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梔子花-2

花徑小說
  

腦補小說,不喜勿入,無關現實

[哲]
5月末。
張哲瀚步入山河令劇組辦公室,裡頭人一回頭瞧見他便笑著回頭打招呼
製作人馬姐先出了聲:哲瀚這麼早就到啦。
張哲瀚:是啊,早點過來整理整理,適應一下。
馬姐笑著回應:接下來四個月啊,就等著你的周子舒表現了。
張哲瀚:說到這個,我可是有點小失望呢。我還以為當初找我是要讓我演溫客行呢。
雖然選角己成定局不太可能更改,張哲瀚還是忍不住提了一下這個心裡的小遺憾。
馬姐:我們可是認真考量好久,覺得你適合周子舒的呢。
周子舒這角色內斂,但心境、想法是隨著故事,一直在變化,分佷多階段在成長。
這角色也是富有智慧和冷靜去面對事情,我們看過你之前的一些作品,
覺得你一定能把這種細節變化好好的表演出來。
一旁的編劇小初也忍不住的開口附和:是呀,而且你外形清瘦和周子舒很像,外貌氣質和角色很搭呢。
導演成導也和他聊了幾句看他之前的戲的一些場景、武打的看法。
說實話,也不確定這些人和他說的話有幾分真?幾分客套?
但至少有人說著看過他的作品,肯定他的表現
讓他覺得這一路的努力似乎不是什麼意義都沒有。
只要自己繼續堅持,持續的努力著,總會有人會看見、會注意到
終有一天會遇上屬於自己的機會吧。
覺得心裡暖暖的,也很想在接下來這作品好好的發揮。
聽到門又開的聲音,眾人又一起回頭。
張哲瀚看到一個戴著棒球帽,穿著簡單的T恤開了門走進來
聽到馬姐喊了聲"龔俊你也來啦。"
張哲瀚意識到原來這就是搶走溫客行角色的人啊!!
側身往來人看過去,打量了一下,樣貌真的出眾,難怪馬姐他們會挑中他
五官立體,身材比例也好,還帶著一幅狗狗眼,笑起來就像是一個鄰家男孩
但這臉好看歸好看,這臉蛋能扮演好騷氣十足,整天挑逗人的溫客行嗎?
看起來就像個大孩子似的,不被人拐走就是萬幸了吧。
而且這人到底多高啊?張哲瀚想著邊挺直胸站挺,企圖想再站直站高一些。
平常搭的對手幾乎都矮上自己一截,甚至對戲還得辛苦的劈腿叉著站
但今天自己只能往上仰望才能對上視線,顯得自己是多矮小啊!
這人硬是比自己高上半個頭,想著不自覺的小小扁了嘴
"哼,這人就是靠臉和身高搶到角色的吧,真是可惡!"
==============================================
[俊]
5月末。
龔俊推開山河令劇組辦公室的門走入。
和馬姐、成導還有編劇小初都打了招呼後,他發現到另一側還站著張哲瀚!
有點意外,因為自己是習慣準時,所以今天過來的時間其實還滿早的
還以為自己會是第一個到劇組的人,沒想到還有人比自己更早,老人作息嗎?
馬姐向他們兩互相介紹了下,龔俊走向他旁邊伸手說"你好,我是龔俊。"
張哲瀚伸了手回應著
握了手,龔俊卻又意外,這人不是和自己沒差上幾公分嗎?
怎麼整個人感覺起來有點嬌小,是因為瘦嗎?
而且剛剛握的手好像也比自己手小了不少。
看影片的時候,總以為張哲瀚是個彪形大漢,硬漢來的。
卻沒想到在面前一看,比自己小了一圈有。
因為馬姐和成導和他聊了些話,他回頭禮貌的應答著
再回頭瞄一眼
竟然看到張哲瀚看著他的眼神似乎有點不悅,是看到扁嘴了嗎?
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剛剛應該沒有說什麼不得體或踩著他雷的話吧?
怎麼才頭一天見面就惹他不開心?
還想著,希望藉這部劇好好合作打好關係,也希望有機會互相切磋提升自己。
結果怎麼才遇上,就惹他不開心啦?
龔俊心裡小小慌著,第一天就這樣,後面4個月不會天天帶著火藥味過日子吧。
==============================================
兩人待了會後,馬姐和他們說道
馬姐:喔,對了,有件事沒先和你們說有點不好意思。
兩人不解的看了下馬姐
馬姐:主要是你們兩人戲份重,之前又沒合作過。
但我們真的很希望鏡頭上拍出來的感覺是要真的熟悉、有默契,不是演出來的。
所以等會你們過去主創住宿的酒店,你們兩人的房會是分在同一間。
怕兩人抗議,馬姐急急的又解釋說著。
馬姐:房間夠大的,不會讓你們兩人用著不方便的。
只是想讓你們多接觸點,培養和對方的默契。
如果想對個戲、討論演法,就近就能找到人也方便些。
要不你們先到酒店看看,如果真的不願意,咱們再來討論,好嗎。
這兩人雖然都有些錯愕,但又覺得自己其實也沒什麼不好的生活習慣。
平日和朋友出遊同住什麼的也不是沒有,沒到那麼不能接受。
只是今天這對象,又是工作上的夥伴,又是不熟悉的人,稍稍還是有點奇怪就是。
