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BOOK|航海環球的探險家


整本書我最喜歡也最有印象的是《船期》上的故事,實踐不了讓文字帶我做場白日夢。
郵輪 遊輪 環遊世界 航海家
  

桃紅柳綠,生張熟李
作者: 沈意卿
出版社:一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2/04
ISBN:9789869278102


船期… Port of Calls… P51
在時差裡睡到早上五點,想想大概是不會在睡著了,於是一個人摸黑穿上昨日脫下放在床旁行李箱上的衣服,搭電梯到了頂樓,一層一層地看看這條船。
上次坐郵輪是三年前的事,卻馬上適應船上的空氣。
喜歡郵輪不是因為它提供的漂亮場域、二十四小時轟炸胃液的食物,而是它那種「不在任何國土上」自成一國的氛圍:和幾千個來自全世界的陌生人在十幾天的航程中天天見面,和他們聊聊那些在自己地圖上根本不曾出現的國,或只是默默地看著他們的習慣和行當,都足以滿足我比強力胃液更可怕的新知飢渴症。
郵輪 遊輪 環遊世界 航海家

Photo by me 我也起來看日出


讀物…P52
我想應該沒有導師會將《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列為優良兒童讀物,不過因為我不是什麼傳統意義上的優良兒童,而是永遠意見和問題太多的問題兒童,於是早早就從家中陰暗書房找出來讀完了。
多年以後問當年買書的元凶---父親---到底看完沒有。他說:看了一點,覺得還是不要看下去於是停止了。再問:為何要停止?他手握方向盤,面不改色地回答:人生知道的這麼徹底幹嘛?活著還是不要知道這麼多比較好。
……你不早說。
船經過義大利地圖上的靴尖和它踢的那塊西西里中間極小的海峽Messina那燈塔近的像應該縱身跳下海投奔義大利麵---雖然我不會游泳而且船上載滿了給三千多人十幾天份、沈船會弄得鯨魚改變飲食習慣的義大利麵。
船上眾人正脫淨了衣服,男女老幼、高矮胖瘦的男男女女圍繞著露天泳池,正對陽光躺了下來,像一根根飢渴的培根要在烈日下炸得又乾又黑。生長激素過剩的青年男女正快速交換著眼神,傳統夏日戀情正要上演:A即將愛上B,B即將發現自己是同性戀,C將因為A與B以及自己不是雙性戀卻過了一個上下翻滾攪動的如乾濕兩用的洗衣機的仲夏夜之郵輪你我他而終身無用。船上的一生一世在船下不過是臉書上多了幾個數字。又說不定我們會沈船。雖然附近沒有冰山但有幾個活火山。說不定我們會被活埋。說不定A和B和C成為了一生最好的朋友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在三人之間正常地生出幾個血統不明的漂亮孩子。
說不定---肯定---我該停止想像趕快去吃午餐。
郵輪 遊輪 環遊世界 航海家

