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防彈少年團《Butter》發行採訪

防彈少年團 BTS 田柾國 BUTTER
原文
柾國「我想我們不能停下來」
防彈少年團發行專輯《Butter》之採訪
2021.07.26
為了攝影,我請柾國隨心畫出一幅畫,這些照片是在那過程下自然而然拍下的,還有柾國在拍完照後,繼續完成了那幅畫才離開工作室。

《Butter》蟬聯6周告示牌熱百1位(此採訪的日期為7月12日)
柾國:我本來對成績就不是很注重,但是因為從《Dynamite》開始一直刷新紀錄,覺得很開心、很幸福,不過也相對有負擔。

是因為取得了超過預期的成功嗎?
柾國:有點,因為有很多人給予我認同,所以我認為要更努力才行,但是《Dynamite》之後,《Butter》又有更好的成績,所以為了跟上團隊的腳步的同時,自己也感覺到壓力,我的個性好像就是這樣。應該說防彈少年團是非常酷的團隊,但我感覺因為自己好像跟不上防彈少年團的腳步而產生的壓力。

柾國在《Butter》演唱開頭部分同時將歌曲的氛圍做了導入,覺得還不足嗎?本人跟團隊一樣很帥氣啊。(笑)
柾國:《Butter》這首歌本身氛圍就很好,因為和以往的曲風不同,所以用了一種新的感覺錄了音,歌曲也很棒。我真的很喜歡這樣的歌,和負擔感是個別分開的。老實說,我希望防彈少年團能夠更好,所以最近就覺得我也得要做得更好才行。《Dynamite》登上告示牌熱百1位後,並不是要自己硬撐著去努力,而是我個人有了企圖心,覺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為什麼覺得《Dynamite》有點惋惜?
柾國:因為沒有辦法表現出我想要的那種感覺,聽Remix等版本時,就會想要應該要怎麼唱才行,說著阿西,想重唱!(笑)。在唱《Dynamite》時獲益良多,感覺自己還差很遠,所以一整天都會盡可能地練唱一個小時以上,在告示牌拿到6周1會的歌手,應該要很會唱歌的啊,我是這樣想的。

用英文唱歌的時候,對於歌曲也會有新的體悟。和唱韓文的時候感覺調性不一樣。
柾國:韓語的發音是需要壓低聲音說話的,我在釜山長大,所以會稍微壓低聲音說話。用英文的時候不用那樣,所以我覺得各有優缺,唱英文的時候用頭聲很容易,但偶爾會有點不舒服,唱韓文時,同時使用頭聲唱的話,會有鼻塞的感覺。相反的,因為我一直都是唱韓文的,在唱英文的時候,以前的習慣很難改掉。

《Dynamite》、《Butter》、《Permission to Dance》這三首英文,都是由您唱intro的部分,感覺您好像對這三首歌各自思考過該如何留下深刻印象。
柾國:《Butter》非常的活潑不是嗎,感覺很強烈、很有節奏感、很有韻律感,還有在錄音前有可以聽到導唱歌聲的音檔,我在錄音的時候,必須要思考這所有特點,並和我的唱法巧妙地融合在一起,這個真的是靠感覺(笑)。當然錄音的時候真的很辛苦,第一次錄音時,唱不出那種聲音,所以一直在尋找合心意的唱聲。首先我覺掌握我想要的那種聲音是最重要的,要如何用我的感覺去消化這點很重要,錄《Permission to Dance》時,比起導唱的提出唱腔,我反而用了我想要的方式唱。

選擇的基準是?
柾國: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聲音,所以有時候我用導唱中給出感覺唱時反而會感覺有點誇張,所以我偶爾會用我自己的想法去唱,唱《Permission to Dance》第一部分時,有一種我該怎麼唱這部分的感覺,然後Pdogg製作人也在我錄這部份時候說你就用你的聲音、你的風格去唱就可以了。

多聽聽其他藝人的歌曲並試著去做分析,對您個人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柾國:多聽音樂,我的發聲也會有所改變。當收到歌曲的時候,邊聽邊練習真的會改變很多。應該說,練習的同時,我的聲帶也一直是準備好隨時可以提升實力的。還有錄音同時,實力會提高,唱的時候也會。不過也會突然不是很順利,就試一試,或是去找其他歌手聽他們的歌,也會問認識的哥哥,也有因而找到想要的聲音。

