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3

分享

你才是「左派心理師」

  • 只是描述與推論,就被貼上左派的標籤
雖然我不用真名在網路寫文章,但在心理師聚會場合,會遇到談論我的心理師,只是他們不知道我人在現場,我曾經在被談論的過程中,直接用「左派心理師」被稱呼,讓我有點傻眼,因為我不認為自己是左派還是右派。我做的只是把我看到或觀察到的事物寫下來,並加以分析。但即便是這樣的舉動,對很多人來說都會引起一些情緒,有些人會覺得,哇你講得真好,都把我想講的寫出來了。有些人會覺得,阿你就是仇富、仇視有錢人阿。觀察心理師界的社會狀態,並將之描述並寫成文章、偶爾運用理論分析或推論將來可能的情況,只是這樣做,都可以引發一些心理師或準心理師的情緒。嗯.....好。知道為什麼我需要匿名了吧?我的文章是很有可能讓我本人成為被攻擊的目標的。
  • 花大錢學心理治療很好啊。但這個坑你填得滿嗎?
但我還是稍微講一下,很多人不斷的向我宣稱,花大錢學心理治療很好啊,他們從中學習到很多知識和技術阿,為什麼我要「攻擊」這樣的學習方式?事實上我沒有攻擊阿,我只是告訴大家,當心理治療界走向一個專業分化的狀態,每個學會或是機構主要的賺錢管道不是做個別或團體心理治療,而是開設幾千到數萬不等的課程,讓這些積極上進又或者是生存焦慮滿溢的(準)心理師捧著鈔票來上課。
我們就會刷掉一些經濟上困難繳交學費的心理師或準心理師,我甚至聽過資深心理師鼓勵年輕心理師去跟銀行貸款來學諮商的。每個人價值觀不同,我不予置評。雖然諮商心理所與臨床心理所整整一年的(幾乎)無給職實習,已經刷掉很多經濟不寬裕,但對心理師這個行業有嚮往的人了。而當年輕心理諮商學子好不容易進了研究所,卻看到這是一個填不滿的錢坑,你是會選擇努力的去填,還是放棄呢?我直接告訴你,我碩三就選擇放棄了,跟我同期的同學有人選擇繼續砸錢,他砸了十年後還是放棄,因為他終於正視他每個月三四萬的薪水永遠無法滿足這樣的開銷。
但我也很清楚知道,當我豁達地說「花大錢學心理治療很好啊。但這個坑你填得滿嗎?你有思考過你的財務和生涯規劃嗎?」會引起很多人的焦慮,哎呀,人家資深心理師、心理治療訓練機構冷水煮青蛙似的對待年輕心理師,結果我隨意兩句就把人家的鍋子都給掀了,果真吃力不討好。還有可能被人說,是否是有存有心機,意圖使人都不去投資自己,導致專業能力比我弱。或是說我都不食人間煙火,才會講得出這樣的話來。不花大錢來學心理治療,將來要怎麼在業界生存。
  • 心理治療訓練產業的資本主義化
我覺得如果大家想要玩這樣的資本主義遊戲真的不是不行,只是要把規則摸清楚。某些匿名平台也開始有人投稿表示,「花大錢學心理治療被講得好像十惡不赦似的,那到底要我們這些年輕心理師怎麼辦哩?」幾個問題可以回答這樣的疑問。1. 你只有知道這些遊戲規則,你才有機會選擇要不要玩這樣的遊戲。2. 也只有思考這個遊戲規則是否合理,是否有其他的可能性,才有機會跳出「異化」(社會學馬克思主義的重要概念)的可能。簡單說,學心理治療是要讓自己和案主更好,而不是讓自己更困窘。
心理治療訓練產業資本主義化在這裡的意思是,我們花錢去接受某個心理治療訓練,得到一個證書,來證明自己有這樣的專業,但到最後會有可能變成,這個證書是「唯一」能夠證明我有這些專業能力的東西,原本應當是花錢受訓,但最後搞到,證書比自己學到的東西還要重要(這是一種異化),因為失去的證書來證明自己會這些東西,也就沒有其他東西能證明自己的專業能力了。緊接著我們會發現,為了證明自己有這些專業能力,除了一般研究所的課程外,人也會被迫去花錢接受訓練並取得證書。但有沒有其他可能是,我花時間閱讀專業書籍與論文自己就有足夠的專業知識與技能呢?就算有這樣的可能性,但也無法被證明。被證明這件事情的重要性,已經遠遠高過學習的本質。
[天啊,我覺得這個部分還真有點複雜,我盡可能的白話,大家有興趣可以查一下馬克思主義怎麼去討論異化這件事。]
花大錢學習專業技能這件事情本來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如果它成了唯一一種可以證明自己會這項專業技能的管道,或是整個社會都只承認這樣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專業能力。這就有問題了。( 我先把人脈這件事情先擱置不談,因為這參下去就更複雜。) 
我曾經看過心理師直接在臉書社團某個討論串的留言處說「我已經花了多少萬元,但總是被前輩認為還不夠,還要再上那些那些課程,那這樣花下去到底有沒有個盡頭?」但當這樣的心裡話被講出來,被拿來討論時, 當事人聳了,認為自己不是那個意思。好,這時候就牽涉到另一個概念,就是我們期待被當成一個怎樣的消費者( 花錢的人) ,比起一個抱怨花在心理專業訓練的錢好像永遠沒有底線,更多人會喜歡這個錢花下去,自己被視為是一個為了專業孜孜矻矻勤學不倦,不斷追求更好心理治療品質的心理師。許多心理師喜歡在自己公開臉書粉專上貼上自己又去那兒訓練或進修的照片,有的時候就是這個概念。這是一種消費心理學,我是什麼取決於我消費了什麼。透過消費產生心理上的自我認同。這種認同,包含了對於自身的自我認同、對於專業的認同(例如:某個取向的心理治療、某種心理治療技術...等),以及對於這樣的學習方式的認同 (是的,學習心理治療本來就是應當花大錢啊,前輩們都是這樣過來的啊。)這三種認同會讓這樣的風氣或是模式複製並循環下去,代代相傳,生生不息。
說實話,我並不認為點出這些事實與概念的人,就一定有義務去改善這個社會環境,因為光是寫出來,就足夠讓一位心理師站在風口浪尖上了。因為一來這樣的陳述會讓人更焦慮,再者,擋人財路受人議論也是正常的。
所以,身為代理老師,每年七八月死生一回,我希望今年有幸可以繼續當老師。繼續講我看到的事情。
正因為我不在這個局裡,才能隔著一段距離去講這些話,畢竟我不是什麼大咖資深心理師,大咖精神科醫師,有那種氣勢與實力,說話不用擔心被同業排擠的。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代理老師。
心理師 心理所 諮商心理師

Photo by Sven Brandsma on Unsplash

#心理師  #心理所  #諮商心理師 
分類:職場

跨領域文字使用者 / 有著社會學視角從事教職的諮商心理師

評論
上一篇
  • [高中特教]輔導與特教的差異
  • 下一篇
  • 心理師的形狀是怎麼練成的?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