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分享

(小說創作)青澀的一頁

白色的煙瀰漫在眼前,
放逐了所有思緒,
整個人變很空洞,
可是卻找不到任何東西來填補。

我懷疑我的生命就像手上的菸,
慢慢地一點又一點燃燒到盡頭,
最後靈魂化為虛無昇華消失,
剩下的身體跟菸蒂一樣都只是塵土裡的殘骸。

我就這麼靜靜坐著想著,
直到手中的菸熄了,
煙也完全飄散了,
我才又看見現實。

提到煙跟菸很多人會搞混,
但這兩的字並不是同義字。

從「火」字旁的「煙」字,
是因為生火而產生的產物,
裊裊上升的就是「煙」。
從「艸」頭的「菸」草部,
菸草或菸製品。

我不是因為國文造詣很深懂這些,
而是身為癮君子剛好知道罷了。

說到搞混我也常把回憶跟過去搞混,
回憶對我而言不是完全真實的,
我認為回憶是許多片段加上自己主觀的情感,
再揉入一點想像而成的,
這也就是為何回憶總是美好的原因吧!

至於過去是那些真實發生過的喜怒哀樂愛恨情仇,
當下的所有拼湊在一起才是完整的面貌,
少了那些人事物沒了那個時間點就是變了回不去了。

簡單的說我的認知裡,
回憶就是屬於個人的片段的不完整的,
過去是大家的整體面的實際上真實發生過的。

我注視著眼前我的母校師大附中,
回憶著當年我單戀的她,
那一個長得很像韓星張娜拉的她。

我一直都以為我跟她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甚至有一點曖昧的情愫在裡面,
大概是所謂的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感覺,
至少在我的回憶裡確實是如此的,
但那是我自己的感情跟想像,
所以我真的這樣以為,
實際上我只是她生命中的一個過客罷了。

過去的真實情況是,
畢業後我意外得知,
像張娜拉的她喜歡的是我朋友,
且畢業後她們已經在一起了,
我多方面打聽才知道這確實是真的,
我暗自嘆了長長一口氣。

回憶,
我跟她是好朋友,
無話不談是知己的那種好朋友,
充滿曖昧情愫的......
我喜歡她深深的迷戀著,
所以把許多片段的美好畫面所組織成的回憶。

過去,
我只是她生命中的過客,
她喜歡他這才是真實的一切,
自己添加的感情跟想像,
在那個時候其實並不存在。

很久以後的如今,
我才懂了當年真正的過去,
而到了現在也真的都過去了。

我想有人看到這邊一定會這樣說,
其實就是在當時自己一霜情願的單戀嘛!
確實是如此,所謂的當下片刻轉眼即逝,
上一秒即成了過去和回憶,
過去已經回不去了所以就回憶。

眷戀著最美好的瞬間,
即使是上一秒才剛剛發生的,
往往卻是自己欺騙自己,
而忽略了現實面,
忘記要好好把握當下。

說了那麼多關於回憶跟過往,
真正想說的還是她,
是她讓我開始改變,
然後有了現在的我。

而現在的我是來跟回憶還有過去告別的,
她影響了我太多,
身影也無形的存在我的生活每一處,
一直以來即使都沒見到她我還是無時無刻想著她,
到了最近明白了那麼也該真正的完全離開。

我走向那叫作下一秒的未來,
也將迎接明天一個不一樣的開始。

明天起我將暫時擺脫學生的身分去校外實習,
走出校園生活融入社會圈裡面,
所以我來這放下了該放下的,
心無掛念的好好替自己做出好成績。

到了實習單位,
跟我一樣同是實習生的還有一位林柏延,
我們實習生的工作非常之基礎,
帶位、加茶水、收桌、做清潔等等,
每天就是反覆這麼過著,
還有帶著初出茅廬的壓力跟疲憊。

唯一讓我感覺到動力的,
是一位正職服務生大姐姐,
她每天的鼓勵就是最大的能量,
她的微笑是我快樂的來源。

怎麼跟她熟識起來的呢!?
我記得非常的清楚。

那一天剛進公司不久,
應該不到一個禮拜,
天空飄著一點小雨,
而我在空班的時間買了杯藍山咖啡,
坐在公司旁的一個小廣場,
拿著我的筆記本寫著文章。

那篇文章是這樣的:
用輕啜一杯咖啡的時間來放逐情感,
把想念的妳融入咖啡因裡陪伴我失眠,
可是這滋味是這麼的苦澀,
只有在之後才慢慢會有點香醇的感覺。
但冷卻了就再也回不來,
明白了原來我是準備迎接著結束,
等待一切都變成過去,
回憶隨咖啡見了底,
該是離開的時候,
即使空空的咖啡杯裡還殘留著一絲不捨。

在我寫好的時候,
有時拍了我的肩膀一下,
那個人就是她正職的大姐姐。
在我寫好的時候,
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
那個人就是她。
她說道「Hi!你是新進的實習生吧! 」
我稍稍愣了一下「嗯!是……」
「我叫Cherry你好。」
「我叫阿傑妳好。」
「你現在空班啊!?」
「呃……大概……」
「呵!好奇怪的回答。」
「能夠適應這邊嗎!?」
「還好囉! 」

我看了看Cherry,
櫻桃啊!果然人如其名,
看起來有一種高貴優雅的特質。

Cherry突然朝左右看了看繼續說道。
「對了不是還有另一個實習生嗎!?你們沒在一起休息嗎?」
我笑笑的回答她。「他叫林柏延,覺得太累跑去午睡了。」
「是喔。」
Cherry指了指我手上的筆記本問道。
「那你拿著筆記本在幹麻呢!?
在背一些關於上班的流程跟內容嗎!?」
我搔了搔頭說道。
「呃!不是啦!喝咖啡喝著喝著突然有了思緒,
就拿起筆記本隨手寫了些東西。」
「哇!咖啡配隨筆挺文藝的感覺呢!」
「還......還好啦!」
「能借我看看嗎!?」
「喔!好啊! 」

約莫大概過了一分鐘Cherry看完了。
「你失戀啊!?寫那麼悲傷的東西。」
「沒有只是突然想寫。」

我在心裡想著說是失戀好像也算齁,
畢竟這篇我是邊想著師大附中的她邊所寫而成。

「喔!文筆不錯嘛!」
「勉強可以啦!我只是寫好玩的。」
「這樣就很厲害了,哪像我只會閱讀都不會寫。」
「其實有靈感就可以寫了,
就先試著把自己的想法記下來,
然後過一段時間就會發現慢慢的寫成隨筆了。」
「是喔!我改天試試看。」

就這樣從那天起,
我們常常空班時間聚在一起聊天,
聊咖啡、聊寫作、聊生活、聊上班、聊休閒,
基本上可以說是無所不聊。

我很喜歡這一種談心的感覺,
也很喜歡看到Cherry的笑容,
看到她的微笑彷彿有一種甜甜的味道,
飄散在空氣之中讓人沉醉。

後來同事們開始起鬨,
說著以下這類的話。
「阿傑你怎麼跟Cherry靠那麼近!?」
「你是不是喜歡她!?」
「啊!還是你們已經在一起了!?」
「玉米爆成爆米花!?」
「啥!?是生米煮成熟飯吧!?」
「一樣啦!一樣啦!」

大概就是這樣起鬨的話。

一開始我並不在意,
只當Cherry是大姐姐兼好朋友,
畢竟我也才剛對一段感情死心,
根本沒想到這一層面的事情。

當大家這樣一說,
我突然想到Cherry的想法呢!?
她的想法會是什麼呢!?
跟我一樣對於自然的相處很開心嗎!?
還是說日久終究生情!?
如果我現在不好好把握,
會不會又只是再一次的遺憾呢!?
我胡思亂想著,沒有答案。


有天下班後我跟林柏延在臺北東區四處閒逛。
林柏延突然問我。
「喂~!阿傑你到底喜不喜歡Cherry!? 」
我著實被嚇了一大跳。「啊?怎麼這麼問? 」
「我是不喜歡探人隱私啦!
不過我覺得你在她面前太不自然了。」
「會嗎!?我覺得沒什麼不自然的。」
林柏延咄咄逼人的說道。
「像是你從不在她面前抽菸。
上次大家約打撞球你也裝不會打不去,
還有許多行為舉動我感覺你都在刻意壓抑真實的自我。」
「因為我不想讓她看見那些比較負面觀感的自己啊! 」
「是喔!那你就是喜歡她囉?」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很在意她。」
「上次跟你聊天你不是才說有段感情無疾而終,
如果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就別重蹈覆轍了。
身為你的朋友我想對你說確定了就行動吧!
不要到了最後只有遺憾。」

