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

分享

[高中特教]輔導與特教的差異

  

我的背景:諮商心理師,擔任國高中代理教師多年,沒有受過正統的特教教師與輔導教師訓練,但我是以我這幾年在教育現場的觀察與學習來分享。

  • 什麼是高中特需課程中的社會技巧課?
跟特教同事聊天,才知道原來不只有我這樣的想法和疑惑。就是高中特教的特需課程社會技巧課要怎麼進行。先要說明的是,什麼特殊需求課程中的社會技巧課?所謂的社會技巧課,主要的目標在於協助學生處人、處己、處社會,也就是可以和他人、社會環境有良好的適應,可以和父母、手足、同儕、師長好好的相處。這樣的目標其實「很輔導」,也就是著重於人際互動、情緒管理、培養自尊、自信等。那這與一般的輔導課又有何不同?為何需要拉出來特別上課?國中高中也有輔導課、輔導老師啊。
社會技巧課程是給特殊生上的課程,並不限定哪種障礙類別的特殊生,但大多數會是自閉症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同學。自閉症的主要特質的其中一項是「人際互動顯著性的困難」,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學生,往往因為衝動特質,造成人際互動中有所困擾。
(1) 有接受過早療或特教直接服務的特殊生
許多高中特殊生從小接受早療或是國小國中時就有醫療與特殊教育的介入,情緒與人際上並沒有非常嚴重不適應的狀況,但偶爾仍會有些困擾。人際互動部分對學生來說,比物理和化學公式還來得複雜而困難預測。不過其實身為老師、心理師,我有時候也會懷疑人生,人心如此複雜而細膩,我要怎麼教,我自己人際互動小時候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說實話,很多時候我也只能和學生一起思考各種可能性,而不是給出一個百分之百正確或唯一的答案。
(2) 特教與醫療介入較晚的特殊生
有些學生確診自閉症或過動症的時間較晚,一般生在幼稚園國小國中就應當開始學習的社會技巧與情緒適應,但對特殊生而言常常不夠,因為幼年時還處在情緒混亂、搞不清楚狀況的狀態,高中教育階段對他們來說是相對情緒穩定的狀態。高中特教就是趁這樣的階段,好好補強原本在幼年期需要學習到的人際互動。
(3) 提供一個安全的人際學習場域
還有一些狀況是,社會技巧課或是社會技巧小團體可以有機會提供一個安全的人際互動經驗與練習場域,有些孩子即便經過大大小小的介入與治療,成效仍有限,這時候,給他們一個場域可以學習如何與人建立關係或使用社會技巧,讓他有機會可以將課堂的技巧類化到日常生活中,可以增進他的人際互動能力。
不過,每一位特殊生的各別差異甚大,需要個別的評估與了解才會知道他們需要怎樣的教導與輔導。
  • 心理輔導與社會技巧課程的差異
我在擔任高中特教教師之初同事問我是否還能夠適應,因為特教走得比較偏行為主義或認知行為主義治療的觀點,但我本人小時候學的是心理動力治療。不過我個人的彈性很大,所以並不會覺得有所隔閡。只是說,無論我小時候學的是什麼或是特教的觀點是什麼。我思考的是,學生需要什麼?以及怎樣做才能夠幫到學生。我幾點是我覺得可以思考與著手的地方:
1. 評估學生的需求與特質
  • 特教的評估
特殊生的差異很大,同樣被診斷為自閉症的學生,有些人的人際需求低,每天自顧自的生活,與同儕間維持最低限度的互動,也可以過得很開心。但也有自閉症的同學喜歡交朋友,但卻因為本身特質與人際技巧較弱的緣故,很難交到朋友。特教老師可以透過1. 和學生面談 2. IEP會議:與導師、任課老師、家長、學生。3. 轉銜資料:紙本或電話轉銜 4. 平時與老師、家長的溝通聯繫。了解學生的狀態與需求。系統合作很重要,因為學生來談所呈現的樣貌,很可能和他在家裡、班上的樣子不同,很多時候我們是透過師長和家長的口中,才知道原來學生上課與家庭中的狀態。有的時候特教老師也會給予導師、家長一些協助,與情緒上的支持。家長與導師很多時候和學生相處的時間比特教老師還要來得多。他們所提供的訊息可以讓特教師更了解學生。對於學生的評估,我會採取滾動式修正,青少年是人格還未定型的狀態,過去國中與國小的紀錄並不一定是用於高中階段,甚至很多高中生高一和高三的差異也很大,因為孩子在長大、在學習,所以老師對學生的評估也要跟著變動。特教師可以在IEP個別化教育計畫中補充學生的改變。
  • 輔導的評估
