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當代諸多問題的根源核心之一,人心的廉價世界觀

(以下內容節錄自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廉價的,太廉價的〉一章)
狼心:你想討論最近的事情。
蓮座:是,近幾日的事件讓我有一種感覺;一種許久之前就存在,關於幸福國度人心的感覺。
狼心:喔,你發現了什麼?
蓮座:這些事件,偷拍事件的轉向,新聞與戲劇的模樣,一窩蜂的行為,與更多其他,似乎,這後面有某種規律或者模型。
狼心:所以你察覺了。
蓮座:是,幸福國度的主流民眾,似乎對事物發生後的回應,來得又快又急而且絕對。
狼心:我會認為,粗淺,或者廉價,是更對應的描述。
蓮座:粗淺或廉價?
狼心:是,而我更喜歡廉價這詞。在偷拍的案件裡,事物調查還未有大致結果。但幸福國度主流群眾卻喜歡驟下判斷,用標籤式的、表面式的感覺去迅速覆蓋整幅模樣。而如果你仔細思考的話,就會發現這樣的判斷是不深刻而廉價的。
蓮座:嗯。這也是當最後結果有所變化的時候,人群意見又迅速變化的原因。因為幸福國度主流群眾的判斷與行動,本身就不夠紮實。
狼心:是,但若我們只能看見每次的單獨事件,那也只是在表面層次而已。實際上,分立的廉價行為若總是或通常成立,背後指向是更深層的模型。
蓮座:嗯,所以在這樣的啟示中,僅僅得到幸福國度的人群傾向於廉價行為是不夠的。我們必須得再往後推。但其背後的模型又是什麼?
狼心:不急,這邊讓我們先進到下一個例子。
蓮座:主流媒體與戲劇的模樣。
狼心:是,你能告訴我觀察到什麼嗎?
蓮座:幸福國度的新聞播報往往只給予單一評估:好或不好,誰輸誰贏。報導裡對人物的評價似乎也只有好與壞兩種,未能涵蓋複雜成分;戲劇方面亦然。撇除部分荒謬的劇情外,我所觀察到的是,幸福國度戲劇很少具備灰色人物,也很少有多方複雜角力,更不用提灰色人物在複雜情境間彼此角力的情形。似乎所有角色非黑即白,非聖即邪,而且好人與壞人的分別極為明顯;此外,戲劇世界裡的事件,牽涉的面向往往只涉及少數軸線和單一光譜。很少有世界局勢在事件和多方角力下隨時間演變的展示。
狼心:這背後暗示的是什麼?
蓮座:這代表幸福國度主流的評估系統,並沒有辦法評估和賞識灰色人物與多方角力這類複雜情境。
狼心:如你所說,新聞或單一戲劇雖然未必能代表人心,但我們還是可以從其主流的模樣去看到觀看的人。在幸福國度的例子,則顯示主流幸福人心不能或不想去作複雜的評估。而同樣,讓我們先稍稍在此停下,往下一個例子前進。
蓮座:一窩蜂的行為。
狼心:想必你對此也有心得。
蓮座:當一個個體背後用來支撐自身判斷的系統不夠深不夠廣的時候,它的判斷就往往只是表面。在這裡的例子是,快速展店,眾人一窩蜂投入,快速倒閉,快速消失。人們不去評估同類店家的腹地重疊問題和民眾嘗鮮後的效果變化,只看到別人在這邊開了一間店,似乎很賺錢,便蔚為風潮,終至最後結果。
狼心:跟第一個例子有些相像。一種淺層的漣漪,迅速地被激起,卻不容易牽涉到更深層的概念和系統。
蓮座:是。
狼心:而這些例子的展示,你開始看見背後的模型了嗎?
蓮座:嗯,驟下判斷,難以支撐複雜情境,表層的變化卻激不起深度的漣漪,我的確開始察覺到有種答案呼之欲出:似乎這所有的一切,人們的判斷,人們的評估能力,與其相關的背後體系,都是粗淺而廉價的。
狼心:是,這就是我所要提的:一連串表層訊息背後指向的模型,乃是幸福國度主流人心所使用的,正是廉價的世界觀。
蓮座:廉價的世界觀?
狼心:要注意的是,這世界觀不是那種國際社會的世界觀,而是一個意識個體如何去面對理解外在世界的世界觀。而每到這裡,我總喜歡牽扯科學哲學。
蓮座:科學哲學?
