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AE 四

    那之後,鲸的生活看似有些微起色,雖然她仍舊是病態的進食,再以減肥藥或瘋狂運動補償暴食帶來的罪惡感,但她試著去學校,去觸碰她荒廢已久的課業,去面對升學的壓力及應該承擔的責任。
    一天下午,鲸看著手機出神,我連續喚了她幾聲都沒反應。我走近她,手機上的畫面顯示一則公告,一年之後要畢業的鲸,兩周後該拍畢業照了。
「我能不拍嗎?我也不買畢業紀念冊。」
「不覺得可惜嗎?畢竟是成長的紀錄,人生一個階段的結束」
「我和同學不熟,拍了有什麼意義?」鲸蜷起身子,縮在牆角。
「妳是跟同學不熟,但這不影響妳拍照的權利,他們總會讓妳分到某一組,一起入鏡的」
「我不要」她斬釘截鐵地回復。
「是因為外表,所以不想拍照嗎?」
  鲸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但我已知曉了答案。

  「停下!鲸!妳會死的,妳冷靜一點,聽我說!」我尖叫著,卻阻止不了鲸。
  兩個小時前,鲸的家人全部外出之後,她買了好幾袋食物,將電視聲音調到最大,瘋狂且機械性的不斷往自己嘴裡塞下那些量足以讓四個人共享的食物。她不斷的進食,聽著電視大聲的喧嘩,面無表情的臉逐漸溢出淚水。鲸吃了一袋又一袋,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她像黑洞,像忘了自己已吃過飼料的魚,不斷的吞嚥、咀嚼。
  我盡我最大的力氣阻止她,大吼著,她卻置若罔聞,她哭著,她吃著。突然間,她奔向廁所,用手指摳挖喉嚨,試圖將剛才的瘋狂一吐而出。抱著馬桶哭的鲸,脆弱的像個玻璃娃娃。
  「我剛剛是不是很可怕?」鲸無神的雙眼盯著我。
  「我以為妳想把自己撐死,這不是玩笑」我嚴肅的板起臉。
  「我不知道,我剛剛好像斷片一樣,那段時間,我不知道我在做什麼」
  「鲸,妳有沒有想過,『暴食』這件事是你對自己的懲罰?」一陣思考後,我斟酌著開口。
  「什麼意思?」
  「妳剛剛的進食,是完全感受不到食物的美味及享受的,在我看來,妳在用這種方法讓自己痛苦。」
  「可能是吧。但我在懲罰自己什麼?」沉默良久之後,鲸問。

  我們列出鲸所能記得最近發生暴食的時間,及那前後發生過的事。好消息是,我們確實發現鲸懲罰自己的原因,壞消息是,我們對阻止懲罰的辦法毫無頭緒。
  鲸是因為「感受到被討厭或不被愛」而懲罰自己的。
  我看見她暴食發作的那天早上,她看著同學滿懷期待及興奮地準備拍畢業照,而她像個局外人一樣侷促不安,像是那間教室本不該有她出現。所以她提前離開,逃避那塊不屬於她的空間,返家懲罰自己。
  為什麼妳不被愛呢?為什麼妳會被討厭?為什麼妳沒辦法和其他同學建立良好關係?為什麼妳會胖到沒辦法拍畢業照?這些是鲸不斷問著自己的,也是她懲罰自己的原因,但我該如何解決她這種不被愛的病態不安全感?
  我看著用棉被將自己緊緊包裹著的鲸,突然想起,她是否從未愛過自己?而連自己都討厭的人,別人是否會喜歡?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