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讀《山、雲與番人》卓社大山之行

山居歲月總是特別讓人特別容易為了小事而感到滿足,尤其在登山幾天之後,帶著渾身的疲憊,有地方睡,能小酌一番更是最頂級的享受。
在《山、雲與番人》中,記錄著這麼一段:
鹿野忠雄抵達卓社的駐在所時,駐在所不只能洗熱水澡,警備員還會準備菜餚和清酒招待他,有時還可以喝到半夜影響隔天登山行程呢!
楊南郡老師的註解提到日警駐在所在當時設有獨立的「風呂場」(洗澡間,有熱水爐和浴槽設備),可以提供坐著沖洗,洗完在進入浴槽內浸泡。根本是豪華享受啊!
平賀氏派了一個警丁到番社找了一個布農族人來彈弓琴,「他用嘴咬住弓琴的一端,手指一撥,細弦微微震動,發出流水一般輕脆、單純的音調。我們傾聽時,感覺猶如身在教堂聆聽聖樂的莊嚴氣氛。」
「布農族傳統音樂完全屬於山,如山一般原始、樸實、清純,只有在山上才聽得到見,有只有山上萬籟俱寂的情況下才能欣賞到。」鹿野忠雄如此寫著。
看到這裡,我想到天池山莊的歌舞之夜,莊主?和幾個協作彈吉他,然後,陌生的山友們因為圍圈跳舞,瞬間拉近彼此距離,氣氛相當歡樂,讓人印象深刻。雖然那夜並沒有一起同樂,但身為觀眾還是覺得非常開心!喜歡原住民天生的爽朗個性和好歌喉........
分類:登山

評論
上一篇
  • 烙畫《中央尖山》《陶塞峰》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