相較於特教老師主要依靠IEP資料與IEP會議來評估,輔導師的評估會比較重視他的家庭互動(雙親、單親、偽單親、隔代教養、有無家暴、或脆弱家庭的狀態、手足關係為何)、同儕關係(有沒有朋友、同儕相處是否融洽)、生活樣態(有沒有補習、放學回家是自己照顧自己嗎?)、另外就是自傷、自殺、拒學、憂鬱情緒或精神疾患的評估,問題行為或適應困難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是發生了甚麼事情後才有這樣的狀況?學生本人對於這些事情的想法是什麼?輔導師與心理師會從這些訊息中形成個案概念化,也因此,老師很多時候需要訪談家長與導師,因為他們是最熟悉學生狀況的人,良好的系統合作可以幫助輔導師和特教師蒐集相關資訊,以進一步做評估與判斷。
心理師或輔導教師也需要了解過動症、自閉症的症狀,以辨識出需要轉介醫療體系與特教資源的孩子。轉介醫療與特教,會是需要和學生與家長建立信任關係,也需要「鋪梗」預告或給予情緒支持。一間學校輔導、特教、學務、教務、導師、家長合作得越好,越有利於學生成長發展。
2. 設定可能的目標
在我的經驗中,高中社會技巧課要設定目標實在有點困難。和輔導諮商不同,他需要有一個「具體的」目標,這個具體指的是行為的改變。例如:來辦公室找老師的時候,可以主動打招呼,而不是站在門外等老師發現他。或是說話時可以看著對方眼睛超過10秒鐘,又或是可以連續交互對談超過五分鐘。但是很多時候,學生沒有具體的需要改善的目標啊。這是有可能發生的。我和同事說我有時候IEP的教學目標是硬是寫出一個目標,但其實沒有很符合學生的狀態,同事說他懂。我想既然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有這樣的感受,恐怕真的有的時候,這些特教教學目標和檢核,與教學臨床現場是有段不小的距離。
  • 高中階段:在人際上回顧與修復的可能
我想要提一個目標,是我個人覺得對於特殊生很重要,但不見得是「特教」的教學目標。我發現有些特殊生過往的同儕與人際經驗是很負向的,我們可以想像,國中國小一般孩子在發展人際與社交技巧能力的時候,過動的孩子在因為衝動的特質,往往在人際中常常爆衝,情緒一被激起,還沒來得及把事情經過頭腦好好思考,行動就出去了,甚至拳頭就打出去了。造成人際關係不良,他不見得是故意的,但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樣。
又或者有些自閉症的孩子有他獨特的行為規則,例如:東西一定要放固定位置,無法忍受東西更動位置,如果有人改了位置,他便會暴怒。但小時候沒有人能理解他為什麼因為這樣的「小事」就情緒大爆炸。這些累起來不被理解,與人際上的挫折與困難,會影響自己的自我概念,覺得自己不夠好,或是覺得別人很奇怪,在團體中總格格不入。
我覺得高中階段的好處在於,學生相對國中小還要來得成熟,再者,如果學生在國中國小階段在人際互動上感到挫折,因此在人際上退縮。但他到了高中還是有機會有好的經驗與學習。老師可以引導學生去回過頭來思考過去的經驗與現在的自己的關係,因為隔了一段時間,比較沒有在情緒上,可以相對客觀地來看待自己與過去的經驗。也可以展望未來在高中這段時間,期待自己可以有怎樣的同儕互動,以及對於外來有甚麼樣的期許。
例如:某聽障生因為國中時配戴助聽器被同學嘲笑,我會同理他當時的難受與不安,但也會詢問他對於高中階段同學的觀察,你覺得你現在的同學也會像國中的同學一樣笑你嗎?你對你高中同學的觀察是什麼?他們為人如何?很好相處,還是很機車?「觀察」是建立在現實的基礎上。如果學生對於現在的外在環境缺乏觀察,那麼可能還停留在過去負向經驗與感受中。
所以要把他稍微「拉出來」。通常高中生比國中生成熟,會比較少這樣的事情發生。或許過去有不好的經驗,但不代表人不會長大,也不代表不好的經驗會在現在與未來不斷發生。拓展新的、正向的關係經驗,思考過去負面經驗可能的原因,可以讓學生對於現在的環境與人際更有掌控感。從新的正向的關係與互動中,學生也能有更好的自我概念。自己不再是班上常常進學務處或受到懲罰的人,也可以有能力幫助其他同學,或是有自己的交友圈,願意下課後一起打球或看書。
高中階段的輔導與課程除了可以是對於過去經驗的修復與整理,更是為了大學之後的生活自立做準備。對特殊生來說,大學階段會是資源中心來取代特教組的協助,然而大多數的資源中心個管老師,所需要個管的人數很多都幾十人甚至上百人,學生需要學習自己在有問題需要幫忙的時候主動求助,否則個管老師根本很難細緻的顧及所有學生。
3. 特教比較多是教導與給予,輔導則是較多的引導
