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5

分享

【書語】《被討厭的勇氣》|幸福無他,勇氣而已(二)

推薦 閱讀 心得 書評 心靈成長

第二夜:所有煩惱都來自於人際關係

在前一章中,我們看到人往往受限於過去,自認無法改變人生軌跡而感到痛苦;在這一章裡,作者則指出另一個煩惱根源:人生的痛苦全都來自人際關係。或者,更精確一點,是人際關係中的「競爭與比較」,以及隨之產生的自卑感與敵我意識。

自卑之「善」

如果問:「你喜歡自己嗎?」能肯定回答的人應該不多吧。但如果改問:「你討厭自己嗎?」我想多數人都能答出自己不滿意的地方。在這個由網路與媒體主導的年代,自我厭惡是多麼老生常談的一件事,但卻很少有人往內探詢根源。誠然,社群媒體助長了自卑與自厭情緒,但若以目的論而言,所有情緒都是一種我們主動拿起的工具,因此自卑必有其「善」處,否則我們不會使用它。
試想,我們感到自卑的時候,是不是會陷入「我什麼都做不好」的心態中,甚至因為自我厭惡而率先否定自己?如果是決定論者,就會說:「因為OOXX,所以我討厭自己。」但換成目的論視角,這句話的真義是:「因為我想要討厭自己,所以我找出了OOXX的理由。
因為我什麼都做不好,所以這件事失敗也是很正常的;因為我性格糟糕,所以那個人討厭我也在預期之中;因為我內向又膽怯,所以交不到朋友也是自然……透過「自卑/自我厭惡/自我否定」,我們可以逃避人際關係的傷害;只要事先否定所有可能性,我們就不必承受失敗的風險與(自己/他人)期待落空的壓力,不用公平地衡量自己的長處與弱項,也不用腳踏實地的改進缺點。
這就是自卑之「善」。

自卑是主觀的認定

「可是,在看到別人比我優秀的時候,我還是會無法控制地感到自卑啊!」
確實,即使不想要逃避交際,我們還是容易在與他人比較時陷入自卑,但這仍然是一種選擇,因為自卑是主觀的認定,不是客觀的衡量。阿德勒使用的德文中,「自卑」一詞原指「感覺到較少的價值」,其中的「感覺」、「較少」、「價值」都是主觀的認定。於是,我們又回到18度井水的狀況:你的高矮胖瘦、薪水職等、成績排名……都是那18度的井水,可是要賦予其溫暖或冰冷的價值,仍然取決於自身。
一個人的自卑往往來自於「以他人的標準衡量中立的特性」,這也是阿德勒認為人際關係是所有煩惱根源的原因,畢竟我們對「價值」的感受都來自比較,而比較需要第三者存在;又,我們常常將標準誤認為恆定不變,從而認為「價值」也是恆定不變的,但這其實都取決於我們身處的環境。試想:
  • 如果世界上只剩你一人,一張一百萬的支票與一塊錢相比,何者價值較高?
  • 如果你即將渴死在沙漠中,給你一瓶水或一顆鑽石,你會選擇哪個?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恐怕是「都一樣沒價值」,因為沒有「他人」的存在,就不需要共同的價值基準,不論這個基準是衡量商業交易或是世俗成就。第二個問題則很明顯是「一瓶水」,因為環境改變了,我們對價值的認定標準也隨之不同。
在《成功的反思》中,作者也曾根據價值的變動性,對「才德至上制」(meritocracy)提出警告:
  

我們認定的努力與成功,其實都仰賴幸運的環境因素。才華的價值不但取決於智力、體能等天賦,更取決於「欣賞這項才華的環境」,唯有出生在正確的時代、國家與文化,個人才德才能得到相應的報酬。Kobe Bryant等籃球明星如果生在中世紀歐洲,即使擁有相同才華仍不可能出人頭地,因為當時社會看重的是米開朗基羅等藝術家。
(以上為內容摘要,非該書原文)

所以,你認為自己的「價值」低於別人嗎?那就換個標準或換個環境吧。高挑的個子在時尚產業看來是天賜,但在舞蹈界中卻可能成為阻礙(高大的身材比較難駕馭);性格跳脫的人在日本社會可能遭受排擠,但在倡導主體性的美國社會卻可能獲得成就。
社群媒體之所以讓人焦慮,便是因為它同時混雜了所有人的標準與價值,人在其中可能找到同伴(同溫層),但更可能迷失在一套套不同的標準中,因此永遠感到價值不足、自卑。
  

