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防彈少年團《Butter》發行採訪-泰亨


BTS 防彈少年團 金泰亨 BUTTER
原文
V:「我很想要完成一件關於我自己的、很帥氣的事」
防彈少年團專輯《Butter》發行採訪
2021.07.29
在訪談的時候,V用著悠然緩慢的呼吸吐露著自己的想法,但是有一段是他一口氣不間斷地傾訴而出的,請在採訪中確認看看。

平時您很常用黑膠唱片聽老歌對吧,繼上次Weverse雜誌的採訪,後來有印象深刻的歌曲嗎?
V:我重聽了路易‧阿姆斯壯的音樂,我還買了一張封面很漂亮的專輯,裡面收錄了很多很棒的名曲。

聽這些古典樂時心情如何呢?
V:感覺變得放鬆一些,覺得有點憂鬱的時候,聽著這些歌邊沉思的話,感覺那些悶在心裡的東西就會消失,內心會變得稍微舒坦一些,而且也讓我想像空間變得很豐富。比如說,聽某首歌曲的時候,總會讓我想起在某個地方,我走在夜晚的街道上時,看見了某些東西,還有更重要的是歌曲帶給聽眾的什麼樣的氛圍感,雖然可能每個人感覺到的氛圍都不一樣,但對我來說,這樣的歌能將那瞬間的氛圍營造的很美。

您曾說過《Dynamite》是從有著像是小山米·戴維斯那樣早期的藝人身上得到表演靈感的,那《Butter》也有從某位藝人身上激發出靈感嗎?
V:首先是比利‧喬(爾),在拍攝MV的時候與其說是想到某位藝人,不如說我更常想到一部電影。在舞台上時也有過那種感覺某首歌很有電影《霸道橫行》的形象。在準備《Butter》時我看了很多青春電影和音樂劇,然後有一次偶然在Youtube上看到強尼戴普很久以前拍的青春電影的剪輯片段(後來確認是電影《哭泣寶貝》),(強尼戴普)在裡面的形象令我印象深刻,後來我就將那個感覺運用在《Butter》裡了。

《Butter》有青春電影的感覺,我好像可以理解為什麼了。
V:就像您說的,像青春電影一樣。在拍攝《Butter》MV時,我出現在電梯裡的畫面,我真的用了很多青春電影的感覺去拍攝,雖然被剪了很多,沒有辦法完全救活就是了(笑)。

V您所認為的有魅力的青春是什麼樣子的呢?
V:我自己是覺得,所謂青春電影*就是符合那個年紀的青春?將只有在那個時期才有的情感、能量以及其他微妙的氛圍融合在一起,我是這樣想的。青春電影裡雖然充滿青春的能量以及陽光燦爛的感覺,但在那模樣的背後卻並非總是明亮開朗的。是很陽光沒錯,但是總感覺電影色彩好像被鋪上了一層濾鏡?和其他電影不同,有一種加了一層濾鏡的感覺,所以在拍攝MV或是表演的時候,我才試著去想青春的感覺。(*highteen是high高中生與teen青少男女的組合詞,現今多指西方青春影視劇)

《Butter》和《Permission to Dance》好像分別把青春電影的感覺分成兩種。如果說《Butter》是就算只看在Youtube頻道BANGTAN TV裡上傳的《Butter》直拍影片的縮圖時也好像能看到某種酷帥的特質的話,那《Permission to Dance》就是在孩子們面前給予燦爛笑容的青少年。
V:《Butter》的青春電影和《Permission to Dance》的青春電影是不一樣的,《Permission to Dance》裡展現的是大家普遍想到的那種有著陽光形象的青春電影。

所營造出的那種青春電影的氛圍對您的演唱時所運用的新風格有影響嗎?尤其是在《Butter》裡,保有您原本特有的音色的同時拿掉了低音部分,出現了和以前不同感覺的歌聲。
V:因為要對既有的主題做出相符的歌聲,我覺得我的唱法好像滿符合主題的,所以某種程度來說覺得很滿意。和改變聲音相比,改變風格的話只要改變一下發生就可以了,所以並沒有太困難的地方,但儘管《Butter》對我來說音很高,可是我唱上去了!(笑)

看來這次的高音對Vocal而言是一項任務啊。
V:我從以前就一直努力要改善我的弱點,比如說,我用了很多低音,且喜歡以平穩流順的感覺來唱歌,所以高音的部分就比較弱,但是錄《Dynamite》的時候,要唱副歌最高音的地方時一直唱不好,(對自己)很生氣(笑),也練習很多次。