在V LIVE唱《Life Goes On》SUGA的部分時,儘管您和SUGA的聲音是很不一樣的,但是奇妙的是,卻唱出SUGA的感覺,您能夠快速抓住別人的聲音特徵。
柾國:以前很依賴這種方法,至少對我來說可以知道(聲音特徵)在哪(笑)。現在反而覺得,我這樣子是不行的。我至今聽了無數歌手的歌,我現在要去思考那些人是怎麼唱的,去塑造自己聲音。一路來聽著那些人的發聲還有歌聲,如果那個人在房間裡唱的話,會是什麼樣的,那用我的聲音唱的又會怎麼樣呢,試著用類似的聲音唱唱看,我也可能就會發出那種歌聲。

在表演方面,找到自我風格也很重要。這三首英文歌和以前的歌曲風格不同,《Butter》也有很多需要用表情或手勢來進行傳達的部分。
柾國:在《Butter》之前,我一直是努力、很愉快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唱,但是從《Butter》開始,總感覺有什麼需要演繹演出來,對我的表情和動作表現更加積極,想著在舞台上根據現場狀況該怎麼做才好。在這個過程中,感覺也很有趣,對於這些部分並沒有壓力,就是面對人群時,只要不感覺肉麻、更帥氣自然的話,那我也是可以做到的啊

作為藝人,有沒有想要展現給大眾看的形象?可以說:「我現在就是這樣的藝人」這樣的。
柾國:我現在還不到去思考這種事情的階段,我是對我想成為什麼樣的歌手、想真的有所擅長的人有概括性的想法,但我覺得我現在還沒能想像過自己是什麼樣的歌手。因為現在還是進行式,當我證明了自己後,就啪!當我成功證明並且我真的是一個有影響力的人,那時我才能說「我是這樣的歌手」。我現在還乏善可陳,俗話說的「건덕찌」, 儘管我是防彈少年團也在體育館巡演過,但是相比起其他藝人我真的有比較優秀嗎?透過這樣想的,然後就會再次穩定心緒。

不能對自己寬容一些嗎?
柾國:不行,我一天必須要對未來思考幾次才行,比如說,我一天也有過一整天隨隨便便地度過,然後每次都會感到特別後悔。所以下定決心我要做這個、要做那個,因為不那麼想的話就不會去實踐,所以我就這樣子生活著。就像我們歌曲的歌名一樣「Life goes on」,跑步機會一直轉動,因為我們在跑步機上,所以我覺得我們也不能停下來。我希望自己可以邊說話邊思考,那麼我應該就能好好表達自己,還有一邊反思一邊整理自己說過的話,無論什麼方面我都打算嘗試這樣要去想。我想我必須要提升唱歌、興趣的實力,比起現在要更好、更多。

最近的興趣中有實力上升的項目嗎?繪畫好像更進步了
柾國:我覺得整體上有變好一些。最近可以說有進步的是唱歌,還有保齡球!(笑)畫畫是在YT上看影片學的,我好像很擅長模仿學習,我其實不擅長學習(笑)只喜歡自己喜歡的事,然後看著周邊的人自然而然的學習。想認真學的還是一樣,唱歌、英語、運動

聽說向別人學習並且要想做的更好,是因為意識到了可和自己比較的他人,您深受成員們的影響嗎?您很常說自己是受六個哥哥的影響。
柾國:我來首爾見到成員們後,我才開始關心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原本我並不在意周遭人事物,但是開始注意了,從那個時候開始,感覺我能看到自己真正的樣子。

想起了你在tvN「劉 Quiz on the Block」中說過關於在首爾首見的風景,因為了解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世界。
柾國:第一次見到首爾街道時,真的覺得很大。因為剛來首爾,所以很擔心,環境的不同也讓我了解到自己個性。成為了自我思考,了解自我的起始點。

柾國在快閃店裡開心帶走糖果時,j-hope說你從15歲來時都始終如一,和那時相比是真的沒有變化嗎?
柾國:從外看一定有的,但是某個地方也會有15歲那時的感覺。偶爾和成員們吵架的同時,我也學會關心和理解,不過也沒人阻止我把糖果帶走不是嗎,就像以前那樣拿走了,和因為號錫哥拿走一根香蕉而吵架一樣。(笑)

反過來說,不同的部分是?感覺防彈少年團的活動影響了您世界觀點,您在V LIVE裡吃火腿沙拉時,也曾向素食觀眾取求諒解。
柾國:我知道韓國還有海外有許多吃素的人,在那時候想起來了。跑遍各個國家時也能多了解一些事物。當然我也不是完全知道每個國家不同的文化、身分認同質或選擇,雖然還有很多不足,但是我會在我所知的範圍,遵守(當地文化)並給予尊重。