曾有一段時間,我非常討厭打開Instagram:A去美國工作、B天天po跳舞影片、C分享她的油畫教學……每一則限動好像都在提醒我的不足,每一張精彩的照片都在映襯我的黯淡。但我真的那麼不如人嗎?回頭檢視自己的情緒來源,我豁然開朗地發現:如果別人在任何方面有點小成就,我就要感到自卑、焦慮,那我只有成為全方位的超人才可能解脫。

A去美國工作沒錯,但天天朝九晚九,毫無個人生活可言;B天天練舞不輟,但人的精力有限,她勢必要犧牲其他方面的投資;C雖然看起來生活富足,但她經歷過長時間的精神低潮……對於人生中的各個面向,我們都有不同的判定基準、不同的達成率,我如果把所有人各自做得最好的那一條標準拿來攀比,自然永遠顯得不足。我看到的是自己/他人的人生切面,不是一個人的完整呈現,更不是我主觀認定的「價值」。

超越自卑

然而,自卑也不是沒有真正的益處。阿德勒認為人人都有「追求卓越」的心理,適度的自卑就是驅策我們前進的燃料;但此處的「追求卓越」絕不是與他人攀比,而是認清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並用學習、努力等方法彌補不足。就像上一篇提到的「更換」與「更新」,「更換」是不勞而獲的虛妄幻想(成為另一個人),「追求卓越」則是「更新」成更符合自我理想的樣貌。
  

健全的自卑感並不是和別人比較而產生的,是跟「理想中的自己」比較後的結果。(P.95)

這段論述讓我想到尼采的「超人」概念,乍聽之下也是「超越他人」,但其真意是超越自己,自我建構價值與行為的標準。我不知道阿德勒的學說是否有參考尼采的思想,但我認為兩者都導向強者思維,只是在本書的筆法中,阿德勒顯得比較有人情味而已。
(P.S.:我看到部分網路評論,說阿德勒的原始思想根本照抄尼采,所以兩者的相像性似乎不是空穴來風XD另外,本書其實算是阿德勒思想的再轉譯,所以顯得比較貼合生活與人情。)

扭曲的自卑感

除了用目的論來化解自卑以外,運用自卑感來驅策自己、最終超越自卑,似乎是唯一健全的選項。但若有人兩者都無法做到呢?
阿德勒曾言:「沒有人能忍受長期懷有自卑感的狀態。」如果承受過強的自卑感,卻無法透過努力學習、轉換價值標準、接受自我等方法來開解,這份重擔總有一天會扭曲成以下這些特殊心理情結(complex)。
1. 自卑情結
自卑情結與自卑感不同,後者只是「感到較少的價值」,但自卑情結是將此做為藉口,就像虛無主義一樣,停留在「放棄」的階段。一個懷有自卑情結的人可能會說:
  • 因為我沒有才華,所以我永遠比其他人失敗。
  • 因為我長得不好看,所以交不到男友。
  • 因為我家境清貧,所以沒錢跟朋友出去享受人生。
當事人過分強調自己的不足與欠缺,將之當成諸事不順的原因,即是自卑情結;這也是典型的決定論思維,甚至可能演化出受害者心態(因為社會不公所以導致我的失敗云云)。但是,上述例子中的「因為」與「所以」之間,必然有關聯性嗎?書中將其定義為「表面的因果律」:
  

把本來完全沒有因果關係的事物,說的好像關係有多麼重大似的,並讓自己接受這種說法。(P.86)

所以,自卑情結與決定論其實殊途同歸,即人會用盡各種藉口,來正當化自己的不作為。一個人若「無法成功」,其實只是「不想成功」,因為他:
  

……害怕跨出那一步,而且不想付出實際的努力。不想為了改變而犧牲目前所擁有的享受與快樂,例如花在玩樂或個人興趣上的時間等等;也就是缺乏改變生活型態的「勇氣」。所以對目前的狀態即使感到有些不滿或不方便,卻還是覺得維持原狀比較輕鬆愉快。(P.87)

