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期待---你的樣子 <之 十四>

我期待---你的樣子
<之 十四>
在凌葳的母親醒來之後,凌葳的心才放了下來。泰品和雲嵐在張羅了三人的晚餐和一些必需品後又待了一會,等護士送來晚上的藥並吃完後,眼看天色已黑,便起身告辭,凌葳也跟著兩人走出病房。
「今天謝謝你們…」凌葳落寞疲憊的對兩人道謝。
「好朋友有困難互相幫忙又沒甚麼…」雲嵐說道。
「是啊!!伯母的狀況穩定了,妳今天就可以放心好好休息了…」泰品也安慰的說道。
「只是…」雲嵐看了下泰品交換了眼神,兩人擔心的是凌葳母親身上的傷痕。那種傷痕泰品親眼看過,雲嵐更親身感受過…
「妳媽不是自己跌倒的吧,那傷痕不對…」雲嵐單刀直入地說到。
「!!…」凌葳愣了一下…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凌葳再次確認了母親已經因為藥效又沉沉睡去之後,和雲嵐、泰品來到醫院地下室的咖啡廳。
凌葳的父親原是個國營企業的中階主管,自認高知識分子的他常常認為自己懷才不遇,被上面的不學無術主管歧視陷害,雖然也汲汲營營於人際關係的經營,但是因為那高知識分子的自豪反而讓周邊的人都對其父親敬而遠之。
結果在事業及人際關係上長久以來的經營是一無所獲,唯一獲得的是酗酒的習慣。這酗酒的習慣使得雲本已經快崩潰的恃才傲物徹底轉化為怨天尤人,最直接的受害者便是他認為的拖油瓶,無法反抗的剛上國中的凌葳及其母親二人。一次又一次身體上的傷害和心理上的否定,讓凌葳從那時候開始決定自己一定要有自立自強的自保之力,於是凌葳開始鍛鍊身體,學柔道,空手道,跆拳道,為了對抗那不再保護她們母女的父親。雖然母親有去申請保護令,但是那保護令卻只是形式上的,並無法真正的起到嚇阻或保護的作用,甚至凌葳的父親威脅凌葳的母親,只要報警,只要他交保,他就會對凌葳或是其他親戚朋友不利,甚至他會跑到學校去鬧,跑到凌葳母親上班之處去鬧,到時候看誰倒楣。直到高中,凌葳便藉故搬出這已經破碎的家,為了上學,生活開銷,以及為了可以繼續鍛鍊身體,免費使用健身器材,凌葳便到健身房打工。這段期間,凌葳並未讓其父親知道他的住處,甚至就讀的高中和大學也沒讓其父親知道。但其母親並未離開那破碎的家,因為其母親要穩住凌威的父親,讓他不再去干涉凌葳的生活。但是偶爾凌葳父親的爆力太過之時,凌葳母親依然會到凌葳的租屋處躲避一陣子,待其父親的怒火緩和之後再回去,這次便是其母親在受到父親的暴力只後,又趁機到凌葳住處躲避途中體力不支而被送到醫院。
了解了前因後果只後,雲嵐和泰品也只能嘆口氣,在吩咐凌葳一切小心,有是聯絡之後便告別凌葳。回家路上兩人一路無話,各有心思。
雲嵐想到自己那長期不在家的父親,雖然對現在的自己,母親的心病,父親幾乎是放棄治療的方式在看待這兩件事,只專心的衝刺著自己的事業。但是雲嵐對這個一年只見個一兩次的父親卻是恨不起來。因為父親的在外衝刺,雲嵐和母親可以在經濟無虞的狀態生活至今,不然單就本地的就業環境,雲嵐和母親兩人不可能過的如此安穩。而且以雲嵐自己的狀態和外觀能在就學路上一路無風無雨,除了一般在校時泰品的支援,父親在學校方面的打點是最為重要的關鍵。
接下來數天,雲嵐有空便陪凌葳到醫院,甚至陪凌葳一起接其母親回凌葳住處。在不知不覺中這期間也漸漸的與其母親熟識。凌葳的母非常喜歡雲嵐,只誇雲嵐才有女人味,家事烹飪樣樣精通,不像凌葳像個男生,不僅外表打扮像,連家事一項也做不好,很擔心以後嫁不出去。結果就這樣三人在說說笑笑中,凌葳被逼著重新學做家事,學做做料理。凌葳的母親下令凌葳至少要做到雲嵐認可才可以。對於做一般家事還好,對於料理…凌葳可是頭痛不已…於是凌葳就從煎蛋地獄開始,每個禮拜要上繳兩到三次的成品讓雲嵐評分。雲嵐也開始了每個禮拜兩到三次的餵食秀…當然以專業廚師為志向的泰品也被抓來評分,只是在試過一兩次後就開始找藉口想藉故溜班了…這每天中午或下午或三人或兩人的聚會就這麼持續著直到放了寒假。這一切卻被一雙已經被遺忘的主人的眼睛給盯上了,但在這之前…
#尿急的老文青  #小說  #小說連載  #小說原創  #連載小說 
分類:親子

這是一個存放自寫自嗨,滿足另一個自己的心情,文章或故事的天地。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