是帶了書上船,但是什麼奇怪的書哈哈哈


聖托里尼 … P54
整個島充斥著按圖索驥要找到明信片那些角度的遊人───藍頂教堂、日落,每個人都要找到「那張」照片在哪,就這樣前前後後走遍了月腹中心的小城Fira,再趁日落前乘著滑溜溜的快車道彎月頭一個叫Oia的小鎮。滿眼所見的無非是更多角度,更多照片和更多旅遊獵人。人們從世界各地來到這裡,四處對準,爬上山頭,面對太陽等著日落。對日落的執迷興頭令人忍不住想起《小王子》裡那靠著四十四日出治療失戀的主角,只是眼前有幾百幾千個。
是不是和所有人約好一千次要一起來這些地方?是不是曾經有遇到希臘小島長住的希望?是不是夢想的婚禮是在希臘神殿中央交換指環,眾神靜默,天地只有兩人知?是不是以為白色牆頭裡無一不缺、四季清涼,而愛火熊熊燃燒,永世不滅?我從沒想過是在這樣的狀況來到這裡,但我已經在了,而那些和我一起等待著日落的人們,正忙碌地在手機裡鍵入這應該令人羨慕的瞬間,有更多人即將看到那景象,再生出一樣的夢,費盡心力遠渡重洋來到這裡,把那二三四輪無限重複的夢,轉手,再轉手。
我沒有等日落,也沒有走進那家我一直想去的書店,我彷彿只是無故步入了他人正在實現的夢,而我只是,經過。
郵輪 遊輪 環遊世界 航海家
雅典…P55
還沒來到雅典已經聽說了許多故事───失望的故事───今日的雅典讓人失望是因為人們無法接受它是個現代城市,以高級旅館、名牌旗艦店、中央議會為中心、千篇一律的現代城市。人們心裡尋找的是精神性的雅典,那個以蘇格拉底和柏拉圖帶頭,有亞里士多德、赫拉克里特等等在側,拉斐爾筆下的雅典學院:西方文化、哲學、民主思想的搖籃。可惜就算是拉斐爾著筆的十六世紀初,雅典也早在半個世紀前被攻下,成為鄂圖曼帝國的一部分。
但一切都無損我們和文藝復興的拉斐爾一樣,繼續在心中緬懷和構築曾經存在的雅典學院。於是人人爬上那象徵一切文明的Acropolis,在各種巨大柱頭和世界各國一擁而上的人群中徘徊,嘗試找出任何曾經存在的蛛絲馬跡。
郵輪 遊輪 環遊世界 航海家
伊斯坦堡… P60
不同以往,這次上路前絲毫沒做任何準備,純粹因為準備起來絕對一發不可收拾。沿途幾個城市都是歷史上幾百年的首都,足以花上一輩子去認識。如雅典、如羅馬、又如在歷史洪流中一直叫做Constantinople君士坦丁堡的伊斯坦堡。
從四世紀君士坦丁大帝在這裡建都以來,君士坦丁堡經歷了多次戰亂、宗教改革和威權統治,作為地標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在十五世紀西班牙的Seville大教堂完工前,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因為就中世紀水準實在太高太厲害,那圓頂被認為是「從天上掛下來而不是從地上蓋起來的」。十五世紀鄂圖曼帝國佔領君士坦丁堡,教堂成了清真寺。而教堂裡曾經一度傲視全歐洲的聖物,早在十三世紀初被藉著四次十字東征之名有暴徒之實的一群拉丁天主教徒掠奪一空。
隔著五分鐘路程,走過中間的公園便能來到十七世紀鄂圖曼帝國蓋來拼場的Sultan Ahmed Mosque,又稱藍色清真寺。前者已經變成博物館,後者還是貨真價實的清真寺,這邊有人排隊參觀,那邊有人跪了禱告,在鋪天蓋地的藍色瓷磚下,倒也安靜和平。
不同於這次其他城市的是,伊斯坦堡的人文氣息仍然非常濃厚(遠遠超越歐債纏身的雅典和金光閃閃的梵蒂岡)沿途許多小小門戶的書店,上了年紀的書店老闆坐在直堆到天花板的書架中靜靜地看著書。雖然市集裡仍是滿街嚷嚷的騙子,不過那也就像陰暗處一定會長出青苔來一樣,和一般人的生活無關。就連時逢白日不能吃飯的齋戒月,加上在水泄不通的下班時間,眾人擠在電車裡還仍然保持微笑。讓見識過其它回教國家齋戒月的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電車快到港口時上來一群雪白軍裝的海軍校生,年輕耀眼的不可逼視,我幾乎是癡癡地看著他們漂亮的膚色、高聳的鼻梁和黑悠悠的眼睛,當做是伊斯坦堡最後的記憶。直到,下次。
郵輪 遊輪 環遊世界 航海家
航行… P72
在路上,在海上,在移動著,與你有關的應該就只是腳下的路。頭腦總算停止了那些再慮與思索───它得處理外在不停湧來的新訊息、儲存、適應新典範。剛開始你還忍不住在機場裡拿出電腦來,自己也搞不懂有甚麼重要的東西可以錯過───隨即都被太平洋吸收了。
不尋找上網的方式、刻意避開各種新聞管道。我已經踩在路上了,我只要知道腳下的路就好了。不但不想再處理虛擬世界裡的價值與遊戲規則,也不想再忠實地努力知道和思考圍繞著地球的所有事了。甚至看到修了十年和我同船渡的人那些人一把嚴肅的閱讀報紙還會浮起「有必要嗎」的心情,不過隨即想到平日我總是收到這四個字。
或許對我說這句話的人每天都很認真腳踏實地在真實世界經歷著甚麼,大腦處理著這些真實世界所帶來的衝擊和新典範,而不是我原本想的擅於無聊也不一定。或許他們的真實世界就足以供給他們所想知道的所有事,而不可承受之輕不是真的這麼不可城市───只要你不停奔跑並總是把自己撐飽的話。
航行吧,繼續航行。那麼你總是會遇到甚麼,總有些甚麼在後面慢慢變小,直到你再也看不清那是甚麼為止。

郵輪 遊輪 環遊世界 航海家
#郵輪  #遊輪  #環遊世界  #航海家 
分類:旅遊

活在二次元跟三次元夾縫的人。可聊Jpop,Kpop,Vocaloid,專職追星系,喜歡那些閃閃發亮的人們,要說人生漫畫無非是銀魂,追番全盛期是AIR-涼宮-魯路修時代,熱愛遊樂園到在遊樂園工作過,目標是征服所有絕叫系樂園,搭過一次公主郵輪夢想靠它環遊世界,享受在高空翱翔的快感,可能我跟艾蓮一樣嚮往自由。旅行不需要理由!

評論
上一篇
  • BOOK|為什麼不要搭郵輪?
  • 下一篇
  • 誤闖日本居酒屋的震撼教育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