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卡家愛情里程 | 關於卡氏一家的愛情故事(萌芽to結婚)

    ❷⓿➊❷ #與阿爸立約 〔壹〕  #一年不戀愛我們在不同國家都簽了約    我是一個在單親家庭的環境下長大的孩子,婚姻對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我不但不羨慕幸福的婚姻,反而覺得「不婚主義」比較符合我的理想。但去了教會後,我發現教會的夫妻很特別,特別相愛,對於我這個破碎家庭的孩子來說,我的感受是很矛盾的,就是既覺得不可思議,又覺得有點羨慕、慢慢也生出一些嚮往。我發現他們並不是不會面對困難或危機,而是在他們的關係之中有上帝、有牧者,所以在婚姻裡生出了彼此相愛而且愛到底的決心。   去了教會後,上帝第一個解決的是我跟父親的關係,可以說是找到天上的父後,我也找到了地上的父。就在一次特會的信息太準確,讓我完全潰堤過後,從小對爸爸的恨就這樣被抽離了,也因為媽媽負擔不起我的緣故,她求助了爸爸,爸爸和我也巧合的有了連結的機會(這故事讓我以後在娓娓道來)     跟爸爸的關係修復 對我怎麼看待將來的婚姻有極大的意義,那一段時間現在回想起來是很奇妙的,很難用三言兩語說完,以後再來寫這段吧。   後來,23歲的時候我去了新加坡,在新加坡居住的那段期間,是我最靠近上帝的時刻,這裡的基督徒夫妻比台灣更多,我受他們的幫助和學習也很多,看著他們這麼幸福,我又更相信愛情和婚姻多一點了。   這時我在萬人教會受裝備,有很多的時間禱告,有很多很好的同學一起建造生命,那時我在台灣的教會正好在守真愛立約《就是有一年的時間不談戀愛,但可以好好的為另外一半認領和禱告》我也跟著做了這樣的立約,我常常和我同學一起為那個不知道是誰的另一半禱告、宣告,就是希望上帝能為我預備這個誰,讓我有一天遇見他的時候,我會認出這是我禱告來的。   我在新加坡的期間,卡先生在台灣也差不多在這個時期,開始委身在教會和小組裡,我們很不熟就是了。     少女白日夢的禱告 還記得有一個獨自的午後,我走在新加坡的街頭上,那時我在心裡做了一個禱告:「我有點想要25歲結婚耶。」當時我沒有得到什麼回應,就是覺得自己好像在做一個白日夢罷了,也沒有什麼確據、沒有一個印證,上帝也沒有讓我覺得這個禱告成了!我只是有一個答案,就是知道「天父爸爸一定會把最適合我的人預備給我。」然後我就安心了,把自己的未來交給祂就是了。   可別忘了,我從前是個不婚主義者,對異性也有點恐懼,但現在我開始慢慢的憧憬愛情,嚮往有美好的婚姻和家庭...嗯,這就是人做不來的,但在上帝的劇本裡,祂一步一步的把我內心的傷裹好了,再把對未來的盼望加進去,一點一滴的去成就祂的修復計劃。   我們不會因為找到了另外一半,而世界變得太平,因為他永遠不是妳的主;但我們會因為找到上帝,修復了我們的破碎,而可以更健康的面對未來。#卡氏愛情里程  ❷⓿➊❷-❷⓿➊❹  #好朋友就只是朋友而已〔貳〕 回台灣後,我發現了一本流行的暢銷書,叫做「標竿人生」,我和兩個年紀相近、又常常一起禱告的朋友決定一起踏上這趟賞書之旅,我們約定好,為期40天的時間,彼此督促、彼此分享,三人讀書會就從這裡開始了,成員有卡先生、阿劉和我。 阿劉和我比較懶惰,常常忘記分享、忘記回覆,特別逢年過節,我們會自動消失不見,但卡先生很不一樣,他很積極且主動,他每一天都準時回報。 沒多久,這關係起了一種微妙,那個好脾氣的卡先生,對我有一種說不出的關懷...特別是那次的年假,我跟阿劉直接放棄分享,回來後,卡先生把我們兩個聚集,說:「今天再不標竿人生,我們誰都不要回家!!」(現在回想起來,當時他對標竿人生未免也太認真了吧) 對於遠住在林口的我,只要錯過23:45的末班公車,我就真的不用回家了。卡先生卻信誓旦旦的說:「妳不必要擔心,如果妳公車走了,我一定會負責把妳送到家。」 但我跟阿劉真的錯在先,眼前嚴肅的卡先生讓誰都無法拒絕,畢竟累積了一個年假,我們也有很多話想跟彼此分享,我們三個話夾子一打開、一聊下去,公車真的是要開走了... 