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百喻經》卷末偈頌

《百喻經》最後有一小段偈頌,其大意是說,這部論是我所著作的,結合了一些趣味好笑的故事,而這些故事之中,究竟是有損害的呢?還是正確有實益的呢?是利大於弊,抑或是弊大於利,那就要靠各位看官的智慧去抉擇觀察,其中所蘊含的義理是否相應。
就好像苦口良藥一般,苦澀的難以下嚥,只要添加蜂蜜,和合成藥丸,就容易吞得下,如同藥方為了治病,方便增添了蜂蜜,這部論著也是如此,先說詼諧幽默的故事,再予以佛法開示,便是為了消除眾生的煩腦病,因此添加了一些趣味性,讓人人都能輕易的理解與接受。
正法中夾帶著戲謔的故事,是為了引起讀者的興趣,不應該本末倒置,如果只是當作笑話看待,而忽略了所要表達的義理,那就十分可惜了。就好像猛烈的瀉藥一樣,會上癮的嗎啡一樣,不是每個人都能吃,這些激烈的藥方,有特定治療的疾病,急症才會狠下重藥,如果以為每次症狀,都可以這樣處理,那就大錯特錯了,那是需要有專業的醫師才能開處方。故事是針對某些現象,為了療癒眾生病,而施設的方便之道。
甚深微妙的佛陀正法,是遠離顛倒夢想,是寂止定靜,歷久彌新,亙古不變,如同汪洋中的燈塔,讓所有的船隻在黑夜中辨明方向,如同太陽普照大地,充滿光明與溫暖。眾生由於有了佛法,在茫茫的輪迴大海中,在無明煩惱的暗夜中,猶如定心針,有了光明,有了希望。
如同服下醫生開的瀉藥,這是輔助療法,具有毒性,不宜久服,否則必然會產生後遺症,因此醫生還會給予溫和的調理藥方,所以用酥酪來滋潤身體的腸胃,我現在也是用這種方法,先講說逗趣離奇的故事,再引申出寂定的佛法義理,讓讀者能有所省悟,向佛道邁進。
有不死藥之稱的阿伽陀藥,如萬靈仙丹一樣能夠治百病,先將其用一般的樹葉包裹起來,再塗抹於毒瘡之上,樹葉就可以丟棄。戲謔的故事也是如此,就像樹葉包裹著阿伽陀藥,塗上藥之後,樹葉就不需要了,同樣的,故事不是重點,可以將其放置一邊,佛陀的正法、真實的義理就隱藏在其中,那才是我們所需要的良方。
有智慧的人不會對故事吹毛求疵,追根究柢,到底合不合乎常理,故事的真實性為何,為什麼要說這樣說,如果搞錯方向,打破砂鍋問到底,那就模糊焦點了。智者能在故事中擷取精華,明瞭正確的義理,而不捨本逐末,知道戲謔的故事,只是方便之道,可以擱置一旁,不浪費時間在細枝末節之上。
《癡花鬘》應為本書的原名。印度的習俗喜歡將花結成串,就像花環一樣,這即是花鬘,可以掛在脖子上,或作為身上的裝飾,或獻給尊貴者,或供養聖者。而本經將各式各樣的故事串聯起來,如「花鬘」一般,再曉以大義,借事說理,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說明佛法義理;而故事的主角多為愚人,愚癡無智,行事可笑,是以冠上一個「癡」字。
偈頌如下:
此論我所造,合和喜笑語,多損正實說,觀義應不應。
如似苦毒藥,和合於石蜜,藥為破壞病,此論亦如是。
正法中戲笑,譬如彼狂藥,佛正法寂定,明照於世間。
如服吐下藥,以酥潤體中,我今以此義,顯發於寂定。
如阿伽陀藥,樹葉而裹之,取藥塗毒竟,樹葉還棄之。
戲笑如葉裹,實義在其中,智者取正義,戲笑便應棄。
尊者僧伽斯那造作癡花鬘竟。
全文完。
出自《百喻經》卷4.〈卷末偈頌〉
180卷末偈頌2021/7/25
分類:心靈

生活瑣談 讀書有感

評論
上一篇
  • 小兒得大龜喻
  • 下一篇
  • 《百喻經》導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