看著經過一番努力後的《Butter》呈現出來的結果感覺如何呢?
V:我就是不想安於現狀才努力(改變)的,比起享受這份喜悅,反而是我得要為了隔天的行程早點睡才行的感覺?更重要的是身體的狀態要快點恢復,好像並沒有什麼閒暇去好好感受那份喜悅,就像以前一樣繼續努力。

在Youtube上上傳的拜年影片裡,您提到的想要讓阿米看的舞台卻不能展現的遺憾和2021年的目標,希望自己能「依自己的節奏和自己速度」來創作,今年您感覺自己的速度和工作行程上的速度有對上嗎?
V:沒有,(工作行程的速度)太快了,真的太快了(笑)。活動很多,所以也必需要做很多準備,必然也會有很疲累的時候,不過從另一方面來看,也給了我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的機會。

可以創作出深入自己內心世界的歌曲這件事是很珍貴的,《Blue & Grey》也是,是在您內心疲憊的狀態下寫出來的歌曲,就結果來說,許多人對這首歌產生了共鳴。回過頭來看,您覺得《Blue & Grey》成為了人們心中什麼樣的歌呢?
V:《Blue & Grey》只是我想告訴大家,我們在那個時候的內心感受而做的歌曲,當然每一個人都很辛苦,不過我希望可以把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所經歷的痛苦,原封不動地投入(到歌曲裡),然後和阿米們分享那份心情,換句花說,我就只是想要告訴大家而已(笑)。因為那種感覺沒有辦法用說的說出來,所以我覺得用這樣的方式說出來也是可以的,只要可以將那份心情告訴大家就可以了,就算之後忘記了也沒有關係。

在Youtube上傳的「BE-hind Story」採訪裡,您在說明《Blue & Grey》的第一句歌「Where is my angel?」的時候,有說到當自己遇到難題時,一邊期望天使靠近,一邊閉上眼睛思考對吧,就像剛才前面所說的,有過那種感覺天使真的理解您的心意的時刻嗎?
V:我有得到很多答案,雖然我並沒有宗教信仰,但是有煩惱的時候,會閉上眼睛好好思考一遍,我現在所想的是對的呢還是錯的,就用是或非來提問,簡單來說,「我今天的衣服看起來還可以嗎?」這樣的問句比起單純煩惱「我應該怎麼做好?」這種,直接提出問題的話,你就會得到答案。

感覺也可以說是尋找生命中的靈感的方法,音樂的部分感覺如何呢?在上次Weverse雜誌的採訪中,您說到自己會把感受到的任何感受都筆記起來。
V:為了對寫詞有幫助,為了不要忘記那份心情,都寫在日記裡了。一直持續中,只要有什麼是發生,我就會寫進日記裡。我會把突然出現在腦海裡的旋律和歌詞,還有寫在我日記裡的故事暫時記進備忘錄裡,休息的時候或是有心想要作曲的時候,就會打開備忘錄,說著「今天得來寫看看這個」然後就跑進了工作室。

在聖誕節發表的《‘Snow Flower (feat. Peakboy) by V》也是,像那樣,當感覺來了,就跑到工作室創作的歌曲嗎?
V:那首歌是在和一起做音樂的哥哥們一起喝酒時,當時我們提議一起寫一首歌,當然我們就想「可是我們有時間(一起做一首歌)嗎?」於是我們決定不如趁現在有時間就來寫吧。正好那個時候因為我的MIXTAPE推遲了,所以一直在想著就算是其他的歌曲,還是想要寫一首歌給阿米們,那時候我也有點醉了(笑),就乾脆來寫看看。歌很快就寫出來了,大概花了3個小時左右。

雖然很快就寫完了,不過結構有點複雜,而且他和《Blue & Grey》一樣都有著獨有的氛圍。
V:也是有所謂憑感覺(笑)一次完成的情況,但是如果沒有感覺,就會一直不停修改,而且我太把結構做的太淺白,所以想把旋律的流動稍微做更動。

我想它應該是一眼就意象鮮明的歌曲,對這首歌你有過什麼樣的想像?
V:您或許覺得《Snow Flowe》指的是雪花,但我想的是雪和花。是以希望在下雪天裡,花朵也不會沒有凋零,能一直綻放著的想法開始構思的,但是當真的下雪的時候,花朵是會掉落的,白雪覆蓋整個世界,而花蕊好像變成了雪花。看到之後就把這樣的感覺寫成了歌。

