咳……南竹你說什麼?什麼夢中人?」

    「就是劍宗謝雲冥啊,少主您忘了嗎?這還是您昨夜的夢!」

    「南竹!!」楚衍咬牙切齒。

    「我在!!」南竹一臉坦誠。

    「關上你的嘴巴!先去打盆溫水來,然後去準備一些吃的,清淡白粥、補血藥膳之類。還有衣裳……拿幾套他能穿的過來備好。」

    南竹︰「……」

    被禁言的南竹閉著嘴巴,端來了一盆溫水後,又飛快的跑去準備楚衍要的東西。

    *

    看著南竹走出視線之外,楚衍這才把注意力放到床榻上躺著的謝雲冥身上。

    從地宮出來太匆忙,謝雲冥的傷口當時根本沒時間處理。所幸修士受的皮外傷愈合能力也很強,現在已經止血結痂了。

    楚衍拿起毛巾打濕擰干,打算給謝雲冥擦擦身上的血污。脖子上的那道傷口實在是有些可怖,也難怪南竹沒有將謝雲冥認出來,只當他是個長得像謝雲冥的人。

    畢竟哪怕在原書中,謝雲冥鮮少有受傷狼狽的時候。

    楚衍才感慨完因受傷而溫順的謝雲冥多麼少見,一只手倏然將楚衍拿著毛巾的那只手腕捏緊,力道之大,讓猝不及防的楚衍直接重心不穩,整個人朝前撲去。

    他本來是俯身的動作,現在整個人呈「大」字型撞在了謝雲冥的身上。

    「嘶——!」鼻尖被撞,酸楚感令楚衍的眼眶瞬間涌上了淚花。

    「嘖。」身前的人露出一聲意味不明的嗤笑。

    楚衍下意識抬頭。

    謝雲冥已然甦醒,在剛剛捏住自己手腕的時候就坐起了身,此刻正在打量著自己。

    現在還是下午,日光透窗,照亮了謝雲冥一半的側臉,另外一半則是沒入了陰影里。

    墨發如綢緞般散開,俊美的眉眼微揚著,目光中隱隱能看出幾分審視與嘲諷,刀削般的鼻梁下,薄唇似笑非笑。

    楚衍微微屏住呼吸。

    謝雲冥的外貌是極好的,起碼在原書中,寫他的長相和氣質,作者就能用上三四段的形容詞。如今,那些風光霽月的描寫,一點也不參水分。

    從謝雲冥的容貌中回神後,楚衍試圖把手從謝雲冥的桎梏中掙扎出來,但無果,捏著他手腕的那只手依舊紋絲不動。

    「你能不能先松手?」楚衍躊躇了片刻,用上了商量的語氣,「有事可以好好商量……」

    楚衍的話音落下,捏住他手腕的力道不減反增。

    謝雲冥低下頭,沙啞的嗓音中帶著嘲諷,「楚少主真是貴人多忘事,你我何曾有商量的余地?」

    生死契已經立下,還有什麼商量的余地?

    讀出了謝雲冥的言外之意,在濃厚的求生欲下,楚衍的思緒飛快的轉動著,「生死契可以解開……」

    「哦?」謝雲冥眯起了眼楮。

    「但是、但是現在我暫時沒有找到方法——」

    「那就是無解。」謝雲冥冷笑。

    「只是暫時!」楚衍努力為自己辯解,「當時我病的神志都已經模糊,整個人是昏死狀態,哪來的力氣去立生死契?不管你信不信,這個生死契都並非我願。我若是真的想找人續命,也應該是找對我忠誠之人。你我本無緣,我又何必冒險。」

    楚衍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試圖把自己身上那口又黑又重的鍋挪開。

    謝雲冥听完後微微彎起唇角,看起來心情很好的模樣,到頭來卻是一聲嗤笑,「我信你?」

    楚衍︰「……」

    得了,鍋又穩當的落回他自己頭上。

    楚衍一時間也想不出別的話語來說服謝雲冥,就算他磨破嘴皮子,也不一定能打消謝雲冥的疑心。

    萬般無奈之下,楚衍有些自暴自棄的隨口問了一句,「那你要怎樣才能信我?」

    「你孤身一人,與我去劍宗。」

    謝雲冥這般說道。

    「……」根本沒有料想到謝雲冥會回答自己的楚衍愣了愣。

    謝boss就開了這個條件?

    就這麼簡單?!

