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防彈少年團《Butter》發行採訪-玧其


防彈少年團 BTS 閔玧其 BUTTER
原文
SUGA:「說真的,我會的真的只有這個而已」
防彈少年團專輯《Butter》發行採訪
2021.07.31
SUGA在tvN《劉Quiz on the Block》中講述了關於自己出到前的故事,無論如何都要做音樂且為了生活而費盡心思的那個時候,還有SUGA和防彈少年團奔跑了8年,他們現在來到了他們的地盤,在這裡他們可以做任何的音樂。從那漫長的旅程開始說起這故事,SUGA昂首闊步,抵達了所展望的那未來。

肩膀術後狀況如何呢?您現在也開始進行活動還有復健。
SUGA:還不錯,一直都有在做復健,因為很想快點上工,所以去年做了手術,除了音樂以外沒有其他的事情可做。

上傳到YouTube上的「'Be-hind' Story Interview」裡也說過自己除了創作音樂沒有做其他的事。
SUGA:真的是這樣。雖然有玩遊戲,但是完全沒有天賦,我只會被網路上一起玩的人罵。話說我也是有努力在生活而且也獲到一些認可,但是在遊戲裡真的被罵的很兇(笑)。

我也想知道有沒有那種可以讓您玩的比連續6周蟬聯告示牌熱百1位(採訪時間是《Butter》連續6周1位的時候)的本業還要好的遊戲(笑)。最近心情如何?
SUGA:連續2周1位的時候,我說了:「哇!真的大發」但是5周、6周也拿到了1位,我們自己也聊了很多:「這個真的太難以置信了」。總之開始感覺有責任感,感覺之後準備活動的時候,要考慮很多事情。對於這件事本來是要很開心的,但是沒能有什麼實感。現在沒有辦法出國,而且這世界還有現在相比我們的成績,還有更重要的議題需要被討論。

如SUGA您所說,全世界正陷於苦難之中,在這個時間點發行了帶來積極正面的力量的《Permission to Dance》,心情如何呢?
SUGA:隨著疫情擴長,世界各地大多數人都過得很辛苦,我們希望告訴大家,不要放棄希望,直到最後。雖說《BE》專輯是在沒有(事前)計畫的情況下發行的,但是我相信現在一切都會一點一點好轉的。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恢復到最原本的樣子,既使如此,我也會帶著「能恢復到以前一樣」的希望工作著。

疫情擴長之下,您不感覺累嗎?
SUGA:我覺得有所有得就有所失,如果人在韓國的話,就可以常常和家人相聚,從這方面來說,心裡也相對獲得了安定,所以比起疲憊,更是希望一切都能夠快點好轉起來。在反覆上下班的日子時,我也得以能回顧過去至今我所不知道的自己。在一定的時間內完成工作時我的心情也會覺得放鬆一些。如果說之前會因為隔天的行程,一定要在這個時間點睡覺,或是需要早起而覺得疲累,但現在我已經知道自己在什麼時間起床,我的一整天的狀態才會是最好的。我所追求的生活是以情緒穩定的狀態為主,最近好像沒有開心的事也沒有傷心的發生。

那樣的情緒對創作有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嗎?
SUGA:沒有太大的影響,感覺對寫歌詞時好像稍微會有些影響,但是我現在並沒有要寫詞的工作。創作至今也很長一段時間了,所以我也想自己應該能夠表達和當下所感不同的心情吧,我們也順利地在這個狀態下發行了《Permission to Dance》

您在《Permission to Dance》沒有唱RAP而是唱了歌,《BE》專輯前後,不只是RAP,也開始唱歌。對於自己的聲音,有沒有更了解的部分呢?
SUGA:我在《Permission to Dance》稍微遇到了點困難,雖然我沒有把唱歌和唱RAP做出分界,但是這和我們原有的風格不同,而且音域也稍微比較高,所以準備的時候花了很多時間,但是我很努力了,即使我拜託其他人幫我檢查看看,前輩們也一致表示覺得我現在的感覺很好,與其去想要唱得更好,應該要先多練唱一些。所以我也只能採取建議多多練唱。

從風格來看,各位嘗試了更加流暢的流行音樂,這些變化有來帶什麼差異嗎?
SUGA:先不說別的,英文真的很難。在錄《Butter》或是《Permission to Dance》的時候,花了很多心思在發音上,不管怎麼說,因為要表達出歌曲的流暢感並不是很容易,所以很努力練發音。還有如果要唱英文歌,我在換氣會變得很多,在唱RAP時會因此相對辛苦一些。因為英文得音節很多,所以確實和唱韓語歌是有差異得。不過在演唱這方面,我還有沒一個明確要如何表現得基準,所以還在多方嘗試中。