莫非,這劇組真的很窮,連酒店錢也要節省嗎?
想歸想,兩人還是和自己助理、行李一同往酒店出發了。
問好了房號,兩人一前一後的進了房
馬姐說的倒也沒騙人,是滿大間的,除了兩大張單人床
還有個小客廳、小吧台,看起來倒還算舒適。
張哲瀚看了看先問著龔俊"這兩床,你想睡哪?給你先挑吧。"
龔俊聽了連忙搖頭"我不挑床的,我都可以,哲瀚老師您先選吧。"
張哲瀚聽他這麼說,就隨手挑了靠窗的。
兩人各自把帶來的行李依自己習慣擺放著
畢竟會住上一段時間,每人都會有自己習慣的東西要打理
像張哲瀚就會帶上高爾夫球桿,偷空時還能去練習練習。
而龔俊則是帶了蒸臉器和一小堆零食。
但房間裡安靜過了頭,張哲瀚有些不習慣
平時總是熱鬧慣了的,所以他試著找點話來聊。
張哲瀚:晚上馬姐約了飯局你知道吧?
龔俊點了點頭,眨著小狗眼看著,張哲瀚停了一秒後,又找著話題說著。
張哲瀚:飯館在哪你知道吧?還不錯吃的,這附近算小有名氣的。
龔俊又點了點頭,還是一派真摯的看著他,但,沒說話。
張哲瀚再深吸了口氣微笑道:那時間差不多,要出門時我再提醒你一聲。
龔俊:好,好,謝謝哲瀚老師。
語畢又是沈默,不知道還能聊什麼,張哲瀚彎了身去假裝收拾東西,結束這場對話。
我的媽呀,這人是不是乖巧過了頭,禮貌是禮貌,怎麼那麼難搭上話。
第一天就這樣,後面4個月我不會天天要像啞巴一樣過日子吧。
==============================================
晚上8點多,大家夥都到了飯館,馬姐讓小初點了一些好吃的菜
邊等上菜,邊和成導一起和龔俊張哲瀚兩人聊著。
聊一些兩人看劇本的想法,對角色預計怎麼表現
也聊一些劇組對這劇想呈現的感覺,想傳達給觀眾的重點。
張哲瀚邊應答著,他也順手的,幫大家倒起熱茶
畢竟橫店是張哲瀚很熟悉的工作環境,待起來自在,也滿會看場合、氣氛。
龔俊則是有問有答,看得出對這工作很有企圖心
十之八九的問題,答案都是"我可以的" "我沒問題"
雖不算太熱絡,但也總是開始把大家拉近些距離
把大家合作的一些想法也能藉這機會好好聊著。
倒是快結束,成導看著喝了半罐啤酒的張哲瀚,臉有些犯睏的樣子
"哲瀚不會是醉了吧,不是才喝了幾口,看他一臉睏的。"
張哲瀚頓了半秒回:沒事沒事,還清醒的呢。
馬姐苦笑拍拍他肩說:硬撐什麼呢?累了,就趕緊回去休息了啊。龔俊啊,就麻煩你等下照看點。
龔俊點頭應允說好,陪著上了張哲瀚的助理車,扶他回去休息。
看著兩人離開,馬姐意味深長的看了成導一眼。
成導:希望沒問題啊,這兩人。
一旁助理好奇問著:他們兩人哪裡不好啊?
馬姐:不是不好,是這二人本人的個性怎麼恰恰都和角色反了過來啊!
兩人外型是合適的,但龔俊怎麼安靜成這樣,和溫客行的話撈形象整個不同。
成導:倒是張哲瀚的話比較說不停,看場面冷了,總會接上個幾句繼續聊。
馬姐笑著:看起來反倒像個皮孩子。
小初:不會不會的,兩人看起來很對角色,又認真,合作下去熟了,就好了。
是啊,就要開始了,就盡力把每個環節做下去,完成作品就是了。
這個夏天,一定得全力以赴。
==============================================
到了酒店門口,龔俊讓助理也先休息去。
助理小心翼翼的問著:但張哥?
龔俊:沒事沒事,反正我們一個房,我扶他上去就好。
也晚了,你們早點休息,明天還要忙呢。
助理感謝龔俊的體貼,道了謝,就先開車離開了。
上了樓,龔俊將張哲瀚安置在他床上,替他鬆了領口讓他舒服點。
看起來不像酒醉,倒像是熟睡著。
但酒量這麼不好,怎麼還這樣放心大膽喝啊。
看著他突然動了下,捲著被子像個小孩捲著身睡。
龔俊笑了下,再替他拉好被子蓋著。
睡著的他,倒沒有白天時那個氣場很強勢的樣子了。
雖說他可是做好功課,看遍他的採訪、他的直播
也抓足了一些他的喜好,準備和他打好關係。
誰知道一看到他本人,就有點緊張不知道先接哪些話好
偏還看到他有點不悅還是不滿的表情,不知道自己是哪裡沒做好
整個晚上看到他都有點小心翼翼的,深怕又讓他對自己不滿意。
但晚餐時又看不出他對自己有什麼不高興。
他抓了抓頭,看了他的臉,睫毛好長啊,五官真精緻。
就是不知道有不舒服或做夢夢了什麼嗎?
怎麼皺起眉頭呢。
他替他留個床邊燈後,關了這邊的燈讓他好睡,自己才去梳洗去。
#花徑小說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隨筆雜想
  • 下一篇
  • 山河令-7 白菜被豬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