    就這?!

    「沒問題!!」楚衍點頭點的干脆,等他回答完後,神情里反而帶著幾分遲疑。

    謝雲冥聲音散漫,「怎麼?想反悔了?」

    「我當然不會反悔,倒是你,屆時可不要賴賬。」

    「嘖。」謝雲冥嗤笑,眼底閃過的那抹深意微不可查,「我自然不會賴賬,只要你去,我便信你無辜。」

    劍宗位于東境的極東之地,離南境楚家有萬萬里之遠。楚長生若敢孤身一人與他前往劍宗,沒了楚家的庇護,他大可畫地為牢,將楚長生控制在自己手中。就算有生死契,軟肋也不會任他人拿捏。

    念及此處,謝雲冥垂眼看著依舊沒什麼戒備的人。如果真的不是楚長生裝的逼真,他還真想不到——楚家那群狡猾的老東西,怎麼養出了這麼個……

    「吱呀——!」

    木門被人從外推開的聲音響起,剎時打斷了謝雲冥的思緒。

    「少主,南竹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全部準備妥當了!這下南竹可以說話了吧!」一道歡喜的聲音由遠及近傳來。

    話音落下的時候,穿著灰色衣袍的娃娃臉少年已經佇立在床榻邊上不遠的地方,睜圓了一雙眼楮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們。

    謝雲冥不動聲色的松開了桎梏楚衍的手。

    「……啊這個,少主您听南竹解釋,南竹不是故意闖進來的……之前您大部分時間臥病在床,南竹不自己進屋的話,很難照顧好您……眼下也是沒有想到,您如今痊愈了會做一些私密的事情……」

    解釋的話語越說道最後,南竹的聲音就越小。臉上掛著一副「我打斷了少主和他夢中人傾訴衷腸之事我有罪」的表情。

    楚衍額頭的青筋暴起了一根︰「……」

    這特麼是錯在你闖進來嗎?!這分明是錯在你顛倒黑白!!

    不過南竹也不是沒有幫忙,好歹謝雲冥肯撒手了。

    楚衍深吸一口氣,黑了半張臉解釋,「我們什麼事都沒有!」

    「啊?」南竹一愣,隨即又恍然大悟般點了點頭,「好的,南竹就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我謝謝你……」楚衍的話語聲帶著幾分虛弱,打算把這個話題就此揭篇,換一個新的話題,「讓你準備的東西呢?準備好就都拿進來吧……」

    「膳食已經在外面的飯桌備好,傷藥和衣裳都裝在這個乾坤袋里。因為是大致判斷這位道友的身形,衣裳的貼合程度可能不盡完美,不過裁縫都在門外候著了,隨時可以量身定制。」

    南竹說著,便將乾坤袋遞給了楚衍。

    楚衍再將這個乾坤袋轉遞到了謝雲冥手里,目光殷殷的看著他,「你等會洗個澡,換身衣服,然後吃個飯如何?」

    只見謝雲冥抬手捏了一道除塵術,一身白衣在頃刻間恢復了昔日縴塵不染。傷口處莫說血污,連傷疤都沒有留下一絲,皮膚變得光潔如初。

    在楚衍瞪圓了眼楮的詫異表情中,謝雲冥繼續說道,「倒也不必,我已闢谷。」

    「……」是噢。

    修為到了謝雲冥這個地步,不吃飯吃空氣就能活了。而且楚家主宅人均闢谷,唯有楚衍還要保證自己的一日三餐。

    「這位道友,我家少主浴池里都是千年靈水,吃食的食材都是經過精挑細選,不會對身體積累雜質,反而有益。」南竹盡心盡力的替他家少主說話,「橫豎都是我家少主對您的一片真心,不如試一試吧?」

    楚衍︰「……」

    好好的一個南竹,怎麼偏偏長了張嘴?

    比起正在磨牙的楚衍,謝雲冥思忖片刻,竟是點下頭來,「那便試試。」

    南境楚家的奢靡他之前早有耳聞,把千年靈水當洗澡水,普天之下怕也僅此一家。

    不過楚家這下血本養的少主——

    謝雲冥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明顯心不在焉的楚衍。楚家怕是要血本無歸。

#主受  #修真  #穿越 
分類:藝文

耽美、穿越題材小說/影視,關注劍俠情緣3、古劍奇譚網路版、古劍奇譚系列、仙劍奇俠傳系列相關資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