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防彈少年團《Butter》發行採訪-號錫

BTS 防彈少年團 鄭號錫 BUTTER
原文
j-hope:「我覺得自己不是安於現在生活的那種人」
防彈少年團專輯《Butter》發行採訪
2021.07.27
從出道前至今,j-hope都沒有什麼改變。對他人的態度、對防彈少年團的新、對舞蹈的熱情都沒有變過,仍是相同的模樣,只有長得更高更壯,還有在內心深深紮根的信念與意志與夢想的廣度。

《Butter》在美國引起了很大的迴響
j-hope:雖然是很努力地準備了,但當獲得出乎意料的成績時,我總會有這種感覺,一方面很高興,但一方面也會認真審思所獲的成就,我必須要擔起與這份榮耀同重的責任才行。能一直保持在1位,阿米的力量真的很強大,我真的很感謝阿米。同時我也意識到在美國的流行音樂市場有越來越多人知道我們。

感覺是越成功,越要思考更多
j-hope:以前我只是虛心的接受,因為這是我努力後得到的成果,自然就很開心地接受了,感覺不是很成熟,但是現在已經不一樣了。進入這行活動8年了,這段時間裡所得的成就都來之不易,對於那我未來該要用什麼方式繼續往前、繼續保持,又應該要抱持什麼樣的姿態這些事打上了一個的問號,這是我現在還未解開的課題。

這些想法對於作為藝人的j-hope打算展現的模樣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j-hope:我自己也是表演者,我對任何舞台都不會掉以輕心,自《Dynamite》之後,我就經常回顧舞台,我覺得自己有責任要將舞蹈突顯出來,我應該要盡我所能去做。我們得到那麼多喜愛,我們也不想搞砸表演,每個成員都是一樣的想法,就像我們重視表演一樣,我們的練習氛圍也是如此。即使成員們沒有明說,我們也都知道表演練習的重要性。

感覺您們練習室的氣氛很默契相通。
j-hope:以前練習時間很長,大約練習十個小時,檢查畫面,休息,休息之後又開始練習,然後休息又再練習,那時候就是這樣子的狀況,但現在有那時的經驗累積,成員都知道自己需要注意的部分在哪,因此是偏向會按照成員們的習性集中訓練,該練習就練習,該休息就休息的方式。我們現在很有默契,比如說,會說:「我們快點完成快點休息、這裡好像有點不太合拍?快點完成吧!」都是這樣子的。不管是工作還是練習的效率現在都變得更好了。

那種變化對j-hope您個人也有影響嗎?對舞台越有想法,表演中專注的部分也可能會不一樣。
j-hope:舞蹈也很重要,但是我現在好像更懂視覺感的重要性了,最近經常改變造型,因為想要表現出視覺和歌曲自然融合的樣子。跳舞一直都是我平常就在做得事,所以我想盡力把我能做好的部分,當然視覺不要太過誇張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一直有在檢查每個舞台畫面,並做調整,那個是最重要的。

《Butter》也有舞蹈表演,但更是需要融入個人特色的表演,什麼是您想要讓觀眾看到的?
j-hope:我想透過《Butter》展現出我有所成長的一面,概念照也是,風格大膽西裝造型有很多做出大膽的設計,也有很性感的造型,我試著盡我所能地將這些展現出來,而且有擅長這種風格的成員在,所以跟著他學了很多,我整理了各種可行的方式然後像Butter一樣,smoothly地融入進去(笑)。

特別是表演的當下,鎂光燈集中在您身上的時候,您在想什麼呢?比如說在跳《Butter》裡的Dance breaking時,您的慢動作吸引著眾人目光或是在MMA 2020《Dynamite》的dance braking裡的DISCO獨舞。
j-hope:心境不變,某方面來說,當鎂光燈照過來時,對我來說正是一個機會不是嗎,是在我們優秀的七名成員中叫j-hope的成員可以表現自己的一個機會,所以我一直都有著要充分利用這個機會的企圖心。對於找上門的機會,我認為不應該去拒絕它,將所有一切展現出來,評斷就留給觀眾和阿米,他們對此如果有任何想法,我應該要去接受並改善它。改正、練習、再改正、再練習,在這個反覆的步驟中,我覺得我自己也好像形成了某一種成長模式。雖然跳了很久的舞,但我覺得我還是有不夠好的地方,所以我努力,當我能完成好的作品時,我也會很高興。

不過,因為我看了《Butter》直拍,我才發現在主舞台影片裡,就算不是在中心位置,您也會對其他成員積極地做出回應。
j-hope:雖然我不是有意去做這件事,不過因為我最近在看國外的頒獎典禮或是流行歌手的舞台,我發現他們在拍攝舞台時,幾乎沒有什麼剪輯或是使用快速剪接,拍出整個舞台氛圍的同時,藝人的能量也傳達出去。因為看了這個,我就會一直去想不知道我的攝影機會在什麼地方拍到我,所以就算當主鏡頭是對著Jin哥,也是有可能看到在後方的我,為了不影響Jin哥的部分,我覺得在後面也掌握好氛圍,是對一場好的表演來說很重要的一點。