我沉思了一會兒。
「可是我真的不確定喜不喜歡她,
況且前幾個月有段感情才無疾而終。」
林柏延嘆道。
「欸!兄弟,放開一點吧!你想太多了。
況且你之前那只是單戀不是嗎!?
頂多只能說仰慕跟喜歡罷了。」
「是嗎?可是我覺得我很愛師大附中的那個女生啊! 」
「那不叫愛吧!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事實上說穿了把你的一廂情願抽離了,
不就是一般的同學而已嗎!?
畢業後你跟那女生根本就沒交集。」
我無奈嘆道。「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無奈事實是如此。」

林柏延嘆了一口氣看著我。
「對吧!只能說是曾經的懵懂跟青澀,
你從前跟那女生沒聊那麼開,也沒這樣單獨相處過吧! 」
「好像是耶! 」
林柏延拍了拍我肩膀。
「這就對啦!你跟Cherry就不是那樣,是真正談心的好朋友。
這樣你就明白了吧!過去現在根本不一樣。
你的過去只是太美麗的錯覺。
看清楚現在吧!不要每一天都在做讓自己後悔的事。」
我乾掉了手中飲料後說道。
「嗯!我懂了,我承認對Cherry有些好感。
可是現在畢竟是在實習階段,
我想先把分內的事情做好先穩定下來再說。
況且雖然知道Cherry沒有男友,
我們目前相處上還算是不錯,
但她有沒有喜歡的人就不知道了,
隨便亂行動只會造成她的困擾吧! 」
「嗯!也是。你自己清楚了明白了就好,加油!」
「謝謝。」

從那天後我常常思考我跟Cherry的關係,
可是卻想不出個答案,
我不知道我該如何做,
更不知道我在她心中的地位,
但需要知道嗎!?
畢竟連我自己都不太明白,
Cherry她在我心中的位子。

轉啊轉的,
Cherry手上的筆愈轉愈快,
通常她在轉筆就是在煩惱思考事情,
而轉得愈快代表愈苦悶。

我走了過去輕拍了她一下,
可能因為受到驚嚇的關係,
她的筆掉到地上了。

我幫她的筆撿起來後說道。
「喏!不好意思嚇到妳了,妳的筆。」
「謝謝!沒事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手滑了。」
「下班了,怎麼還不走,在這想什麼事情呢!?」
「阿傑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事情呢!?」
「因為我有觀察到妳平常拿起筆來轉,就是陷入思考。
 而且妳轉筆的速度愈快煩惱愈大,
依據我剛剛的觀察妳現在應該是在思考一件超重要的事情。」
「齁!你都偷偷觀察我。」
「沒有啊!我是光明正大的在妳面前觀察,
說偷偷好像我很下流一樣......」
「我可沒那樣說你喔!」
「呃!哈哈......」

經過一陣苦笑後,
我突然想到應該切入正題才對。
「對了,回到正題妳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
「唉!我的確有心事。」
「那Cherry妳願意跟我分享妳的心事嗎!?」
「阿傑我問你喔!你覺得該打從心底去相信別人嗎!?」
聽到Cherry這樣一問,我馬上陷入沉思,
我不知道該從哪個角度去回答,
想了一下覺得以人的根本出發好了。
「我覺得去相信一個人是人與人之間的根本,
如果當人們的感情都只剩猜忌就完蛋了,
這世界一定會變很悲哀又非常的冷漠,
因為只剩下猜疑跟不信任就不再有任何的溫暖。」
「我也這麼覺得可是現實常常卻是讓人失望的。」
「或許可以試著不去管現實面讓自己看開點。」
「什麼意思呢?」
「生活是自己在過的,感受是自己在感受的。
沒有必要被現實迷惑去否定掉自己的信念。」
「阿傑有你在真好,我覺得你好懂我喔!
把我內心矛盾的想法跟情緒都整理清楚說出來了。」
「呵!沒有啦! 」
「唉!為什麼呢!?」
「什麼為什麼? 」
「為什麼是你了解我......而不是......」
Cherry說到這邊就沒繼續說下去了。


即使Cherry最後的話沒說完,
白痴也猜的到,
如果我想跟Cherry進一步發展,
似乎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舉例來說,
如果Cherry是因為家裡的事情煩惱,
通常談心的內容會是為什麼都不被了解呢!?
如果是朋友間的事情,
通常都會找關係人或共同的朋友聊聊。
如果是公事的話,那應該不會那麼隱晦的詢問,
且人緣很好的她最近也沒有傳出跟人不和的事情。
我想只有關於感情這方面的事情,
最隱私也最讓人迷惘傷心,
也因為愛情太過容易令人有盲點走進死胡同,
所以更讓人迷失自我,不知道該去相信什麼。


看著Cherry的語氣跟表情,
更夾帶著愛情才有的傷悲,
畢竟我才經歷過心碎的事情不久,
很能讀取這些訊息。

照這情況看來可能是跟曖昧的對象,
也可能是前男友之類的存在,
有所爭執或是發生造成誤會的事情之類的。

此刻我才發現我是真正愛上了Cherry,
看著Cherry如此失落有一種很心疼的感覺,
可是她失落是因為了其他人讓我很心痛,
唯有真正的心動,才會有這樣的感受。

我又悲又喜,
悲傷的是到了今天我終於知道我有情敵,
喜的是她們吵架了,
同時我發現我對Cherry的真正心意了,
這種時候是最好趁虛而入的時候,
我應該說些肉麻感性能讓Cherry歡喜的話。

像是這類的話:
別害怕不管什麼時候我都在妳身邊。
平常都是美麗的妳在守護保護著我這次換我了。
快樂我跟妳一起分享過,
但現在妳有痛苦我更願意跟妳一起承擔。

我從自己的思緒裡回過神,
看著惆悵著Cherry,
想把能讓Cherry歡喜的話說出口,
可是我竟然做不到,
這種無力感讓我憎恨自己,
但我還是得說些話。
於是我說道。
「我知道妳還有些話還沒說,
很多想的事情該說的話永遠無法言簡意賅,
所以如果不想說就別說了。
但只要妳想說我都在,我願意傾聽。」
「謝謝你阿傑。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這句話很小說式的發言喔!可惜我不是小說中的人物。」
「欸!我是認真問你的耶!」
「因為妳是一個很好的大姐姐也是我的朋友,
朋友嘛就是要互相扶持的。我挺妳啦!」
唉!到了此刻我還是頂多說出這樣的話,
那些肉麻一點感性的話我還是說不出口。

「真的......很謝謝你......」
Cherry又對我說了一次謝謝,
她沒有再說話哭了起來,
我不斷拿面紙給她,
也幫她擦拭著淚水,
約莫過了半小時,
Cherrt才停止了哭泣情緒也平穩了。

我陪著她走到停車的地方,
這一小段路上她還是沒說話。

牽好車後她說了今晚最後一句謝謝,
然後用微笑代替再見離開了。
這一刻我內心真是百感交集,
不過最後能看她微笑真是太好了,
因為俗語說一笑解千愁呀!
但......但......不知為何.......
我心裡有種悶悶的感覺......

此時我的肩膀被拍了拍,
我轉頭一看是林柏延,
完蛋了!!!
我忘記他說先去買飲料,
在空班聊天的老地方等我一起走。
是說剛剛的事情他都看到了嗎!?