剛剛拍胸脯說好要對我負責的卡先生,就只能陪著我在火車站的地下街衝刺,一方面他需要顧及他會不會跑得太快、我會不會跟不上,一方面他表現出一種說不出來的關懷和曖昧,時不時露出想要保護我的感覺,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了,只好趕快回神,繼續奔跑前往公車站。 還好,我趕上了最後的那一班車,不過排隊的人潮眾多,他繼續陪伴並與我閒聊等待上車,他突然若有所思地看著我,想說什麼卻欲言又止:「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問妳。」我滿臉疑惑的看著他,想聽他接著要說些什麼,他結巴的問我:「為什麼你跟那個男生感覺很好?」我回答:「有嗎?我跟你才好吧!」他說:「我覺得他怪怪的,可能喜歡你。」我說:「怎麼可能?你才怪怪的吧!幹嘛這樣問?」然後他安靜了幾秒,我也準備要上車了,他最一句話是:「當我剛剛沒問好了。」 我沈默了,因為怪怪的人好像並不是他說的那位男生,而是我眼前這個面紅耳赤的卡先生,他有一種秘密被發現的羞澀,稍早還有點霸道的他,突然不知所措地看著我...我一上車,他立刻傳訊息給我:「請妳不要在意我剛剛說的話,當我沒說好嗎?」我問:「你有什麼問題嗎?」(當時我對他是無感的,我喜歡的是遠在異國的別人。)他說:「我知道現在不是時候,也知道妳正在守約...」我:「好了,你不要再說了。」我打斷他可能要繼續說的話,並且立刻打電話給教會的牧者,「喂...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我覺得他怪怪的,他對我說了一些很奇怪的話。」牧者很冷靜的說:「他可能喜歡妳。」 牧者給我的建議是:「為了自己能守住和上帝的約,先暫時停止這麼靠近。」意思就是:「我們的標竿人生要停止了!」 老實說當時的我其實沒有這麼喜歡他,就只是覺得失去了一個好朋友而已,而且我蠻自私的,因為我想要立定自己在上帝面前的約,所以主動的去切斷這段友好的關係,說是保守自己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又或者說:我那時候心根本沒有在他身上。 *卡先生補充:他說這個階段是他厲害不是我,因為對我而言我就是少一個朋友而已;但對他而言,他需要學習怎麼立定心志在上帝面前,不然去找別的妹就好了呀????????    ❷⓿➊❸ #我的心空了一塊〔參〕 「得不到的總是最美的!」在他突然決定不對我關心的開始,我的心空掉了。在我打電話給牧者終止了這段關係之後,我時常會想起他...   我想,有可能是因為他身上有一些特質,有點讓我喜歡,我常獨自的想「他會是上帝為我預備的嗎?」 我發現我自己的心開始為他左右,原來他出現在我生活中的頻繁,已經讓我養成了慣性的依賴,我習慣有他這樣好的朋友的存在、有他三不五時的叮嚀我們要分享,我想起在新加坡時我常常禱告《我的另外一半,一定要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就像卡先生這樣。#卡氏愛情里程   但當時我卻親手推開了他,而且用最壞的方式來拒絕他,我沒有給他任何解釋的機會,只是聽領袖的話,我們就不連絡了。   印象中,我曾經有好幾次,很想要打電話給他,告訴他:「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這樣對待你。」但我從沒這樣打過,更多時候,我就是禱告上帝:「求祢自己讓他明白吧。」 我們對彼此不在有任何解釋,也沒人再提起這回事,就是好好的守著跟上帝的約,但偶爾,我仍感受到有一種默默的守護,就是保持距離卻安靜的看著妳,表面上漠不關心,但心裡默默守著妳。不只是被喜歡著而已。我常常反問自己「那我喜歡他嗎?」還是「我喜歡被他喜歡的這種感覺」,我從疑惑到有點肯定,就是在這個時期裡。   #真愛立約到期了 守約的日期是到20130520,這天終於到了,我們可以解除封鎖大方的聯絡了,帶著一種超過普通朋友的好感,我們的關係進階了,想要更認識對方多一點,於是我們常常相約,彼此分享興趣。他是一個很喜歡攝影的人,他的相簿裡有著各國的風景照,對於也同樣愛好藝術的我,時常和他有說不完的話題可以聊,就這樣認識彼此的過程...   每一天,我們就喜歡對方更多一點,我們一直這樣私底下的聯絡,但有時候分開後我反而覺得很難過,難過的是因為我覺得聖靈很難過,我想這樣的關係並不討神喜悅,而且當時的他可以說是因為喜歡我而分心了。   