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06的點點滴滴(99)--老哥

忘記什麼開始 
自己很在意老哥對自己說過的每一句話 
在台北的這些日子 
如果沒有他的意見 
很多時候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樣讓生活繼續下去 
來到台北的這兩年 
才開始慢慢跟他有所謂的交集 
因為他很早就離家 
跟他的兄弟情誼超短 
在台北這異樣的城市 
同個母親所生的兩個小孩 
性格居然迥然不同 
也許 因為命格的關係 
我跟他都獨立的很早 
因為際遇 
兩個人在人生的道路上走的都不怎麼順 
但至少我還是幸運的那一個 
從小 就把老哥當作是標竿 一個模範 
只是當老哥的他 渾然不知 
最近假日 常跟老哥一起出去 
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事情 
一般假日 我很討厭去市區 
除非跟女朋友出去 跟朋友出去 
要我一個人去逛街 殺了我比較快 
我跟一般男生差不多 東西有缺 還是有特別目的 才會出門 
不然絕不可能去鬧區那種地方 
這個禮拜 因為腦海中還欠自己一次爬四獸山的PROMISE 
也不顧右腳膝蓋舊傷似乎又犯的毛病 
約了老哥 去爬一年前就說要去爬的這座山 
邊爬山邊聊天的同時 
開始發現 原來 我現在在台北走的路 
就是當初老哥一個人剛來台北的時候 獨自走過的路 
不知道為什麼的 這兩年 我感覺自己越來越像他 
吃的品味 看妹的感覺 對現實的體悟 對咖啡的熱愛 對程式的執著 
很多東西 我真的不知道 是不是因為自己都拿他做目標的關係 
我跟他 有很多相似的部分 
雖然 我一直想走出我自己的一條路 
就連拍照寫東西 我們都有相同的天份 
只是他放棄了這一塊 我還一直堅持寫下去 拍下去 
時間 會改變一個人<--我承認到一個不行 
六歲的差距 讓我可以很容易的就跟年紀大我很多的人相處 
也許 獨立過早 讓我學會用雙眼觀察人事物 
讓我學會怎樣生存在這是非已混淆的社會 
曾經懷疑過自己 曾經羨慕過別人 
但不知道為什麼的 每每在懷疑自己之後 
老哥的話就如及時雨一樣 瞬間澆熄自己不爽的怒火 
前一陣子 因為一些事情的發生 
感情也好 工作也好 著實的讓自己好好思索了一陣子 
外加 最近自己有事沒事一直在用我這感應很強的第六感 
去觀察 我漸漸已經習慣的台北風貌 
開始對 從前自己的認知 有逐步的修正 
我知道 那種感覺 叫做踏實的加強版 
很早就知道社會的殘酷面 
當初還是大學生的時候 就已經知道 
自己的生活一定會比別人有趣很多 
自從決定離開書本 
"我發現原來人生的不同風貌 居然是因為困頓" 
不管是經濟層面 還是心靈層面 
每個家庭都有一本很不可思議的經 
無法與外人道 也解釋不清 
如果以佛家思想論 這便是 劫 
劫的完納只有還清 才有辦法跳出輪迴 
常常跟老哥聊到 
如果 我們也可以跟大部分的台北人一樣 
住家裡 吃家裡 一直在爸媽的翅膀保護下不知有多好 
老哥只淡淡的說 
"我跟你沒有那種命 你要認清自己才行 我跟你會那麼獨立 不是沒有理由的" 
老哥的話 永遠都是用點的 
自己也很了自己的份量 
只是最近這種感覺越來越深 
自從前幾個月繳了一張20萬的學費之後 
我才發現 原來當初自己的省吃簡用 拼命賺錢 
現在看起來 居然是那麼的一文不值 
也許 我不捨的 是重新來過的勇氣 
有時候 看到同事那種天之驕子/女的感覺 
真的會很氣自己 
雖然我老早就已經不把那種沒有辦法改變的事實放在心上 
但我不得不承認 有時候我還是會很CARE 尤其同事不知不覺在我面前秀出他所謂的優越感時 
我沒辦法學老哥那樣的坦然自得與坦然面對 
我跟他個性不同 
我失去的東西 我一定會討回來 
包括 一種叫做勝利的感覺 
從會唸書開始 獎學金的名單一定不會少了我的名字 
那時候 根本不是愛唸書 我是為錢而唸 
就跟之前高中都會去參加文學獎一樣 參加歌唱比賽一樣 都是為了獎金 
我細細想來 原來從小到大的每個興趣 都是為了錢 
聽起來我還真是個可悲的小孩 
比較沒有想賺錢的慾望 大概是開刀的這一兩年吧 
CASE也都推了 現在只靠目前的正職薪水 
最近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 
曾經交過的女朋友們 她們的老爸都問過我一句話 
"你拿什麼保證 我女兒跟你在一起會幸福?" 
曾經在台中 因為這樣 我開始把賺錢當作是人生唯一的目標 
一些所謂的事情 都不甘我的事情 
說穿了 不就是要錢而已麻 
"一個男人的價值 居然等於一堆鈔票堆起來的高度而已" 
那就是說 無背無景的人 就該死就對了 
有種就不要靠家裡的力量 可以囂張的起來再說 
突然間覺得酸葡萄的感覺超厚 
老哥也常提醒酸葡萄的心態要改 
"那是你無法改變的事實 你要學著坦然" 
最近的觀察很深 
女人挑男人 但女人拿什麼來讓男人幸福? 
臉蛋 身材 還是處女膜? 
之前老哥說的 
"妳憑什麼讓我對妳好?除非是兩人互有意思 否則男人對女人來說就只是工具而已" 
突然間想到前幾天好友的電話內容 我突然間有一種思維在腦海中形成 
"愛情 不過就是 一個願打 一個願挨 只要自己覺得OK 什麼都無所謂了" 
媒體一直不斷的強力放送 
一個男人的價值等於五子登科 
一個女人的價值等於嫁個好老公或是有自己完美的事業 
但 看完這些被塑造出來的假象 
問問你自己 你是金字塔的頂端20%嗎? 
如果不是 請你回到正常的80%人間吧 
自己居然開始可以分辨出什麼是真實 什麼是假象 
就好像現在都漸漸不去看商周那些從前必看的雜誌 
舉的都是靠近金字塔的例子 或是 萬中選一的例子 
也許 最近又看了一堆有的沒的書 
想法又有點在進化 
但最終都只是對人生跟人性的無奈感罷了 
除了對人生的感覺加深外 好像也沒有辦法跳脫目前這慣性的生活規則 
在屆滿來台北兩年的今日 突然間有種莫名其妙的壓力降到肩頭 
熟悉的空氣 突然間有點沉重的氣息 
雖然老哥叫自己要看開點 但不知怎麼搞的 
現在的自己 居然不想看往後的日子 
我只想掌握現在手上所擁有的幸福 
先求有 在求穩 然後在求發展 
我果然 野心變小了 
經過跟死神的競賽之後 我膽小了許多 
但這也是人生的另一個風貌 不是嗎? 
by hakido 06.06.26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