我看著林柏延。「啊! 」
林柏延搭著我的肩說道。
「啊什麼啊,兄弟我等你很久耶!」
「歹事,我突然有點事。」
「別騙,還不是安慰Cherry。」
雖然大概心裡有底,不過我還是很驚訝。
「你......看到了? 」
「看你遲遲沒出來就跑回來找你。所以就看到啦!」
「喔! 」
林柏延追問道。「是發生什麼事?」
由於我此刻心裡有點悶悶的需要一點宣洩,就拿出香菸出來。
「等一下容我點根菸先。」
林柏延皺眉。「還抽你昨天不是說要戒菸了?」
「可是現在我心中很鬱悶,不抽我會感到很不舒服。」
「唉!癮君子就是癮君子。」

於是我就邊抽著菸邊跟林柏延聊天,
把剛剛事情的經過說明清楚,
也把我的看法跟觀點都告訴他。

林柏延嘆道。
「我說啊!你會不會想太多啦!這樣就認定一定是愛情的因素。」
我吐了一口煙。
「可是能讓她如此煩惱,我想對方應該在她心中很有份量。」
「可是也可能是一般朋友吵架啊!」
我皺了皺眉頭。「我也希望如此,卻覺得不是這樣。」
林柏延無奈的拍了拍我。
「唉!一提到Cherry你就失了自己。」
我嘆了嘆。
「或許吧! 但不管我的看法錯或對,
誰都無法否認那是Cherry心底最在意的事。」
林柏延點了點頭說道。「嗯!這倒是。」

我又點了根菸。
我看著手上燃著的菸說道。
「不過我討厭我自己,
剛剛為何不敢說那些肉麻感性的話,
而是盡說些道理跟太過理性的話。」
林柏延反駁著我。
「我倒覺得這樣反而好,你的個性就不是那樣,
說那些說不定她會突然覺得你很陌生。」
我疑惑道。「唉……可是可是,哪個女生不喜歡聽那些話? 」
「這年頭我認為剛毅木訥的男生反而吃虧了,
像我以前就是太壓抑自己所以到頭一場空,
我想改變卻還是一樣,真恨。」
林柏延倒是說道。
「我還是覺得你這樣就好,
我相信Cherry喜歡的會是這樣的你,
而不是因為她變得不像你的你。」
我吐了一口長長的煙說道。「不知道,我好亂。」

林柏延突然笑了而且笑很大聲。
我疑惑道。「你笑什麼? 」
林柏延笑得很曖昧的說。
「在今天之前你不是都不確定自己是否喜歡Cherry,
到了此刻你的內心很清楚的幫你回答了。」
我確實已經非常清楚自己心意,吐了一口煙後說道。「是!」
林柏延看著我笑道。「現在你很確定非常確定了吧!」
我只能夠苦笑了「哈哈哈......」
這下換林柏延傻掉了。「怎麼換你笑了?你在笑什麼?」
我笑著說道。
「我在笑我自己。難怪俗語說有些事還是不要太清楚的好。
現在清楚了我反而更痛苦,因為我會更在意她但她在意的是別人,哈哈哈。」
林柏延說道。「那也不一定。畢竟目前也都只是你的猜測不是嗎!?」
我長長嘆了口氣。「唉! 」
「好了我們回家吧! 」

今天就這樣結束了,
在最後一口煙白色的朦朧之中。

星期日晚上下班時間,
一輛黑色奧迪停在我們公司門口。
奧迪裡面是一頭捲髮戴著眼鏡中等身材的男生,
五分鐘之後副駕駛座上,
坐著粟色長髮高貴優雅帶著微笑的Cherry,
接著黑色奧迪緩緩從公司前開離而去。

看到這一幕我的心痛了起來,
Cherry的笑非常燦爛,
是我前所未見的幸福笑容。

旁邊還有著一群同事們開玩笑的說著。
「完了Cherry被載走,阿傑吃醋了。」
我知道他們是在開玩笑,
我的心卻感到加倍的刺痛。

二十分鐘後某餐廳內。
我、林柏延、還有Cherry的好朋友Carol一起用餐,
忘了說Carol也是林柏延的女朋友。

據Carol剛剛所說Cherry今天晚上是被她前男友載走,
當然前幾天讓Cherry傷心的人也是那位前男友。

林柏延試著想出一些開場白。
「阿傑說些話吧!? 」
我只能無奈嘆道。
「我要說些什麼呢? 」
林柏延笑著說。
「隨便說些什麼都好啊!你想幹譙什麼的也好,
身為你的朋友很不忍心看你如此消沉。」
Carol則是附和道。「對阿!說些話嘛! 」
我搖晃著眼前的冰開水邊說道。
「沒辦法今天晚上的畫面對我的刺激太大了。」
我喝了口水後繼續說道。
「我早就想過Cherry是因為愛情在煩惱,
她心裡面真正在意的是另一個人,
但實際上看到還是很痛苦。」
林柏延試著安慰我。
「哎呀!也沒那麼糟糕吧!也許跟我們想的不一樣,
說不定今天只是剛好Cherry前男友臨時有空約她去吃飯之類的。」
我苦笑道。
「怎麼可能今天Cherry連車都沒騎來呢!分明是事先約好的。」
我又喝了口水繼續說道。
「如果是臨時約的Cherry應該是騎她的車去赴約才對。」
林柏延試著展現的微笑僵住了。「呃!」
Carol試著想改變我悲觀的想法。
「但那會不會是你自己的想像呢? 」
Carol微笑的說道。
「也可能是Cherry的車今天剛好壞掉了,
白天自己簽去修車後,來上班沒問題,
晚上自己去拿車怕不方便,所以才叫她前男友來載啊!」
林柏延說道。「還是妳會說話。」

我沉默了幾秒。
思考了一下之後,
原本想開口說話,
卻不知道怎麼地,
今晚的嘴角又乾又感覺苦澀,
我又喝了口水才說道。
「無論她們今晚到底是怎麼回事先撇開,
他跟Cherry的關係還是比我還親密。我看了還是很痛苦。」
林柏延繼續想改變我的悲觀想法說道。
「好了你就別在多愁善感了,反正她前男友也是過去式。
Cherry也沒說不喜歡你啊!你在獨自憂鬱什麼!?」
Carol也試著繼續用她的方式繼續安慰我。
「是呀! Cherry在我面前聊你的事情反而比她前男友多呢!」
「阿傑你看看你現在,怎麼像個孩子似的。
Cherry一定不希望看到你這副德性。
你在這樣下去,我可要把你的模樣用手機拍下來傳給Cherry囉! 」

聽到這我可打起精神來了因為我可不想在Cherry面前有不好的形象。
我振奮了一下精神。
「我又沒怎樣妳看我好的很。這世界多麼美麗空氣多麼清新。」
林柏延笑道「Carol還是妳行。」
Carol則是擲出了閃光彈。
「當然囉!如果我不精明能幹又溫柔體貼你怎麼會那麼愛我。」
林柏延深情的看著Carol說道。「對阿!我最愛妳了。」
話剛說完林博言把Carol在桌上的手十指交扣的牽起來。
我搖頭嘆道。「這裡有個情場失意的人你們這樣對嗎? 閃到我快瞎了。」
林柏延故意氣我。「吃醋啊?我又不是牽Cherry的手。」
Carol則是調侃我。
「你不會是放棄Cherry改要追我了吧!?這樣不行喔!柏延會生氣。」
林柏延假裝怒道。「對!我會生氣。」
說完這句話他們倆相視而笑。
我實在聽到快受不了。「啊~~~~~~~~!!!!兩個王八蛋。」
林柏延笑道。「好了不鬧你了。」
「哼!!!!! 」
林柏延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生氣囉!?好啦!這餐我請你。」
我說道。「你們兩個超壞心的,用太陽拳閃我。」
林柏延眼睛閃爍著光芒。
「你錯了那是我倆精心製作的愛國者火箭。」
Carol接著。「愛情就是燃料......」
再來換林柏延繼續接。「飛向浩瀚的......」
Carol結尾。「宇宙。」
我嘆氣說道。
「但是你們忘了前面還有我。害我被火箭撞到飛出去,飛向可愛的黑洞。」

我說完後我們三個人同時笑了起來,
就在笑聲中結束了這一場小餐會,
回到家後是一片漆黑,
我想老爸老媽跟老姐都出去逛街還沒回來吧!?
好空虛喔......
正想開燈趕走這空虛感,
電燈突然亮起來了!!!
奇怪難道人受到情感的刺激後,
會激發潛能而有超能力?
現在的我光用念力就可以開燈了?

突然一聲“Happy Birthday”揭曉了答案。
原來今天是我生日,
大家偷偷躲起來要給我驚喜,
我們開心的吃著蛋糕慶祝著,
我感到無限的感動。

雖然在今晚心裡很哀傷,
不過我明白了一件事,
不論是友情、愛情、親情,
感情都是一樣重要的。
那是如此的珍貴,
是人世間的至寶
同時它也是人世間的至愛。

下午空班時間。
嘩~~~~~~~~~~~~~~~!!!!
我尖叫道。「哇~!!!!」
Cherry比著YA一臉惡作劇成功的表情。
「呵呵~你嚇到了。」
我扮著鬼臉說道。「妳什麼時候變這麼幼稚了?」
Cherry假裝嗔道。「你竟然說我幼稚。」
「哈哈!!」
「還笑。」
「哈哈哈!!!」

Cherry撥了撥頭髮。
「算了今天晚上原本想請你吃宵夜的不請了。」
我愣住問道。「為什麼要請我吃宵夜?」
Cherry吱吱嗚嗚說道。
「你忘了那天晚上在公司門口.......」
我醒悟道。「喔!就是妳哭的希哩嘩啦的那一天。」
Cherry敲了我的頭一下。「不准那樣說。」
「我說的可是事實耶!不過這跟要請我吃宵夜有何關聯?」
「因為你陪我那麼久,我又不是不懂感恩的人。
  所以啦!為了感謝你請你吃宵夜囉!」
「原來如此。」
「那你今天晚上有空嗎?」
「有,當然有。」
「那今天晚上一起吃宵夜囉!?」
「嗯!對了就我們兩個人?」
「是啊!原本我也有找林柏延跟Carlo但他們都有事。」

我心想太好了林柏延你真夠義氣不愧是我麻吉,
不過一開始Cherry還有找其他人,
是為了避嫌嗎!?還是!?