您對於防彈少年團的風格變化,以及過去1年裡以《Permission to Dance》以及《Butter》所獲的成果有什麼樣的想法?在這1年間,防彈發行了和《MAP OF THE SOUL : 7》還有《BE》專輯不同風格的歌曲。
SUGA:作為製作人,我認為對活躍在流行音樂裡的藝人而言回饋是很重要的。以這點來看,《Dynamite》《Butter》《Permission to Dance》是最佳選擇對吧,而且國與國間對音樂的傾向也不同,文化也不同,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認為(防彈是)一個能向全世界傳遞普世想法的團隊是很重要的。

防彈少年團從《No more Dream》到發行《Permission to Dance》,真的有很多成長與改變。
SUGA:站在做流行音樂的立場,我覺得這是必然的過程。隨著藝人的成長,嘗試融合多樣的體裁,那除了讓這個時代的人可以擁有聽覺享受外,也是助長音樂的發展。我最近真的聽很多音樂,這個時代真的很棒,會主動推薦給我和我聽過幾次的歌曲有著相似風格的歌曲。所以當我聽了這些音樂,會發現嘻哈的風格也有改變,現在也開始分門別類了。還有除了嘻哈以外,我也很常聽演奏曲,最開始我就很喜歡Hans Zimmer的音樂,我喜歡的電影配樂也有很多是由Hans Zimmer操刀。

Hans Zimmer的音樂是哪部分吸引您呢?
SUGA:我喜歡管絃樂,流行音樂中有很多2分鐘左右的歌曲,但不管如何,結構多都已經定好以前奏會有四小節的方式呈現,但是反觀管絃樂能在那之中做很多嘗試。

不過作為製作人的您,像和IU合作的《에잇(Prod. & Feat. SUGA of BTS)》這樣的歌曲,除了打破一般的流行音樂構成,也嘗試以精簡的進程來製作。副歌的部分以單刀直的方式出現。
SUGA:是的,我主張應該要把一般常見結構的節奏縮減到2分之1左右,我覺得未來流行音樂會更朝這個路線前進,甚至可能會更短。最近也有1分鐘左右的歌曲了啊。

除此之外,我覺得《에잇(Prod. & Feat. SUGA of BTS)》在結構或是副歌區的旋律也非常的戲劇化,規模也很大。或許您是有計畫地想將個人取向或是想做的融入到流行音樂形式之中呢?
SUGA:您也知道我真的很喜歡嘻哈,所以一開始在創作的時候,就會無條件選擇嘻哈,覺得這是我的自尊心以及絕不妥協,但是在流行音樂前線闖蕩一番後,我才知道我能固執己見,說到底也是因為有聽我音樂的人在,因為在我成為防彈少年團前,我曾做過那些沒有人在聽的音樂,但是如果問我現在是不是已經放下了我對(自己的)音樂的固執,並沒有,在漸漸長大熟成的同時,我才明白原來到在我想做的音樂和大眾喜歡的音樂之間要做的不是妥協而是協商。我如果放棄我想做的,我會捫心自問:「我能得到什麼?」相反的,當我想做某件事的時候,我也會問自己:「 我可以得到什麼?」我就是這樣子,一邊穩住了兩者間的平衡走到了今天。

特別是作為製作人的您,在製作其他藝人的歌曲時,也不得不考慮這些對吧。
SUGA:我是防彈少年團SUGA也是Agust D,擔任製作有時也會用by SUGA,但「by SUGA」到底是專注在商業性的音樂上。雖然是任製作,但(歌曲)還是另有其主嘛,是對方委任我的,是不會「乾脆就交給SUGA如何呢?」這樣想的,對方藝人的公司也是,他們如果想要委任我製作且配合我的情況的話也會多方思考的,對方也相對會對商業上的成果有所期待的啊,對外合作時,那點一是最重要的。其實我在進行對外合作時,對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益處,大概會以「他也可以做出那樣的歌曲啊」這樣子就結束了。反之,藝人或對方公司透過那首歌所獲的成績還有紀錄才是我最大的收穫。

在上一次weverse雜誌採訪中,您也有提到自己「對美國音樂產業有著興趣」,感覺您一直在思考藝人在音樂產業的框架裡可以做些什麼。
SUGA:我不知道,只是我在經歷過疫情後更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原來我是那種要繼續創作音樂的人啊」,所以我想要繼續做出好音樂。還有流行音樂市場是因為有人在聽所以才能成形,美國音樂市場歷史悠久,有著全球影響力最大的排行榜,我就在想他們應該也經歷過我們所經歷的事情吧,實際上和(美國)流行歌手們聊天的時候也感覺到彼此的情況是很類似的,而且他們相比其他任何國家對於商業成果是更加殘酷的國家,我想要更深入了解那些人是如何(在這裡)工作的。現在韓國的流行音樂正蓬勃發展中,一直有優秀的藝人出現,以製作人的立場來看,我覺得我們該如何結合我們自己的音樂產業還有海外的音樂產業的特性才是關鍵點。