用歌曲表達情感時,直觀的感覺也很重要。
V:如果我覺得它聽起來很美就通過(笑)。

相反的,作為防彈少年團,您消化了很多行程,而且您的工作需要考慮各種情況,對於這份工作你有什麼樣的感覺?在進行告示牌熱百1位的紀念直播時,談到了您穿的衣服,您開玩笑的說這是為了營造出「偶像的感覺」才穿的衣服。
V:很有趣阿,應該說很有趣但是也很累嗎?因為表演是很有趣的。偶像應該要有符合那個年紀的開朗?我是這樣認為的,為了像阿米一樣的粉絲們而有所行動是很重一的,不是只有演唱會,還有上傳照片、用SNS對話聊天、做各種活動之類的。我們是藝人也是偶像,要重視這些事,這樣的想法並不會因為我們獲得非凡的成功就改變的。

不久前您在weverse上以阿米們為對象做了活動。
V:現在還無法和阿米們直接見面,也有很多人因此覺得很心累,但是我們所能做的卻只有站上舞台,我覺得這樣好像有些不足。還有我和阿米們聊天的時候很開心,現在去看那留言已經成了習慣。聽著阿米們說,今天發生了那種事、今天有考試、今天搬家了等等,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就會變好。「原來阿米們過著這樣的日子啊」、「生活是這樣子的啊」讀完了那些留言,我也情不自禁地回覆了他們,然後阿米也會因為我的回覆做出反應,所以我也在嘗試以更有趣、更平易近人的方式去接近他們。我真的希望自己不只是告示牌上的1位歌手防彈,更是在有螢光幕下也是阿米的好友死黨,那種一直陪伴在身邊的朋友。說是和阿米們交流感覺有點工作性質的意味(笑),我所想的是和親近的朋友聊天的那種感覺。想要和好友聊天,這就是我的想法。和阿米這些朋友們真的很久沒見了,本來朋友間見不了面的話就會經常(透過電話SNS)聯繫嘛,就像那樣,因為有weverse這個平台,我們才能夠和阿米分享各種故事,才能聽到阿米們的各種日常,所以我才想或許weverse可以舉行這樣的活動也說不定。

關於阿米的事,幾分鐘裡就滔滔不絕地說了好多呢。本來還想問問您對阿米的心意,但是現在看來您已經回答了呢。
V:就是,不想失去的朋友。如果一直在身邊的話,真的是給予源源不絕能量的存在。人生中總會有一兩個那樣的朋友不是嗎,我有成員,或是說我也有其他和我很有默契的朋友,而且我也還有阿米,所以為了能讓這些人展開笑顏,能讓他們開心,就必有所行動才行。

那麼V在聽的歌曲裡,有沒有想要分享給阿米的歌曲呢?可以傳達您心情的歌曲。
V:嗯...最近在聽的是Arctic Monkeys的《No.1 Party Anthem》,我在聽這首歌的時候...心情會變得激昂起來。我平時不怎麼聽搖滾樂的,但是不知不覺間,樂團的歌給我的感受來得很強烈。聽的時候真的會起雞皮疙瘩,激動、還有各種情感都湧上來,甚至在聽到這首歌的那瞬間,真的好想要好好活著的想法會闖入腦海之中。

是一首很有意義的歌曲呢。
V:其實我也不太知道這首歌算是什麼樣的歌曲,雖然我不太懂這首歌的歌詞,但是光是旋律還有樂團的演奏給我的感受是很明確的

V作為藝人,有什麼感受想要傳遞給大眾呢?就算不具體說明也能感受到的。
V:我不知道,我只想分享好的事情,不好的事就讓我來承擔,所以我很想要完成一件關於我的、很帥氣的事

那麼您覺得現在V距離完成那樣帥氣的事的藝人距離多少呢?
V:應該是2%。隨著時間總會增長的(笑)。

翻譯轉載請註明出處,轉自IG請@sinthehouse1203,轉自推特請@SintheHouse_tw
#BTS  #防彈少年團  #金泰亨  #BUTTER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防彈少年團《Butter》發行採訪-碩珍
  • 下一篇
  • 防彈少年團《Butter》發行採訪-南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