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06的點點滴滴(85)--背影 側臉 馬尾 捷運上很像妳的女生

今天 是個好神奇的一天 
剛進公司就一堆很緊急的事情等著我們 
老大們忙的焦頭爛耳 我們這些簍簍也忙的亂七八糟 
一星期就這樣啟動 的的確確是個匆忙的開始 
反倒是事情越亂 自己越能夠找到做事的方法 跟完成的速度 
久違的痞子感 突然間又回到自己熟悉的身上 
見人就笑 見妹就虧的死個性突然間又上身 
我真的不知道 一趟東北角試車 一場公館的籃球play 
帶回來的靈魂到底是誰的呀 
我突然間不認識自己 
身體跟靈魂是分開的兩個個體 
互相交錯 卻又互相分開 
從來就沒有在同一天內 心情亢奮的程度有三轉折 
而且是呈等比級數 一直上升 
也許 對這個環境熟了 對人的感覺找回來了 
嘴角的笑容抗拒了嚴肅的神情 
我也發現去球場的時候 我總是球友們的開心果 
我也發現 自己以前的幽默口條 在認識的朋友們間 可以發揮到淋漓盡致 
漸漸的熟悉了這塊土地之後 
我開始把過去另一個有搞笑天份的自己慢慢釋放 
開始有一種跟生活與生命並駕齊驅的態度產生 
"放不下的 忘不掉的 就不再去強求自己可以忘掉 可以放下" 
我終究還只是一個有思想的動物 
"不符合人性的東西就不要去做 違反天理 是會被上天修理的" 
開始有了另一種對生命不同看待的態度 
最近常坐捷運 因為雨的關係吧 也剛好海山捷運站就在住家隔壁而已 
開始回去接觸人群 
開始用身體的感覺去記憶屬於人群的旋律 
照片上喪失的感覺 經過師父的提醒 
我才驚覺 之前心緒上所拘泥的東西 居然那麼的不真實 
照片的本身 沒有意義 
有意義的是攝影者在按下快門的那一瞬間 
攝影者本身的心意 是不是可以跟被攝影者(物)有著相同的頻率 
頻率對了 哪怕是傻瓜相機 都可以拍出很棒的照片 
那才是拍照最原始的快樂 
說真的 一些啥咪高深的技巧我都不怎麼會 
我只懂去感受我要拍的人事物的感覺 
我知道我天生第六感強 
人要懂得了解自己的強項是什麼 
要了解 要發揮 要成就非凡 
有開始意識到自己在尋找的那種拍照風格 
屬於我這隻會拍照的貓特有的風格 
我知道這路還很遙遠 
但要一直try 
你才知道你要的是什麼 
下班 因為雨勢太大 把機車扔在公司 坐捷運回家 
在台北車站轉板南線的候車月台 
我看到了一個背影 側臉 馬尾 身形 超像之前女友的一位女孩子 
輕舞飛揚的站在離我右邊2點鐘方向20公尺處 
目光不自覺漂過去 大方的看了一眼 
但這一次居然沒有在心海中產生漣漪 
或許 我真的把心掏空了 開始裝下了另一條不同的靈魂類型 
不管男生 女生 分手之後 下一個男女朋友 基本上都逃脫不出上個男女朋友的影子 
我承認 我是這樣的人 
你喜歡的人的類型 打死不會改變 這是我自己的經驗談 
這幾天 很努力的觀察 
在台北這樣甜蜜到亂飛的地域裡頭 
你/妳到底喜歡的是什麼樣的人? 
是外表? 是氣質? 是物慾? 是感覺?還是因為怕寂寞而寧缺勿爛? 
曾經有過一隻手的五段戀情 我好一陣子都認為自己很失敗 在這條所謂的愛情路上 
但你不去試 你怎麼知道什麼樣的人才是你的最愛呢? 
就如同歸屬感與信任感是一樣的東西 
有時候 
愛只是一種頻率對等的感覺 
對了 就是對了 沒有為什麼 
很多事情可以講道理 唯獨愛 不能講道理 
在愛裡頭 可以看到很多屬於人性的表現面 
大家都有玩過這樣的一場愛情遊戲 
其中的滋味 如冬天飲冰水 冷暖自人知 
尤其年紀到了一定的程度 就會想要有個精神上可以支撐的人 
也許 這就是歸屬感 一種讓自己想要安定下來的力量 
這些天 常常看到有夫妻帶小孩的在捷運站附近出現 
我看到的是一種 
叫做家的感覺 這是我最害怕的一種感覺 
因為不曾擁有 也無法去體會這之中的感覺 
但 可以意識到的是 
幸福是寫在她們的臉上 
幸福是寫在她們的行為舉止上 
幸福是寫在她們的言語態度上 
也曾擁有過不是家人間散發出來的幸福感覺 
但總覺得不夠真實 不夠實在 
"人在面對自己最害怕的東西的時候 當在握住的那一瞬間 很多時候 都會因為害怕而錯失掉" 
我很深切的懂得那種感覺 
在這樣風雨又停止的夜晚 
涼涼的風 靜靜的夜 
洗滌的 是一個很乾淨很透明的我自己 
經過了三個月又兩天 
我突然間發現 
原來可以再去愛一個人的感覺那麼好 
"妳是我的幸福嗎?" 
真的很想當面問問妳 
by hakido 06.06.12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