我思考了一下,
然後才點頭說道。「嗯!那也沒辦法。」
「那就等晚上下班後一起去吃宵夜啦! 」
甩了甩車鑰匙「我載你呦!」
我頓道「妳載我?」
「不在公司附近隨便吃吃就好了嗎?」
「那樣怎麼行請人吃飯一定要隆重點。」
「喔!」
「那~我先去休息囉!」
「好。」

在此也說明一下,
雖然我有機車,
不過我個人還是比較習慣搭捷運上班,
可以稍微稍稍放鬆自己一下。

於是晚上上班時我超有幹勁的。
經理傻眼。
「你今天吃錯藥啦!?」
「我吃了我愛一條柴。」
「......」
林柏延則是賊笑著。
「我知道你在high什麼。」
「不過小心樂極生悲。」
Carlo附和著。
「小心喔!天使又變成惡魔讓你流淚。」
我堅定的說道。
「不會,她前男友不一定是我的對手呢!
我告訴你們在愛情戰場,
沒有弱者更沒有亡者只有真正的戰士,
勝利的人接受著愛神金色的箭的祝福。
而失敗的人只是在愛神箭下的錯誤,
但他會在愛情名下重新找到希望。
因為愛情名下沒有絕望只有希望。」
「你真是憂鬱中帶點快樂。」
「快樂中又帶點憂鬱。」
「哈哈!」


晚上下班後我被Cherry載著,
我不好意思抱著她就抓著後面,
停好車後到了一家美式餐廳,
我點了焗烤飯而她點了義大利麵,
我們邊吃邊聊著。


Cherry指著面前的菜餚問道。
「你是餐飲科的會做這兩樣嗎!?」
我尷尬的笑了笑。「會是會但不保證能吃就是了。」
Cherry面帶微笑回應。「別這樣說嘛!改天做給我吃。」
我搖頭。「不要啦!」
「雖然臺北醫院很多,不過我建議妳別拿生命來開玩笑,阿彌陀佛!」
Cherry捧腹大笑。「哈哈哈!你愈來愈會說笑了。」
「還好囉!跟林柏延在一起久了就變這樣。」
「對了!你跟林柏延以前在學校就認識啊?」
「應該說在學校就認識,但是到這裡才熟的。」
「喔!」
「話說林柏延他力氣很大。
以前在學校打賭他輸了,
他曾經把一個一百多公斤的人扛起來跑教室十圈呢!」
「哇!不過其實可以想像的到。」
「嗯?」
「上次下班換衣服時,他不是因為太急著回家把衣櫃的門拆了下來。」
「是啊!那是衣櫃不知為何卡住了,他想打開結果一用力就拆了下來。
幸好裝的回去不然可就要賠了。」
「對阿!哈哈!」


聊著聊著,我突然想起前陣子的事情,
就稍稍把話題轉了一下。
我喝了口咖啡後說道。
「對了妳最近的心情好點了嗎?」
Cherry愣了一下。「好多了。」
我試探著。「我可以知道為什麼妳那天那麼傷心嗎!?」
雖然我大致都知道不過我想聽Cherry親口說。
Cherry笑了笑「唉啊!也沒為什麼啦!」
「喔!」
結果還是聽不到啊!那我還算是她談心知心的朋友嗎?
Cherry還是面帶微笑。「不過還是謝謝你的關心喔!」
我只能夠苦笑。「呵。」
Cherry撥了撥頭髮。「說真的阿傑你真的是好人。」
我苦笑著。「哇!妳謝謝我的方式就是發我好人卡我好難過。」
Cherry嚇了一跳。「沒有啦!不是這樣的。」
我正經的說。「我開玩笑的啦!」
「真是,你害我嚇到心臟病怎麼辦?」
「那我到時就陪妳玩撲克牌的心臟病。」
「你這個梗不好笑喔。呵!」
「沒差我本來就不是走諧星路線的人。」
「那你是走什麼路線?」
「捷運木柵文湖線啊!」
「木柵文湖線才有到我家。」
「哈哈哈!你這就不錯笑了。」
「哈!」

眼看眼前氣氛還不錯,
我又轉了個話題。
「我問妳喔!我們......算......談心的好朋友吧? 」
Cherry笑了笑。「這還用問嘛!當然是啦!」
我攪拌著眼前的咖啡 。「嗯!」
Cherry疑惑道。「怎麼這樣問?」
我緊張到有點口吃。「沒......有啊......」
我深吸口氣後說道。
「只是覺得跟妳、柏延、Carlo每天在一起很快樂。
好希望可以永遠永遠像這樣子在一起。
可是當實習結束可能這樣的日子就沒有了吧!」

我是真的希望這樣的日子能永遠,
就算只是朋友那也不錯,
不過仔細想想當實習結束,
這樣的日子應該也不會太多,
當環境跟生活型態逐漸不一樣的時候,
交集也會慢慢變少,
很多感情也都在不知不覺中淡掉了,
這是我多年來的感想。

「別想太多了,至少現在的我們這一刻的我們都很開心。」
「這一刻?我們?」
「對,沒錯我們,我跟你。」
「嗯!沒錯活著若不是現在那在何時。」
「沒錯我們要記住這一刻。」
Cherry說完馬上伸出手把手錶正面朝向我,
然後再轉向她自己。
Cherry指著手錶。「記住這個時間點了吧!」
我笑了笑說。「記住了。」
Cherry說道。「嗯!很好,不過時間有點晚了該走了。」
「嗯!也吃的差不多了。」


結完帳走出餐廳門口後。
Cherry指了指她的車。「我載你回家吧!」
我抓了抓頭。「那怎麼好意思。」
Cherry敲了我的頭一下。
「不會啦!你自己也說啦,實習後就沒什麼機會聚在一起了。
那麼就讓我載一次吧!況且請客當然要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所以不送你回家感覺就過意不去。」
「好了不鬧你了。喏!安全帽給你快上來。」
「喔!」
我戴好了安全帽坐上了機車。
「坐穩了嗎!? 」
「坐穩了。」


於是就這樣邁向回家的路,
今天是滿月在月光下的Cherry好美,
這樣看著她的背影加上機車的速度,
好像她有著一雙翅膀,
能帶著我飛向愛情的永恆國度。


到了我家樓下之後,
我跟她說了句今天真的很謝謝妳,
她微笑說了句再見就離開了。


回到家洗完澡後躺在床上我想著今晚的事,
照我之前自己定義的回憶跟過去,
我相信那不只是我個人的回憶,
而是我們共同擁有過的過去,
是我跟Cherry一起記住的那一刻光陰,
那個時間點叫做『微笑的我們』。


接下來的日子沒什麼特別的,
但偶而會看到Cherry前男友出現,
她前男友一出現我心情就不怎麼好,
甚至我會這樣覺得,
Cherry只要跟她前男友在一起就變得好陌生,
好像不是我認識的那個Cherry。


但只要沒有她前男友在,
Cherry就是我一開始說過的每天的動力與快樂的來源,
有時一個人思考時都很懷疑,
每次跟Cherry相處都是我自己想像的回憶,
有時卻很確定那是Cherry跟我一同相處過真實的過去,
就這樣我活在我自己反反覆覆的極端情緒化裡,
林柏延跟Carol看了也對我頻頻搖頭。


大概是一個半月後,
久久一次的返校日子到了,
而公司人手問題林柏延返校的時間跟我不同,
他是在幾天之後才返校。

到了教室很久沒見面的同學都很high的打著招呼,
有人聊著實習的生活,
有人約等下放學後的活動,
而我則是跟好友小B跟小禹聊天,
當然也聊到關於Cherry的事情。


小B聽完沒說話沉思了一會,
接著他離開了我們幾步從書包不知道拿什麼拿了很久,
最後從書包裡拿出一副撲克牌出來,
小B抽起第一張撲克牌給我們看,
要我們記住那張牌,
等我們記住後他放回牌堆的最上面。。

「阿傑剛牌堆最上面的是什麼牌?」
我剛剛看著那張牌就是紅心五這需要問嗎?
「紅心五。」
「錯,你自己翻開第一張看看吧!」
我聽聞小B的話翻開第一張竟然是愛心Q,
而我看到的紅心五小B正叼在嘴巴,
怎麼會是這樣???