2. 優越情節
另一方面,「優越情節」就像硬幣的另一面:乍看相反,實則相同。如果某人需要透過買名牌包、與名流交好、炫耀功勞或當年勇等行為,賺取虛妄的優越感,那他內心其實是自卑的,畢竟真正的自信應該寵辱不驚。此外,如果某人相信「因為我學歷低,所以我很失敗」的觀點(自卑情結),那他也會輕易陷入「只要我得到好學歷,我的人生就會一帆風順」的陷阱,進而用學歷判定個人價值,或者不論場合、不分年紀地曬學歷(優越情節)──當然,「學歷」可以代換成任何讓人感到優越的事物,例如薪水、顏值等等。
覺得這有點扯嗎?我身邊就有個活生生的例子喔。
  

現任老闆B年約四、五十,家裡似乎小有資產,不但公司是繼承爸媽的,在那個年代還能從小就留美讀書。但最讓我驚異的,倒不是他手上資產動輒百萬,而是他把同一件事拿出來反覆炫耀的功力。

在我進公司初期,他時不時稱讚我的英文很好,如果我謙稱口說比較不在行,他就會立刻扯到自己:「喔,畢竟跟我不同嘛,我從小就去美國所以口說比較強。」某天開會,有個留美博士在場,B立刻表示自己以前也在美國工作(據說他當過五角大廈的工程師)。新書行銷會議上,有些素材有英文影片,B說:「全英文會不會太難?我們兩個是沒問題啦,畢竟你多益980分,我也是在美國長大的嘛。」

我:(尷尬又不失禮的微笑^^)

除了炫耀英文能力,他也會隱約炫耀自己多有錢。某次單獨開會,他突然聊到名下有多少棟房子(還給我看名冊,真的很多);另一次開會,他先花了半小時說自己買比特幣賺了多少,勸我們快點進場;還有另一次,他說他年初炒美股入帳近百萬……再次提醒,以上會議跟投資什麼的真的毫‧無‧關‧係。

此外,從他的言談中多少可以看出學歷主義,例如將我的能力連結到學歷:「這個交給Max吧,人家可是政大的!」尤其在面對業務時,他經常會透露這種優越感,暗示我們「因為業務不像你們有高學歷,所以他們聽不懂這些」。

根據以上行為判斷,B到底是自信爆棚?還是過度自卑?其實這兩者根本是同一件事──我認為B對自己的工作能力或員工對他的看法,都懷有強烈的不安定感,所以才要刻意提起財產、學歷、英文……等跟職務毫不相關的話題,藉此獲得優越與安慰。

3. 炫耀不幸
還有一種結合自卑與優越的心理狀態,書中稱之為「炫耀不幸」,白話講就是情緒勒索。身在亞洲社會,我們都對父母的情緒勒索故事毫不陌生,但阿德勒指出當時的歐洲社會也有相同問題:
  

在我們的文化裡,軟弱是一種非常強大的力量。如果要問誰是最強的,那應該是嬰兒;嬰兒支配他人,卻不受支配。(P.93)

有趣的是,喜歡炫耀不幸/情緒勒索的人,恰好也是最固執地捍衛「不幸的權利」的人;即使你告訴他實際建言或提供具體幫助,他也會拐著彎拒絕,繼續抱殘守缺、長吁短嘆。一如前篇提及的「人為什麼不改變?」一樣,「不幸」對他們是「善」,所以沒有外力能將其分開。書中言明:
  

只要把不幸當成讓自己「特別」的武器,那麼就永遠需要這種不幸的狀態。(P.93)

我身邊的典型例子就是我爸,還記得他最愛說他是「不得已」的嗎?
  