後來我們想到領袖了,我們討論後,有同樣的共識,就是期待能公開、希望夠被祝福,於是我們做了一個約定,我們說好:「如果領袖不支持我們在一起,我們就不要繼續吧。」   我們心知肚明 //我們是基督徒,我們的愛情要長遠走下去的話,一定需要被上帝、被牧者保護才會純萃 //   在這個要不要去坦白的過程,我們都很掙扎,因為坦白過後的結果沒人會知道,「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呀!幹嘛要讓別人管我們呀~」我們的談論裡常常有這樣的對話、為此也有許多的爭吵,心裡也非常的拉扯,這段時間沒有持續太久,因為妳知道哪一個是聖靈的聲音,就算你不一定想要選擇站在真理那邊,會想反抗「愛情不就是兩個人的事嗎,為什麼需要把這麼多人扯進來?」這些過程都只是過程而已,你們想過的那些,我們也都想過,不過如果你想跟隨耶穌,最終你還是會被祂帶到正路裡。   當時的我覺得:這-題-真-的-超-級-難... 但我如果現在再回頭看當時的自己,我想我會告訴當時的自己: //妳現在覺得的難根本不算什麼,因為婚姻更難,比妳現在覺得的難,難一百萬倍。//   再次下了決心,對準了!我們的同樣的目標是: // 我們希望我們的愛情,是在上帝和教會的保護下,被祝福而進展的愛情。//   於是我們在掙扎過後還是選擇跨越了我們覺得很難的那一檻,鼓起勇氣去找領袖了,誰都想不到這樣的坦白卻換來這樣的結果...    ❷⓿❶❸+ #知道天父愛妳比他喜不喜歡妳還更重要〔肆〕 ...我們坦白的結果是悲劇的,牧者們一致的想法都是「不OK」、「沒有平安」、「沒什麼好談的」...平時很溫柔的人當時都嚴肅起來,畢竟當時的時間點真的很尷尬,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反駁,因為他們所說的一字一句,都中肯到我們心坎裡...「婚前無法忍耐,婚後更不用說。」這句話深深的打中我們的心,他們提議要我們先試試三個月不要私下連絡,只在群體中觀察對方,於是我在聽完他們說話後立刻答應。#卡氏愛情里程 看起來很簡單的三個月,對當時已經愛上卡先生的我而言,卻是度日如年的每一天,在那之後,我很少在收到他的訊息,或者可以這麼說: 他幾乎消失在我私下的生活裡,這讓我幾度以為我就要再次失戀了,我的心其實好複雜,我只能靠著禱告來舒緩我想要擁有他的心,很想告訴他:「我好想你。」但每次想要打開手機解除封鎖,又會重新收回,嗯,然後他把智慧型手機換成智障型手機,讓自己可以專注在眼前該做的事、不要分心。 絕望、失望、沒有盼望是我當時最真實的寫照,即便身旁的朋友給的鼓勵和打氣都很即時,但都無法讓我提起勁,直到有天,妳有點放棄了「非要這個人不可」的時候,上帝才正式介入了。 在這段過程裡,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經歷,是在我很想他時,我出去操場走走,當時有一段與上帝的QA是這樣的。綺:「他會不會不是祢為我預備的?」我也有種感覺:就是自己沒有這麼被喜歡。阿爸對我說:「他喜不喜歡妳沒有真的很重要,妳只要知道我愛你。」綺:「那祢喜歡他嗎?那他喜歡我嗎?」我就是一直在那邊鬼打牆,因為抓不到他,只好抓住天父。 阿爸:「妳只要知道,我愛妳。」「我會為妳預備的是那個配得上我女兒的,我也愛的人。」這句話直接句點了我。 我開始不去想我的另一半是不是他,即使會有這麼一點感到失戀的感覺,我仍然願意定睛在天父給我的應許上,我相信就算天父為我預備的並不是他,但祂絕對會為我預備最適合我、而且祂也愛的人。   *這裡一定要備註一下,我不是每一次都做到這麼100%的順服,因為我的骨子裡其實很悖逆,越給我規定,我越想要知法犯法那種。我回想起那學乖的過程有點痛,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學會信靠上帝,知道祂無所不在而且無所不知,妳因為愛祂而不敢妄為,這是我到現在一直都記得的。 *還有我突然想到忘了提到這段:他喜歡我是從跨年的奕順軒開始,而我是從這一刻覺得「這個人太帥了!」那是我們在曖昧的時候,有一次我想要討他抱卻被他推開的那一次!