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把你當兄弟 你捅我不遺餘力<3-1>


離我上次發文已經過去許久,我一直在思考要不要寫下這次文稿的完結篇,一方面作者的尊嚴告訴我坑一定要填,但另一方面,也意味著我要更深入的挖掘出當年犯過的錯,以及因為天真,所交出的信任,所以這篇完結篇晚來了好幾個月,我刻意的把趕稿這件事情放下,讓自己稍作平復,到現在才開始執筆,但是這次的內容或許架構會讓人覺得稍嫌鬆散,還請見諒,我怕把盒子開的太開,最後回不來.
好吧,前言說完啦,讓我們繼續往下看

如果說22歲是一切鬥爭的起頭,24歲是受到精神爆擊傷害,那接下來,就是穩穩實質性的物理傷害,話說回27歲那年
24到27歲的三年間,我與團長的競爭漸漸白熱化,交情也每況愈下,但是我始終維持著心中的一把尺,公事公辦
畢竟我還是喜歡這個產業,而聚集在我組內的成員,也穩定增加著,而經過第二集的大事件之後,我明確的瞭解了,團長這個人,嚴重不可信,於是我兢兢業業,一方面在公司裡守護著我的組員,一方面更加努力的站穩自己的腳步,嘗試對各種不同的業務發起衝擊.
那三年,我做的還算不錯,天時地利人和,有段時間我幾乎全額佔盡,然而,年輕人還是年輕人,太衝動了.
因為做的不錯,所以引來27歲那年的大事件,原本的一樁美事,差點玩倒了我,也差點在當年玩倒整間公司.

一切的開始是那年的中秋連假,連假對我們來說很重要,是可以完全休息的日子,不開玩笑,只要是連假,除非出遊,不然就是完全躺在家裡,負責當一團會呼吸的肉.
那天中午,我在家裡睡得好好的,手機突然響起了老闆來電,接起來,老闆只開心地給了我一個內湖的地址,要我現在前往,保持神秘的說,不來你會後悔.
聽得出來不是公事,那時的我們喜歡到處玩,反正當下我也睡飽了,盥洗後我便開車出門,前往指定地點,那時的我對內湖不是很孰悉,所以沒有意識到我要去的地方是哪裡,直到巨大的燙金招牌出現在我眼前:<LEXUS內湖所>
我愣了一下,唷?老大這是要換新車的節奏啊,我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雖然不是我們的,可是我想大家都一樣,看到新東西心情就是會很好,尤其看認識的人花錢這個部分,勸敗團不就是這麼回事嗎?
進去到裡面,我心情更好了,在場主管只有我一個,團長沒有來,時至今日時間過去多年,我已經忘了為什麼他當天沒出席,好像是出遊或是其他的吧,總之,沒看到他我心情就是好,

老闆是十月一號生日,所以他很喜歡在當天給自己買生日禮物,今年看來就是車啦,於是,本著我也喜歡車的個性,那段時間我跟著老闆東奔西跑,看著他交車.
而到了交車的前三天晚間,我陪著老闆又來到了內湖所,進行最後的文件確認,而因為當時已經夜晚,又不是假日,整個展間已經沒有客人,老闆看來一時半會也不會結束,於是我一個人百般無聊的逛了起來,這時,一台亮眼的車型映入我的眼簾.如同著了魔一樣,我打開門,坐進了駕駛座,那台車叫做:IS300h.
第一次這麼近距離接觸到百萬級豪車,我細細的品味著裡面的感受,在此之前其實我不是很了解LEXUS這個品牌,那年前後正逢賓士CLA剛發表的年份,年輕嘛,總會看上這樣的車子.
但是賓士聽起來就是遙遠,而現在我就坐在一台相對便宜,但是不論外觀,質感,都讓我很有感覺的一台車裡面,當下雖然沒什麼想法,純粹就是感覺真不錯.
這時候老闆娘也晃到我這邊,看了一眼大聲的說:『欸!這根本就是你的車啊!超合適的!』
聞言,老闆與銷售員也走了過來:『欸!真的適合耶,賓士不要了啦,你看這外觀多漂亮啊!』
我笑笑,不可置否的我心動了,但是看看自己的銀行存款,看看自己的年收跟口袋,我也是只能笑笑,當天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殊不知,老闆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我當時的表情燃起了他的推坑魂!
大約一個禮拜後,我上課中間接到了老闆的電話,開始了一連串可說是慷慨激昂的推坑演說與支票保證.
『頭期款我幫你出,你舊車還有多少貸款,公司買下來,再加上我幫你加個薪水,你不覺得很棒嗎?別再執著於賓士了,這是你現在觸手可及的機會啊!』
是的,我心動了,還記得第一集說的嗎,老闆最初的時候是我們的老師,當時.基於對老闆的信任,那時候的我們,被推坑是極其容易的.
於是,我簽約、訂車,我還記得,當時的車價169萬,頭期款10萬,老闆當場把頭款付清,
訂車的消息,猶如平地晴天一聲雷,迅速的在公司傳開了,每個人看我的表情不外乎兩種,一是羨慕,二是幹!你真的很衝.
當然,我忽略了第三種:忌妒的陰險.
人很容易被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砸暈,很容易熱血上湧沖昏頭,我也不例外,雖然我一直提醒自己保持清醒,但是當年始終歷練不夠.顧此失彼.