對於今年站上葛萊美獎的舞台有什麼樣的心情?(葛萊美獎)是美國音樂產業的中心指標之一。
SUGA:因為去不了現場,所以沒有什麼實際感覺,雖然並沒有太大的差異性,但是還是感覺得到這個舞台因為是葛萊美所以不同,和第一次去美國音樂頒獎典禮時的視線是不同的,我們第一次時,對這最大型音樂頒獎典禮是很害怕的,但是現在回頭看,會覺得好像也沒必要那麼畏手畏腳,但老實說也是現在才能享受頒獎典禮,那個時候是很難做到。

作為藝人,說您在音樂市場裡所能做得的成功大部分都實現了也不為過,你覺得在防彈少年團之後(進入音樂產業)的藝人們需要注意哪些部分?
SUGA:藝人的活動(工作)方式看起來是非常辛苦的,一旦開始活動,因為每天都要上一個音樂節目,藝人所經歷的疲勞也很大,因為過於勞累所導致負傷的情況也很多。因為這些音樂節目就是為了宣傳,所以藝人也無法拿到相應的收入,這樣一看,活動雖然很多,但是因為看不見顯見成果,幹勁自然會下降。如果可以的話,就算只完成一個舞台,但完成度很高的話也很不錯的說,就是現在的環境還是很難(這麼做),還有我們的職業,普遍來說也無法用勞工的概念來看,所以法律保護問題也有灰色地帶。產業的系統和制度真的很需要獲得改善。

很多事情都要求以成功為擔保,但是成功並非易事。
SUGA:我現在所待的公司很好的一點是,會聽取藝人的意見。我覺得不論是我們還是公司,某種程度上都知道什麼樣的活動在商業性方面會更好,問題在於身體有沒有辦法負荷,如果繼續活動會讓你疲勞與日俱增,那麼就很難保持出道時那般進行活動,我覺得公司對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什麼這點,應該主動聽取藝人的意見,如果是採用「啊你們是我們培養的孩子,就只要照我們說的做就可以了」這樣態度,我覺得真的很不OK。當然也會有需要這樣(強迫)推進的情況,但是我也聽說也有很多那種不對藝人做任何說明,就只叫他們去做、說他們為什麼話這麼多的情況。我認為那種方式是破壞這個產業的最大問題點,如果只是把藝人只是看做一樣商品,真的能做出有創造性的成果嗎?我覺得如果站在舞台上的人一點也不開心、也不覺得有趣,還要創造出令人開心的舞台這件事本身充滿了矛盾。

不知道為什麼想起了《大吹打》的MV。反抗那個時代的SUGA還有成為王的SUGA一起登場,而防彈少年團出道初期和現在的SUGA您的情況和立場是不一樣的。
SUGA:《大吹打》這首歌是不僅是音樂上,還有視覺方面也是,有很多我想表現的東西,我可以反思自己的同時,也讓我對MV拍攝產生了很多想法。我自然想到,我要把我自己分開,把SUGA分為「by SUGA」和「‘Agust D」,在MV中我不是王,我是一般人,背景是朝鮮時代,出現在裡面的車子和槍也不是那個時代的東西不是嘛,我感覺我們好像一直是這樣生活過來的。出道的時候,被喜歡嘻哈中的一部份人批評我們是偶像,但同時也有人說我們不是偶像,我不知道應該要去如何去調整哪個優缺,正因為如此,所以我們每次出專輯都會和人們所期待的方向不同。我覺得我現在不能再說自己是外人,我最近最大的目標就是要和防彈少年團要長久下去,在演唱會上能動員很多人也很好,但是我想我們全體的目標是可以成為那種就算年華老去,依然可以持續音樂創作的團隊。我們現在正是思考要如何做我們才能幸福快樂的表演的時候。

所謂幸福快樂的創作是?
SUGA:當我越忙就有越多人喜歡,所以我最常在想自己應該要更專注才行。我覺得為了那些看著我們而感到幸福的阿米們,我們要盡我們所能去做更多事,未來,我們會更努力的,所以希望他們可以相信並關心著防彈少年團。

這就是SUGA您做音樂的理由吧
SUGA:我能做的真的只有這個而已,除去音樂和防彈少年團,只看29歲的閔玧其的話,真的是一個平平無奇的人,所以我才想要繼續做(音樂)這件事。

翻譯轉載請註明出處,轉自IG請@sinthehouse1203,轉自推特請@SintheHouse_tw
#防彈少年團  #BTS  #閔玧其  #BUTTER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防彈少年團《Butter》發行採訪-南俊
  • 下一篇
  • 防彈少年團《Butter》發行採訪-智旻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