狼心:是。在科學哲學當中,有一派理論認為,科學的框架包含了內圈的核心信念組,和由此延伸擴展出的外層信念圈。當新的經驗出現時,這些經驗不會直接衝擊框架的核心信念,而是先經由外層信念圈去應對,直到累積了足夠的能量才會衝擊到核心信念。
蓮座:我明白這種說法,然而在這裡?
狼心:的確,這和我們在這邊提的架構並非完全相同的,有些概念的指涉並不一樣。但整體架構的感覺是類似的,即人類的世界觀架構。
蓮座:核心信念,與建立在核心信念之上的樓閣,延伸擴展的模型。
狼心:是,不只是科學框架,人類的信念、思想與知識體系世界觀等,也可能是這樣的形式。由核心信念組為基底,層層打造延伸的外層信念圈與世界模型。外界事物會先探觸到最外圈,由外圈去回應並下判斷與產生行為。同時這接觸也會對信念系統產生影響。逐漸累積的影響會開始滲透到整個信念系統和世界模型。心智有機體即會因此產生變化。
蓮座:嗯。
狼心:但這一套不只如此。這當中的關鍵是,一致性檢視:一個思想體系之所以能建立,是來自核心信念向外推展出其他能與其自身相容一致的信念來對外延伸。
蓮座:嗯,推論的過程越直接,需要其他成分越少者,距離核心信念越近,是由核心內圈往外一些的中層信念圈。而推論的過程越長,不是直接來自核心信念推展,更多來自前述中層圈信念衍生,同時需要越多其他輔助信念和經驗的,則會離核心信念較遠,分布在較外的位置。
狼心:是。而這所有信念的連結,是透過理性與相容一致性來推展:內圈穩固而不容易懷疑的核心信念,藉由這種理性上的一致將其穩固性傳遞到外層信念。同時,各個位置的信念互相連結與強化,由內而外依靠這種理性上的一致建立起一組不容易崩塌而足以面對自我與外界的世界觀。舉例來說,在牛頓力學裡,內圈是時空的絕對搭配運動定律形成核心信念。往外推一層,是諸如類似克卜勒行星定律等,由核心運動定律加上數學推導便足以形成的信念。至於較外層,在這條軸線上是諸如奠基於克卜勒定律推導出的實際天體運行結果,像地繞日軌道和週期即為一例。而在這外層的部分,除了來自中層的克卜勒定律支撐外,也建立在實際經驗例如地球太陽質量等數據運算結果,同時也是多數個體日常生活會碰觸,以及信念因此面臨挑戰的部分。
蓮座:所以若我們發現天體的運行不如預期,我們會先檢視關於這些天體的數據是否正確,而不是直接懷疑力學定律或時空絕對。只有在確認數據無誤卻仍是不相符時,才會進一步懷疑中圈與內圈的信念。
狼心:是,不過這個例子很有意思的是,牛頓典範的撼動並不完全是由外而內。部分對此典範的撼動,是來自於它和另一組信念的不相符。
蓮座:光速的恆定。
狼心:正是。馬克斯威方程式推導出電磁波速度。當時人們認為這也是光作為一種電磁波在乙太中的速度。按照他們的想法,如果我們相對於乙太有不同的速度,那我們所測出的光速應該也會不同。
蓮座:然而最後實驗的結果卻是光速總是相同。
狼心:但這與時空的絕對不相符。因為絕對時空裡不會有相對於任何速度的觀察者都恆定的光速。這一不相容的內容讓同時相信牛頓力學與光速恆定的個體面臨思想體系不一致。一邊是牛頓力學建築出的世間萬物運動定律模型,另一邊則是馬克斯威和電磁波的世界搭上光速不因慣性座標系而改變的模型。當一個人要評估尋常物體相對運動時,沒遭遇問題;當他要計算電磁波時也沒遭遇問題的;但當他要嘗試統合兩組模型,建立一個能同時應對光速不變和相對運動這複雜情況的更大模型時,卻遭遇了兩者的不一致,從而必須尋求調整以達到一致性。這最終引發愛因斯坦作為這樣的個體,發展出相對論來取代牛頓力學核心位置。原本的牛頓力學被向外推成為特定條件下的局部系統,讓整組思想體系再度一致,方才告休。
蓮座:也同時推動了典範轉移。
狼心:是。這雖然不是單純從外層往內推動的典型,卻仍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展示整個思想體系當中,各個不同位置和模型的信念與判斷,都必須要想辦法和核心信念一致,從而在彼此間也一致,並最終拓展至應對外在經驗,與外在經驗也一致。如此這整個體系才能有力量而不至崩毀。而對於這樣的一致性檢視,在科學當中要求較為嚴謹,在其他領域或人類思想體系中則容許更多曖昧不清、意境相符與遙遠呼應,但從根本上來說,仍舊需要達成某種一致。
蓮座:我明白,然而這與幸福國度的廉價世界觀關係是?