他當時對我說:「不是我不想抱妳,但是我希望是到可以公開愛妳的那一刻,再抱。」是那一刻,讓我對未來有了盼望,而且開始覺得這個人ok! 好像也忘了寫到這一段:就是在進到下一段求婚故事前,我先被上帝處理了跟爸爸的關係還有過去的感情史,而且那處理是活生生又血淋淋的,就是當天早上心裡被聖靈預告這事,當天晚上我們去新生命醫治釋放正好就是醫治這部份,那天卡先生正好坐在我的斜後方,我們是不能私下聯絡沒錯,但我們可以在群體中對話,當我出去被禱告完之後,他走過來跟我說:「我只是想跟妳說,我覺得很心疼妳所經歷的,但我也想要讓妳知道,我還是一樣。」嗯,大概就這樣。 很難精準地把每段的時間軸寫清楚 只能盡可能的 #去追憶我還記得的一切 #關乎我們所真實經歷的 #不管完美或不完美  這就是我們家的家書呀  #就希望當兒女想起我們時 #知道爸媽之間就算有摩擦
#但還是有滿滿的愛情的  ❷⓿❶❸❶❶ #為結婚禱告了嗎〔伍〕    牧者:「你們要不要禱告結婚?」   卡先生:「別鬧了?」卡綺綺:「是瘋了嗎?」   牧者:「我是認真的,可以禱告看看這件事。」       轉機的發生,是在2013年的11月,我們和牧者、阿劉還有其他幾個弟兄姊妹一起禱告,在禱告過後,牧者突然問了我們兩讓我們反應不過來的問題,她說:「你們要不要分別禱告求問神,如果禱告後覺得未來的另外一半就是彼此,那麼就結婚吧!」我們以為她是在開玩笑,我們兩個第一個反應都是「別鬧了!」但她卻在那之後,認真的找我們彼此分別談過,告訴我們:「我沒有在開玩笑,可以為這件事認真禱告。」        又三個月過去了,2014年的情人節前一晚,卡先生送牧者回家的路上,她再次問起:「你有沒有認真為結婚的事禱告?」,他說:「可是我從不做沒把握的事。」領袖告訴他,就是因為沒把握,才要好好問神,讓他可以帶領你。 於是那一天晚上,他聽進領袖所說的話,徹夜向神禱告、求問,直到他累趴了,上帝給了他一句他聽也聽不懂的話,說:「如果你每一次都做有把握的事,你又怎麼知道我與你同在呢?」「孩子,當你信靠我向前走時,我就在那裡與你同在。」 他完全不明白上帝這話跟他要不要結婚有什麼關係,只覺得太累了就睡著了。        20140214的早晨,我們一起參加晨禱會,那一天上帝很清楚地對我說一句鼓勵的話:「不要怕,只要信,當你往前走的時候,你會發現我正與你同行。」結果禱告會一結束,我朋友的奶奶突然病危,我立刻趕到醫院去看她、為奶奶禱告。 在前往醫院的路上,我傳訊息告訴卡先生,上帝跟我說:「不要怕,只要信!當你往前走的時候,你會發現我正與你同行。」        卡先生看到我的訊息,有種說不出的震驚,因為跟他昨晚的禱告是一比一的呼應,他當下沒有跟我多說什麼,只是立刻聯絡牧者,跟她分享這件事,於是當我在醫院安慰朋友並為奶奶禱告的同時,他們暗自決定今天晚上就是卡先生的求婚大日。 當然,他什麼都沒有辦法提前準備,沒有過於華麗的排場,只是因為上帝的一句話,他頭也不回地衝向未來。       被求婚的那年,我24歲;隔年結婚,正好25歲。       你問我為什麼會答應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求婚那天是星期五,而在那過後的星期天,那個病危的阿祖突然醒過來了,就像聖經裡面那死裡復活的故事一樣,上帝透過我的手,讓我和卡先生一起經歷:原來這就是上帝同在的奇蹟。    求婚後的那一天,我們正式開始交往,感情的春夏秋冬開始上演,也不是刻意的,但就這樣折騰了四季。心靈上的交流是最赤裸的,也最讓人抓狂的!#卡氏愛情里程     2014-2015 #暴風般的春夏秋冬 (陸)  求婚後的那一天,我們正式開始交往,感情的春夏秋冬開始上演,也不是刻意的,但就這樣折騰了四季。心靈上的交流是最赤裸,也是最讓人抓狂的!#卡氏愛情里程 2014年2月14日,情人節,你借了牧師的講台時間,屈膝問我願不願意嫁給你,我沒有猶豫的說了我願意,因為能與卡先生結婚就是我的夢想,即使沒有高貴的排場,戒指鮮花也是早上才臨時預備的(還size不合)我也願意。   朋友說我怎麼這麼好娶,我笑而不答,因為結婚是我夢寐以求的幸福,更是我從未想過的祝福。我知道,他是上帝為我預備的他,祂對我說過:「那個他會愛我,就像祂對我的愛一樣。」