我:「爸,你不需要洗碗,我待會就會洗了。」
爸:「沒關係、沒關係,我來就好。」
我:「爸,你不用等我做完作業,你累了就先去睡。」
爸:「(極度疲勞的抹臉)沒關係,你弄你的,我只是想待著。」
數天後,還是我爸:「你們知道我對這個家付出多少嗎?」

爸:「唉,我當年都沒遇到好老師啊,所以我的英文一直都不好……」
我:「那你從現在開始學啊?」
爸:「……哪像你們現在,資源那麼多……」
我:「不然我教你?」
爸:「……你們現在學英文真的要感激,我當年要不是……」

爸:「當初你爺爺交代我要讓他回山東,我壓力很大啊……」
我:「我知道,但我聽過幾百次了,你可以不要再提了嗎?而且爺爺也不在了啊。」
爸:「不是,你不明白啊,我當初真的很辛苦……」
我:「真的^^不要^^再提囉^^我對你的不幸沒興趣^^」

人生不是賽馬場

不論是自卑、優越或炫耀不幸,它們都源自勝負思維,即比成功的渴望、對失敗(與隨之而來的羞辱)的恐懼。但正如前言,價值如果是主觀的認定,我們要怎麼判定成功與失敗?這樣的判定有意義嗎?書中言明「追求卓越」不是龜兔賽跑,而是「在無垠的地面上向前跨出一步」,況且在這無垠的地面上,人人方向各異、起點不同,乍看走在前頭的未必超前,乍看落在後頭的也未必就是落後。
人生不是賽馬場,好像所有馬都只能從同一個起點跑向同一個終點;人生比較像是一片曠野,不管從哪個方向出發都是前進。這是一個2D平面,甚至3D空間,我們卻老想用數線的思維去度量。
  

當你決定要做自己的時候,競爭一定會給你帶來阻礙。(P.97)

不過,世界的現實面確實是個競技場,東亞的教育也充斥著排名與高下,從小生活在這樣的體制中,我可以感覺到競爭思維的根深柢固,它是我們衡量各種事物時,最直接且習慣的工具。時至今日,我仍然會失足落入競爭思維的迴圈:
  

我的前主管M是個言詞不留情面的人。尤其我還是菜鳥,能力本就不純熟,再搭配一個相信「人不琢(罵),不成器」的主管,被罵成狗真是家常便飯。此外,正如許多職場鬼故事,人在江湖總是要背些不屬於自己的黑鍋,為一些自己不能決定的事情挨罵;M未必不知道實情,但諸位PM畢竟是正職員工,劈頭蓋臉狂罵也不好,那就只好把我拿來祭旗,罵給其他人看了。

M罵人雖不會大吼大叫,但中氣十足,整層辦公室都聽得到;她的用語雖不到侮辱罪,但十足有踩人自尊的本事,每次跟她講話我都覺得自己毫無價值。這種時候,我在激憤、羞愧與各種負面情緒下,也忍不住幻想打敗她的那一刻,我告訴自己「總有一天要打敗妳,我要證明給妳看」。

──「我要證明給妳看」,這句話突然點醒了我,這不就是我從小到大拚成績、拚學校、拚各種虛名的原因嗎?我拚來了什麼?一段空虛迷惘的時光、從零開始探索興趣、在成本最高的時候認賠殺出競技場。所以我真的是學不會教訓,只因為被M刺激到,就要再次「證明給誰看」了嗎?

某個加班的夜晚,我盯著電腦,不斷思索上述這段話。這是我最後下定決心離開的原因,雖然要撐下去也未必撐不了,但這不過就是再次跳入無意義的競爭而已。明明這份工作於我沒意義,還造成精神上強烈痛苦,pay也不是多高(與可預期的加班分量相比……),那我留在這裡,難不成只因為不想被說成「撐不到一年的爛布丁」?

這次,我選擇自己跨出柵欄,離開賽馬場。

(P.S.:爛布丁是同事之間的玩笑,我們說在M眼中我們應該比草莓還爛,我們都是爛布丁XD)

孤獨的角鬥士

競爭思維除了與自我實現相衝突,更會將所有人變成你的敵人,因為競技場是一場零和遊戲,別人的成功即是自己的失敗。於是,你可能贏了第一回合比賽,卻發現周圍所有「輸家」都想將你在第二回合拉下台,導致你開始敵視所有人,活在永恆的恐懼之中。若要擺脫恐懼、求得心安,唯有徹底退出這場比賽。
書中用夥伴意識來說明敵我關係以外的狀態。如果彼此不是競爭關係,那你對別人的成功/失敗會有什麼感覺?可能覺得「與我無關」吧,或者是「很好啊,祝福他」,但若對方有困難,我們多半也願意幫個忙,而這就是將世界視為夥伴而非敵人的基石。
我覺得自己確實還在擺脫競爭思維的過程,也就是從「他的成功是我的失敗」到「與我無關」,甚至走不到「祝福他人」的階段。即使我主動離開了上一份工作,我內心仍有所遲疑:這個決定是否等於認輸或示弱?很多時候,我發現自己仍活得像個角鬥士,競技場中前有敵人、後無幫手,我的世界是沒有同伴的。
競爭思維充滿限制性,但並不容易擺脫。近年來仍有不少人談論這個主題,例如作家/講者Simon Sinek的《無限賽局》(Infinite Game),提倡一種跳脫Win or Lose的思維方式,參賽者的目的不再是贏得第一,而是將賽局運轉下去。
  