我疑惑道。「這是?」
小B看了我一眼。「我要說的是。」
「是什麼?」
小B笑了笑。
「人生不就是像是這樣很多看似真實卻是虛幻,看似虛幻的卻是真實。
阿傑你是不是覺得這感情,又好像不是屬於自己的但又好像是的感覺。」
我點點頭。「是耶!」
小B繼續說道。
「我實習時學了魔術,有人說魔術是假的,我只能說這是錯的,
魔術只是從常人不曾思考的角度做為出發去表演。
人生也是一樣,生活是會不斷變化且多角度的,正因為如此沒人能看清。
所以能從多角度去換位思考,並果斷抉擇的人才能得到他想要的。
不管真相是什麼,都給了自己一個機會去成長。」
我若有所悟道。「小B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真的受益良多。」

小B拍了拍我的肩膀。
「所以如果你確定了就下定決心去抉擇吧!」
我愣了一下。
 「這一句話跟林柏延所言好像喔!」
 「道理過程說起來不一樣,但實質的結論都是一樣的。」
我低頭沉思著。
小禹則是挖著鼻孔不以為意。
「小B每天講我都聽膩了。」
「是喔!」
「嗯!每天講呢!」
小B瞪大眼睛。
「你管我。你們不覺得每天思考些東西才有活過的感覺嗎?」
小禹感概的說。
「小B啊!你就是每天講話文謅謅的才會沒有女朋友。」
小B皺了皺眉。
「是嗎?我一直都覺得是緣分未到。」
小禹搖了搖頭
「沒救了你。阿傑你可別學小B那樣,
不然你的緣分也會跟他一樣一直都是未到。」
我提出疑問。「有那麼嚴重?我覺得小B說的話挺有道理的說。」


小B還想繼續說他的道理,
但小禹已經把話題換回輕鬆幽默的,
我看著他們發覺他們對自己很了解也很有自信。
想想我只是不斷懷疑著自己的生活,
這點是我該向他們學習的地方吧!
而仔細想想我又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
我想大概就是林柏延所說的。
『快樂中帶著憂鬱,憂鬱中卻又帶著快樂。』

後來中午吃飯時他們約我放學去玩但我拒絕了,
因為上班太累所以難得的假我想在家休息,
畢竟回學校也是扣在正式休假中,
唉!所以放學我就直接回家了。

隔天上班Cherry放假,
所以整天都處於一種空洞的狀態,
而那些空洞我用菸來填補著。

對了,Cherry還不知道我會抽菸,
還有所謂的真正的我。
我好像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會,
最真實的我Cherry會喜歡嗎?

還是像我在實習前對生命的感受一樣,
揭開了我的真實,
我跟她之間會隔層煙霧,
直到感情燃到盡頭剩下殘骸一切都結束。
我不敢想像,因為真實的我好醜陋!!!
我一直在Cherry面前藏著部分的自己。


算了!先別想太多,
目前還是工作為主,
畢竟我是來實習的。

熬過了前幾個月,
後面的日子對於工作開始有些成績,
實習也在不知不覺中到了六月中旬,
這段時間我跟Cherry還是老樣子,
只是面對她多了很多思緒,
感覺靠她太近太遠都不對,
我只能試著放空自己用平常心面對,
只是這樣久了也很疲憊。

至於為何我沒有聽小b的話勇敢做出抉擇,
我想是我總覺得Cherry已經跟她前男友復合了,
雖然我沒有去證實,也不想去證實,
有些事情卻很明顯發生在眼前,
很難不這樣認為。

說完事業跟愛情來說學業,
最近學校也向經理要實習分數,
導致沒什麼空班都在考筆試跟一些實做,
考完後實習總算小小完成一個階段了。


對於上班的累我希望實習趕快結束,
但不管怎樣只有在這才能跟Cherry相處,
我又希望實習永遠不要結束,
真是矛盾呀!


半個月後,
夏天到了可是對於我們實習生可沒暑假,
還是要照常去上班。

這天只有半天班隔天又休假,
我跟林柏延很快樂的走在東區的地下街,
邊逛邊吃著可麗餅邊聊天,
林柏延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林柏延說完話後把手機遞給了我,
我接了過來,
原來是經理打來的。

經理說明天有新接的訂位,
人手不夠要回去上班,
我很想拒絕,
但經理親自打來實在不好意思拒絕,
講完後我掛掉電話,
把手機交回給林柏延。

林柏延一臉無奈的說道。
「經理叫你明天回去上班?」
我咬著可麗餅簡單的回答。「是。」
林柏延說道。「我也是。」
於是我們兩個互望一眼都苦苦的笑了,
沒辦法實習生廉價又耐操這是宿命。


七月因為開始忙碌大家都無瑕休息,
這種狀況很容易出意外,
像是七月底Cherry的手在忙碌中不小心被割傷了,
而且還不是小傷,
很理所當然的跟她很好的我扛了她的一半工作。


有些她不能做的我都盡量幫她做,
除非我自己的部份真的忙到不可開交,
這些我也只是基於同事的立場,
完全沒有放任何私人的其他感情進去,
畢竟在忙碌之中我也沒時間去想那些,
只是很直覺的覺得我應該幫Cherry這樣做。

可是我跟Cherry的八卦緋聞在公司越傳越烈,
雖然是老話題了不過大家都好像說不膩。
幸好Cherry沒有因此感到困擾而遠離我,
不然我可要哭死了。
據Cherry自己的說法是。
『真心的朋友不是流言蜚語可以阻隔開的。』

在以往這種流言很快就結束,
但這段日子流言卻一直沒停過,
我想是因為暑假客人變多了,
我們休息的時間減少了,
手腳要不停的動,
因此Cherry手上的傷一直沒好,
我也就一直幫著她,
她為了感激我總是會請我喝飲料什麼的,
就是這樣流言什麼的才會沒斷過吧!

至於我為何沒有發飆!?
我是這樣想的,
我不太清楚其他同仁是想幫我助攻,
還是非常純粹的想開我玩笑,
亂生氣總是不好的。

直到八月底Cherry的手好的差不多了流言才少了,
但還是有幾個人很無聊的繼續講著,
這天在休息室講到經理也受不了出來罵人。
經理對著他們這麼說。
「你們煩不煩?就算Cherry跟阿傑不煩我每天聽也都煩死了。
 一件事說一次無傷大雅,可是不停說的只會顯示你們的無知跟幼稚閉嘴吧!」


我真的是打從心底贊同經理幫他股股掌,
經理說完後幾位同仁就摸摸鼻子離開休息室了。


他們離開後經理轉過頭對我說。
「阿傑啊!感情雖重要但工作什麼的也要顧好。」
我點了點頭示意我明白。「我明白。」
經理笑道。「明白就好。」
經理轉過頭對Cherry說道。
「還有那個Cherry我明白你手受傷,
明天開始比較不忙了,
我會派些輕鬆的給妳做讓妳的手快些康復。」
Cherry微笑回應。「是,謝謝經理。」
經理接著說。
「對了阿傑可幫了妳不少忙,
但忙中難免有錯受了不少罵妳可要好好謝謝他。」
Cherry笑了笑。「嗯!我明白。」
經理最後說道。
「你們這段時間辛苦了,今天難得排出空班好好休息吧!」

經理說完話後就離開了。
休息室只剩下我跟Cherry兩個人。
Cherry看著我說道。
「這段時間真的麻煩你了。」
我搔了搔頭。「不會啦!我們是好朋友啊!」
Cherry接著說道。
「唉呀!可是常常要你幫我真的很過意不去。」
「快別這麼說這樣我會很不好意思的。」
「下次再請你吃飯吧!」
我突然感覺一陣疲憊,
可能這陣子太操勞吧!所以示意要休息一下。
「好啊!我有點累了想趴著休息一下。」
「你休息吧!我出去外面透透氣。」
「嗯!」