我們就在這一天開始在一起,沒錯,是求了婚後才正式開始交往。   #春夏秋冬我們靠主渡過 這一年,是我們的戀情最搖擺不定、風吹雨打、日曬雨淋的一年,常常有非常激烈的溝通,也常常在心裡自問:「我真的要嫁給他嗎?」然而我每次的答案都是:「yes」,而他也沒有例外:即使我鬧到根本不想跟他說話,他問上帝該怎麼辦?還是會有那微小的聲音告訴他:「你要愛她。」就這樣,我被他的愛融化了,我越來越不想任性,因為他找到方法來收服我,他給的愛讓我常常無法再生氣下去。   還是有幾次我們被對方氣到不行,各種灑狗血劇情都上演!比如他拿走我的手機,我就兩手空空跑回我家,在陽台上還對著樓下的他做鬼臉(一種拿走呀我也沒差)...然後我再跑下樓打公共電話跟牧者告狀說:「他搶走我手機!」這種現在看起來有點幼稚,當時卻很撕裂的戲碼,似乎有幾次,會真的在心裡覺得好像有點難走下去,但真的是上帝在其中,幫助我們跨越過去。   記得有一晚,有一個女孩當天剛好住在我家,她和我談心聊天,她問我:「這世界上會有好的男人嗎?我不太相信會有絕對的真愛。」也是呀,這世上的愛情看起來每一齣都讓人這麼心碎著。     #女孩問這世上有真愛嗎 那當下我打電話給卡先生,我跟他說我身邊女孩提的問題,卡先生緩緩地對我們說了一個他剛剛才聽到的故事,他說:「我今天認識了一位已經99歲的楊爺爺,他正好跟我們分享他一輩子只愛一位太太的故事。」   楊爺爺是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期被徵召去打戰,當時他已娶了太太,但還沒有孩子,他打戰時心心念念的就是要活著回家找他太太,但被徵召去打戰的日子是無法預測回來的時間的,後來戰爭結束後,他回去找他太太了,但讓他想都想不到的是太太已經改嫁,而且生兒育女了(因為太太根本不知道他會不會活著回來)想當然他一定很心碎,不過他知道太太所嫁的家庭、環境並不富裕,爺爺就實際的用金錢去供養太太的這個家,也支柱太太家建房子、愛她的孩子...等等。   爺爺回到台灣獨居了,很多周邊的人都要介紹新對象給他,他們跟他說:「你可以再娶新太太呀,你太太都嫁人了!」爺爺對他們說:「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已經娶過一個太太了,這輩子就不會再娶別人了...」     #一輩子好好愛一個人時間都不夠用 後來,我們再次的想要回去找楊爺爺時,屋子空了、裡頭沒人了,一問之下才知道獨居的他已經回天家了,那年他正好一百歲,我有點遺憾沒有親眼目睹這位癡心的老先生,但我透過當時未婚夫的口,聽到了這個為期一整個世紀的愛情,而那也成了我們的婚前最震撼的教育課程:原來一輩子,好好愛一個人都不夠用。   結婚的前一天,我因為芝麻綠豆的小事又大發雷霆了,我氣得只想要逃離,一心只想買車票離開台北的我,身旁的朋友看著都傻了,心硬的我卻順著心裡的那微小聲音去做了不合我心意的選擇:去道歉、去和好、去抱抱他,我流著眼淚,心仍然很硬,但我還是想嫁給她,很想嫁給我眼前這個為我奔波、折磨,卻仍愛著我的男人。   這讓我想起當媽媽聽到我要嫁時第一時間對我說,你們先試婚不要急著結婚時,我在街上大哭著說:「我不管啦,我就是要嫁給他啦」的那堅定模樣。   結婚那天,講台的話我幾乎都可以對號入座,因為那篇信息就是為我寫的(都在唸我呀),我們又哭又笑,要跨越那春夏秋冬、一路走到這裡其實並不容易,那天開始,我有了自己的先生,你多了一個名字:卡先生。而我,也正式成為卡太太。   #我邊回憶這些故事時一邊也覺得好赤裸 到底幹嘛跟你們說 我們有多愛吵架? #但我們知道每個家庭的經營都不容易 所以我們願意呈現那些真實的經歷 #也許能讓你看到一些掙扎和一些同感 但我們沒有放棄 你們也不要放棄       卡氏求婚|如果沒有上帝 我們不敢的  其實讓我們沒有猶豫地踏進婚姻的關鍵原因:是因為情人節的前一個晚上,牧師請他回去禱告,求問是否想娶的人是我,而上帝對他說:「如果你每次都要有把握才去做,你怎麼知道我與你同在?」他聽完覺得「這跟我要不要結婚有什麼關係?」而隔天早上,我在禱告會時,上帝對我說:「不要怕、只要信,只要妳往前走,便知道我與妳同在。」但在那個禱告會過後,我當時牧養的女孩跟我說:「綺,我阿祖被送進加護病房,也發了病危通知。」