簽單付訂金到領車,是有一段冷卻期的,也是能夠反悔的思考期,這段時間發生滿多事情,首先當然就是必須讓家裡人知道,讓女友知道,然後冷靜下來思考到底自己夠不夠這個本事…
是好也是壞,我是個想很多的人,但是很多時候就是不夠果斷,而車子這件事情屬於人生大事,我當時才幾歲,離開學校不過短短五年,換一台這樣變態貴的車子,有必要嗎?
那天晚上訓練完,我一個人走在往捷運的路上,腦中的思考化為自言自語,很習慣的與自己對話的當下,一個聲音從我後面叫住我,回頭一看,他馬的,是那個該死的團長.
比肩而行.上來就開始不斷地攀談,然後單刀直入的把話題切到車子上面,問我怎麼想的.
短短五分鐘,我犯了致命的錯誤.
我那時候已經在有點腦細胞不夠用了,沒有分出心思出來跟團長畫虎爛,還記得我在自言自語嗎,我沒收住,我的自言自語有了一個接收的對象,而這個對象,是一直想找機會對我落井下石的人.遺憾的是,他做到了.

那五分鐘裡,我的思考邏輯剛好到怎麼通知父親這件事情,因為母親與女友已經被我說服,但最大的關卡在於我的父親,父親是個從事建築業界的人,所以個性上相當的直接與火爆,所以從小到大,那份威嚴是直挺挺的打在我心頭上的,而也正因為如此,總是希望做出點什麼讓父親刮目相看的事情,我想很多男生在某些階段,都會跟我有一樣的想法,對嗎?
於是我規劃了一段流程,當我把父親帶到營業所,解釋完一切,說服父親之後,我會做一件事情,很形式上的一個動作,但是對當時的我來說,這件事情是一個宣告,我覺得很重要.
就是我會把原本的購車合約退掉.
然後請業務員在我與父親面前,重新再寫一份一樣的合約.
是的,就結論而言是一模一樣的,但是這個退單重寫的過程,對我來說有精神上的意義:我不是先斬後奏,而是說服父親之後,才寫上一份一樣的購車合約,或許現在看來有點邏輯不通,但是對當時的我而言,那就是一種感覺,一種希望父親覺得自己兒子在外面混的可以的一種感覺.
我沒有預料到,一對陰險的眼神,把我的話原封不動的聽了進去.
我當時沒注意到,也沒放在心上,而大概一個禮拜過後,奇怪的不協調感開始發生.
老闆突然私訊問我現在對那台車有什麼想法,我說我還在有點搖擺不定.
訊息已讀後就停住了,結果大概過了半個小時,我居然收到一篇來自老闆的千字文,大意是一個沒有辦法下定決心殺伐果斷的人,大事難成云云.
我皺著眉看完,滿肚子莫名其妙?這都什麼跟什麼,
這還不算,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老闆要求把那訂金吐回去給他,他不是很有時間陪我在那裏搖擺不定.跟我說,真買下車了再拿回訂金.
我還在莫名其妙的狀況下,拿出我自己的存款當作訂金退回去給老闆,業務員那邊收下的訂金我沒有退回來.
那段時間是很多事情參雜再一起的,所以我沒有辦法針對所有的事情做細細的思考,只能記住箇中重點.
而父親的部分,按照我的想法和我走了一趟營業所,出乎意料的父親沒有大發雷霆說我草率亂搞,而是很冷靜的聽完利弊,交代幾句,就見證我買車.
至此,車子進入交貨期,沒有反悔可言了.殊不知,荊棘之路正悄悄在離我不遠的未來展開著
字數太多了,想不到要分上下兩段,希望不至於分成上中下三段…
且讓我喝杯水,休息一下
分類:職場

找一個沒有人認識自己的地方,只留下自己的文字,構築一個世外桃源,是有人欣賞也好,孤芳自賞也罷,放下世俗的煩憂,只為讓自己的心靈,獲得片刻寧靜.我是Yii,七年級中後段的小中二,來者皆是客,歡迎光臨裡面請,喝杯茶休息一下,如何?

評論
上一篇
  • 把你當兄弟 你捅我不遺餘力<2>
  • 下一篇
  • 把你當兄弟 你捅我不遺餘力<3-2完結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