感覺您也知道自己具有一定影響力。在直播中途,您說自己在喝的康普茶大缺貨,自己也一份難求,對工商業者即便小小的,也能有所有幫助這件事您也深深感謝粉絲。
柾國:餐廳出現營運危機,市場也出現店鋪集體關門的現象,所以如果我發揮自己的影響力,哪怕只有一個人受益,也很值得,而且那些受到我影響的人也進行了捐款。儘管可能有人會利用我的言行做壞事,但是我相信用在好的地方的人一定更多。

這種影響力是和粉絲阿米們一起打造,我應該可以說您從小就受到不只是成員還有阿米們的影響。
柾國:在演唱會現場有很多東西對吧,燈光、舞台、地板、佈景、大螢幕的VCR影片,還有歌曲、舞蹈以及我們。這些都協調一起後,還需要阿米才能算完成。購買演唱會的門票來的阿米才是主人啊,我們所有一切都是以阿米為中心,我們彼此交流、他們是力量的泉源,我們之間是一加一大於二。單說我們和阿米之間相互喜愛是不夠的,還有在這之上的某種東西,嗯...不知道,好難形容阿。(笑)

要完成自己想要的樣子,那麼演唱會上一定要有阿米在。
柾國:沒錯、沒錯!如果沒有阿米,即使準備齊全,面前設置了攝影機的演唱會也還是完全不一樣的。就算有轉播攝影機,我也會覺得有轉播攝影機啊?並不在意,當然為了要和螢幕前的阿米們打招呼時要注意它,其他時候多是從眼前的阿米們汲取到力量,就是那樣的別具意義,是完全不一樣的。

今年的『BTS 2021 MUSTER 小宇宙』已經是接近有觀眾在現場的概念了。 一定讓您更想阿米們了。
柾國:我真的只要可以舉行演唱會就可以,一年裡真的可以做很多次演唱會,沒有辦法舉行,這次的演唱會更我一直以來都想得理所當然阿,應該要在更多做一些的。

一定很遺憾吧,作為歌手和表演者正是巔峰的說。
柾國:啊...我...要先快點完成MIXTAPE才行。(笑)

MIXTAPE進行的如何?
柾國:現在也是作曲到一半過來的。很累啊(笑)。只是當說到我自己,不外乎是我從15歲就來首爾做練習生,然後獲得成功,好像就是說些,但是這不是誰都說的嗎,所以我很想寫一些深入的、具有獨創性的、只關於我的故事然後做成歌曲看看,關於這部分,我在怪奇比莉的出道專輯裡獲得很大的激發。還有曲目雖然按照一貫的節奏展現也不錯,但是也有想過如果稍微有點雜亂的話如何呢,只要歌曲一直都不錯的話就可以了,所以最近比起專輯整體的故事性,我想嘗試在每一首歌曲中就直接放進我想說的話,聽了歌曲後,只要一有想法就著手去做,真的想要輕鬆一點去試試看。

在工作間抽空出來做的話,感覺很難集中精神。
柾國:時間長是還好,但抽空出來做是很累的。如果做到很晚的話,隔天工作時就會很累(笑)。昨天也是熬了一晚,在跑行程的中間抓時間出來補眠,總之今天也還是會這樣在跑行程間抽空來做MIXTAPE的。會盡快的完成的,想要多寫一些、多錄一些。

並非創作或是表演,柾國個人有什麼想要給阿米們看的樣子嗎?
柾國:想要展現的樣子,嗯...就真實的田柾國,輕鬆的、真實平凡的樣子。

現在的柾國是什麼樣的人呢?
柾國:我...我..是懶惰的...人。(笑)

感覺太妄自菲薄了唷(笑)。作為防彈少年團,怎能會懶惰呢?
柾國:不是,我真的很懶惰(笑)。我要是自己一個人的話感覺會常常半途而廢(笑),但是因為是在團體中,所以我不可以做不好。我真的很懶惰,啊還有我想法很多。比想像中的還多,而且一意孤行,不看旁人眼色,但是還滿常看眼色的(笑)。不知道啦,有點無厘頭?但是我是那種更努力生活的人(笑)。

感謝您接受採訪,啊,還有我看了《Butter》的直拍,很棒,你看起來真的很輕鬆愉快呢。
柾國:啊,是這樣嗎? 我是不是進步了?(笑)

翻譯轉載請註明出處,轉自IG請@sinthehouse1203,轉自推特請@SintheHouse_tw
#防彈少年團  #BTS  #田柾國  #BUTTER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BE-JIN's BE-hide ‘Full’story [純文字版]
  • 下一篇
  • 防彈少年團《Butter》發行採訪-號錫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