我毫不猶豫的衝去為病危的阿祖禱告,因為上帝對我說:「不要怕、只要信,只要妳往前走,便知道我與妳同在。」然後我去禱告的同時,卡先生就去預備求婚囉!   到了晚上,我就被求婚了,但更神奇的是,那求婚過後的三天,主日的早晨,那女孩對我說:「欸,我阿祖醒來了!」是的,那個病危的阿祖,成了我們進到婚姻的應證,更讓我們確信上帝真的與這段關係同在。   我們需要祂的遮蓋、祂的保護和祝福,如果不是因為祂成為我們的媒人,我們也沒有勇氣進到婚姻裡。 因為我的背景是個不相信婚姻的單親家庭,而他,是個要努力到三十歲才可能談婚姻的夢想實踐家!     求婚-交往 (2014-2015)|暴風般的春夏秋冬  2014年2月14日,情人節,你借了牧師的講台時間,屈膝問我願不願意嫁給你,我沒有猶豫的說了我願意,因為能與卡先生結婚就是我的夢想,即使沒有高貴的排場,戒指鮮花也是早上才臨時預備的(還size不合)我也願意。     朋友說我怎麼這麼好娶,我笑而不答,因為結婚是我夢寐以求的幸福,更是我從未想過的祝福。    我知道,他是上帝為我預備的他,祂對我說過:「那個他會愛我,就像祂對我的愛一樣。」   我們就在這一天開始交往,沒錯,是求了婚才正式交往。   這一年,是我們的戀情最搖擺不定、風吹雨打的一年,常常有非常激烈的溝通,也常常在心裡自問:「我真的要嫁給他嗎?」然而我每次的答案都是:「yes」,而他也不例外。   即使我鬧到根本不想跟他說話,他問上帝該怎麼辦?聖靈還是會用微小的聲音告訴他:「你要愛她。」 就這樣,我被愛融化了,我越來越不想任性,因為他找到方法來收服我,他的寵愛讓我常常無法再生氣下去。   記得有一晚,有一個女孩住在我當時的宿舍,她和我談著心聊著天,她問我:「這世界上會有好的男人嗎?我不太相信會有絕對的真愛。」那天我打電話給卡先生,卡先生說:「我今天就認識了一個現年99歲的楊爺爺,他跟我們分享了一輩子只愛一個太太的故事。」楊爺爺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期被徵招去打戰,當時他已娶了太太,他打戰時心心念念的就是要活著活家找太太,戰爭結束了,他回去找太太了,想不到太太已經改嫁了、而且也生兒育女了(因為太太根本不知道他會不會活著回來),他知道太太所嫁的家庭、環境並不富裕,楊爺爺就實際的用金錢去供養這個家庭,也支柱這個家庭建房子,回到他所居住的台灣,很多人跟他說:「你可以再娶啊,太太都嫁人了!」他說:「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已經娶過一個太太了,這輩子不會再娶別人了。」楊爺爺活到了100歲,當我們再次想要去訪視他時,他已經回天家了,我沒有親眼目睹這位老先生儀容,但我透過我先生的口,聽到了一個為期一世紀的愛情,而這段愛情,也成了我們的婚前教育課程。   結婚的前一天,因為芝麻綠豆的小事我又大發雷霆,我氣得只想要逃離,一心只想買車票離開台北的我,身旁的朋友看著都傻了,心硬的我卻順著聖靈做了對的選擇,道歉、和好,我哭了,但我想結婚,我想嫁給他。   結婚那天,牧師的話我幾乎都可以對號入座,因為那篇信息就是為我寫的。 我們又哭又笑,因為這一路走到這裡其實並不容易。   那天開始,我有了自己的先生,你多了一個名字:卡先生。而我,也正式成為卡太太。     結婚第一年 (2015-2016) |一切都新的! 蜜月,完美的自助旅程,好多的第一次都發生在這裡,包括最親密的第一次, 對,你沒聽錯,我們的第一次發生關係,就是在蜜月旅行。   我以前沒這麼喜歡異性,因為單親家庭的緣故,我還挺排斥與男生發展關係的。
這是我第一次感到與另外一個人可能這麼緊密,也懂得這樣的連結是被祝福的, 我們好享受有彼此的17天,就是跟對方在一起,連曬著太陽都幸福無比的時光。   蜜月結束,一起過生活的小日子正式開始,還沒學會避孕的我們, 就收到上帝給的第一個新婚禮物叫做「卡蕊蕊」。 於是,這對小夫妻結束了蜜月就開始了產檢生活。      有人說:「第一年的婚姻關係如同紙張一樣薄,所以叫紙婚。」 意思是一張紙印的婚姻關係,比喻最初結合薄如紙,要小心保護!   這一年,我們小心翼翼地保護著彼此,每一次產檢你都不缺席, 即使我們仍然會有爭執,但最終都是抱抱和好不含怒到日落。    在新春來臨之前,蕊蕊來了,謝謝你全程參與我產檢及生產的過程,  我永遠不會忘記,在恢復病房我們兩個累得要命卻又話夾子停不了的時刻, 這就是我們第一年的婚姻,簡單、平凡,沒有什麼排場,卻足夠我倆回味。   結婚第二年(2016-2017)|擁有和失去都是祝福 一家三口,生活有點忙碌,忙著餵奶、忙著換尿布、忙著相愛。