我就這樣睡掉了空班的時間,
晚上的時候客人少了也輕鬆不少,
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很快的一天這麼結束了,
八月也邁入尾聲了。


九月中旬是Cherry的生日,
下班後我們幾個去夜唱慶祝,
只可惜音痴的我不會唱歌,
只有去吃東西的份。


原本在半個月多前Cherry前男友也說要來一起唱,
但後來他們吵架了。
Cherry在公司門口說永遠不想看到她前男友,
從此我沒看過她前男友當然今天也就沒來了,
欸!話說回來其實夜唱我還是有唱一首歌啦!
那就是生日快樂歌,
而且是大家合唱。


唱完以後Cherry說著這一年來的感言,
越講越感性到了最後竟然哭了起來,
直到我被林柏延跟Carol分別塗上奶油跟黏上櫻桃扮小丑後,
Cherry才破涕而笑。


我們開始玩起丟蛋糕遊戲,
直到玩到累為止。
而我送給Cherry的生日禮物是一本書跟鬧鐘,
因為Cherry的鬧鐘壞了。
只送鐘不好諧音感覺怪怪的,
想說Cherry喜歡閱讀剛好可以再挑本書送她,
這樣禮物的涵義就是有始有終了,
Cherry告訴我她非常非常的感動,
可是我非常非常的明白,
感動跟心動還是隔著一條界線。


煙,白色的煙在我眼前,
球,白色的球掉入了底帶,
就好像現在的我被迷惘籠罩,
而自己也好像掉入了無底深淵。


Cherry為了感激我暑假幫她,
堅持吃宵夜不夠誠意,
特地找了家高級餐廳想要晚餐時間去吃。
直到前幾天我們的休假才排在一起,
畢竟餐飲服務業常常因為訂位什麼的去調動休假,
而九月中到十月又很忙每個人的假都是亂七八糟的,
所以啦!原本有幾次要去的,
都因前一週臨時被調假才變到如今。


那天Cherry對我說,
她覺得一份工作做久了無法再提升自己想換個環境,
我很想叫她不要走,
可是我怎能因為自己的自私而阻礙她,
我這樣想著想著就呆住了,
突然眼前一黑,
嗯!我想我大概到了地獄。


阿傑......阿......傑......
有一個聲音這樣叫著我,
接著一陣晃動,
我回過神原來是小B在搖我。

對了今天是十一月底回學校的日子,
現在是放學後在撞球館裡,
剛眼前一黑是球檯時間到了。

小B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阿傑你今天是怎麼了心不在焉的?」
我雙手揉捏自己的臉試著回過神。
「沒......沒什麼.......」
小禹一臉柯南臉掃視著我。「怪怪的。」
我說道。「我哪有怪。」
小禹用抓到犯人的眼神看著我。「就是有。」
「呃!」
小B勾著我們兩人的肩膀邊走邊說。
「好啦!不管怪不怪有話待會再說。
球檯的時間到了在這聊怪怪的我們去咖啡店聊。」


一杯拿鐵、一杯卡布奇諾、一杯水果茶。
我點的是拿鐵,
小禹點的是卡布奇諾,
小B點的是水果茶。

很奇怪當我看著小禹跟小B在輕啜著他們的飲料時,
我覺得他們點的比我的好喝,
如果要說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我也說不上來。


我想了想就開口問道。
「為何我覺得你們的飲品看起來比我的好喝?」
小禹咬著吸管說道。「會嗎?」
我輕啜著飲品。
「好像不只是飲品。很多時候別人的東西好像都比較好。」
小禹點了點頭。
「這樣我就懂了,嗯嗯!我有同感。但這就是一種生活的藝術啊!」
小B又開始他的長篇大論。
「是啊!因為每個人對於生活的選擇不同視野也不一樣。
就像鳥會羨慕馬可以在地上奔跑,
而馬又羨慕魚可以在水裡游,
魚又羨慕鳥可以在天空飛翔一樣。
但牠們又何必互相羨慕呢?
牠們各自擁有著一片遼闊啊!」
我感嘆道。「好深奧的一段話不愧是小B。」

小禹苦笑道。「其實,這段話他說過三遍了。」
「啊!?」
小禹伸出手指頭算著。
「上上次去吃火鍋說過一次,上次去吃牛排又說過一次今天是第三次。」
「哈哈哈!!!」
小B則是很認真的看著我們說道。「欸!別打斷我我還沒說完。」
小禹無奈道。「是,你繼續說,反正阿傑還沒聽過。」
我則是好奇小B還有什麼理論。
「嗯!我很想聽呢!小禹你聽過了就容忍一下吧!」
小禹苦笑著。「呵!反正我也習慣了。」
小B笑了笑。「阿傑你真的是我的伯樂啊!小禹你得多學學阿傑才是。」
小禹繼續喝著飲品。「呃!不想理你。」
「那我繼續講喔!」
「講唄!」
「嗯!繼續吧!」
小B認真的說道。
「所以呢經過整理我得到一個結論,
人與人也是一樣各自有著一片精彩,
那麼又何必彼此互相羨慕,
只要了解當下去好好把握就是種美好。」
我玩著吸管邊思考著。「嗯!我懂了」


小禹喝了口白開水說道。
「對了阿傑你今天怎麼那麼無精打采的!?」
我就把最近的事說給他們聽。
聽完之後小禹說了句。「人生有緣自相逢,緣起緣滅莫強求。」
小B接著說。
「是啊!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強求也沒用。
人生啊!就是有了聚散跟喜怒哀樂才完整。」
「我了解。所以剛聽了小B的話,
我決定在她離開前好好珍惜每一天,
再也不讓自己胡思亂想,能夠把握的只有當下。」
小禹豎起大拇指說。「兄弟讚。」

聊完天小B又開始表演他新的魔術,
把撲克牌黑桃A一下變成紅色的牌一下又變成藍色的。
小B接著說。
「我想要透過魔術說的是人常常只選擇自己要的一面,
而往往卻忘記沒呈現的一面也是屬於自己的一部份,
可是本質這種東西是不會變的。」

聽完小B說的話我內心深深震撼了一下,
之後咖啡也喝的差不多了我們就一起去吃晚餐,
吃完晚餐後又到處去玩了一下,
最後就回家啦!

今天真是受益良多的一天,
我到今天才真正了解小B跟小禹是怎樣的人,
他們是不管生活好壞都當作自己全部的人,
那就是他們的所有,所有活過的精采。

我好像漸漸被他們所感染了,
我卻絕對不會跟他們一樣。
我還是“快樂中帶著憂鬱,憂鬱中卻又帶著快樂。”
這就是我的全部。
不管任何情緒都帶點瑕疵,
我會更珍惜著每一刻。
我想每個人應該都做自己,
頂多是去學習別人而不是成為別人,
因為自己就是自己的全部。

「你們可不可以不要吵架,
  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倆個人在一起是那麼的困難,
  應該好好珍惜才是啊!
  也正因為你們是情侶,
  所以更要懂得互相寬容與體諒不是嗎!?」

這是十一月底的某天下午,
林柏延因為Carol跟朋友出去玩被別的男生載倆人吵架了。
林柏延吼道。「這你不懂啦!」
我鎮定的分析著。
「可是Carol也沒對不起你啊!
你看她並沒有將這事隱瞞而是好好的向你回報。
代表她不想對你有什麼隱瞞讓你們之間有什麼秘密之類的。
她說就表示她很在乎你嘛!你才不懂呢!」

Carol在一旁沒有說話不過對我點了點頭。
林柏延捶了牆壁一下安靜了幾秒後說道。
「唉!你說的對。可是你知道的愛情是自私盲目的。
所以我一時被情緒沖昏的頭。」
我笑著拍了拍他。
「想清楚了就好。不過我想Carol一定很受傷吧!
你好好安慰她吧!我先去休息了。」
林柏延說道。「嗯!謝謝。」
我笑道。「不用謝都是自己人嘛!」


我就離開老地方,
往公司走去打算回休息室休息,
經過Carol身旁時她也說了聲謝謝,
我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繼續走著。

我突然有種感概,
越在乎的人越是相處不容易。
我想是太過於在乎才更害怕失去,
越害怕失去就握愈緊,
可是握愈緊手上那顆心越容易碎,
為何愛情裡單戀的人總是傷心!?
而相戀的人卻又總是互相傷害!?
唉!愛情真的很難,
需要不斷的去學習。

Cherry的離開成了定局,
林柏延跟Carol都叫我趁機告白,
而小B跟小禹說的話我也都記得。

可是雖然明白了那些道理,
我卻還是無法在Cherry面前完全的展露自己,
我做到的只有一點更珍惜跟Cherry相處的機會,
但要我把握住緣分我卻做不到啊!
我好恨為什麼我會那麼懦弱的改變不了自己,
真的非常的無力......