真的是很始終如一,歌曲後半部,SUGA在前面演唱RAP時,您也一直加入一些效果音來助興,讓氣氛更加活絡。
j-hope:很有趣啊,那樣子做(笑)。

感覺在為團隊奉獻的同時,也能夠活躍地表現自己,是一個不錯的平衡點。
j-hope:是的,那個就是我一直以來刻在腦海裡的事,不過因為我是在所謂團隊這樣一個大規模裡面進行表演,所以最首要的事是避免帶來損失。

《Permission to Dance》和《Butter》在某方面來說,兩者的表演特點是不一樣的對吧,如果《Butter》說是讓成員各自展現帥氣的一面,那《Permission to Dance》的話更注重團隊整體氣氛的表現,進而讓我聯想到j-hope特有的那種開朗、充滿希望的模樣。
j-hope:收到歌曲時,我就覺得啊,這個我只要做我自己就可以了。不需要演戲,只要將我站上舞台的時的感受完完整整表現出來就可以了。因為歌曲本身有著要傳遞的訊息,所以我想讓它順其自然表達出來就可以了,雖然很開心,但是有一種特別傷感?

舞蹈也有使用到手語,是舞蹈也是一種語言,所以需要思考斟酌的部分感覺也很多。
j-hope:是的,雖然使用手語的部分不是很多,但畢竟是語言的傳達,所以和成員們在練習時的時候也有互相提醒,儘管這首歌整體上來說很輕鬆愉快,但是需要注意動作的準確性。要傳遞手語中的意義,我們必須要先徹底了解它的重要性,才能好好傳達,因此我們想試著盡可能地注意動作(準確性)的同時,也把快樂、喜愛的感情都融入進去。在把(手語)動作融入到舞蹈裡時也花了不少時間,感覺我們對舞台的心境也自然地融入其中了。

《Permission to Dance》MV的第二小節開頭部分,j-hope您的聲音還有表情讓人可以直接感覺到這首歌曲是什麼的歌曲。我想起了,在Youtube上傳的8周年紀念「2021 FESTA」主題《阿米雜貨店》裡,有人說您的所擔任的角色是維他命。
j-hope:是啊,一直都沒變(笑)。因為我好像一直給予團隊好的能量,所以才獲得這樣的稱呼。其實我不曉得我自己到底是不是維他命,回過頭看的話,我一直嘗試著給予團隊能量還有好氣氛,我想現在我也可以說自己是努力讓團隊氣氛活絡起來的人之一了,儘管還是有點害羞(笑)。對於這樣的形容不能說沒有感到負擔。我一直將防彈只有七人同心才是完整的這件事記在腦海裡,所以我一直很注意不讓自己太過突出,每個人都有個自己在團隊中的角色,因為只要一直想著我應該盡我所能,才能對團隊有所共貢獻,也對之前覺得難以表達的事情變得稍微有自信了。

是在什麼契機下有了這種變化呢?
j-hope:是在我發行第一張MT之後,我才真正地意識到我應該用我的身份還有力量去做些什麼。從那之後,我覺得我應該定期地把我的音樂、我有的力量這一類的東西適當地表現出來,還有隨著時間,團隊也越來越壯大,我覺得我在表達的時候也放下很多壓力,團隊變好的同時,我希望自己即使如此,也可以試著盡所能地去表現自己。

在疫情下在發行《병》 和公開Mixtape中的《Blue side》之間,您直接表露自己感到抑鬱的部分,也是那個影響下產生的反映嗎?
j-hope:人只要活著,情緒天天都會有變化,感受與接受到的東西也都不同,所以我覺得在團隊成長的同時,我的感受和我所接收到的情緒變化也隨著歌曲的變化得以表達。雖然這一直是我很煩惱的部分,但我也是這個地球上和其他人沒有什麼不同的一個平凡青年,我不可能永遠像《Hope World》那樣開朗,所以這也是我為什麼挑戰用其他方式來表達我所能表達的事情。

挑戰了之後有什麼發現?
j-hope我想到自己所擁有的影子,在活動的時候還不太清楚,但因為世界突然停止運轉,有了這樣空白的時間,才看見了腳下的影子。在工作室裡坐著發呆,思考自己在過著什麼樣的人生,看到防彈少年團的演唱會在電視播出時會想這就是我啊。在這段時間裡所產生的意志力非常巨大,所以我覺得我應該要把這些心情一次完完整整的呈現出來,這可能是只有在這個時期才有的情感、才能寫出來的歌曲,因此我將這些情感原封不動的,像日記一樣集合起來,進而寫出了《병》, 我覺得是以《병》為起點,開始能夠將我陰暗也容納進歌曲後,我才寫出《Blue Side》。