偶爾會爭吵,因為生活、因為孩子也可能因為彼此。  
但無論怎麼吵,我們學會的是彼此道歉、彼此和好,彼此原諒,
第二年的週年慶,我們感受到的不是慶祝的美好,而是能一起奮鬥真好。  
第二年的尾聲,我們經歷了擁有和失去, 我終於懂了原來在婚姻裡有一種痛是兩個人會相擁心痛, 我以為你不能親生體會流掉孩子的難受,但你告訴我: 「他不只是妳的孩子,也是我的,我也會難過。」
你的信心永遠是我最強大的後盾,還好有你在我身邊,還好有你。
結婚第二年叫做棉婚,意思是「加厚一點,尚需磨練!」
我們在彼此的生活中學會了依賴,學會了放手,因為賞賜和收取,全在乎祂。  
結婚第三年(2017-2018)|完成夢想清單有兒有女 
2017年6月,我們升級了,從一家三口變為一家四口了,弟弟來了,
有女有子,湊成了一對「好」,原來這模樣就叫作「完整」。  
第三年,人家稱它為皮革婚,因為開始有點韌性
回想起這一年,心情也是錯綜複雜的...

爸爸離去也在這年,兒子出生也在這年,感恩的是無論人走人來,卡先生一直都在我身旁陪著我。
他陪著我送走爸爸,抱著痛哭失聲無法表達的我;他陪著我迎接兒子,握著我的手告訴我他在身邊。
2018年3月,我們又升級了。從一家三口進階成一家四口,卡小騰報到,有女有子,湊足了一對「好」。
小騰應該比較像爸爸多一點點,一樣很愛乾淨(對尿布髒的容忍度是0),一人像一個,還算公平。
結婚也才三年,論婚齡還稚嫩的很,要學的功課也滿滿的,然而在我們當中還寶貴的是:我們沒有因為結了婚就失守了「愛情需要經營」這回事。
給彼此的時間仍多過給孩子,即使一樣會吵會鬧,也會一直踩對方底線,但婚姻這回事,或許就是在這些經歷裡磨出韌來。
但再怎麼吵或不爽,放棄好像越來越不是選項,頂多就是拿他的卡去洩怒,最終還是得原諒和和好。
畢竟,就像他自己說的一樣:要再找一個和我一樣(要賺錢養家,看不下去又會自己做家事,最重要是可以容忍我任性)的人,我打著燈走到天涯海角應該也找不到。謝謝愛你,這短短的一生請繼續愛我:)
結婚第四年(2018-2019)|就4要把我的名字刻在你心裡 
結婚第四年的這一天,台灣發生了418大地震,這是我們第一次一起經歷到危險,也顯出了我們內心的核心價值,地震的當下我們正在ikea逛著,眼看離要去遊戲室接蕊蕊的時間還有十分鐘,我倆跟睡著的小騰想說再多逛一下再返回來接她,但地開始天搖地動,我撇頭看著盤子一個一個滑落在地,好像要迅速地逃到一個安穩之處,但我們第一時間共同的默契卻是:「蕊蕊還在遊戲室,快去接!」卡先生原本想要自己先衝去,我阻止他說:「不可以,要去要全家一起去!」地繼續地搖著,客人都躲在柱子下避難,但我們不能多管了,只想快點移動到遊戲室接女兒,接到女兒後,緊抱著還跟我鬧著還想繼續玩的她,我說:「剛剛地震了,我們很害怕妳沒有跟我們在一起!」而後我們迅速地被疏散,但我喃喃自語地繼續碎念:「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全家人在一起就好了!」後來開車返家的路上,卡先生跟我說:「謝謝妳阻止我自己衝去接蕊蕊!」妳說:「不管怎麼樣,全家人都要在一起!」  
結婚第四年,人家稱它為絲婚(Silk Wedding),因為纏得更緊了,如絲般柔韌,而且你儂我儂。嗯,結婚第四年,我們開始認知到:「我們是一個隊伍,是一個團隊,我們需要為這個家庭附上自己的那一份心力!」
沒有人絕對應該要扛下所有的責任,上至父母的事,下至孩子的事,甚至是我們彼此間的關係,家務事、工作都是,只要我們把彼此的事當成自己的事一樣盡心、願意捨己的挽起袖子動工(或至少做到關心),這就對了。

至於愛情呢,我們的共識就是,關係要同心去經營,有了孩子後更需要刻意的排開時間去約會。因為關係這種東西不會自然就好,因為自然的後果就是習慣、習慣的結果就是爛掉,所以我們很刻意的安排精心時刻,也決定了從今年開始,每年的結婚紀念日都要一起共同去完成一件特別的事,維繫婚姻中的愛情溫度。