十二月中旬接近月底幾位同事辦了歡送會,
我很想歡笑的替Cherry送別,
可是情緒卻很失控,
尤其是在Cherry致詞時,
我感到眼框很濕熱,
可是爭氣的淚沒有決堤。

最後結束時,
Cherry跟我聊了幾句,
她說我是個很好的人也是個努力的青年,
要我好好加油讓自己更上一層樓,
祝我接下來的實習都很順心。

她說能認識我是一件驕傲的事,
然後拿了一張信封給我,
微微笑的說了聲再見就離開了,
林柏延跟Carol過來拍了拍我肩膀,
沒多說什麼只說了句。
「我們一起回家吧!」
我試著強顏歡笑的說了好,
就跟著他們一起走向捷運站了。

回到家我打開信封裡面有一張卡片跟一張照片,
照片是Cherry生日時,
我、她、林柏延、Carol的合照,
卡片寫的是激勵我的話,
上面有些地方還有糊掉的痕跡,
看來Cherry在這之前哭過了,
而我看著看著不知不覺也掉下了淚,
我感覺到......分離真的......好痛苦......

接下來的日子,
我除了消沉還是只有消沉,
週遭的人雖然也都跟我聊過,
我也知道不該如此,
但我就是提不起勁。

原以為只有快樂的日子會過很快,
現在才發現悲傷的日子也過很快,
快樂是因為忘記時間的存在所以過很快,
悲傷是因為沒有時間的存在所以過很快。

就這樣不知不覺中一月就過了,
二月的時候我的腳不知為何潰爛了。
請了病假到了醫院住了一個禮拜,
出院後又在家裡休養一個禮拜,
醫生說是我的腳小時候受傷,
又出過車禍所以不是很好,
而實習這段期間清潔打掃常常要用到漂白水,
一整天腳悶住又接觸到漂白水,
日子久了就引發一些皮膚疾病導致我的腳潰爛,
但只要定期吃藥擦藥就能恢復,
只是完全恢復要很長的日子。

二月中下旬我回到了公司上班,
可是腳的狀況還是不是很好,
經理就安排讓我做些輕鬆的工作。

而我對了人生開始有了不同的態度,
我變得比以前樂觀些,
這場病讓我明白有些事不是自己能決定的,
所以要更努力的活著。

我感激著我所擁有的一切,
更珍惜著我所沒有的事物,
我抱持著積極的心去做好自己,
把握著最後的這一段實習時光。

結束實習的夜晚,
公司辦了一場小型的歡送會,
雖然少了Cherry有些空洞,
我還是很感謝著所有主管跟同事這些日子給我的一切,
就這樣實習在二月底畫下了美滿的句號。

三月我因為腿再度惡化又進了醫院,
而老媽因為要工作沒辦法整天陪著我,
就辦了隻手機給我隨時能掌握我的狀況,
這次惡化好像蠻嚴重的為了觀察住了一個禮拜多,
可是其實到了第三天就比較好了那些潰爛也恢復的差不多,
病情掌控住回家後又休息了幾天。

要去上學的前一天Cherry從林柏延那邊得知我的消息,
打了電話過來問候我,
不知道是因為處於最虛弱的狀態還是太過驚喜,
我竟然跟Cherry講電話講到哽咽了。

電話那頭的Cherry這樣說著。
「男生哭什麼哭不好看喔!」
我揉著眼睛。
「我是因為太感動而哭。」
Cherry慌張道。
「唉啊!這有什麼好哭的。」
我哽咽著。
「我總認為在妳離開後就見不到妳了。」
聽的出來Cherry試著讓我微笑。
「怎麼會,我們是好朋友啊!永遠的。」
我邊把衛生紙塞住鼻孔擋住鼻水邊說。
「可是我一直有著這種感覺。」
「呵!你又在多愁善感了。」
我深吸一口氣。「或許吧!」
Cherry把話題轉了開來。
「對了最近我在我家附近找了份兼職的工作,
打算先賺點生活費,等機緣到了再找份全職的工作。」
「嗯!不錯的規劃。」
「是啊!我也這麼覺得,我工作的地方叫only coffee。
 你一定要快快完全痊癒,有空要來找我喔!。」
「喔喔!好的。」
「就這樣約定囉!你要乖乖養病喔!」
「嗯!謝謝關心。」
「掰掰。」
「掰掰。」

講完電話後我去廁所把臉上的淚洗掉。
照了鏡子突然發現我怎麼如此狼狽跟頹廢,
於是我把鬍渣刮乾淨,
但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啊!頭髮太長了顯得沒精神,
就跑去了美容院剪的頭髮,
而為了展現自己在實習期間有些改變,
頭髮不止設計的很有造形,
我還染了綠色讓改變可以更明顯看出來。

隔天到了學校。
林柏延一看到我就說。
「你是受了什麼刺激變成這樣?」
我拿出小鏡子把頭髮稍微抓一下。
「沒有啦!只是為了改變。」
小禹作勢張大嘴巴 。
「變成海苔頭嗎?......讓我咬一口。」
小B則是碎碎唸。
「阿傑我知道最近你身體不好加上情路不順。
但你這樣也太誇張了吧!?」
我摸了摸頭髮。「是有一點誇張啦!」
林柏延看著我頭髮說道。「是非常誇張。」
我突然想到昨天的電話就接著說。
「對了柏延今天我打算下課後去找Cherry。」
林柏延笑了笑。「是喔!要我陪你嗎?」
我搖了搖頭。「不用不用。」
小禹眼角露出光芒。「哦!去找傳說中的女主角?」
小B則是不知道拿著筆再寫著什麼。「這是第幾計畫了?」
我看著他們說道。
「你們兩個喔!對了之前你們說的話我都有記住。
但是呢!為什麼我就是做不到。」
小B在紙上畫了一張網然後說道「什麼方面呢?」
我。「就是愛情啊!」

於是我把我的困擾說了出來。
林柏延長嘆。
「面對Cherry你不要說改變,你要讓自己鎮定都難啊!」
「是沒錯啦!」
小禹則是一副大師表情。「這種事很講天份滴。」
如果小禹是大師,小B大概就是用方丈的口吻了。「改變豈在一朝一夕。」
我用上了信徒的口氣問道。「此話怎講?」
小B方丈試著渡化我。
「如果聽些道理就可以改變,
那麼這世界就不會有那麼多失落的人。
當然還要靠自己的努力跟突破才能改變。
有時改變還要毀滅自己經歷很多傷痛呢!」
「小B說的很有道理。只有抱著必死的決心才能改變啊!」
「是啊!阿傑你加油吧!」
我點了點頭。「唉!我懂了我會試試看的。」
小B還在那張紙上不知道畫著什麼。
「是啊!有什麼心事記得跟我們說我們會幫你分擔的。」
「嗯!我了解,謝謝你們。」

此刻我覺得很慶幸,
就算我沒有愛情,
我還有一群知心的朋友。

下課後我到了only coffee,
Cherry一看到我就很熱情的打招呼,
我也很熱情的回應她。
我激動的說道。
「好久不見妳變更漂亮了。」
Cherry熱情的笑著。
「呵呵!哪有。對了你腳有比較好了嗎?」
「有啊!都是拜妳的關心所賜。」

我指了指我的嘴巴。「對了我口有點渴耶!」
Cherry指著飲料單。「要喝什麼?我請客。」
我看了看都是高價位的就說。「喝拿鐵咖啡就好了。」
「這麼客氣啊!」
「是啊!」
「你先去裡面坐待會我幫你送進去。」
「喔好。」

過了十分鐘Cherry送了咖啡進來。
「不好意思這個時段比較忙不能陪你聊。」
「不會啦!妳忘了我也是當過服務生的當然能理解。」
Cherry吐了吐舌頭然後笑了一下就去忙了。

接下來我就看著Cherry忙進忙出的直到她下班
Cherry下班後我們一起去吃宵夜,
聊了很多很多但內容卻記不太得,
原因是大多的時間我都在注視著Cherry。
畢竟真的太久沒看到她了忍不住多看幾眼。
這一剎那我感覺好像回到之前實習的時候,
每一天都能跟Cherry在一起,
想到這我嘴角不自覺揚起了笑。