狼心:關係就是,代價,心智的代價。這樣的體系不會憑空出現,個體總需要付出時間和心力去建構、維護與為之辯護:你必須要建立和打磨自身的信念體系和世界觀;用理性連結核心信念與外層信念,以及不同信念間的複雜網路,同時去探問諸現象和概念背後的模型,並試圖讓自身信念與這些模型能達成一致;而當外在經驗與自身信念衝突時,開放自身信念接受衝擊,承擔不一致的挑戰,並為此調整自身體系或為之辯護。一個個體只有不斷地打磨,並尋求自身諸信念和外在經驗的一致性,其思想和世界觀才得以變得更合理,並在各種新刺激產生時,可以調用夠深夠好的世界觀和模型來應付足夠複雜的問題與解釋諸現象。
蓮座:哦,而當個體不想探究事物背後的東西,不想付出太多代價去維持與建立自身的思想體系和世界觀時,那他整個思想體系的連結就會混亂與斷裂:外層的信念和核心信念不是建立在理性的連結,而可能建立在感覺上。不同信念間可能不一致。同時整個思想和世界觀,在缺少了追本溯源和模型建立下,應對到外在刺激時只能用各種表層斷面的信念去應對,用欠缺打磨的世界觀去廉價地完成判斷和產生行為,卻不能把資訊送到內部模型檢視來產生判斷與尋求一致。而反過來說,外在刺激也僅止於和表層信念互動,難以進入內部去挑戰和修正思想體系。
狼心:所以你開始了解了,任何不願付出代價的東西,就會變得廉價。事物也是,心智也是。
蓮座:因此當犯罪者玩虛擬電玩之時,幸福國度的主流人心並不會將資訊送往複雜模型去評估:例如電玩是不是犯嫌真正犯罪的原因或是另有其他、個體和社會互動與電玩在其中的角色等,同時思考相關判斷和自身信念體系是否一致,若不一致該如何調整等,而只在表層就根據斷面信念組:有人犯罪,此人乃電玩玩家,便在外層即完成了軸線與評論,犯罪乃與電玩相關。
狼心:可當事後結果又不一樣時……
蓮座:人心轉頭又用別種理由為脫嫌之人辯護,專注於做實驗的老實人。
狼心:這正彰顯了一致性檢視的缺乏。雖然在此例中不同說法未必來自同一族群,但我想幸福國度並不缺同一個體自相矛盾的例子。
蓮座:嗯,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幸福國度往往常見到,一個人在不同處所下的結論或判斷,往回推核心思想卻不一致的情形。因為這多處結論的支撐是斷面的,人們僅在表層擷取一點概念,便隨意論斷資訊產生新的判斷,而未向後尋求和其他信念相一致。
狼心:是,而這後頭的指向乃是人們不想付出心智代價。因為心智代價是很累人的。除了要打磨夠深夠廣的世界觀之外,你同時也失去驟下判斷快意恩仇的快感。畢竟外在的資訊送入內部模型檢視時,牽一髮而動全身,你將不能只尋求與單一信念的一致,而是得尋求與多數甚至全部信念的一致性;而若因此產生新的判斷,則這新的判斷亦得如此。
蓮座:嗯,如果外在資訊和新判斷與世界觀不一致的話,那個體就必須再付出心力去調整。
狼心:這就是持有和打磨複雜世界觀所需要的代價。一個個體所持有的世界觀越深越廣,執行這些事所需要的心智代價也越高。是以,到頭來你會發現一件事。
蓮座:什麼事?
狼心:那就是很多人寧願不耗費心力去建立和維護能夠處理多元素複雜情況的模型與世界觀。斷面即用斷面處理吧,驟下判斷便來快意恩仇吧。人間何其苦短,又何必如此辛苦?
