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無聲》

【無聲。有超大爆雷,請慎入】
想起韓國的熔爐。
「要一起玩嗎?」
故事的開始,男主角滿心期待地來到新學校,遇見一個很可愛的女生,
然後,一切的好美好都是變成支離破碎的假象。
校車上演著不堪入目的「好玩」遊戲,
因為聽不到,所以乾脆假裝也看不到被霸凌者的眼淚與痛苦。

在某些狀態下,你認為老師和大人會在第一時間內幫助你嗎?
「他很乖,所以他們只是在玩......」
「所以,老師你不處理嗎?你不幫忙我們嗎?」
「我不是不幫,但是他錯在哪裡?」
當事情發生的時候,學校的處理態度是該懲處的懲處,該退休的讓他退休,然後呢?

加害者曾經也是受害者,我想起房思琪的故事,
也許,有時候必須假裝自己是愛對方的,
這樣才能說服自己告訴自己沒有受過傷害。
「我討厭老師,但是當我看到他回來時,我竟然有點開心。」
矛盾的心理狀態啊~~~
突然想到「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被害人對加害人產生情感,同情或是認同加害人某些觀點和想法。愛上加害人會讓自己更加無法原諒自己吧。
因為無法接受自己受傷的心理,所以也用同樣的方法來加害其他人,
用這樣的方式來減輕自己的痛苦。

「好久不見!」
一句話造成自殘的開始,傷害並不是你不去正視它,
把它埋起來就沒事了~~
要有多大的痛苦會因為一句話讓人陷入瘋狂的焦慮與不安,
甚至必須透過自我傷害來取得心理的平靜呢?

「你為什麼一定要回學校呢?」
「在外面我覺得我自己是多餘的,好像會一直造成別人的麻煩。
但是在學校裡,大家都一樣,我第一次覺得我自己是有用的。」
聽人與聾人間還是存在的隔閡與距離的,
社會性排擠,有時候不管怎麼處理移除,還是存在社會上。
弱勢加上弱勢,造成更加弱勢的結果。

有時候會想,這樣的問題要怎麼解決才是最好的結果呢?
懲處之後呢?
學生的心裡就健康了嗎?
霸凌的狀況就會完全解決了嗎?
分類:影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