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想像與觀想-淺談拉岡三界

  拉岡三界「真實界、想像界、象徵界」構築了我們如何與這個世界互動,當我越來越内化這三界時,發現這觀點在我眼前開展、無所不在,我在這邊紀錄並且與看到這篇文的你分享。
  真實界是一個生機盎然、什麼都有可能的混沌宇宙,宇宙的本身跟我們人類有機體不一樣的是,有機體活在世上像是戴了個濾鏡,知覺會很自然的接受到跟自己有關的刺激 (譬如搭捷運可以忽然發現有認識的朋友也在,而不會每一個乘客通通的發現),但真實界不是如此,他的生機盎然沒有濾鏡而是通通都在。當個人面對生活的模式不再像以前一樣時,可能會開始出現不舒服的情感,譬如因為失落造成的憂鬱、轉換新環境的焦慮,還有人際溝通的吵架,甚至是被醫師診斷有心理疾病,對我來說這些都是來自真實界的呼喚:生機盎然的真實在告訴你這樣不行囉!他能使我們得以「RESET」—重新調整現在的狀態。但如同前面所述,真實界是什麼都有的混沌狀態,他本身沒有是非對錯,不論是生之本能或死之本能,讓人感到安心的滋養或是不舒服的感受,都是讓個人重返真實、尋覓屬於自己新出路的方式。
  想像界是一個與外在環境互動構築出的自我概念,拉岡有名的鏡像理論,就是小時候我們會自然地對鏡子手舞足蹈,從這個看到的自己去形成自己是怎樣的人的概念,衍伸來說,我們跟他人的互動也是鏡像,藉著跟這些人互動,我們從他人眼中的自己、或我認為他人眼中自己是怎樣的人來認識自我;譬如朋友們跟我相處認為我是好相處、思考想法可以細膩深入的人,除了朋友直接給我回饋外,也會發現朋友們若有些問題也不時會來找我探詢,從這些互動中也不自覺的形成個人對自己的信念。但再更深入的來說,從我們來到這世界上後的第一個互動關係—母親,這個想像界的互動有獨具有意義,當我們與這世界互動什麼概念都沒有的情況下,除了嗷嗷待哺的幼兒從母親那邊獲得「茶來張口、飯來伸手,母親隨傳隨到」帝王般的享受外,母親的需求、母親自己的想像界也會影響著孩子的想像、並不自覺的將孩子雕塑成能符合自己需求的狀態,譬如母親是個自我概念低落、需要他人陪伴的人,孩子跟著母親生活、長大的過程中,不自覺的依著母親的需求站到了「照顧者」的位置,從此後與他人的互動就有自己的模樣在。
  在這裡先暫停一下,如果真實的一切是混沌的,我們又用想像來跟外在環境互動,那這中間的隔閡發生了什麼,讓我們的想像得以跟混沌產生連結?一般認為,這世上先存在既有的事物,接著我們才用語言給予命名;但影響拉岡思想的鼻祖—結構語言學的索敘爾,他認為世界原本是混沌的,直到人類有了語言,將這混沌的狀態安定了下來,才有了我們眼前的既有的事物。回到拉岡三界,象徵界就是用以安定混沌真實界的媒材,他是法律、道德規範、文化......而以個人來說,它就是語言、符號 (譬如以台灣來說,廁所符號通常藍色人是男廁,粉色則為女廁);因此從語言,可以探究個人決定 (或相信)什麼的觀點來跟這個世界互動。回到想像界,如果母親的需求太過強大,會讓個人可能長成「必須要重視他人想法、甚至迎合他人」的模樣生存於世上,過度的活在想像界,就缺少了對自我需求的重視,但在孩童時期又怎麼知道人生不應該是跟著母親的互動而活出自我呢?這時候象徵「社會規範、秩序」的父親,看著母親跟孩子互相索取的緊密關係,開始從中介入:孩子,活在這世上不能這麼任性跟母親允取允求哦,你要活出自己的樣子,不是迎合他人!這就是象徵界的開始,個人開始用自己的觀點/象徵意義來安定世界,同時也了解自己與世界互動時,對自己來說的象徵意義,是一個回到自身的歷程。
  初碰拉岡三界會覺得這三界毫無章法:這三個看起來一點邏輯也沒有,是怎麼分成這三部分的?為什麼?不過當我將各自的觀點開始與自己的生活、與病理的樣態做連結時,發現對人影響大的部分,還真的以「與他人互動」的想像界、「自己覺得」的象徵界,以及看不見的第三方「混沌又不可說」的真實界,這三界的互動可以構築一個人所處的位置,讓我思索我眼前這個人背後能能發生了什麼動力,讓他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不過其實打這篇文,一來拉岡的東西我持續在學,遲早會回過頭來修正我目前的心得;再來我最想談的,就是跟佛學一起做討論:從「真實界」與佛學的「無常」、「想像界」與佛學的「觀想」,這邊是發生了什麼,讓佛學說極樂淨土就在自身身上呢。
#拉岡  #三界  #專業成長 
分類:心靈

我討厭發文一定要照片,我是用文字整理自己思緒的人。我生活中隨時都在反思,滿滿的思緒需要地方儲存、交流,讓我的思考可以更廣闊。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