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A4君的劇場||加油站

假日的加油站,如往常一樣沒甚麼來車,晚班我在泵島上站崗,方圓百里光源也就我們這麼一間加油站。時間近似停止,我看著眼前已被黑幕壟罩的田寮矮房,和兩間檳榔攤兼雜貨店的鐵皮屋,它們早也拉下藍色斑駁的鐵捲門了,燕子在加油站嬉戲捕食蚊子、飛蛾等被光源吸引來的昆蟲,除了手上的錶、正在轉動卻毫無涼感的電風扇和偶爾經過的車輛,可以提醒自己時間還在流動外,大多時間我覺得我像隻貓,早已沒有「時間」這個概念。
一開忘記關遠燈的TOYOTA ALTIS飛快地進入車道極限煞停,在地面拉出一長條的煞車痕,摁下車窗,看他一臉就是不會開快車的斯文人,不溫不火的說:「95。跳停。」我熟捻的拿起墊布與油槍,一氣呵成的將油槍插入油箱墊布放置在油孔外,並按壓油槍,說:「95跳停,從零開始。」
「挺意外這裡居然有加油站,感覺車應該不多吧?」
「清晨五、六點和傍晚五、六點車是挺多的,其他時間真的還好,尤其是晚上,大概六點三十五後,我也只接到你一個客人。」忍不住瞄了手錶一眼,才驚覺已過晚上九點,原來再過半個小時就可以關帳下班了。
我不曉得為什麼在鄉間裡幾乎沒有民宅,也不是重要幹道路旁的加油站,為什麼需要營業到晚上九點半,我甚至覺得每次晚上值班時都有一絲自己是冗員再偷薪水的愧疚感,不過仔細想想加油員的職責,也包含等待顧客上門,就比較釋懷些了。
不過也許會開這麼晚,正是因為讓那些晚上沒有去處的人過來享用一點明亮的燈光,不到溫暖,卻也足以讓人放下一些孤單吧?
就像我無緣相處的前同事,老實說我一直記不住她的名字,可能是我不太喜歡碰觸不是熟人的隱私,所以也不會特意問在這裡待了十年的大姊說:「那位晚上偶爾會來的前同事的名字叫做甚麼?」
只知道不論是誰當職晚班,她都會熱情地招呼飲料和一些零食,有時會霸氣的端上蛋糕和比薩,並聊起那些我見都沒見過的人事物,我知道他放假時會去海釣或河釣、上次男友的開車擦撞柱子兩次被她的師父和男友嘲笑至今還沒停止、似乎還懂一些駕駛怪手或重型機具的技術,不過沒有考證照等等,她跟這間加油站的聯結車司機關係很好,甚至會送生日蛋糕給他們。
但我不明白的事,她總是習慣在放假日的夜晚騎機車來到這間加油站,躲進廢棄泵島的收銀的隔間裡,不是吃飯、喝飲料就是滑手機和聊天。但看她生活的樣貌總是多樣,交際的人脈也挺廣闊,為人感覺也是俐落大方,說起話也是風趣,卻在這麼多的選項中卻挑了一個,晚班職員大多時候已不是熟悉的同事,說起話來有一搭沒一搭,除了燈火通明以外只剩下寂寥的加油站。
「為什麼,你放假的時候都會到這裡啊?」
『就很幹啊!大哥她昨天又在笑我ㄟ到車的事,我昨天也看到她開車被ㄟ到,還來不及笑她就被轉移話題了——他媽的,很可惡耶!』
「也事啦……」
【完20210802】
#飲料  #蛋糕  #百里  #比薩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