Cherry疑惑道「你在偷笑什麼?」
我望著她。
「喔!沒有啦!只是我想到這樣的景,好像回到以前那段日子。」
Cherry笑了笑。「嗯!好久沒有這樣一起吃飯了。」
「是啊!」
「挺懷念的。」
「對啊!真的超級懷念。」
「如果你願意可以天天來找我啊! 這樣不就跟以前一樣了。」
「嗯!我有空就會來看看妳的。」
「你說的喔!」
「是的,我說的。」

聊著聊著東西也吃差不多了,
我們就離開了餐廳。
離開餐廳後我跑去便利商店買了兩罐藍山咖啡,
一罐給Cherry一罐自己喝。

Cherry凝視著藍山咖啡。
「怎麼突然買藍山咖啡給我喝?」
我仰望著天空說道。
「因為我總是喝著藍山咖啡這是我的習慣。
記得第一次見到妳也是喝著藍山咖啡,
後來妳離開了藍山咖啡的味道成了一種想念。
久了就變成習慣的想念。」
我沒有說出,這其中我還抽著菸,那是想念的動作。

「現在妳在我面前了。
我想把這種感覺分享給妳,
所以一起喝吧!」
「原來如此。記得我說過的嗎?」
「說過什麼?」
「只要我跟你在一起,不管哪一刻都是現在。那是屬於我們的快樂。」
「我記得,我都記得。」
「而曾經在手上的傷。
如今變成了疤那是見證你陪我癒合共度的日子。
是我們一起走過的痕跡讓我記住你的好。」
「欸!其實我沒那麼好啦!」
「阿傑謝謝你對我那麼好以前在公司那麼幫忙我。」

就這樣我們又聊了快接近一個小時,
也聊了很多以前沒聊的心事,
只是最真實的我,
還有在我最內心的話語,
還是說不出口啊!
不過倆個人肩並肩坐著感覺很美好,
多希望咖啡因能讓時間失眠成了永遠。

後來只要Cherry有上班的日子我都會去找她,
而也總在她下班後我們都很快樂的聊天談心。

我以為這樣的日子會一直持續著,
直到有一天她前男友出現在咖啡店門口,
一切出現了轉變,
Cherry變得不多話,
而我只能夠在一旁靜靜的陪著她。

我從來都不知道她跟前男友之間究竟發生什麼事情,
可是Cherry不想說的我也不想問,
我覺得她想說就會說,
不必去觸碰那不該去觸碰的。

這天Cherry的班上到下午,
晚上她說心情很悶想去走走,
於是我陪她去看了部電影,
之後陪她到處逛逛,
Cherry還是沒多說什麼話,
不過我能感覺的到她努力裝作很開心。
走著走著突然她手機響了,
接起來時她表情有點怪,
而且講話的聲音很小聲似乎不想讓我聽到,
不過掛斷後她微笑的對我說。「一起喝杯藍山咖啡吧!」
我頓了一秒,看來是我想太多了,我緊接著說了聲好。


我們就買了兩杯藍山咖啡在原地喝,
而她也終於肯說些話了。
我們就這樣聊著,
只是我覺得氣氛怪怪的,
卻也說不上來哪裡怪
直到十分鐘後我才有些明白,
我看見一輛黑色奧迪停在我們前面,
Cherry硬擠了一絲微笑說了聲再見就往車子走了過去,
Cherry上了車之後她前男友對我點了點頭車子就開走了,
開走的剎那我彷彿看見Cherry眼角有淚,
但時間太短了我不能夠確定。

他們離開後留下了滿腹疑惑的我,
我還是不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隔天我還是去了only coffee,
Cherry一位認得我的同事告訴我,
「Cherry辭職了做到昨天為止。」
我感到非常的錯愕,
我覺得我得先釐清思緒,
於是我還是點了杯咖啡進去坐,
坐下以後我試著放空自己什麼都不想,
幾分鐘後咖啡送來了,
那位認得我Cherry的同事叫我別想太多,
我對她點了點頭說了句謝謝,
她也點了點頭微笑走開了。

突然我摸到了口袋中的手機,
我感到一絲希望,
拿起了手機撥了Cherry的號碼,
但馬上變成了絕望,
手機裡傳來的是“您撥的號碼暫停使用......”
我突然又想到Carlo是Cherry好友應該會知道一些事情吧!?
就打給了Carlo。

Carlo果然知道!!!

她告訴我,
Cherry的前男友去找Cherry復合,
Cherry一開始不願意,
慢慢地在對方各種方法下,
久了就被打動了,
然後逐漸恢復以前的感情,
甚至比以前熱戀期還甜蜜。

只是Cherry前男友說要完全復合,
就要Cherry跟我絕交,
他覺得我是影響他們感情的因素,
就算我跟Cherry只是朋友,
而Cherry因為這件事苦惱了一陣子跟她前男友吵了幾次,
所以也找了Carlo討論,
終於在最近做出了抉擇。

難怪......這一陣子的Cherry都怪怪的,
昨天我看到的眼淚是真的,
最後Cherry什麼都沒說,
眼淚已經代她說明了一切,
知道了事情的經過我呆坐在椅子上,
這其中林柏延、小禹、小B都有打來,
我知道他們是打來安慰我的但我沒接,
我只想一個人好好靜一靜。

我想起Cherry說過的。
「只要我跟你在一起不管哪一刻都是現在,那是屬於我們的快樂。」
可是啊!Cherry妳離開了,那成為了往事快樂也不存在了,
現在的我分不清那是屬於我自己的回憶,
還是我們共同擁有的過去。

我又想起Cherry說過。
「曾經在手上的傷如今變成了疤,
那是見證你陪我癒合共度的日子。」

的確我也只能夠陪她走過傷痛,
但能使她心裡完全痊癒的還是只有她前男友。
「是我們一起走過的痕跡讓我記住你的好。」
可是現在不管對我對Cherry而言,
那痕跡都變成了界線劃分清楚我們的距離吧!

我就這麼想著,
然後在筆記本上寫上了自己的心情。

心中總是充滿淡淡的憂愁,
背影的孤獨或是我的寫照,
煩惱著這一切是如此哀傷與感慨,
是否能在之中找尋到答案!?
說不出口的事是最難熬的,
無法表達的情感也是最難熬的,
我是否能找到答案?
也是否能找尋真正的感覺?
我總是帶者面具與妳說話,
可是真的想表達的卻又表達不來,
到底要如何才能得到解脫?
又如何才能有完美的結果?
我想要用最真實的一面去表露出我內心的感受,
但是我不能,因為深怕卸下面具的我是如此的醜陋,
但是若不卸下面具妳又如何知道我真實的一面。
到了最後我還是無法做到,只能看著妳離去,
我真的很難受,苦著臉望著天,
似乎只有大衛和咖啡能了解我,
我離開的座位,
還殘存的淡淡的遺憾和憂愁。

寫完後收起筆記本我離開了only coffee,
走到了捷運站坐上捷運準備回家。
下了捷運我去便利商店買了Davidoff & Blue Mountain,
在我等紅綠燈的同時,
我看見我國中在師大附中時,
曾經暗戀過的很像張娜拉的她牽著一位陌生男子的手,
從我面前走過。

此刻我喝了口Blue Mountain,
然後抽起Davidoff,
突然開懷的微微笑了,
我想對我而言,
菸是屬於男人最寂寞的溫柔,
咖啡是屬於男人最孤單的浪漫,
我輕輕的閉上雙眼去感覺的這已無所謂的一切,
在心裡寫下了最後的獨白。

在感情的世界我闔上雙眼,
感受剝離愛情核心的滋味。
是遠離了還是太靠近,
伸出手也握不住還是不敢伸出手,
兜兜轉轉繞不出那迷宮,
我想沒出口因為也沒入口,
只因那是闔上雙眼後的一種想像。
是一片黑還是白都枉然,
封閉感情的視野在那心地裡沉睡,
黑夜白晝怎交替都是一種錯過。
夢中現實與虛幻的交叉,
握太緊或是放開都只是空。
再次睜開眼只看見孤寂朝我招招手,
原來這是一種很熟悉的感受。

(全文完)
創作 小說 長篇 愛情 單戀
#創作  #小說  #長篇  #愛情  #單戀 
分類:藝文

單側聽損患者,從此用看的看世界,興趣是寫作與攝影。 文字的世界裡沒有聽損,讓我們勇敢面對自己的心。(我的網誌都是使用我自己拍攝的照片喔!)

評論
上一篇
  • (隨手拍)龍山寺靜心瀑布
  • 下一篇
  • (手機攝影)光復橋夜拍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