我經歷過很多不同的工作,目前完全中學輔導室專任教師的工作,我除了高中輔導還沒有做過外,其他的都擔任過了。我每到一個工作會思考以我的身分,我是誰以及我該做什麼。當一個輔導老師轉成特教老師。會有點卡關的地方在於,很多學生不是你想給他、教他,他就願意聽或願意改變的,尤其當面對的是青少年。他們長年以來已經長出在學校面對同儕師長、在家庭面對家人的互動模式。說實話,除非他的言行嚴重影響他的社會適應,使其必須要面對自己的不適應言行,或是他本人有想要改變的動力,否則真的很難真的「教」這些高中生學生些什麼,很多時候,老師需要做的更多的是引導學生思考自己的言行或是從好的經驗中延伸出適切的行為。
(1) 個別化的社會技巧課,的確有點像輔導
然而,高中生不同於國小國中生,如何去引導他們思考與建立適切的社會技巧,比起給予些什麼,更多的會是和同學一起去思考與討論。人生很多選擇沒有固定的答案,但我們可以思考這個行為會有怎樣的後果,如果我們不想要得到不想得到的後果,可以怎麼調整。有些亞斯的孩子行事作風比較自我中心,忽略他人感受,老師可以提醒他或引導他換位思考。
如果你是你的同學,看到自己的同學有這樣(不適切)的舉動,你的想法是什麼?你覺得他是一個怎樣的人?如果是負面的,你覺得應該怎樣修改比較好?也曾經學生上課時間太直接把手機拿出來滑,造成同學私下的抱怨,學生需要被提醒與修改行為。要他不拿手機出來太難了,因為班上同學都有偷偷滑手機。對阿,大家都「偷偷滑」就你「光明正大滑」同學當然覺得很奇怪啊。
所以下次如果真的想滑手機,先記得停看聽,先看一下環境適合滑手機嗎?你旁邊的同學都怎麼做的,好歹有些遮掩吧?然厚再有動作。雖然說身為老師容許學生上課滑手機好像不太好(其實要看學校,有些公立高中學生上課滑手機很普遍,但某些私立高中上課手機是會被保管的,國中的話都是集體放到保管箱,送到學務處保管)。但這個SOP 1. 觀察環境(老師在幹嘛) 2. 觀察附近同儕 3. 低調行動。這個是學生帶得走的。也可以協助他適應校園生活和同儕互動。
很多時候,特教師為何知道學生有需要調整的言行,除了和學生討論外,就是導師的溝通與協助了,因為特教師無法知道學生在原班的上課適應狀況,因此需要導師與科任老師的協助,當他們覺得學生有需要調整的言行或適應困難的狀況主動的告知特教個管師,又或者個管師在開每學期的檢討會議或平日詢問老師同學在班級生活的適應情形。相互的溝通使得個管師對於學生的學習與生活適應有確切的掌握,滾動式的修正,也可以及時予以適當的介入與輔導。
(2) 團體,引導式的討論
依據我任職學校的學生特質,兩人以上的社會技巧課,我偏好團體引導式的討論,類似於國中輔導課,但讓同學自由發表意見與互相討論的比例會增加許多,學生們彼此互動有自己的頻率與次文化,有的時候會出現一些動漫梗、時式梗、網路梗。年近中年的我還不一定聽得懂,青少年有彼此共通的語言是好事,團體(課程)同儕的凝聚力也會增加,這些都是正向的互動。老師比較不是傳統特教的「指導」或「教導」的角色,而是「引導」的角色,適時提醒學生在人際互動上需要注意的地方。
例如學生熱愛時下流行的「地獄梗」(很有可能會傷害到某些族群、特質的人,或是與死亡有關的笑話) 但事實上,並非所有社交環境都適合談論地獄梗,地獄梗也有可能讓人反感或使人感到心裡受傷,因此除了協助同學理解什麼情境中適合玩地獄梗玩笑,什麼時候不適當,也會請學生思考,在不適當情境中開地獄梗玩笑會有怎樣的後果。
其他的會有議題式的討論,關於人際交往、愛情、道歉、如何處理衝突、情緒管理....等等。這些比較屬於大範圍的議題。有些是較細緻的小範圍議題,例如:如何開啟話題、如何接續他人的話題(有來有往的對談),如何結束話題。等等,這些適合給予需要社會技巧指導的同學,這部分的指導性就會比較高,也會給同學練習的機會。而要如何選擇課程內容,會端看學生的特質,與對於學生需求的評估與了解,特殊需求課程的內容與目標設定是建立在對學生的了解上。
我2020年面試的時候,其中一位老師問我輔導(心理師)的工作與特教師的工作的差異與相同,我說過很難精簡扼要地講完,至少要來個四千字,本篇文章字數五千多。謝謝願意給我機會任教的老師與長官。萬分感謝。
特殊教育 心理師 心理輔導

Photo by Nikhita S on Unsplash

#特殊教育  #心理師  #心理輔導 
分類:心靈

跨領域文字使用者 / 有著社會學視角從事教職的諮商心理師

評論
上一篇
  • 行動心理師的機會成本
  • 下一篇
  • 你才是「左派心理師」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