關於內在的自己,您覺得會是什麼樣子呢?
j-hoep:我看見那個我一直沒察覺到的鄭號錫的人生。因為總是一直在思考對j-hope來說最合適的人生是什麼,所以想要知道鄭號錫這個人,他的生活會是什麼樣的,那時候我會想到我不是一個萬年開朗的人、我也有經歷過辛苦,因此我想要分享我至今有的那些小小的關於我,同時和聽眾拉近距離,把和大眾眼中的j-hope不一樣的我分享給大家,感覺會很有趣。重點是,我對現在這樣的自己沒有任何抗拒感,所以作為一個音樂創作者,我覺得這所有一切都是一種過程。

在《Blue Side》裡有這樣一段歌詞:「我現在只想燃燒至湛藍而死去」,感覺這是j-hope所說的影子。
j-hope:燃燒殆盡真的是很滾燙的對吧,但是那個被我稱為藍色的部份是我有意識去做迴避的空間,是迴避之後會去到的空間,在這裡我會被蠶食,然後安穩的生活在這,但我不想要那樣,所以我就算我會燃燒成湛藍而死去,想試著表達出我想激起自己對想做的事情的熱情。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這段歌詞是怎麼寫出來的,應該是很久前以前在海外巡迴時寫下來的。我不是很會喝酒,但是那是我第一次喝了酒後寫的歌詞,還發表出來了(笑)。有很多喝了酒之後寫的詞時,在我醒來時看後常常感到很後悔那些歌詞隨著時間流逝再重新看,才感覺到原來那是那時候才能寫出來的歌詞阿,如果發表那些歌曲的話,會有那種感覺,而且當我對自己音樂進行反饋的同時,也會形成一個和寫出歌曲前的自己不一樣的我。

j-hope最近對自己有什麼新的見解嗎?
j-hope:嗯...怎麼說呢,我是那種不會安於現況的人,就按照現在這樣生活,雖然可以做我想要做的事,但老實說我並不知道,好的事情是有很多,可是作為人,作為防彈少年團的成員j-hope,我都希望可以在更進步。突然有一天我有了這樣的想法,我最近有在挑戰什麼嗎?除去作曲和跳舞,我發現什麼也沒有。因此我決定挑戰自己看看,其中一個就是學習英文,雖然現在還非常不熟練也很不容易,但是我正盡力的在行程間撥空出來學習。

學了英語後有什麼收穫呢?
j-hope:如果會說英文的話,我就可以在作曲的時候直接和英語圈的藝人們相互指點不是嘛,我在想如果我有多一個溝通窗口,那我也可能會有其他的可能產生不是嗎,只是按照我們的行程走,還要一邊學習的話真的會很累(笑),所以雖然說是這樣說,但是可能達成不了。想法隨時都會改變,那些對於想要怎麼過活的決定也隨時都可能會改變,所以我現在音樂就按照音樂來挑戰、表演就按照表演來挑戰,然後以防彈少年團為中心努力,並正努力思考下一個階段的目標是什麼。

有想像一下下一階段是什麼嗎?
J-hope:我個人是覺得下個階段是我們音樂在全球的發展。最近我自我反省了一下,隱約發現自己想要的事情有很多、夢想也有很多,我們的團隊一路至今,看著那些和我們在告示牌上競爭的流行歌手時,我獲得很多激發,總想要表現出什麼的想法也更強烈。比如說,現在已經建立能和國外藝人們順利合作的環境,所以我開始夢想我們的音樂能夠在全球發展。

不管是防彈少年團還是j-hope,都是穩扎穩打地前進,所以對新的目標有著嚮往也沒問題的,在《阿米雜貨店》中,您不是說過防彈少年團是因為順著出道曲一路走到今天,才能有現在,所以您並不想改變過去對吧(笑)。如果讓現在的j-hope對那時候的j-hope只透露一件事的話,會想說什麼呢?
J-hope:回到過去後我可能會用開玩笑的語氣對他說:「呀聽聽看這個旋律」、「smooth like butter」、「用這首歌的話,你就能拿到告示牌1位了。」(笑)不過即使人生中發生了不好的事,也是有可能會成為一個成長的機會,所以與其告訴過去的我要做什麼改進,我會選擇告訴他:「相信自己一次,就照你的感覺往前吧,努力去嘗試吧」,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要說的了。

那麼,您覺得和防彈少年團一起登上所有台階的阿米們,現在什麼模樣呢?
j-hope:阿米...他們本身已經成為的了一個標誌了我想。我也為他們感到很驕傲,覺得他們很了不起,感覺他們本身就像藝術家,有點是代表這個時代的一個大象徵?現在阿米也和防彈少年團一樣遠近馳名。我們互享給予好的能量,為彼此帶來好的結果,因為我是防彈少年團的成員或許可以這樣說,但如果我是阿米的話,我不會羞於表示自己是防彈少年團的粉絲阿米的。所以真的..非常非常,每次都很感謝他們。
翻譯轉載請註明出處,轉自IG請@sinthehouse1203,轉自推特請@SintheHouse_tw
#BTS  #防彈少年團  #鄭號錫  #BUTTER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防彈少年團《Butter》發行採訪
  • 下一篇
  • 防彈少年團《Butter》發行採訪-碩珍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