今年,我們便換掉了在澳洲買的輕便戒指(婚戒太浮誇,結婚過後就再也沒戴上過了),換上了為彼此的手作戒指,款式跟我們的性格一樣簡單,但特別的是,裡面刻上了對方的名字,當我們帶著戒指,也帶著彼此,這也代表了:「你只屬於我,而我也只屬於你。」你在哪裡,我的家就在那裡。
近日最火的新聞莫過於許志安偷腥的新聞,我們其實很難去評論公眾人物,也覺得有點承重,即使鄭秀文回應得很好,但我們還是覺得很惋惜,我們夫妻也很喜歡和彼此討論時事的反思,就像起初結婚時我們的共識一般,這種事在我們的字典裡是禁忌,雖說俗人無過,但我們都知道彼此完全承擔不了這種重擔,只能更加堅定的愛著彼此,而當我們討論的時候,我跟卡先生的心中便同時的響起了:「那年楊爺爺用了一世紀愛著太太的故事。」我們彼此唱喝,嗯,讓我們努力,我們一起努力。讓我們的愛情,可以一步一步的踏實的走下去,愛情喔,有點絕對,眾水也不能淹沒,屬於兩個人之間的愛情,真的很難有空間再容納其他人了。
  • 第5年︰木婚 (硬了心,已經堅韌起來)Wood wedding 
    對有些地方有些不順眼,會想要吵架,冷戰也不賴,但最終還是找得到和好的方式,實踐我們起初立下的,「吵架是為了要和好,磨合是為了越磨越合。」    
  • 6年︰铁婚 (夫婦感情如鐵般堅硬永固) Iron or Sugar Candy wedding 
  • 7年︰铜婚/毛婚 (比鐵更不會生銹,堅不可摧) Copper wedding 
  • 8年︰ 陶器婚 (如陶瓷般美麗,並須呵護)Pottery wedding
  • 9年︰ 柳婚 (像垂柳一樣,風吹雨打都不怕。)Willow wedding 
  • 10年︰錫婚  (錫器般堅固,不易跌破。)Tin wedding 
  • 11年︰钢婚 (如鋼鐵般堅硬,今生不變。)Steel wedding 
  • 12年︰鏈婚 (像鐵鏈一樣,心心相扣)Linen wedding 
  • 13年︰花邊婚 (多姿多彩,多樣化的生活)Lace wedding 
  • 14年︰象牙婚 (時間愈久,色澤愈光亮美麗)Ivory wedding
  • 15年︰水晶婚  (透明清澈而光彩奪目)Crystal wedding 
  • 20年︰瓷婚 (光滑無暇,需呵護,不讓跌破)China wedding 
  • 25年︰银婚  (已有恆久價值,是婚後第一個大慶典)Silver wedding 
  • 30年报︰珍珠婚  (像珍珠般渾圓 ,美麗和珍貴)Pearls wedding 
  • 35年︰珊瑚婚/翡翠婚  (嫣紅而寶貴,生色出眾)Coral wedding 
  • 40年︰红宝石婚 (名貴難得,色澤永恆)Ruby wedding 
  • 45年︰蓝宝石婚 (珍貴燦爛,值得珍惜)Sapphire wedding 
  • 50年︰金婚  (至高無上,婚後第二大慶典,情如金堅,愛情曆久彌新)Golden wedding 
  • 55年︰翠玉婚/绿宝石婚 (如翡翠玉石,人生難求)Emerald wedding 
  • 60年 : 鑽石婚 (夫妻一生中最大的一次結婚典慶,珍奇罕有,今生無悔,是最隆重慶典) Diamond wedding (Diamond Jubilee) 
  • 70年︰白金婚 Platinum wedding
新婚之夜,我期待很久很久的  
我們的婚姻歷程,就從那裡寫到這裡,我盡可能地把我們所記得的故事撰寫下來,你會發現,當我們在在這裡回頭看過去,上帝在我們當中幾乎形影不離,我也不是刻意要這樣寫的,但沒錯呀!祂就是我們婚姻裡的主婚人,否則,我們現在應該不會在這裡了吧?願我們繼續攜手去創造未來,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受洗10年全紀錄|綺晨的信仰里程:每一年,我會寫下和上帝一起的經歷,紀念我繼續地在和祢的約裡,繼續往前走。
  • 下一篇
  • 關於卡氏一家|親子影文創作者|自然系育兒、親子旅行、育兒生活、家庭文化、自學樂趣、夫妻關係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