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AE 三

  我永遠無法忘記那天和鯨的對話。
  一開始,鯨只是和我闡述著她和其他人的摩擦,而在我問出「為何會覺得所有人因為你的外貌而針對你?」這個問題後,我們發生了爭執。
 「你懂那種只要出門,所有視線都聚焦在你身上的感覺嗎?」鯨怒視著我。
「沒有人在看你,鯨,人們往往只關心他們自己」
「是嗎?但為什麼只要我出門,我就能聽見其他人對我指指點點,對我外貌那些不公平的批評呢?」
「或許他們並不是在談論你呢?」
「呵呵...是的,你們每一個人都說我太敏感,太過激動。但事實上就是如此啊!當我和朋友一起出門,無論是店員,或者是其他參加活動的人,他們都只在乎我朋友!他們忽視我,只因為我比每個女生都胖,比每個女生都醜!你懂那種,明明我就站在一旁,大家卻都只想和其他女孩說話的心情嗎?」鯨瘋狂的大笑,眼淚從她眼眶傾洩而出。
「冷靜一點,鯨。不是每個人都是這樣的,這些事情發生的原因也可能不是因為你的外表」
「那是因為什麼?當我追逐想成為演員的夢想時,試鏡的那些主考官是怎麼說的?說我演技好,但是太胖?即使他們還是讓我通過,那又怎樣?我一輩子只演丑角嗎?她們根本不知道我經歷的一切!誰想像個野獸一樣,看到什麼都往嘴裡塞?我好痛苦,我根本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我控制不了......」
  我緊緊抱住蜷成一團的鯨。我知道,我當然知道那種感覺有多不好受,當演員是鯨想追逐的夢想,卻因她的外貌處處受限,鯨只想待在房間,隔絕一切她害怕的視線,卻仍是必須面對,面對這些每晚困著她的夢魘。
「鯨,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這麼在意外表嗎?如果四肢健全的人都如此憎恨自己,那身障者,或者顏面傷殘的人,你也討厭他們嗎?他們也應該憎惡自己嗎?」
「因為我想當演員,所以必須比一般人漂亮」
「不,這不是你真正的想法。別對我說謊,鯨。」我對著她濕潤的眼眸道。
「我應該比任何人都完美。我當然不會討厭身障或顏面傷殘的人,他們也不需要憎惡自己,因為他們是弱者,所以不用完美」一陣沉默後,鯨說。
「不完美會怎樣呢?」我顫抖著問,這問題的答案,似乎也會令我害怕。
「會被拋棄」

  鯨開始求助專業,她找了很多心理諮商師,也看過精神科醫生,卻仍無濟於事。我注意到,她會和心理師、醫生說所有她可以輕描淡寫說出的事,但關於問題深處,那些她不願觸及的過去,她連察覺,都不會讓醫生們察覺。
  她把自己隱藏得很好,她把自己脆弱的都藏進內心深處,連自己都不知道從何尋起。
  鯨和我都不再提那天的爭執,但鲸盡所有可能待在家裡,也盡所有可能避開會看見自己長相的物品。暴食症仍會發作,那些藥並沒有發揮太大的作用,鲸仍是吃著來路不明的減肥藥,然後深夜暗自垂淚。
    鲸不再打扮,她過著暴食、懊悔、機械性的滑手機、睡著、半夜驚醒的循環。她也不會再尋求專業幫助,她的眼眸黯淡無光,沒有笑容的臉,全身散發出的絕望氣息像潮水將鲸及她身邊的人淹沒。鲸不再哭,也很少說話,她築起一道高牆,把自己埋葬在自我厭惡的絕望裡,支撐她活著的,只有媽媽憂傷的臉。
  「我想去學表演」一天,鲸突然對著我說。
  「為什麼?我以為你已經放棄了」
   「或許是因為,我現在只想要忘記自己是誰吧」鲸無神的說。
   以前的鲸,會因為選上喜歡的角色而興奮,會因為揣摩劇本而徹夜未眠,她會在日常生活中將自己完全變成那個角色,但這次上表演課的她,看起來卻是如此悲傷。
  鲸縮在角落,看著那些長得好看的人。她有一種自卑,不敢和美的人說話,她怕自己會被嫌棄,覺得自己的醜陋會讓別人看不起,但她的些許驕傲,又不允許她顯露出自己的害怕,於是,她會勉強自己社交,勉強自己和其他人打好關係,當表演課結束,剛下定決心對抗暴食的鲸,又會吃掉一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嚥下的食物。
  直到那一天,老師將她留了下來。他們聊了很久,老師聽她說了很多,最後,老師只是問鲸:「妳是真的想當演員,喜歡表演,還是只想得到別人的關注呢?」
  我看得出來鲸很生氣,鲸覺得老師質疑她對表演的熱愛,但鲸又忍不住去想老師說的話是否正確,她盯著劇本,感覺眼前的一切皆是迷霧。如果她不喜歡表演,她喜歡什麼?如果她不當演員,是否需要追求對外表的完美?
  鲸看著牆壁上貼著的,有著姣好臉蛋及完美身材的演員海報,對我說:
「我好害怕自己」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