蓮座:但如此一來,人們就只能或只想處理簡單情況,下簡單結論。
狼心:是。
蓮座:嗯……這也是為什麼幸福國度主流人心裡的角色,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缺少灰色人物,世界的樣貌也只在人物間恩怨情仇,卻看不到背後政治經濟文化角力。其所暗示的訊息乃是人們的世界觀,本身就不具備夠複雜模型來欣賞這種段落。
狼心:是,不只新聞,戲劇,小說、遊戲等各種創作皆如是。須知,一個文化的創作物,與人們所能調用的世界觀有關。而能夠建構複雜世界和其中多元素互動者,需要夠深刻的底蘊支撐。不過要注意的是,在此引以為例的並不包含那些原先就設計作為放鬆目的的創作。
蓮座:你的意思是,幸福國度創作物的真正問題不在鄉土劇或輕鬆內容之荒謬,而在一些看似標榜深度的內容,也不脫世界無深度的特性。
狼心:是,也許人們會說,幸福國度近年來出現不少新的戲劇。但實際上,這些新劇的世界仍然極度單薄且不真實。一個夠敏銳的觀眾將明顯看出劇情走向是編劇所要的痕跡,而非來自一個自主的世界。然而世界如果不真實自主,那角色在其中的掙扎便失去意義。更有趣的是,如果再仔細去察覺,你會發現除了人物聖邪化之外,那些標榜深度劇中象徵好人的角色往往驚人地過度理想化,彷彿這些角色不需為此付出真正的掙扎與代價:其所說話語乃是編劇而非角色的;其所面對的代價更虛假地像劇本安排要有這號人物。他們談論論述或產生行為時完全不需考慮各種權衡利弊,似乎過度理想即可無視計算並成就聖化。但與此同時,主流觀眾仍然買單與歌頌這樣的人物。其背後所暗示的,正是幸福國民對複雜世界的理解與對代價的觀點。
蓮座:我對此亦有所察覺,幸福人心眼裡的好人,是憑空而出理想過度的聖人,而非在灰色多方世局裡,承擔角色真正代價卻仍然想辦法為善的人物。
狼心:是,這類觀點不只存於觀看戲劇或虛構類人物,而恰好反映出幸福國度主流人心看待現實善惡的觀點:一個好人得是聖人,而不是小惡大善或權衡利弊得失謀求天下大利之人。
蓮座:或許部分幸福國度人們理解現實的方式,如同理解戲劇等虛構創作一般,是建立在單薄的世界上。
狼心:是,如果再仔細一點察覺,你會發現幸福國度社會諸多現象都與此廉價世界觀相關:新聞除了面向單調,深度不足外,亦常見「嗆」、「打臉」、「酸」、「罵翻」等提供廉價判斷的用詞;造神來得又快又急,之後又迅速黑化,或批評一時漲得滿天飛,卻又即刻洗白;暢銷書款教導的是一個人不需用心分析產業經濟局勢就能輕易地投資致富,或者在表象中滿足虛榮;至於整體投資和社會更多的一窩蜂,背後展示的亦是人們缺少自身足可倚恃的思想體系,是以判斷只能跟著表面風潮來流動,來得快也去得快。
蓮座:如同一個池子的水如果不深,隨便丟個石頭都會激起浪花漣漪。
狼心:是。一個夠深厚的池子,石頭得進到裡面和大量其他成分互動,因此效應來得沉潛。但如果一個個體持有使用的是廉價世界觀,那麼他們的反應就會很容易被激起,判斷如是,行為亦如是,倒是長期來看沒留下什麼。
蓮座:嗯,我開始明白了,這廉價世界觀。也許幸福國度的產業廉價,除了環境塑造之外,它真正的原因其實是,幸福國度的人心也廉價無比。
狼心:也許有關聯,只是須知這兩者雖然都使用字詞「廉價」,兩組「廉價」指涉的意境並不完全相同。廉價產業的「廉價」指的是較常見的意思,而在此所提世界觀的「廉價」更多著重於心智代價這部分。當然這兩組「廉價」的核心仍然有其相似之處,即那種輕易構築的概念。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不能滿足於使用「表面」、「膚淺」等字詞來描述主流幸福人心。因為這些形容,還不足以形容出幸福人心的特性是關乎心智代價與世界觀建立,得是「廉價世界觀」這樣的形容才足以真正描述那種人心和信念體系的樣貌。同時,我們在此舉的例子,也不足以包住所有的情況。真正的關鍵還是那關於世界觀的論述,這才是能以模型解釋諸多案例的核心。
蓮座:然而這論述本身也是一種模型。
狼心:是,而它當然未必為真。只是「知道」與記住這樣的概念,幸福國度主流人心的世界觀是廉價的。這概念將是你今日最大的收穫。這讓你開始能用這套模型去解釋很多事情,同時以不同視野去看待幸福國度。在此一基礎上你將逐漸發現,幸福國度的諸多問題,其實都源自廉價的世界觀。
蓮座:我明白了。
台灣 政治 社會 世界觀 廉價
#台灣  #政治  #社會  #世界觀  #廉價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七章,廉價的,太廉價的
  • 下一篇
  • 你看見那些陣營先決的評論了嗎 -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