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深夜的電話亭-第四畫

秋天的午後,天涼好個秋。
一個七十幾歲的老婦人坐在輪椅上,後面推著她的是她四十幾歲的女兒。
女兒把輪椅推到公園的大樹下,把媽媽放在涼椅旁,而自己則坐在涼椅上。
老婦人先開口說話”你這個月該幫我付的保險費,都已經幫我繳了吧?”
“嗯嗯…已經都繳了。”女兒冷淡地回答道。
過了許久,老婦人又再次發話。
“還有妳弟弟留下的那些財產,他和那個女人本來就該辦離婚的,只是當初沒有離成,怎麼可以財產都歸那個女人?”老婦人語帶不留情。
“媽!你口中的那個女人,肚子裡面懷了妳孫子,你不該留點錢給妳孫子嗎?而且,弟弟其實也沒有留下多少錢好嗎?”女兒語帶不屑,但卻又不得不回答。
“拜託!誰知道那個小孩是不是別的男人的種。”老婦人小聲地抱怨。
“媽!如果不是又怎樣?妳已經毀了弟弟的婚姻了,妳就放過他的愛的女人和他的孩子吧!”女兒開始攻擊性發言。
“妳怎麼這樣講話?我是你媽耶!生妳養妳的媽,當年要不是為了妳和妳弟弟,我早就和你爸離婚了。因為有你們,我才覺得人生有了希望,結果妳和妳弟長大翅膀硬了,就忘記我這個娘了。”老婦人像要把一輩子的怨氣都發出來。
“所以呢?為了讓妳延續妳的人生希望,即便我一輩子都不嫁,我弟的婚姻被妳毀了,妳也都覺得不在乎?”女兒開始有點歇斯底里地問。
老婦女一臉委屈的瞪著她的女兒。
“妳不要再用這種表情看著我了,妳自己說,妳什麼時候尊重過我和弟弟?一開始妳的計畫是要弟弟照顧妳,然後要我金援妳,但妳不要弟弟對除了妳以外的女人好,結果妳想盡辦法把自己的媳婦趕走;妳發現我並沒有把我所有的薪水上繳給妳,妳就開始想盡辦法要花光我所有的錢,反正妳就是要我們都把一切都花在妳身上。媽!妳這麼做有意義嗎?”女兒說著眼眶含淚。
“有意義,因為你們是我的小孩,我一輩子這麼辛苦都是為了你們。”老婦人答道。
“是!為了我們。但我們有求妳一定要為了我們嗎?妳生下我們妳也沒經過我們的同意啊!妳應該要有妳自己的人生,而不是綁著我們的人生來完成妳的人生。妳一直說弟弟是那個女人害死的,其實是被妳害死的妳知道嗎?”女兒開始滴下淚水。
“所以呢?”老婦人理直氣壯的問女兒。
“妳到底要什麼?妳到底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女兒大吼的問。
“不為什麼?因為我是你們的媽媽。我是你媽,這輩子妳都擺脫不了我。”老婦人冷靜的回答。
“啊……”女兒發瘋似喊著,縱使引來公園旁人的側目,她也無法顧及。
對她而言,在她的世界裡,從她出生的那刻起,就注定是黑暗的,而兇手居然是自己的母親。
秋天的午後,天涼到也讓人心裡發寒。
<深夜電話亭的悄悄話>
這是一個有控制慾母親的視角,簡單來說,她想做的就是”養兒防老”,年輕時他們或許就對自己的婚姻已經沒有任何期待,但礙於不想因為離婚破壞旁人觀感,所以就用孩子來保住婚姻,但往往最後倒楣的就是孩子,但應該也不是每個孩子都願意讓這樣的母親凌虐。感謝那些會因為”我是你媽”這句話而認命的人,希望他們可以在親情以外的地方得到更豐盛的恩典。
#輪椅  #女兒  #公園  #大樹下  #媽媽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