什麼是無限賽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Vm1oUIrkG0

其實比起Simon Sinek,個人比較喜歡另一位KOL/創業家Gary Vaynerchuk的表達方式,不過他的content太多了,而且喜歡用win/lose當標題,所以好像不太適合本文……不過我覺得核心精神是一樣的:擺脫狹隘的競爭思維,不要用敵我意識去劃分關係,才能將人生這場遊戲玩得長久。
  

商業、嗜好與競爭思維(&典型的Gary風格XD):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fI_p11IPQo

不過,比起商業等較具體的應用場域,本書否定競爭思維的論述比較側重廣泛的人際關係。如同前言,一個沒有同伴的角鬥士不僅缺乏夥伴意識,還容易陷入權力鬥爭──他必須靠「戰鬥」與「勝利」來建立自己的權威與正確性。如同我總忍不住要跟爸媽吵架,或是在臉書上談政治時想要辯倒對方,權力鬥爭代表當事人陷入「挑戰/被挑戰」的競爭狀況,因此必有勝負,而輸的那一方會落入復仇心態,於是雙方將只剩復仇輪迴與敵我關係可言。
然而,每個人所謂的「正確」並不需要靠辯倒/擊敗他人才能證明。如果我將正確性建立在他者的認同,那我其實不太肯定這份意見是否正確,否則我應當擁有橫眉冷對千夫指的自信才是。
  

意見的正確性和勝負是完全沒有關係的。如果你認為自己是對的,那麼不管其他人的意見是什麼,都應該在這裡畫下句點。(P.111)

其實關於權力鬥爭,我還可以想到許多近期的例子(主要是親子關係),但正因這是我的心魔,所以沒什麼啟發可言。只能說腦子理解不等於心裡準備好,放下執著與過於龐大的自尊是我當前的功課。

小結:未竟的人生任務

除了上述缺點,競爭思維也會妨礙人們實現「人生任務」,這是一個阿德勒定義的概念,即人生的終極目標:
  • 獨立
  • 與社會和諧生活
要達成這兩項任務,需要建立兩種mindset:
  • 我是有能力的
  • 人人都是我的夥伴
從目的論、自卑感、競爭意識的各種討論,其實終極目標都是為了達成「人生任務」,而用各種理由推卻以上任務的情形,則稱為「人生的謊言」。書中的哲學家反覆指出:
  

阿德勒對於人生的任務或人生的謊言都不論及善惡,現在我們應該討論的,不是善惡,也不是道德問題,而是「勇氣」的問題。(P.125)

因為自己也還在路上,我對於人生任務此一概念也無甚洞見可言,但對「勇氣」一詞卻感觸良多。堅持需要勇氣,放棄需要勇氣;擇善固執需要勇氣,斷開執著也需要勇氣;面對現實需要勇氣,省視自我更需要勇氣……時至今日,或許我勉強達成了「獨立」的任務,但仍經常感到自己的膽小、依附與逃避;想想人生中有多少未竟的路程、未解的心結,其實就只是欠缺「勇氣」而已?
(待續)
#推薦  #閱讀  #心得  #書評  #心靈成長 
分類:心靈

教科書菜鳥編輯/都市低端人口/台北遊牧民族。會看書但非文青,聽韓樂卻少追劇;雖愛幻想風花雪月,仍多煩惱柴米油鹽。時而自命清高,經常與世沉浮,一介俗人而已。如果要找我,歡迎來信或留言:[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書語】《被討厭的勇氣》|幸福無他,勇氣而已(一)
  • 下一篇
  • 【K雜談】插曲|那些年,我欣賞過的音樂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